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十七

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萨拉托加之战

作者:宋闱闱
图为美国画家约翰·特朗布尔(John Trumbull)的油画《伯格因将军投降》。(公有领域)
图为美国画家约翰·特朗布尔(John Trumbull)的油画《伯格因将军投降》。(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579
【字号】    

1777年的下半年,是风云诡谲的时段。即使所有的故事早已尘埃落定,后世的我们,隔着数百年的历史回望过去,也依然为其中的惊险和诡谲多变而备感心惊。

也更叫人体味到,历史的辉煌和沉重,是当时当地的当事人的意志坚韧,含垢忍辱,看似沉闷的坚持,饱经磨损中,绝不放弃的赤子初心——这样点点滴滴的细节,所铸就的沉甸甸的最终成就。

没有人的精神,我们人类的故事,在时光里,也许,只是散漫和下意识的动作,无法被串联成珠,无法被命名。历史之所以成为历史,是因为圣人的言行,为其命名。

白兰地溪战役之后,1777年10月份,在纽约上州,发生了萨拉托加之战(battle of Saratoga)。当时驻守纽约上州的是北方军司令盖茨将军。英军方面,军队的首领伯格因将军,带着一支队伍打到加拿大边境,在尚浦兰大湖区打了个漂亮的胜仗后,返回纽约的阿尔巴尼。

当时的印地安部落,不知是哪里想不开,齐了心地去帮英国人,尤其是在森林密布的纽约和湖区行军,没有当地人带路,是举步维艰的。然而,行军途中,一名英军军官的太太,本来是要被护送到驻军地和未婚夫会合的,不知是什么因缘作祟,在途中被印地安人给杀害了。印地安人按照自己的习惯,割下了死者的头皮。这件事情,在整个美国引起极大的民心激愤。尽管印地安人杀的是英国军官的未婚妻,可是,英军为了阻止美国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卑劣手段无所不用,包括雇用嗜杀的德国黑森军,以及收拢野蛮不开化的印地安人——这一系列的举动,使得英国人在道德上更加被美国人所憎恶。因为,美国的独立,美国坚持成为一个独立主权国家的意义,在于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信奉这里是神选择的高地,这里的生活应该是仁爱和行为光明正大的,而不是一径采用阴毒卑琐的行径去害人和自害。事情发生后,赶往纽约上州美军驻扎地的各地民兵,络绎不绝,很快聚集到了万人。这使得伯格因将军率领的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数千人的正规军队,无论是数量还是士气,很快相形见绌。而且,英军军需补给的路线,当即被美国民兵给切断了。

这次战争胜利的一大原因,是华盛顿派去增援盖茨将军的骁勇善战的本尼奈特·阿诺德,以及神枪手丹尼尔·摩根。摩根是个弹无虚发的神枪手,他亲手训练出来的五百人之众的神枪手们,使用的是来福枪,这种枪准头极好,但上弹药的时间较长,并不适合当时前线作战时的相对射击,而是更适合密林和山路中近距离的游击战。

而本尼奈特·阿诺德,在1780年之前,可谓是大陆军的最显赫功臣。他是加拿大湖区战争中的英雄。话说,加拿大和北美十三州,当时都是大英帝国的殖民地。这十三州反了,加拿大却唯唯诺诺,不肯跟着举帜呼应,跟着反了宗主国。当时,若非阿诺德带兵在大湖区牵制住英军在加拿大的兵力,彼方若挥师朝纽约而来,和前来平叛的豪将军的数万兵力合围起来,华盛顿将军缺衣少食的大陆军,并不能拥有绝对的神算。所以,本尼奈特·阿诺德,此人对于美国独立战争的意义,是重大的,不可抹煞的。然而,惟其重大,惟其特殊,他日后的背叛革命,才更显得打击沉重,令华盛顿将军心碎。

在萨拉托加战役中,阿诺德因为和盖茨将军合不来,互相看不顺眼,所以盖茨并没打算重用阿诺德。

彼时,战争打响,伯格因将军和他的队伍被包围在一个山头上,英军数次试图突围。战争经验丰富的阿诺德发现了对面山头上,美军百密一疏的防线被扯开了一个缺口。于是,他违令出现在战场上,带兵上前攻打。盖茨发现后,在后头千呼万唤,派人上前拽住阿诺德的马缰绳。然而,谁能奈何得了这样一员猛将呢?到底眼睁睁看着阿诺德冲入了敌阵。

阿诺德指挥有方,将几乎已经突围成功的伯格因军队又给堵了回去。战争中,阿诺德的坐骑被打死,他摔下马来,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左腿,即便如此,他坐在马的尸体上,依然指挥部署部下的进攻。他的勇猛无畏,大大地激励了战士们的士气。末了,被团团包围,走投无路的伯格因只得摇白旗投降。

然而伯格因提出了苛刻的投降条件,要求英军放下武器后,所有人不得被拘在战俘营,而是立刻上船回到英国去。此时的伯格因已经失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粮草全无,士兵困倦饥饿,再不投降,士兵要挨饿,连马都没有草料了,此前给军队带路的印地安人,早就见势不对,逃散一尽。此情此景下,本来是个无条件投降的局,然而,谁让对弈的一方是总是别出心裁的盖茨将军呢?他好像生怕伯格因不投降,于是,这样匪夷所思的投降条件,他居然就答应了。

