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班克斯:美中脱钩 重建美国经济

人气 2054

【大纪元2020年04月07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Jan Jekielek)采访报导)

班克斯:……中共不想让真相曝光。我的意思是,最近几天,你看到他们企图把我们都知道的、在武汉爆发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罪责,推到美国和我们的美国军队身上。中共不想让真相曝光,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是罪魁祸首。他们知道,这种中共病毒将永远与现政权和中共领导人捆绑在一起。中共不想让真相曝光,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总是企图通过其国家宣传机器来改变真相。

中国共产党对冠状病毒、或“中共病毒”的全球大流行,究竟负有多大责任?美国政府可能采取哪些措施,来追究中国领导层的责任?为什么美国将其供应链与中共经济脱钩至关重要?中国共产党又是如何希望将中共病毒大流行归咎于美国?

今天,我们与印第安那州国会议员吉姆·班克斯(Jim Banks)先生坐在一起,他负责众议院退伍军人、武装部队、教育和劳工委员会事务。这是《美国思想领袖》,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

杨杰凯:国会议员吉姆·班克斯先生,很高兴你回到《美国思想领袖》。

班克斯:很高兴和你在一起。

杨杰凯:我们是远程访谈,当然是因为,你回到了你的选区印第安那,你能抽出时间,我真的很感激。

班克斯:我希望我们能够面对面交谈,但我们正在实践我们倡导的保持社交距离。作为一名国会议员,对我来说,回到我的选区是很重要的,与我们的当地领导人一起抗击这一疫情,及时做出应对措施。但我期待不久之后,能与你面对面交谈。

杨杰凯:我也有此期待。现在,我想请你谈谈你们当地的情况,特别是献血这件事,这看起来很重要,我知道你一直推动这件事。

中国统计数据真实?“对之忽略”

但是在我们开始之前,让我们探讨一下另一件大事,一个我今天注意到的大事情,我相信,对于中共今天的报导,你会有很多想法。我想,(中共报导说)从昨天(3月19日)开始,(大陆)中共病毒(感染)出现零增长。你如何看待这些数据?

班克斯:好吧,首先,我们应该简单地忽略所读到的任何中共官方的报导。如你所知,就在几天前,中共驱逐了一些美国记者,他们是美国主流媒体的记者,如《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这种行为,等于向全世界宣布,他们(中共)无意于信息透明。所以仅仅因为这一点,你从中共那里读到的任何统计、任何东西,都应该被简单地忽略。

杨杰凯:我的意思是,我们看到中共的这些数据,感染人数、死亡人数等等,都非常显着地体现出(造假)这一特点,你对此有不同意见吗?

班克斯:我的意思是,中国的宣传机器告诉我们的,只是他们想让世界听到的,不一定是真实情况。真实情况是,(中共)驱逐了在中国报导真相的美国记者,这一切都告诉我们,他们没有信息透明。

因此,对中国的统计数据,我都是很简单地对之忽略,我们不得不对其真实性大打折扣,因为我们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真的?中共的宣传机器让世界知道的,都是他们认为最符合自己利益的东西,这种做法由来已久,但不一定总是反映了事实。

北京若允许美国和世卫进入 本可避免

杨杰凯:好吧,让我们来深入探讨一下,你刚才所描述的造假新闻,你知道,中共有很多不同的报导,中共基本上掩盖了中共病毒爆发的最初情况,让医生们闭嘴等等,你能说一下吗?

班克斯:嗯,对!需要重点指出的是,回到一月份,在武汉中共病毒爆发的消息传出后的最初几天,美国疾控中心(CDC)就尝试进入武汉研究该病毒,研究其影响以及美国如何应对?世界卫生组织(WHO)也曾试图进入中国。在这两起事件中,美国疾控中心和世界卫生组织都被堵在中国大门之外,无法进行更认真的调查。

本周,美国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表示,一月份中国阻止美国疾控中心研究病毒,让美国白白浪费了两个月的作出反应的时间。之所以特别指出这一点,是因为这意味着,我们已经损失了两个月的准备时间。一直以来,我所在地区的经济部门,都看到了由于中共的过失所造成的灾难。他们(中共)拒绝让我们进去实地调查,来防止在我们自己的国家发生瘟疫。

