《天工开物》珠玉第十八卷──玉

《天工开物》产玉名地 蓝田日暖玉生烟

作者:宋应星 译者:汪水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368
【字号】    
   标签: tags: , ,

【编按】《天工开物》初刊于1637年(明崇祯十年)。是中国古代一部综合性的科学技术著作,作者是明朝科学家宋应星。书中记述的许多生产技术,一直沿用到近代。先后有日、英、德、法、俄等译本。全书分为上中下三篇十八卷,并附有一百二十三幅插图,描绘了一百三十多项生产技术和工具的名称、形状、工序。特分节刊登,以飨读者。

珠玉第十八卷 ──玉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贩运到中原内地的玉,贵重的都出在于阗(汉代时西域的地名,后代叫别失八里,或属于赤斤蒙古卫,具体名称未详)的葱岭。所谓蓝田,是出玉的葱岭的另一地名,而后世误以为是西安附近的蓝田。葱岭的河水发源于阿耨山,流到葱岭后分为两条河,一曰白玉河,一曰绿玉河。后晋人张匡邺作《于阗行程记》载有乌玉河,这段记载是错误的。

含玉的石不藏于深土,而是在靠近山间河源处的急流河水中激映而生。但采玉的人并不去原产地采,因为河水流急而无从下手。待夏天涨水时,含玉之石随湍流冲至一百里或二、三百里处,再在河中采玉。玉是感受月之精光而生,所以当地人沿河取石多是在秋天明月之夜,守在河处观察。含玉之石堆聚的地方,就显得那里的月光倍加明亮。含玉的璞石随河水而流,免不了要夹杂些浅滩上的乱石,只有采出来经过辨认而后才知何者为玉、何者为石。

白玉河流向东南,绿玉河流向西北。亦力把力地区有个地方叫望野,附近河水多聚玉。当地的风俗是由妇女赤身下水取玉,据说是由于受妇女的阴气相召,玉就会停而不流,易于捞取。这或可说明当地人不明事理(当地并不贵重此物,如果沿河再过数百里,路途远,卖不出去,便弃而不用)。

玉只有白、绿两种颜色,绿玉在中原地区叫菜玉。所谓赤玉、黄玉之说,都指奇石、琅玕(似玉的美石)之类,虽然价钱不下于玉,但终究不是玉。含玉之石产于山石流水之中,未剖出时璞中之玉软如绵絮,剖露出来后就已变硬,遇到风尘则变得更硬。世间有所谓琢磨软玉的,这又错了。玉藏于璞中,其外层叫玉皮,取来作砚和托座,值不了多少钱。璞中之玉有纵横一尺多而无瑕疵的,古时帝王用以作印玺。所谓价值连城之璧,亦不易得。纵横五、六寸而无瑕的玉,用来加工成酒器,这在当时已经是贵重的宝物了。

此外,只有西洋琐里(印度Coromandel海边的Sola)产有异玉,平时白色,晴天在阳光下显出红色,阴雨时又成青色,这可谓之玉妖,宫廷内才有这种玉。

朝鲜西北的太尉山有一种千年璞,中间藏有羊脂玉,与葱岭所出的美玉没有什么不同。其余各种玉虽书中有记载,但笔者未曾见闻。

玉由葱岭的缠头的回族人(其风俗是男人经年在头部裹一层布,故名缠头回人.其上层统治者也是不将头发露在外面,问其原因,则据说一露头发就会年成不好.这种习俗很好笑)或者是沿河乘船,或者是骑骆驼,经庄浪卫运入嘉峪关,而到甘肃甘州(今张掖)、肃州(今酒泉)。内地贩玉的人来到这里,从互市而得到玉后,再向东运,一直会集到北京卸货。玉工辨别玉石等级而定价,后开始琢磨。良玉虽集中于北京,但琢玉的工巧则首推苏州。

用铁作个圆形转盘,将水与沙放入盆内,用脚踏动圆盘旋转,再添沙剖玉,一点点把玉划断。剖玉所用的沙,在内地出自顺天府玉田(今河北玉田)和真定府邢台(今河北邢台) 两地,此沙不是产于河中,而是从泉中流出的细如面粉的细沙,用以磨玉永不耗损。玉石剖开后,再用一种叫镔铁刀的利器施以精巧工艺,制成玉器(锭铁也出于新疆哈密的类似磨刀石的岩石中,剖开就能炼取)。

