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198) 古弦吟-心血耗盡4

作者:云簡

泰山南天門(公有領域)

  人氣: 179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六章 心血耗盡(4)

曲院風荷,玄主、夢主對席而坐。

玄雪道:「夢主所期之事,本宮已奏請君父。」

「禍王意下如何?」玉瑤瑛道。

玄雪點了點頭,道:「君父所言,玄沙國與夢境有百年之好,玄沙便願助力,也望夢主遵守承諾。」

「那是自然。」玉瑤瑛微微一笑。

舀酒於碗,二人對飲一杯,摔杯作誓。

「既如此,玄雪告辭。」玄雪道。

「請。」玉瑤瑛起身,望著玄雪離去身影,凝然一嘆。老臣奉惜蓉走近身前,拱手道:「王上,曹將軍審訊多日,晨風思還是緘口不言。」玉瑤瑛輕負其手,道:「夢境頂尖的殺手,怎會輕易開口。」

奉惜蓉道:「老臣愚鈍。三十年前,丞相蕭企叛國出走。王上所派,皆是夢境頂尖高手。」

「三十年,轉眼便逝。」玉瑤瑛出了會兒神,問道:「現下通道再開,這些殺手還有多少可用?」

奉惜蓉道:「回稟王上。依照日前蒐集情報,十年之前夢境通道關閉,散落人世之高手,以為無法回歸故土,多於人世之人通婚。人雖在,就不知其志若何。」

玉瑤瑛道:「此也是人之常情。幸而上天護佑,通道再開……」轉念想起女兒,嘆道:「就不知嬌容現下怎樣,想來她小小年紀,便離開吾身邊。」

奉惜蓉道:「公主吉人天相,說不定現在已經完成使命……」話未說完,便教玉瑤瑛打斷。曹將軍上前來報:「啟稟王上,舊臣賈傅前來覲見。」

「噢?」玉瑤瑛道,「昔日殿前侍衛,傳。」

「是。」曹霖易領命而去。少時,綿雨飛針上殿,見著玉瑤瑛便拜:「老臣,拜見王上。」

「賈大人快快請起。」玉瑤瑛雙手攙扶。十年光陰,兩鬢微霜,舊日主臣相見,詳言各自經歷,不再話下。

****************************

話說玄雪回轉吳府,心思切切:「景陽回轉瓊林,雖不知其為何身遭關押,然則瓊林暫且休兵,亦是予吾天時。現下,凝碧宇封印,逸超塵已死。皇甫、寒山集二人彼此牽制,暫無憂矣。劍聖山莊、北方鳳榜亦交代毒姥姥解決。眼下江南定矣,時間緊迫,吾合該西征楚地。」

蒞日召見吳世桐,言非止於江南,《滿庭芳》通行天下。吳世桐聞之大喜,立時答應解散南方鳳榜。二人交易終成,江南免於戰火,百姓幸甚,感念玄主之恩。江南已定,玄雪不及停步,趕往楚地。臨別之時,忽一閃念,道:「吳將軍,當日樓外樓激戰之時,為何臨陣倒戈,護衛本宮?」

吳世桐拱手道:「玄主豈非早已心知。」

玄雪道:「猜測終須印證,但聽將軍親口言說。」

吳世桐拱手道:「除卻利益,還有理念。」

玄雪亦拱手道:「將軍意誠,本宮有信。天下太平,百姓幸甚。」說罷,轉身離去。玲瓏已然換了新衣,綾羅翩躚,便欲上車,卻聞身後一聲「郡主請留步。」轉身看去,又是吳世桐,端手道:「何事?」