你也可以看到,前几天Axios出了一份报告,报告中也说,在病毒扩散到全世界之前的一段时间,如果中共允许我们到中国实地调查病毒,95%的感染是可以避免的。中共应该为这种过失,为他们的所作所为,做出巨额赔偿。

美国经历瘟疫灾难 吁川普让中共买单

我意思是什么?我的意思是,现在,美国参议院正在着手一项一万多亿美元的刺激计划。我们也已经通过了两项法案,总统签署成为法律。目前正在讨论,在一揽子计划的基础上,再加上一千多亿美元。美国纳税人和我女儿这一代人,将为中共的过失付出代价,这是完全错误的。

我呼吁总统让中国(中共)以某种方式为此买单,不管是抵扣中国所持有的超过一万亿美元的美债,或是对中共征收关税。我们可以利用从中共获得资金,将其重组为某种中共病毒受害者救助基金,以帮助那些受到影响的人,无论是感染者,还是经济蒙受了损失的。

除此之外,你我之前已经谈过很多次了,我们应该阻止我们的联邦机构,比如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VA),世界上最大的医疗网络,购买中共的医疗设备。

这只是一个开始,但我们也应该把我们供应链与中共经济全面脱钩,因为现在我们看到了,现阶段所发生的事情,对(美国)的巨大影响。

杨杰凯:让中共真正减免债务的想法,就像你建议的那样,考虑到我们对中国共产党的了解,你能想像出这会是如何实际运作的吗?

班克斯:我还不太清楚。我所知道的是,我们有一个非常重视这个问题的总统,他在今天早些时候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中共应该承担责任。所以我知道,他对我所说的这一点深信不疑。但是,看看二战的赔款问题,有一个历史先例,那就是德国为他们的战争行为,向同盟国支付赔款。

我想,这两个不完全一样,但我想,在我们美国经历了这场瘟疫灾难后,对于应该有什么样的赔偿,心中可能有数。我所提出的强迫中共向美国、以及因中共过失造成了浩劫的其它国家,支付赔偿的问题,中国作为联合国的创始成员国,这个身份给赔偿问题带来一定的信誉度。

他们应该为此赔偿,而不是让我女儿这一代人,背上更多的债务和经济损失,这些都是今天中共带给美国的。

中共隐瞒真相 反推罪责给美国

杨杰凯:那么,你认为(中共的)这种信息审查和信息造假的大概的目的是什么?可以说,这种审查和造谣在今天仍在继续?

班克斯:中共不想让真相曝光。我的意思是,最近几天,你看到他们企图把我们都知道的、在武汉爆发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罪责,推到美国和我们的美国军队身上。中国(中共)不想让真相曝光,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是罪魁祸首。他们知道,这种中共病毒将永远与现政权和中共领导人捆绑在一起。中共不想让真相曝光,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总是企图通过其国家宣传机器来改变真相。

我的意思是,当我告诉我的选民,例如,《中国日报》,一家中国共产党控制的、由中共政府资助的报纸,是如何已经被放在我的家门口,被放在一个国会议员的办公楼的门口。

这只是表面现象,它展示了中共的宣传机器到底有多强大、有多先进。这种宣传机器的建立,正是为了在这样一个(信息)时代,它们不会错过向公众宣传的机会,讲述一个完全是虚构的故事,而不是《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等独立媒体的美国记者所讲的故事,他们把这些媒体赶出中国,阻止他们讲这些真实的故事。

杨杰凯:对。我是说,在这一点上,我们(《大纪元时报》)的许多记者,实际上早在2000年就被捕了。你知道,从那之后,我们在中国的活动都必须秘密进行。所以,我们非常熟悉这个现实,我想其它一些媒体,现在也在某种程度上体会到了这个现实。

班克斯:在过去,一些媒体对这种情况曾不屑一顾。现在他们看到,我们许多人长期以来一直在警告别人的事情,实际上已经成为现实。所以我希望我们能从中汲取教训,我希望这会引起美国公众,对中共的用意和行为的怀疑。我们许多人警告,中共不仅有意在经济上,而且在军事上想压倒美国,并通过一代一代的人来实现。随着人们对中共病毒所带来灾难的强烈抗议,人们越来越意识到这一点。