琢磨玉器时剩下的碎玉,可取来作钿花。碎不堪用的则碾成粉,过筛后与灰混合来涂琴瑟,由此使琴有玉器的音色。雕刻玉器时,在细微的地方难以下锥刀,就以蟾酥汁填画在玉上,再以刀刻。这种一物克一物的道理还难弄清。用砆碔冒充假玉,有如以锡充银,很容易辨别。最近有将上料白瓷器捣得极碎,再用白蔹等汁液粘调成器物,干燥后有发光的玉色,这种作伪方法最为巧妙。

珠玉与金银的生成方式相反。金银受日精,必定埋在深土内形成。而珠玉、宝石则受月华,不要一点泥土掩盖。宝石在井中直透青空,珠在深水里,而玉在险峻湍急的河滩,但都受着明亮的天空或河水覆盖。珠有螺城,螺母在里面,由龙神守护,人不敢侵犯。那些注定应用于世间的珠,由螺母推出供人取用。在原来孕玉的地方,也无法令人接近。只有由玉神将其推迁到河里,才能任人采取,与珠宫同属神异。

原文

《天工开物》珠玉第十八卷──玉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凡玉入中国,贵重用者尽出于阗(汉时西国名,后代或名别失八里,或统服赤斤蒙古,定名未详)葱岭。所谓蓝田,即葱岭出玉别地名,而后世误以为西安之蓝田也。其岭水发源名阿耨山,至葱岭分界两河:一曰白玉河,一曰绿玉河。晋人张匡邺作《西域行程记》,载有乌玉河,此节则妄也。

玉璞不藏深土,源泉峻急激映而生。然取者不于所生处,以急湍无着手。俟其夏月水涨,璞随湍流徒,或百里,或二、三百里、取之河中。凡玉映月精光而生,故国人沿河取玉者,多于秋间明月夜,望河候视。玉璞堆聚处,其月色倍明亮。凡璞随水流,仍错杂石浅流之中,提出辨认而后知也。

白玉河流向东南,绿玉河流向西北。亦力把力地,其地有名望野者,河水多聚玉。其俗以女人赤身没水而取者,云阴气相召,则玉留不逝,易于捞取。此或夷人之愚也(夷中不贵此物,更流数百里,途远莫货,则弃而不用)。

凡玉,唯白与绿两色。绿者,中国名菜玉。其赤玉、黄玉之说,皆奇石琅玕之类,价即不下于玉,然非玉也。凡玉璞根系山石流水,未推出位时,璞中玉软如棉絮,推出位时则已硬,入尘见风则愈硬。谓世间琢磨有软玉,则又非也。凡璞藏玉,其外者曰玉皮,取为砚托之类,其值无几。璞中之玉,有纵横尺余无瑕玷者,古者帝王取以为玺。所谓连城之璧,亦不易得。其纵横五、六寸无瑕者,治以为杯斝,此已当世重宝也。

此外,惟西洋琐里有异玉,平时白色,晴日下看映出红色,阴雨时又为青色,此可谓之玉妖,尚方有之。朝鲜西北太尉山,有千年璞,中藏羊脂玉。与葱岭美者无殊异。其他虽有载志,闻见则未经也。

凡玉,由彼地缠头回(其俗人首一岁裹布一层,老则臃肿之甚,故名缠头回子。其国王亦谨不见发。问其故,则云见发则岁凶荒。可笑之甚),或溯河舟,或驾橐驼,经庄浪入嘉峪,而至于甘州与肃州。中国贩玉者,至此互市而得之,东入中华,卸萃燕京。玉工辨璞高下,定价,而后琢之(良玉虽集京师,工巧则推苏郡)。

凡玉初剖时,冶铁为圆盘,以盆水盛砂,足踏圆盘使转,添沙剖玉逐忽划断。中国解玉沙,出顺天玉田与真定邢台两邑。其砂非出河中,有泉流出,精粹如面,藉以攻玉,永无耗折。即解之后,别施精巧工夫,得镔铁刀者,则为利器也(镔铁亦出西番哈密卫砺石中,剖之乃得)。

