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脚底按摩之父”教你按脚底8部位 减肥消水肿

文/吴若石(脚底按摩之父)、郑英吉(传统医学博士)

“脚底按摩之父”吴若石教你按摩脚底反射区,改善新陈代谢和肥胖。(商周提供)
“脚底按摩之父”吴若石教你通过按摩脚底反射区,改善新陈代谢和肥胖问题。(图/《图解吴神父脚部按摩保健法》)
人气: 112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编者按:如今,新陈代谢差引起的肥胖、水肿问题越来越普遍。除了调整饮食和生活习惯外,按摩脚底可以改善代谢,排出身体废物,让身材变健康。“脚底按摩之父”吴若石教你按摩脚底反射区,减重、消水肿,现在就来做一做吧。

肥胖问题似乎是现代人的文明病,不论大人或小孩几乎都有体重过重的问题,除了饮食过于精制、过量,缺乏运动,有时与身体的代谢、消化等问题也有相关,可按摩脑垂体、脾、胃、十二指肠、小肠、肾、甲状腺、胰脏、小腹肌肉放松区反应区,来帮助减重。体重一直上升,可加强按摩脑垂体、甲状腺、肾、小肠,让丘脑下达正确的命令,并可把多余的废物排出体外。

改善代谢不良、肥胖的脚底按摩

适应症

身体代谢引起的肥胖、水肿、过瘦。

一、脑垂体反应区

位于脚拇趾趾腹中央下丘脑下方,大小如小指的前端。

按摩手法:使用按摩棒时,四指握住对方脚拇指背,按摩棒的圆头在反应区,由下方往上推或滚。徒手按摩运用推法或反方向用拉法。反应物较硬时用拇指节扣拉法或定点扣压,使反应物逐渐软化消散。(下图左)

二、脾反应区

左脚脚底第四跖骨近基座如腰果状,紧邻肾脏的外侧。

按摩手法:按摩棒不沾油时用滚法,沾油时用推法。徒手按摩时,运用推法或用双手扣压法。(下图中)

按摩脑垂体、脾、胃的脚底反射区,帮助减重。(商周出版提供)
按摩脑垂体、脾、胃的脚底反射区,帮助减重。(图/《图解吴神父脚部按摩保健法》)

三、胃反应区

脚底第一、第二跖骨下端与楔状骨相交关节处,以上约一大拇趾大小区域。

按摩手法:按摩棒用棒颈由下往上推。徒手按摩时,运用推法,或用食指侧抠法。反应物较硬时用扣拉法或定点扣压,使反应物逐渐软化消散。(上图右)

四、十二指肠反应区

左脚脚底第一、第二楔状骨上半与跖骨接缝处。

按摩手法:使用按摩棒时,用推法或抠法。由下往上或由上往下都可,但不要同时来回操作。徒手按摩时,运用推法或用食指侧抠法。反应物较硬时用扣拉法或定点扣压,使反应物逐渐软化消散。

按摩十二指肠反射区,帮助减重。(商周出版提供)
按摩十二指肠反射区,帮助减重。(图/《图解吴神父脚部按摩保健法》)

五、小肠反应区位置

在中足骨基节至脚跟骨之间,由横行结肠、上行结肠反应区所围成的中间区域。

按摩手法:按摩棒顺着肌肉的纹理往上或往下推,不要同时来回推。徒手按摩时,用推法或扣法(四指指节旋转扣压),使反应物逐渐软化消散。

按摩脚底小肠反射区,改善新陈代谢。(商周出版提供)
按摩脚底小肠反射区,改善新陈代谢。(图/《图解吴神父脚部按摩保健法》)

六、肾反应区

脚第三跖骨下端向内侧延伸的蚕豆状反应区,约一大拇趾腹大小。不可压得太深,更不可以将脚板往后扳直按摩,以免伤到脚筋。

按摩手法:按摩棒由下往上推,或由上往下扣拉。与肾上腺反应区一起操作。徒手按摩时,运用推法或双手扣拉法,使反应物逐渐软化消散。

按摩脚底的肾反射区,不可压得太深,更不可以将脚板往后扳直按摩。(商周出版提供)
按摩脚底肾反射区,不可压得太深,更不可将脚扳直按摩。(图/《图解吴神父脚部按摩保健法》)

七、甲状腺反应区

脚拇趾基节下端与第一跖骨上端一部分所围成的反应区。

按摩手法:按摩棒由下而上推或滚。有节结处用扣拉。

徒手按摩时,运用推法,拇指节扣拉法(单手扣拉)或用食指侧抠法。反应物较硬时用定点扣压,使反应物逐渐软化消散。

按摩甲状腺反射区,有节结处用扣拉。(商周出版提供)
按摩甲状腺反射区,有节结处用扣拉。(图/《图解吴神父脚部按摩保健法》)

八、胰脏反应区

脚底第一跖骨与楔状骨相交关节处,约一大拇指大小为胰脏头反应区,连着十二指肠弯曲部,是右脚病理反应区的横座标。胰脏反应区上下被胃和十二指肠反应区所覆盖重叠。

按摩手法:按摩棒顺肌肉纹理由下而上推。不要横拉,以免伤及筋腱。徒手按摩时,运用推法或用食指侧抠法。反应物较硬时用拇指节扣拉法或定点扣压,使反应物逐渐软化消散。

胰脏反射区,按摩棒顺肌肉纹理由下而上推,反应物较硬时用拇指扣压。(商周出版提供)
胰脏反射区:按摩棒顺肌肉纹理由下而上推,较硬时用拇指扣压。(图/《图解吴神父脚部按摩保健法》)

<摘自《图解吴神父脚部按摩保健法》 商周出版>

· 按按脚底 增强肝功能 教你7招保肝脚部按摩法

· 按摩脚底能护眼、消胀气!这些“脚底反射区”你用得上

· 每天拉耳朵30下 肾气变充足 中医2招补肾

责任编辑:李清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