杨杰凯:你知道,就你所说的虚假信息而言,我想最近有专家在中共的宣传媒体上谈论,你知道,美国是如何用创纪录的短时间,开发出一种第一阶段的试验疫苗来对抗冠状病毒,或实际上可称之为中共病毒,正如我们在开始那样称呼它,因为我们认为这样称呼它更准确。他们基本上是在说,这表明美国知道这种病毒,很明显,病毒一定来自美国。

班克斯:是的,我的意思是,在未来的几天、几周和几个月里,我们可能会看到更多这样的信息造假。另一方面,在疫情期间看到我们的盟友如台湾和以色列开始行动,提供抗疫物资,帮助美国应对疫情,这让我感到非常温暖。所以在这样的时刻,我们知道了我们的朋友是谁?因为我们的朋友是那些站出来支持我们的人,读了这几天有关台湾努力(帮助美国抗疫)的新闻,我感到非常的温暖。

美国为何成中共特定造谣对象?

杨杰凯:你认为,为什么美国会成为(中共)特定(造谣)对象?

班克斯:好吧,我不知道美国是不是特定的目标。我们看到,像意大利这样的欧洲国家,受到瘟疫的严重打击。中共削弱美国在阻止和预防瘟疫方面所做的努力,再次让我们付出了代价,但这根本不会逃过我的眼睛。

国家安全顾问说,如果中共允许我们尽早了解这种病毒,以及如何防止病毒,我们会多出两个月的准备时间,95%的感染或者可以避免。

所以,这是中共的过失,但不会让任何美国人失去信心。这不是一个党派问题,这不是唐纳德·川普与乔·拜登的问题,这不是共和党和民主党的问题。这是关于中共阻止美国,阻止美国为此做准备的努力,以及最终他们应该如何对这种行为负责的问题。

杨杰凯:我说的特定的(造谣)对象,(意思是),你知道,他们不说病毒来自意大利,也不是说病毒来自其它的任何地方,他们说美国应该对此负责,我很好奇为什么是美国?

班克斯:中共从来都不隐瞒,他们把美国视为他们的主要竞争对手,在这样一个时代,他们努力想成为主导全球的超级大国。在这个一个时期,他们还威胁说,要终止我们美国依赖的医疗用品供应链。

这类威胁,等于告诉了我们所需要知道(有关中共)的一切,希望这是对美国人的一个警告。现在,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与中共经济脱钩,把我们的供应链带回美国或北美,或是盟国,而不是与中共做生意。我可以告诉你,(这个问题)国会的讨论已经很火热了。

美国朝野意识中共威胁 讨论脱钩

现在,我的同事,两党的议员们,都在就此进行对话,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许多人一直在推动这种两党对话,讨论我们如何与中共脱钩。

我的同事们正在推动更多的立法,在未来几天,这种讨论会变得更加热烈。他们签名的信函,比我以前见过的更多。

在本周,我自己也被要求在多封信函上签名,这些信函出自从未对中共威胁感兴趣的同事。他们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多么真实和真切。他们想为此做一些事情,因为他们的选民要求他们做。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希望我们能利用这一时机,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这样我们就再也不会重蹈覆辙。

杨杰凯:就此而言,实际上我注意到,最近参议员霍利(Hawley)在呼吁那些想从美国政府和纳税人那里,得到某种经济救助的跨国公司,(需要向美国公众)说明,如果他们真的想得到经济救助,他们将会如何把他们的供应链转移到美国。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班克斯:霍利参议员是位有力的盟友,他绝对是对的。我们不应该救助任何与中共经济挂钩的行业或公司,它们帮助造成了美国现在经历的经济危机。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反对任何救助一家把供应链放在中国、或在中国谋求发展的美国公司。我们得到了太多教训。

也许对某些人来说,(这种措施的实施)已经太晚了。但对于我们大多数人,对于有弹性的美国经济来说,如果我们不从中汲取教训,防止这种情况再次发生,那我们就蒙羞了。

对中共投资危险 吁撤出国家养老基金

杨杰凯:你实际上直言不讳地批评了加州最大的退休基金:加州公务员退休基金(CalPERS),基本上是因为它大量投资到中国,你还要求解雇孟宇(Yu Ben Meng),你知道,他掌管着这方面的投资,你也一直在说,他是如何成为千人计划(TTP)的一员的。我想给你一个机会谈谈这个,因为我觉得它非常重要。