凡玉器琢余碎,取入钿花用;又碎不堪者,碾筛和灰涂琴瑟,琴有玉音,以此故也。凡镂刻绝细处,难施锥刃者,以蟾酥填画而后锲之。物理制服,殆不可晓。凡假玉以砆碔充者,如锡之于银,昭然易辨。近则捣舂上料白瓷器,细过微尘,以白敛(蔹)诸汁调成为器,干燥,玉色烨然,此伪最巧云。

凡珠玉、金银,胎性相反。金银受日精,必沉埋深土结成。珠玉、宝石受月华,不受土寸掩盖。宝石在井,上透碧空;珠在重渊,玉在峻滩,但受空明,水色盖上。珠有螺城,螺母居中,龙神守护,人不敢犯。数应入世用者,螺母推出人取。玉初孕处,亦不可得。玉神推徒入河,然后恣取。与珠宫同神异云。

──转自《新三才》

点阅【天工开物】相关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不明的疾病对人类发动攻击,医疗资源的崩溃;不断焚烧尸体的火葬场,到底是什么导致了瘟疫?为什么只发生在这里,而不是发生在那里?背后是否有我们应该思考的原因呢?
  • 江浙一带有一个人叫郑夷甫。他少年有为,令人羡慕。嘉祐年间,在高邮做官。后来遇到了一个有功能的人,可以推算人死的时间,没有不准的。郑夷甫叫他一算,原来自己只能活35岁。他一下子就开始感伤起来。有人劝他学一学《老子》或是《庄子》来给自己宽宽心。后来听说有一个和尚,坐在那里和别人谈笑中而圆寂。郑夷甫听了感叹说:“我不能长命百岁,那也要象这个和尚一样,也就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到了那个日子前十天,他四处走亲访友道别。到了那一天,他沐浴更衣,来到屋外的一个亭子里,亲自叫人打扫烧香。就在挥手指画之中,突然就死了。
  • 中国的学术界对于梦溪笔谈评价极高。或是“知名度最高,影响最大,传播最广”,或是“我国古代科学的杰作,是世界科技史上的一份宝贵遗产”。然而,对照学者的评论与梦溪笔谈原文,我们不难发现,学者们一律对梦溪笔谈中记载的神秘现象避而不谈。其中原委,这里先不论。我们将整理出梦溪笔谈中记载的一些神秘现象,和一些现代科学置之不理的科学方法。
  • 《梦溪笔谈》中详细记载了中国四大发明之一的活字印刷的工艺过程。活字印刷的出现比西方约早400年。以下是书中所述的活字印刷工艺过程。
  • 当今有一个叫巴格思特的美国科学家发现牛舌兰花象人一样有感情。一千多年前,沈括在《梦溪笔谈》里讲述了一个虞美人草闻乐起舞的动人故事。
  • 阿胶
    编者的话:现在的人都认为现代科学很发达,是古人难以想像的。但从宋朝沈括所着《梦溪笔谈》中记载的宋朝以前在天文学、数学、物理学、地理学、地质学、气象学、生物学、医药学、考古、语言、史学、文学、音乐、绘画以及财政、经济等等的发现和成就来看,事实并非如此。通过介绍《梦溪笔谈》,我们与读者分享中国古代科学的成就。
  • 北宋科学家沈括在其巨著《梦溪笔谈》第二十一卷《异事异疾附》中描述了一件奇事,其中所述的湖上明珠不由得不让人想起今天被广泛关注的飞碟。
  • 《帝鉴图说》插图《望陵毁观》,描绘唐太宗体从魏徵劝谏,拆毁了台观。(公有领域)
    唐太宗尝言:“至如隋炀帝暴虐,臣下钳口,卒令不闻其过,遂至灭亡,虞世基等寻亦诛死”。如果有这样的一个暴政,不仅“防民之口”,官员们还肉麻的为暴政歌“功”颂“德”,这样的政权又能维持多久呢?
  • 多方会医的局面,因此造成医者的对立与竞争。尤其当医者的诊断与治法时而南辕北辙,医疗场面遂变成众医者的唇枪舌战。有次吴楚就抱怨,每投一次药,就要跟其他医生辩论一番,“几欲呕出心肝”。
  • 岳飞写这篇文章时,年仅25岁,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军官,但位卑未敢忘忧国,在文章中,他纵论国家大事,显示出对时局有较全面深入的了解。尤其可贵的是他敢于仗义直言,指斥权贵,正如古人云“忠肝义胆,流溢行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