吳世桐道:「見面便是緣,這個禮物,送與郡主。」玲瓏接過,登上馬車。眾人以為吳世桐巴結郡主,遂都不以為意。

鸞駕離開杭州,逆流而上,往楚地而去。

玄雪道:「玲瓏,吳將軍送你的禮物是什麼?」

玲瓏打將開來,只見木盒之中,臥著一團雪白,登時眼前一亮:「雪兔。」即刻抱在懷裡,歡喜非常。玄雪淺笑不語,揮扇望水。

****************************

瓊林。

是夜,辛元進入樹洞,哀嘆一聲。

「辛元不開心嗎?」小黃鸝道。

辛元道:「景陽師伯被抓走,琴部暫行整頓。辛元、辛元,學不成琴了。」

「啊!」小黃鸝雙翅捂住嘴巴,道:「那辛元怎麼辦?」

「辛元不知道。」辛元嘆了口氣,道:「如果是小黃鸝,會怎樣辦?」

小黃鸝道:「琴棋書畫,不想學棋,不能學琴,還有書法和繪畫啊!學書法吧,沾上墨汁就能寫出漂亮的字呢!」

辛元道:「我才不要哩。每天都是寫字,會悶死的。」

「那麼是畫畫嘍!」小黃鸝展開翅膀,道:「辛元學畫畫,要把小黃鸝畫得美美的!」收起翅膀,道:「聽說明天畫部報名就截止了啊!辛元要快!」小黃鸝啼鳴高音,卻見辛元一動不動,若有所思:「師父對我這麼好,若是我也離開棋部,去了畫部的話,師父該多傷心。」 小黃鸝飛至頸窩,蹭蹭脖子,神色憂傷:「辛元……」

「唉。」辛元嘆了口氣,默默回轉宿舍。

****************************

蒞日。

邵奕取出厚厚一疊紙,交予辛元:「這是三部,還有民間報名畫部的人選,你去送給畫部首座,西白馬師叔。」

辛元接過,卻不離開,道:「師父!」

「怎麼啦?」邵奕抬首道:「再給你一個大信封。」說話間,遞過信封。辛元依舊不動,靜立許久,眼眶含淚:「師父……」

邵奕道:「男子漢,不准流淚,有話直言,為師還要去巡視棋庭。」

辛元捧著一沓名單,道:「師父,今日是畫部報名的最後一日。」

「是啊……」邵奕脫口道,轉念之間,終於明白,道:「你想去畫部?」辛元一愣,靜待三秒,重重點了點頭。邵奕道:「你會像學棋一樣,半途而廢麼?」辛元一愣,邵奕又道:「轉出去的,可就不能再回來了。你還要去嗎?」

辛元猶豫三分鐘,抬首道:「辛元要去。」

邵奕嘆了口氣,無奈搖頭,遞出一張紙:「這是報名單,速速寫上,送與西白馬師叔。」

「師父……」辛元心下感動,熱淚盈眶,邵奕連忙用扇遮面,不想見之。辛元將名單放於一旁,跪地叩首,道:「多謝師父。」

邵奕從摺扇下面看見,心下酸楚,聽聞腳步聲遠,終於出口道:「辛元,去了畫部,可要像個男子漢,不能再掉眼淚。」

「是。」辛元抱著報名單,往畫部而去。

邵奕嘆息一聲,不知是喜是悲。

****************************

是夜,樹洞。

辛元鑽入樹洞,興高采烈:「小黃鸝、小黃鸝,辛元趕上報名,已經被錄取了呢!」

「真的嗎?辛元好棒。」小黃鸝抖抖翅膀,神色哀傷。

「小黃鸝,你不高興嗎?」辛元道。小黃鸝抬起腦袋,眼噙淚水:「辛元去了畫部,就、就能再來這裡,和小黃鸝說話了!」說話間,轉過身去,背影微顫。

「啊——」辛元瞠目:「自己竟未想到此點。只想著師父會傷心,竟、竟然忘記了小黃鸝……」登時抓耳撓腮,不知若何,忽地靈光一閃,道:「小黃鸝,你也跟我去畫部吧。」

「什、什麼……」小黃鸝一愣,突然憤怒起來,忽扇翅膀,上竄下跳:「辛元是大壞蛋!辛元是大壞蛋!」辛元摸摸頭,被小黃鸝啄得好痛,委屈道:「不過是搬上你的鳥窩,隨我去畫部便可,為何如此暴躁?」

「哼!小黃鸝再也不想見辛元啦!」說罷,頭也不回,飛出樹洞。

辛元一頭霧水,道:「不是你催促我學畫的麼!」

過了幾日,辛元打理行裝,其實也無有什麼家當,不過是一個破布包,來和小黃鸝辭行:「小黃鸝,我要去畫部了,你不出來送送我麼?」辛元抬眼望去,黃鸝寶寶已經學會飛行了,繞著鳥窩跳來跳去。

「唉,再見,小黃鸝,我會回來看你的。」辛元說罷,背上布包步出宿舍門口,忽然頭頂兩聲兒啼鳴,原來是小黃鸝。辛元伸出手掌,小黃鸝落在手心,歪著腦袋蹭蹭,道:「辛元、辛元可要回來看小黃鸝。」