而在这一战中,身在费城军营的华盛顿将军迟迟没有收到来自萨拉托加的战局报告,殊为尴尬的是,他居然要通过盖茨给大陆议会的报告,来了解战况!而盖茨将军本人上交给大陆议会的报告,也基本抹煞了阿诺德的战绩,惹得阿诺德伤心大怒,为他日后的叛敌,埋下了一个伏线和由头。

末了,华盛顿将军收到这份没有战俘的大捷报告后,殊为震怒!那么多被俘的美军战士,此时正在英军惨无人道的战俘营里受苦,被封闭在地狱一样的牢房里,食物和空气都是稀缺的。五六千放下武器的敌军,咋就眼睁睁地放走了呢?至少,也得为那些战俘营里苦盼解救的子弟们想一想,互相交换战俘也是好的呀!然而,已经来不及了。伯格因和大量的士兵,已经乘船回到英国去了。而有了这一战之功,盖茨将军继被俘的大陆军副总司令——李将军之后,做起了取代华盛顿将军,成为大陆军总司令的梦。◇(待续)

<文史>

点阅【华盛顿将军系列】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李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776年12月,英军司令威廉·豪决定,寒冬腊月,暂停战斗。当时,威廉·豪将军驻扎在纽约市,周围的一些地区都在他的控制之下,包括新泽西的特伦顿和普林斯顿。与此同时,乔治·华盛顿将军统帅的大陆军驻扎在德拉瓦河对岸。大陆军士兵饥寒交迫,缺少武器和弹药。
  • 在大陆军队里,情势十分严峻,大陆军招募的士兵,合同都是年底到期的。士兵服役期满离开军营后,再招募起来一只军队,就更加艰难了。华盛顿将军决定,趁着圣诞节,英军忙于过节防御松懈,大陆军过河攻打新泽西首府特伦顿。
  • 根据史料的记载,1776年12月25日的白天,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圣诞好天气,然而,日落之后,气温急速下降,而后下起了雨夹雪,还刮起了旋风。朔风吹雪,直扑人面,在这样一个圣诞夜的午夜,华盛顿将军带领士兵渡过德拉瓦河,来到对岸新泽西攻打敌军。
  • 华盛顿将军与拉法叶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领域)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译为福吉谷,也有直译为锻造谷,而这两个名字,都蕴含着深刻天意,十分写照现实。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陆军的锻造之地,淬火锤炼之地,是绝境中的华盛顿将军在白雪皑皑的森林深处,单膝下跪,独自对天哀鸣祷告的祈祷之地;而1778年初夏,走出锻造谷的大陆军,已然改头换面,焕然一新。当后世的人们回望这场历时八年的独立战争,会油然慨叹:锻造谷,的确是独立革命的聚福之地。
  • 华盛顿将军高贵的纯金一样闪亮的人品,在军队里拥有的绝对的感召力,也是国会的诸位议员们所畏惧看见的——他们既忙着赶走一定要对他们行使统治权的英王乔治三世,也提防着乔治·华盛顿成为北美大地上的新的君王。这样一种微妙心态下导致的制衡和对华盛顿将军的压制,在独立战争期间从来没有停止过。
  •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曾经计划以会爆炸的老鼠摧毁德国纳粹的工厂。这种看起来像007电影的点子最终并没有摧毁任何纳粹工厂,但却起到了耗用纳粹的资源与打击其心理的作用。
  • 在华盛顿将军的内心,他被这个年轻人从第一眼就展示出来的纯真高贵的教养,热烈真挚的内心,以及这一天在战场上展示出的无畏无惧的勇敢——深深的感动和折服。后世的史学家说,华盛顿将军在19岁的拉法叶特身上,看见了年少时的自己!
  • 1777年的这个夏天,大陆军在费城和新泽西的军营中,拉法叶特侯爵走入华盛顿将军的生命里,开始开创他这一生的传奇故事的黄金篇章。在军营里,拉法叶特迎面相逢了他生命中最要好的两个朋友——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和约翰·劳伦斯。
  • 华盛顿将军与拉法叶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领域)
    在美国本土的领地上,几乎所有的城镇,一定都会有一条拉法叶特街。在两百多年来的时光里,美国人民从来未曾忘记过他,这个飘洋过海来到美国,参战独立革命的法国男孩,这个血统高贵,性情纯真的拉法叶特侯爵——华盛顿将军精神上的儿子。风起云涌的美国独立革命,多少英雄儿女激荡往事!而华盛顿将军和拉法叶特侯爵的故事,绝对是其中最感人的一章。
  • 图为美国画家William Ranney的油画《普林斯顿战役中的华盛顿将军》。(公有领域)
    而每一次敌军射击之后,硝烟弥漫中,高头大马上的将军依然完好无恙地出现在战士们的视线中,巍峨伟岸,是一尊打不倒的战神!此情此景中,这位副官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跑上前,握住将军的手,一个劲地亲吻,哭着说,感谢上帝,您还活着!而将军微笑着,拍拍他的手,安抚道,不用怕!今天是属于我们的日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