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川普减企业税为何令左派烦恼

人气 2077

【大纪元2020年01月03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ames Gorrie撰写/原泉编译)让左派感到沮丧的是,在过去两年,美国企业海外资金已回流超过一万亿美元,而且还将有更多海外资金回流。

对于角逐2020年总统大选的民主党人来说,没有比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总统兑现减税的竞选诺言更烦恼的了。这里我们要谈的是总统的企业减税。

将减税前的企业境外利润的税率从35%降至为15.5%的一次性税率(若为现金资产)或8% (若为非现金资产),这导致流入美国经济的资金意外增加。

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最新数据,自2017年底以来,美国企业已经将一万多亿美元的海外现金汇回国内,未来还将有更多资金流回美国。

当然,对于经济而言这是个好消息,而且是多方面的利好。川普的永久性企业减税政策鼓励企业将资金返回美国,这非常重要。联邦和州政府都对这笔钱征税,皆大欢喜。

投资效应

但是,资金回流的影响远不只是税收。通过实行与其它国家相比具有竞争力的税率并使之永久化,将激励企业一开始就不要将钱流往国外。当企业将资金留在美国后,他们更有可能在国内投资而不是国外。

这很重要,因为当企业资金存放在国外时,这些企业所在的国家希望资金留在当地。它们提供鼓励性政策和提出要求,例如较低的税率和要求外国公司持有巨额资本储备,以便将资金留在本国而不是美国。

另一方面,一万亿美元的资金回流实际上少于川普承诺的四万亿。当然,预计会有更多的资金流回国内。出于某些很好的原因,回流美国的资金比预期少且缓慢。

例如,由于当地法规要求外国公司持有特定水平的资本储备,因此美国公司将其部分现金存放在国外的时间更长。此外,在国外市场运营的美国公司需要手头上有现金用于投资﹑运营成本和其它财务支出。换句话说,并不是所有的资金都能很快回流。其中一些资金专门用于国外市场。

这就是如前任政府所实施的高企业税率对美国企业造成的影响之一。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荒唐的税收政策和过度的监管措施迫使企业从一开始就将更多资金转移到海外。

结果,过去这些年来美国企业投资于海外市场﹑海外制造和分销的资本多于美国本土,本不该如此。

使美国再次有良好的商业环境

但这种情况正在改变。

资金和企业正在回流美国,了解个中原因很重要。这不仅因为川普的非常有竞争力的永久性企业减税措施,税率只是对商业吸引的一方面。

另一主面是监管。实际上,监管水平与税率同等重要。奥巴马执政时期制定了昂贵的﹑让人难以忍受的﹑敌视商业的法规﹐自川普上任以来废除了其中的三分之一。

与他的前任相反,川普向美国跨国公司传达的信息很明确﹕“如果将资金留在美国,你们不仅可以保留更多,而且现在在国内投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容易。”

自然,川普的商业友好型监管环境导致商业和制造业活动迅速扩张﹐使失业率降至50年来低点,并导致收入增加和消费者需求增加。

左派的荒谬

对于反对川普的左派人士来说,这都不是好消息。实际上,这使他们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

那是因为企业仍然是大多数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最喜欢的“眼中钉”。抨击企业的不当行为,诸如污染环境﹑虐待劳工﹑伤害客户﹑价格欺诈以及有其它真的假的违法行为,已经使民主党的政客们世代当当选。

民主党几乎总是将企业描述成贪婪的﹑不人道的组织,只关心利润。而且可以肯定的是,企业有时行为不当,它们制造污染,降低人工成本,确实在可能的情况下尽可能避税,而且企业的确是逐利的,所有企业都如此。

但是如果没有利润,国内外的大﹑中﹑小企业都将不复存在,他们也将停止雇人。经济将陷入停滞或衰退。简而言之,这其实就是奥巴马政府整整八年来所发生的事。

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抨击川普的企业减税政策﹐但大多数有工作的选民对此不买账的原因。与奥巴马时代相比,美国人民清楚他们现在的收入。

但是即使如此,左派的信息总是差不多一样:“企业是邪恶的,只有民主党人才能将你们从中解救出来。”这是一种简单的伎俩,可悲的是,它对一些选民总是奏效。问题在于,阶级斗争和身份政治并不能扩张经济,只有对企业有利的政策才能做到这一点。

实际上,从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 )到汤姆‧斯泰尔(Tom Steyer)和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甚至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 )和企业家安德鲁‧杨(Andrew Yang),所有这些候选人都持反企业﹑反盈利的立场﹐这是一个大问题,因为他们所有人都是百万富翁和亿万富翁。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不是百万富翁,但他肯定想成为富翁。

这就是为什么说对自尼克松政府以来最成功的美国经济的批评是如此荒谬,且是彻头彻尾的虚伪。巨额利润和企业财富正以数万亿美元的规模重返美国。由于这些和其它的川普政策,越来越多的美国人从事工作﹐并且赚的钱也是几代人里最多的。

这些对于民主党候选人来说非常麻烦。说更多的美国人在工作和赚更多的钱是可怕的,这怎么能有说服力?

可以想像,每一位参加2020年大选的左派人士都很难板着脸主张提高公司和个人税率,以及扩大不利于商业的法规。但是他们会以某种方式来进行。

作者简介

作者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是美国南加州的一名作家和演说家,他也是《中国(中共)危机》(The China Crisis)一书的作者。

本文是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大纪元时报》。

原文Trump’s Inconvenient Corporate Tax Cut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中共一胎化警示集体主义之邪恶
【名家专栏】第一阶段协议是中共的缓兵之计
【名家专栏】“美中脱钩”面面观
【名家专栏】司法部监察长发现了什么
最热视频
【微视频】张文宏“进京”中共抗疫坑多少专家
【财商天下】“世界工厂”迁移 台商投资领跑
【秦鹏直播】“流调最辛苦的中国人”全网刷屏
【拍案惊奇】封控不公 天津爆发抗议潮
吴明德:孙力军金融政变余震或波及前朝港官
【横河观点】欧洲疫情管制不同 群体免疫利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