「辛元一定會來看小黃鸝的!」辛元道。

「再見!」小黃鸝振翅騰空,繞著辛元飛了三圈,終於離開。

告別邵奕之後,步出乾坤闕大門。雖然心有不捨,望見腳下通向未來的丹青大道,辛元昂首闊步,向畫部走去。

****************************

一人一劍,獨立劍聖山莊門前,山莊內眾人紛紛出來,嚴陣以待。葉十霜喝道:「來者何人?」話音未落,嗖忽風聲,眾人轉頭之間,大驚失色,只見鎏金匾額之上,橫插一柄利劍,玉穗飄飄。

「放肆!」付林喝道,「竟敢挑戰劍聖山莊,報上名來。」

「讓風軒逸出來!」獨孤喝道。

「想見師父,先過吾這關!」龔一君拔劍而攻,劍尖直指獨孤,斜劈豎砍,獨孤身形飄忽,劍不擦身,三十餘招,竟未移動半步。一君心下大驚,想來是高手,抽劍退還。

「吾來!」沈未刃舉劍而攻,身法輕盈,一套劍式,從天而落。獨孤並不躲閃,看得未刃一驚,不願傷人,然則劍勢無可收。關鍵之時,只見獨孤側身一晃,躲過劍身,提住未刃腳腕,單掌一擊,未刃退回山莊,砸到一片觀眾。

「放肆!」傅平事持劍再攻,一套行雲流水,武得眼花繚亂,獨孤不以為意,瞅準時機,圓步挪移,單手握住其劍柄,轉身其後,另手壓其肩,平事即刻被俘。挑起劍鞘,罩於劍身,一腳踢回人群,獨孤面現怒色,喝道:「風軒逸出來!與吾一決勝負!」

眼見諸位同門受辱,葉十霜抽劍踏步,兩鋒相交,挑下獨孤之劍,罡風氣沉,自獨孤頭頂壓下。緊接著,快劍連環,寒光閃爍,逼得獨孤退後半步。突然,青光一閃,獨孤只出一招,怦然交擊,震得葉十霜退至門口方停。提劍欲再攻,豈不料寶劍竟自崩斷。

「縮頭烏龜!」獨孤喝道,飛步起身,但要拆匾,忽地一陣罡風壓下,比之葉十霜,遠勝何止十倍。獨孤翻身落於地上,手握劍柄,眉梢泛喜:「終於出來了。」

風軒逸與刀器等人甫從京城回來,未至山腰,便知山上出事。是以風軒逸運氣直達山頂,一身風塵僕僕,見到挑戰者竟是獨孤,拱手道:「原來是獨孤少俠,好久不見。」

獨孤劍尖指喝:「出招!」

風軒逸微微一笑,道:「中原淪陷,現下正須壯士這等……」話未說盡,獨孤已然攻將上來。

「師父小心!」傅平事大喝一聲。眼見攻勢迅猛,勢要取命,風軒逸身形微側,雙掌運氣,但將獨孤劍尖,吸於光球之中。獨孤順勢騰空,倒身垂刺,未等風軒逸閃避,橫掃其身。風軒逸心下一驚,即刻退步,無奈還是被掃落一片衣衫。面色一沉,道:「壯士何必如此動怒。」

獨孤並不收劍,喝道:「今日,爾若再不與吾比劍,吾便殺爾。自此中原再無劍聖。」

「既然如此,風某奉陪。」話音未落,玄鐵重劍,再現眼前。

獨孤劍奇影詭譎,玄鐵劍重若千鈞。一方勁長步快,一方沉氣凝動。酣戰至夜,未見勝負。當世兩大高手比劍,眾人雙目圓睜,只怕錯過分毫精采。

山莊掌燈,夜空如晝。輸贏之勢,互換不下數十次,兩方精疲力竭,各自尋思決戰之招。終於天邊魚白之時,風軒逸千鈞之勢,揮劍橫掃,獨孤落下高樹,再遭劍氣疊加,倒身撞斷數株楊樹,跪落在地,寶劍落於一旁,心思不解:「輸了?」一瞬之間,勢均力敵變作手下敗將,獨孤拾起寶劍,一言不發,下山而去,背影蕭索。

隻身獨立山巔,心思萬分不解:「寒鐵重劍,重若千鈞……怎會眨眼之間,便看出吾之破綻,獨孤劍術之破綻。」

心下雖然不服,然則親自交手,更感其劍法之深沉古樸。獨孤與楚淮陽隱居另處山林,潛心研究風軒逸之劍法,尋思破解之法,以期完善獨孤劍術。(本章完,全文待續)

點閱【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楊麗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