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198) 古弦吟-心血耗尽4

作者:云简

泰山南天门(公有领域)

  人气: 160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六章 心血耗尽(4)

曲院风荷,玄主、梦主对席而坐。

玄雪道:“梦主所期之事,本宫已奏请君父。”

“祸王意下如何?”玉瑶瑛道。

玄雪点了点头,道:“君父所言,玄沙国与梦境有百年之好,玄沙便愿助力,也望梦主遵守承诺。”

“那是自然。”玉瑶瑛微微一笑。

舀酒于碗,二人对饮一杯,摔杯作誓。

“既如此,玄雪告辞。”玄雪道。

“请。”玉瑶瑛起身,望着玄雪离去身影,凝然一叹。老臣奉惜蓉走近身前,拱手道:“王上,曹将军审讯多日,晨风思还是缄口不言。”玉瑶瑛轻负其手,道:“梦境顶尖的杀手,怎会轻易开口。”

奉惜蓉道:“老臣愚钝。三十年前,丞相萧企叛国出走。王上所派,皆是梦境顶尖高手。”

“三十年,转眼便逝。”玉瑶瑛出了会儿神,问道:“现下通道再开,这些杀手还有多少可用?”

奉惜蓉道:“回禀王上。依照日前搜集情报,十年之前梦境通道关闭,散落人世之高手,以为无法回归故土,多于人世之人通婚。人虽在,就不知其志若何。”

玉瑶瑛道:“此也是人之常情。幸而上天护佑,通道再开……”转念想起女儿,叹道:“就不知娇容现下怎样,想来她小小年纪,便离开吾身边。”

奉惜蓉道:“公主吉人天相,说不定现在已经完成使命……”话未说完,便教玉瑶瑛打断。曹将军上前来报:“启禀王上,旧臣贾傅前来觐见。”

“噢?”玉瑶瑛道,“昔日殿前侍卫,传。”

“是。”曹霖易领命而去。少时,绵雨飞针上殿,见着玉瑶瑛便拜:“老臣,拜见王上。”

“贾大人快快请起。”玉瑶瑛双手搀扶。十年光阴,两鬓微霜,旧日主臣相见,详言各自经历,不再话下。

****************************

话说玄雪回转吴府,心思切切:“景阳回转琼林,虽不知其为何身遭关押,然则琼林暂且休兵,亦是予吾天时。现下,凝碧宇封印,逸超尘已死。皇甫、寒山集二人彼此牵制,暂无忧矣。剑圣山庄、北方凤榜亦交代毒姥姥解决。眼下江南定矣,时间紧迫,吾合该西征楚地。”

莅日召见吴世桐,言非止于江南,《满庭芳》通行天下。吴世桐闻之大喜,立时答应解散南方凤榜。二人交易终成,江南免于战火,百姓幸甚,感念玄主之恩。江南已定,玄雪不及停步,赶往楚地。临别之时,忽一闪念,道:“吴将军,当日楼外楼激战之时,为何临阵倒戈,护卫本宫?”

吴世桐拱手道:“玄主岂非早已心知。”

玄雪道:“猜测终须印证,但听将军亲口言说。”

吴世桐拱手道:“除却利益,还有理念。”

玄雪亦拱手道:“将军意诚,本宫有信。天下太平,百姓幸甚。”说罢,转身离去。玲珑已然换了新衣,绫罗翩跹,便欲上车,却闻身后一声“郡主请留步。”转身看去,又是吴世桐,端手道:“何事?”

吴世桐道:“见面便是缘,这个礼物,送与郡主。”玲珑接过,登上马车。众人以为吴世桐巴结郡主,遂都不以为意。

鸾驾离开杭州,逆流而上,往楚地而去。

玄雪道:“玲珑,吴将军送你的礼物是什么?”

玲珑打将开来,只见木盒之中,卧着一团雪白,登时眼前一亮:“雪兔。”即刻抱在怀里,欢喜非常。玄雪浅笑不语,挥扇望水。

****************************

琼林。

是夜,辛元进入树洞,哀叹一声。

“辛元不开心吗?”小黄鹂道。

辛元道:“景阳师伯被抓走,琴部暂行整顿。辛元、辛元,学不成琴了。”

“啊!”小黄鹂双翅捂住嘴巴,道:“那辛元怎么办?”