班克斯:好吧,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在美国)前夕,我们甚至还没来得及想像今天将面对的是什么,这件事就引起了我的注意。

加州公务员退休基金(CalPERS)是美国一只最大的国家养老基金。顺便说一句,他们这样做并不特殊。(美国)大多数的国有养老基金,都犯了同样的错误,它们投资中国企业。但加州公务员退休基金是最大的一只,也是国家养老基金中最明显的一个例子,为中共军队提供了巨大助力,帮助中共海军造船,帮助建造军机。CalPERS也一直在投资海康威视(Hikvision),这家公司主要负责开发用于监视和迫害(民众)的科技,监控中国的维吾尔族穆斯林民众。

因此,现在是我们的州长们,从危险的对中共投资中撤出国家养老基金的时候了。所以,我希望我们的州长能倾听这一呼吁。加州犯的错最大,但在某种程度上,几乎所有的州都犯了错,包括节俭储蓄计划(TSP),这是联邦养老金计划,他们也犯了同样的错误。

我还准备了一份法案,来推翻节俭储蓄计划最近做出的允许这类投资的决定。我们应该认真审查这些投资,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时刻,我们如何才能将这些养老金投资,从中国撤出,并将其再投资于美国国内盈利的公司。

杨杰凯:这很有意思。事实上,我想多问你些怎么解决这些问题、(中共的)造谣活动等等。但我想在这之前,我想问问你,为什么你要求解雇孟宇?

班克斯:嗯,我在给纽森州长(Gavin Christopher Newsom)的信中说,如果由我来做决定,我会解雇孟宇,因为他参与了“千人计划”。根据我们读到的和了解的情况,他被招募到了中国国家外汇局(SAFE),这是一个由中共政府控制的万亿美元投资基金。

孟宇与“千人计划”签订合同后,在一家中文报纸上,他宣称,他将尽一切努力帮助“祖国”,帮助其故土。之后,他又回到加州公务员退休基金,他尽力把加州公务员退休基金原先投资美国的资金,转投给中共。这不免让我心生疑虑:即,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以及为什么会发生?

所以,我想让纽森州长看看。我不一定要他解雇孟宇,但如果我是州长,我肯定会这么做。我将会深究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美国最大一只国家养老基金的首席投资官,允许有人撤走对美国公司的一些投资,转而投向中共,其中有些投资是在帮助中共军队。

作为一位(在)阿富汗(服役过的)老兵,这让我深感不安。我现在川普总统属下的军事委员会任职,我们现在拥有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国防预算。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们要建设美国军队,与当今全球舞台上最大的战略对手、和对美国构成生存威胁的中共竞争。随着中共海军和军队的建设,在某些方面的能力,已超过了我们美国军队。

我们要求纳税人帮助我们建设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军队,来与中共竞争,但与此同时,加州公务员退休基金的资金却对中共的军队和空军、以及其它有关中共军队建设进行投资。当涉及到这些投资的时候,纳税人不应该两头掏钱。

中共在重复苏联切尔诺贝利的失败

杨杰凯:实际上,你这么说倒提醒我,实际上,你曾经把中共病毒、以及中共或者说中国共产党对此的反应,描述成一起中共的切尔诺贝利事件。我想知道,你能不能多谈一些,你写了相关文章,但我相信随着事情的发展,你会有更多的看法。(注:在3月12日,班克斯写了文章《中共病毒,中共在重复苏联切尔诺贝利的失败》)

班克斯:是的。切尔诺贝利事件,因为最近Netflix上的一部剧集而广为流传,人们对那场灾难有了更多了解。切尔诺贝利事件和苏联对切尔诺贝利事件的反应,他们无法掩盖和摆平它,这种情况与中共对冠状病毒的反应,有很多相似之处。

你可以阅读(读者的留言),和他们在线聊天,就会发现这一点。我也很想听听你的听众和读者,对两者相似之处看法。但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两者有大量的相似之处。而且当时有太多的官方造假,以至于让人们回想起切尔诺贝利事件,不过这次是由中共造成的。

杨杰凯:(对于两者的相似之处)我的意思是,部分是(他们都)简单掩盖事实方面,部分是造成(核污染和病毒)扩散到全球方面。

班克斯:对。全球对中共病毒爆发的反应,引起了大量的将之同切尔诺贝利事件进行的对比。在中共病毒爆发期间,中共的掩盖、谎言和造谣,让我们想起了切尔诺贝利事件。

杨杰凯:那么,你刚才说到,中共是一个生存威胁(existential threat),(中共的)整个信息造假活动如何与其更大的野心在生存威胁这个概念中相一致?

班克斯:这个问题很好。我的意思是说,我们都知道,中共想在经济上压倒美国,想在军事上压倒美国,抬高自己,使自己成为未来主导全球的超级大国。

我们都知道,他们有一个完成这一目标的百年计划,所以这些都不是什么秘密。更多的美国人只需更多地意识到这一点,更好地了解这是一给对美国的生存威胁。在我们应对中共病毒的时候,我发现我的选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地了解(中共现在的)这些威胁和过去的威胁。

中共对“病毒”的造谣 唤醒美国人

因此,中共关于中共病毒的造谣活动,唤醒了很多美国人,唤醒了我在印第安那州东北部的许多选民,他们意识到我们所面临的挑战。我们已经讨论了很多类似的例子,从美国的国家养老基金投资到中共军队,再到中共的大型宣传机器,把《中国日报》放到了我们的首都、华盛顿特区每一位国会议员和思想领袖的门口。

我是说,这些都是在听说或想像中共病毒疫情可能会是什么样子之前的,我过去举过的一些例子。但这些都是我们在面对问题的过程中得到的警告,千人计划、大学校园的孔子学院,这些都是对我们的警告。这些例子表明,在这样一个时刻,我们应该充分意识到中共的信息造假活动,并对我们(从中共那里)听到的任何事情表示怀疑,或在这样一场危机中,对从中共那里传出的任何事情都表示怀疑。

杨杰凯:坦白地说,在社交媒体上,有很多(中共)发言人、大使等等,回应了这些观点,(他们说)美国应负责任,说实际上病毒是美国的生化武器。坦率地说,那些社交媒体实际上在中国本身就被禁止的。这种情况,那些美国的社交媒体公司该如何回应?美国该如何应对?

班克斯:好吧,在美国我们要确保一个开放的社交媒体平台,对公众保持开放和透明。对于接受过中国共产党、中共政府和中国共产党控制的企业的巨额捐款的公司或组织,我们要保持警惕和怀疑。

我的意思是,去年我得到了很多教训,像华为这样的公司,向全美国的智库和大学校园捐赠了大笔的资金,我们应该对他们保持怀疑的态度。我相信美国人在这一点上足够聪明,对那些参与中共的大规模宣传和造谣活动的那些人的性质,抱有怀疑态度。我们必须保持怀疑,保护我们国家值得信赖的机构,这些机构没有偏见,也不能被中共的宣传机器收买。

杨杰凯:有人提议,对那些以中共代理人身份行事的人或机构,无论是官方的还是非官方的,都应该有一些限制或规定。你对此有什么想法吗?

班克斯:我很想找到一个方法,我们可以创建一种系统,讲述这个(中共如何破坏美国的)故事,提供某种信息透明度。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国家安全战略,我们将中共和俄罗斯视为我们的战略对手,那么我们就应该以对战略对手的姿态对待它们。通过这样做,我的意思是,对于中共在美国的利益,我们应该保持信息透明,并想办法让其显得突出。

供应链需回美国 美国工人已深受其害

杨杰凯:有人说,你一直倡导的这种经济脱钩等等,在某种程度上是让美国孤立,会使美国不再作为参与国际事务的积极成员等等,这是他们描述那种建议的缺陷之一。你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班克斯:好吧,我想的是,我所在地区的选民,不断地失业,或他们赚的钱比他们减薪前赚的少,因为他们以前生产的东西,在中国生产的成本,要比他们以前在印第安纳州东北部生产的要低,不管是汽车零件,还是其它的。

顺便说一句,我爸爸是从印第安那州韦恩堡(Fort Wayne)的一家汽车零部件厂退休的,汽车零部件生产是我们当地经济的支柱。在(美国中部的)铁銹带或我所在的印第安纳州的这部分,比全国任何地方,有更多的制造业。