“辛元不知道。”辛元叹了口气,道:“如果是小黄鹂,会怎样办?”

小黄鹂道:“琴棋书画,不想学棋,不能学琴,还有书法和绘画啊!学书法吧,沾上墨汁就能写出漂亮的字呢!”

辛元道:“我才不要哩。每天都是写字,会闷死的。”

“那么是画画喽!”小黄鹂展开翅膀,道:“辛元学画画,要把小黄鹂画得美美的!”收起翅膀,道:“听说明天画部报名就截止了啊!辛元要快!”小黄鹂啼鸣高音,却见辛元一动不动,若有所思:“师父对我这么好,若是我也离开棋部,去了画部的话,师父该多伤心。” 小黄鹂飞至颈窝,蹭蹭脖子,神色忧伤:“辛元……”

“唉。”辛元叹了口气,默默回转宿舍。

****************************

莅日。

邵奕取出厚厚一叠纸,交予辛元:“这是三部,还有民间报名画部的人选,你去送给画部首座,西白马师叔。”

辛元接过,却不离开,道:“师父!”

“怎么啦?”邵奕抬首道:“再给你一个大信封。”说话间,递过信封。辛元依旧不动,静立许久,眼眶含泪:“师父……”

邵奕道:“男子汉,不准流泪,有话直言,为师还要去巡视棋庭。”

辛元捧着一沓名单,道:“师父,今日是画部报名的最后一日。”

“是啊……”邵奕脱口道,转念之间,终于明白,道:“你想去画部?”辛元一愣,静待三秒,重重点了点头。邵奕道:“你会像学棋一样,半途而废么?”辛元一愣,邵奕又道:“转出去的,可就不能再回来了。你还要去吗?”

辛元犹豫三分钟,抬首道:“辛元要去。”

邵奕叹了口气,无奈摇头,递出一张纸:“这是报名单,速速写上,送与西白马师叔。”

“师父……”辛元心下感动,热泪盈眶,邵奕连忙用扇遮面,不想见之。辛元将名单放于一旁,跪地叩首,道:“多谢师父。”

邵奕从折扇下面看见,心下酸楚,听闻脚步声远,终于出口道:“辛元,去了画部,可要像个男子汉,不能再掉眼泪。”

“是。”辛元抱着报名单,往画部而去。

邵奕叹息一声,不知是喜是悲。

****************************

是夜,树洞。

辛元钻入树洞,兴高采烈:“小黄鹂、小黄鹂,辛元赶上报名,已经被录取了呢!”

“真的吗?辛元好棒。”小黄鹂抖抖翅膀,神色哀伤。

“小黄鹂,你不高兴吗?”辛元道。小黄鹂抬起脑袋,眼噙泪水:“辛元去了画部,就、就能再来这里,和小黄鹂说话了!”说话间,转过身去,背影微颤。

“啊——”辛元瞠目:“自己竟未想到此点。只想着师父会伤心,竟、竟然忘记了小黄鹂……”登时抓耳挠腮,不知若何,忽地灵光一闪,道:“小黄鹂,你也跟我去画部吧。”

“什、什么……”小黄鹂一愣,突然愤怒起来,忽扇翅膀,上窜下跳:“辛元是大坏蛋!辛元是大坏蛋!”辛元摸摸头,被小黄鹂啄得好痛,委屈道:“不过是搬上你的鸟窝,随我去画部便可,为何如此暴躁?”

“哼!小黄鹂再也不想见辛元啦!”说罢,头也不回,飞出树洞。

辛元一头雾水,道:“不是你催促我学画的么!”

过了几日,辛元打理行装,其实也无有什么家当,不过是一个破布包,来和小黄鹂辞行:“小黄鹂,我要去画部了,你不出来送送我么?”辛元抬眼望去,黄鹂宝宝已经学会飞行了,绕着鸟窝跳来跳去。

“唉,再见,小黄鹂,我会回来看你的。”辛元说罢,背上布包步出宿舍门口,忽然头顶两声儿啼鸣,原来是小黄鹂。辛元伸出手掌,小黄鹂落在手心,歪着脑袋蹭蹭,道:“辛元、辛元可要回来看小黄鹂。”