但工作外包(到中国)或供应链迁往中国,让许多(美国)工人深受其害。我们把供应链迁走,现在正为此付出代价。从中国购买产品,或许能省下一点小钱。在这样一个时刻,我们现在看到的是经济的毁灭之球,供应链因为“中共病毒”疫情而被摧毁。

所以,现在是时候做点什么了。我相信,在这一重要议题上的决心,川普总统比以前任何人都更认真,并会在地缘政治上有所作为。而这也与恢复我们家乡这儿的经济相关。在这个过程中,作为一名立法者,我期待着能与川普总统合作,完成这项工作。

杨杰凯:那么,说到这里,你对这些刺激计划有何意见?我是说,一种前所未有的努力,来扶持美国经济,你怎么看?

班克斯:是的,在这一点上,我听到了我的选民和当地企业、以及那些疫情期间被迫回家的小时工的绝望呼声,我们必须做一些事情。在这一切结束后,我们必须从头开始,做一些事情来恢复当地经济。所以本周,我急切地等着参议院的消息,我们称之为第三部分,立法回应的第三阶段。

下个星期,众议员们可能会回来投票,但现在,参议员们正在主掌这项规模超过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我希望,我们的经济刺激对象,是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那些失去工作的人,或者那些受害最严重的人,而不是对那些与中共走在一起的公司的大规模救助,我们的救助目标是那些最需要的人。

川普总统向中共施加巨大压力 追究责任

杨杰凯:那么,国会议员班克斯先生,现在和中共打交道,你认为最好的结果是什么?你知道,因为“中共病毒”,北京一直在谈论,某种程度上要退出(美中)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我还要补充一点,他们是在知道中共病毒爆发的情况下签协议的,而美国当时基本上不知道。但是,你认为最好的结果是什么呢?

班克斯:最好的情况是,川普总统向中共施加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我知道他有能力做到这一点。我呼吁他继续像过去一样,对中共采取强硬态度,让他们负起责任,在这一刻,美国将会汲取重要宝贵教训,我们永远不会再重蹈覆辙,我们要与中共经济脱钩,重建美国国内经济。

作为一名计划在未来几年里,连任众议院议员的年轻的国会议员,我想,在美国重建过程中,我期待着成为一个领导者,无论是在军事上,还是经济上,在与中共威胁长期竞争中,使我们处于主导地位。这是美国历史上的一个关键时刻,我们正在汲取一个非常重要的教训,我希望我们永远不要重蹈覆辙。

杨杰凯:对你来说,最坏的结果是什么?哪些情况你不希望发生?

班克斯:最坏的情况是,我们没有汲取教训,我们一如既往,我们重蹈覆辙,从中共购买医疗设备,我们继续允许美国的养老基金投资到中共军队。我们继续这样做,我们继续对中共妥协,而不是对他们态度强硬,现在我们知道他们有何种能力,知道他们是如何行动的。现在(美国)作为一个社会整体,我们非常清楚中共的下一步意图。

杨杰凯:你知道,你在中共宣传媒体上看到很多(这样的指责),这种指责说,把冠状病毒称为“中国病毒”,是种族主义,或者称“武汉病毒”,是种族主义,你有什么看法?

班克斯:在过去几年的经验中,我汲取了教训,我认识到中共是一个威胁,需要追究他们的责任,并与他们脱钩。不管你做什么,他们都会用这样的字眼,称你为种族主义者。

他们称总统是种族主义者,尽管他与中共领导人真诚地坐下来谈判,签署了贸易协议,并在贸易协议签署后坦率地赞扬他们,说我们会签署第二阶段的贸易协议。

但在我看来,无论你做什么,你总会从中共那里听到这种指责,从那些政治化的左翼人士那里听到这种指责。我们最好不予理会,因为我们会经常听到它。

一直以来,我的选民们都在恳求我们做点什么,让中共负起责任。所以,我不在乎他们怎么称呼我。我的选民希望我作为一名立法者去华府,反击这一威胁,恢复美国经济,让美国军力再次强大起来,在未来的几代,我们永远不会允许中共(用这种方式)与我们竞争。

美国经济富有弹性 社区互助走过危机

杨杰凯:那么,让我们来谈谈你所在的韦恩堡(Fort Wayne)这个地区,当地情况如何?

班克斯:过去几天,我看到了一些不寻常的事情,坦率地说,我不应该对此感到惊讶。但我看到的是,社区的人们团结起来,努力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当地一家烧烤餐厅,提供免费食物,并把食物送到最需要的人手中。哥伦比亚城当地,有一家名叫T&T的花店,给养老院的老年人送上鲜花,与社区里的人们一起,给老年人带来欢笑,这些老年人与社区其他人和他们的亲人隔离开了。

当地红十字会发布通知说,因为学校的献血活动被取消了,红十字会因此失去数以千计的献血者。而当地的人们主动找上门献血,我的意思是,这就是社区的情况。

我们在印第安纳州东北部,就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人们全力帮助其他需要帮助的人。我想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会看到更多这样的情况。

但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之所以为美国的原因。我们的经济富有弹性,我们会从这次危机中恢复过来,我们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得到一些重大的教训,这些教训,能让我们的未来和后代变得更好。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所有这一切之中,在这场危机之中,在对许多人来说非常困难的时刻(保持乐观);这就是为什么,我对这次大瘟疫过后,美国将会是什么样子保持乐观。当它过去的时候,我们将会变得更好。

杨杰凯:那么,国会议员班克斯先生,你一直在支持这次献血。我想我在推特上看到过你献血等等。我想很多人可能害怕去献血。怎样去献血?在这个时候,这可能与全国范围(的疫情爆发)有关。

班克斯:是的,昨天早上在推特上,我看到当地红十字会发布了一则通知,说他们急需有人献血,因为全国大约有2700个献血活动被取消了,这些活动的取消使得他们失去了数千次的献血。

那对我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时刻,因为我在想作为社区中的个人,我能做些什么来回馈社会,献血是我能做的一种简单的方式。现在,我从一开始就说,献血是我喜欢做的事情。

但这不是人们情愿做的事情,大多数人不会因为献血而兴奋。但每回我都会献血,我一生献了好几次血。献血根本不像我想的那么难受——并不痛苦。红十字会的专业人员,工作出色,使献血过程没有痛苦。最终,真正重要的是,需要帮助的人得到了帮助。

你可以直接去拨打红十字会总台号码1-800-Redcross,他们会帮你接通当地的献血中心。你可以通过拨打红十字会的1-800-Redcross来安排你的献血。大多数人都知道,他们社区的红十字会在的什么地方。但这确实是一件简单不过的事情,我们都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回馈社会。

对政府和国会的三点建议

杨杰凯:那么,最后,你对政府和国会有什么建议?你希望事情发展到什么程度?

班克斯:好吧,在这一点上,我坚信,我的选民们也会为这件事敲开我的门,说我们必须让中共负责,叫他们赔偿。川普总统有很多办法做到这一点,他可以利用(中共持有的)大量美债,来追究中共责任,中共持有超过一万亿美元的美债。并能找到一种方法索赔,通过谈判,或不用谈判,而是迫使中共减轻美国部分或全部债务,抵消由于中共的过失造成疫情爆发给美国经济和纳税人带来的巨大损失。

我也相信,我们应该对中共实施某种惩罚性关税,我们将这些钱,放进一个中共病毒受害者救济基金,帮助那些失去了工作,或受到影响的人,或被“中共病毒”感染的人等等。

第三,我们要阻止退伍军人事务部(VA)和国防部(DOD),这两个世界上最大的医疗保健网络,从中共购买医疗设备。这样做,将会削弱中共的经济。这就是我的选民要求我们采取的问责方式,要求中共对病毒传染给美国和美国人民负责。

杨杰凯:吉姆·班克斯,能与你交谈真高兴。

班克斯:很高兴与你在一起。#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极左分子如何将美国制度极端化?
【思想领袖】贾勒特:针对川普的“政治迫害”
【思想领袖】迈克尔:时间站在香港这一边
【思想领袖】美政府应在大学保障言论自由
最热视频
【直播】6.5疫情追踪:外国势力介入暴乱
【十字路口】五大溃点来袭 中共政权陷危机
【珍言真语】陈平:中共的说谎产业 欺人也自噬
【直播】5月新就业数据亮眼 川普发表讲话
【现场视频】浙江绍兴仓库起火 浓烟滚滚
【直播】川普访问Puritan制药厂发表讲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