“辛元一定会来看小黄鹂的!”辛元道。

“再见!”小黄鹂振翅腾空,绕着辛元飞了三圈,终于离开。

告别邵奕之后,步出乾坤阙大门。虽然心有不舍,望见脚下通向未来的丹青大道,辛元昂首阔步,向画部走去。

****************************

一人一剑,独立剑圣山庄门前,山庄内众人纷纷出来,严阵以待。叶十霜喝道:“来者何人?”话音未落,嗖忽风声,众人转头之间,大惊失色,只见鎏金匾额之上,横插一柄利剑,玉穗飘飘。

“放肆!”付林喝道,“竟敢挑战剑圣山庄,报上名来。”

“让风轩逸出来!”独孤喝道。

“想见师父,先过吾这关!”龚一君拔剑而攻,剑尖直指独孤,斜劈竖砍,独孤身形飘忽,剑不擦身,三十余招,竟未移动半步。一君心下大惊,想来是高手,抽剑退还。

“吾来!”沈未刃举剑而攻,身法轻盈,一套剑式,从天而落。独孤并不躲闪,看得未刃一惊,不愿伤人,然则剑势无可收。关键之时,只见独孤侧身一晃,躲过剑身,提住未刃脚腕,单掌一击,未刃退回山庄,砸到一片观众。

“放肆!”傅平事持剑再攻,一套行云流水,武得眼花缭乱,独孤不以为意,瞅准时机,圆步挪移,单手握住其剑柄,转身其后,另手压其肩,平事即刻被俘。挑起剑鞘,罩于剑身,一脚踢回人群,独孤面现怒色,喝道:“风轩逸出来!与吾一决胜负!”

眼见诸位同门受辱,叶十霜抽剑踏步,两锋相交,挑下独孤之剑,罡风气沉,自独孤头顶压下。紧接着,快剑连环,寒光闪烁,逼得独孤退后半步。突然,青光一闪,独孤只出一招,怦然交击,震得叶十霜退至门口方停。提剑欲再攻,岂不料宝剑竟自崩断。

“缩头乌龟!”独孤喝道,飞步起身,但要拆匾,忽地一阵罡风压下,比之叶十霜,远胜何止十倍。独孤翻身落于地上,手握剑柄,眉梢泛喜:“终于出来了。”

风轩逸与刀器等人甫从京城回来,未至山腰,便知山上出事。是以风轩逸运气直达山顶,一身风尘仆仆,见到挑战者竟是独孤,拱手道:“原来是独孤少侠,好久不见。”

独孤剑尖指喝:“出招!”

风轩逸微微一笑,道:“中原沦陷,现下正须壮士这等……”话未说尽,独孤已然攻将上来。

“师父小心!”傅平事大喝一声。眼见攻势迅猛,势要取命,风轩逸身形微侧,双掌运气,但将独孤剑尖,吸于光球之中。独孤顺势腾空,倒身垂刺,未等风轩逸闪避,横扫其身。风轩逸心下一惊,即刻退步,无奈还是被扫落一片衣衫。面色一沉,道:“壮士何必如此动怒。”

独孤并不收剑,喝道:“今日,尔若再不与吾比剑,吾便杀尔。自此中原再无剑圣。”

“既然如此,风某奉陪。”话音未落,玄铁重剑,再现眼前。

独孤剑奇影诡谲,玄铁剑重若千钧。一方劲长步快,一方沉气凝动。酣战至夜,未见胜负。当世两大高手比剑,众人双目圆睁,只怕错过分毫精彩。

山庄掌灯,夜空如昼。输赢之势,互换不下数十次,两方精疲力竭,各自寻思决战之招。终于天边鱼白之时,风轩逸千钧之势,挥剑横扫,独孤落下高树,再遭剑气叠加,倒身撞断数株杨树,跪落在地,宝剑落于一旁,心思不解:“输了?”一瞬之间,势均力敌变作手下败将,独孤拾起宝剑,一言不发,下山而去,背影萧索。

只身独立山巅,心思万分不解:“寒铁重剑,重若千钧……怎会眨眼之间,便看出吾之破绽,独孤剑术之破绽。”

心下虽然不服,然则亲自交手,更感其剑法之深沉古朴。独孤与楚淮阳隐居另处山林,潜心研究风轩逸之剑法,寻思破解之法,以期完善独孤剑术。(本章完,全文待续)

点阅【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丽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