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十一回 羑里城囚西伯侯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7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涛哥侃封神》,我们已经侃过十回了,第十一回就是羑里城关了西伯侯七年——“羑里城囚西伯侯”。

昨天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西伯侯(周文王)在来到朝歌的路上,收了雷震子为第一百个儿子,可是雷震子的出现跟后来伯邑考(西伯侯长子)的死是连在一起的。也就是说,西伯侯命里注定是九十九个儿子,但是老天爷给了他一百个儿子,给了个雷震子。

纣王杀的两个儿子(殷郊、殷洪)是天上来的,而周文王是上天给了他儿子。

这是上、下衔接的。内在的涵义就是:文王顺天意,纣王断子绝孙(他的整个宗社就没了,他的家谱一代一代没了,到他那儿没了)。而原因跟他自己直接有关,是跟他连在一起的。

其实在人的环境中,姜皇后提到过:所谓人中的福分就是孝子贤孙,这是人中的大喜事;君王的喜事就是贤臣、良将,对于君王来讲就是一个最大的好事,因为是辅佐他的江山一代一代地传。

纣王是杀子逐妻在先,文王是获得儿子在后。与此同时,我们知道女娲是被殷郊、殷洪他们的红光挡住去路,定睛一看才看出来,商朝还有二十八年。

广成子作为元始天尊的大徒弟,他和赤精子只看出殷郊、殷洪会辅佐姜子牙,却没看出申公豹说服了殷郊、殷洪,从而反阐教、反姜子牙,这段他没看出来。

反过来说,广成子、赤精子没看出来申公豹的来处,也就看不到申公豹把殷郊、殷洪给毁了。

殷郊、殷洪被毁;申公豹的出现,同样是有着背后的因素。殷郊、殷洪生命的来处很高,他们怎么会跑到这儿来呢?

在《封神演义》之前,应该是夏朝,夏是大禹建起来的,而大禹治水,距现在四千年前,跟西方的“诺亚方舟”类似。再往前推,也就是中国人讲的“三皇五帝”年代,类似于希腊人的神话故事年代。里面我们会看到,一些低层的神,一些神、一些仙,祂们跟神兽和人之间都有生育上的交往。

其实可能中国的神仙故事当中也有类似的,二郎神父母本身就有这个涵义。

所以我能理解到的,大禹治水和诺亚方舟的大洪水就是那个年代,低层的神仙与人那层,包括这些仙、兽之间,同样出现了雌、雄之间的不规范东西,从而遭到了神的愤怒而惩罚了他们。

惩罚之后,出现了大洪水,大洪水过去之后,重新封了神。我以为殷郊、殷洪是有这样背后的原因,有这样背后来处的原因,也就是说他们来处的本身,有这种生命中间那种传递的内涵在背后,而不被人知道。

而我们能知道的,从这种故事的含义中,我们能知道的仅仅是一小部分。我为什么这么说?我认为他塑造了一份文化。

就像上期节目,我说:为什么《封神演义》中,三百六十五个神的神位是空的?

元始天尊给了姜子牙封神榜(都定好了谁是神),那原来那个神在哪儿?

原来那个神没了!?

我们现在看到的,香港人在喊出“与神同行”的时候,习近平“招鬼上身”的时候,其实是类似大洪水之前的状况,或者说将要发生类似的状况。但,是在不同的层面。

同样,如果发生在这个层面上,就留下了一些生命相互转化的关系在里头……所以牵扯到的生命层面就相当高。但是在人的环境中,却是这么个环境。

朋友说,你瞎理解这个,管什么用?

我们的灵魂是不死的,我们看濒死经验就可以看到:灵魂是永生、是不死的。我们在理解这一些的时候,真正理解到,就能找到你自己,找到我自己,找到我们每一个人的自己,我们真正的自己,而不是这块肉(完了就完了),不是的。

那个时候,你就品味到自己生命的永生了,和那一份真正生命的涵义。我说的是这意思。

有些生命是善的,有些生命是恶的,今天大部分是善的,应该是这样。这是我两天前跟大家侃封神完了之后,我现在能够理解到和想到的故事。

第十一回,开始进入正题了。前十回是铺垫,第十一回就开始了,因为纣王开始对四大伯侯出手了(杀掉四大诸侯)。当这么去做的时候,就出现了冲突,而不是仅仅局限在商朝宫廷里面的冲突。

羑里七年沾化雨 伏羲八卦阐精微

诗曰:
君虐臣奸国事非,如何信口泄天机。
若非丹陛忠心谏,已见藁街血肉飞。
羑里七年沾化雨,伏羲八卦阐精微。
从来世运归明主,漫道岐山日正辉。

这里讲的主要中心转到了周文王。君虐待忠臣、奸臣当道,国家就完了。周文王不是有七年之忧——纣王本来已经放了他,他信口泄天机——人好,办错事。

但是“人好,办错事”也就是他的命运所致。我跟大家解释过:没有后悔药,也没有对和错。

“若非丹陛忠心谏”——当时纣王要杀掉文王,黄飞虎舍命保了西伯侯,如果没有他们去保的话,王文早已经血肉横飞了,已经被杀了。

“羑里七年沾化雨”——他在羑里这里被囚禁了七年,有了春风化雨的感觉,就是大地重生的概念,因为文王从八卦演绎出《周易》——伏羲八卦阐精微。

他在羑里七年,在磨难中,去推敲、去理解伏羲(天皇)的八卦,其实天皇是来自天、地、人的上层(地皇神农就是通常说的炎帝、人皇轩辕帝)。

结果轩辕帝(主持人间的婚姻)还得求教于广成子才能成仙。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轩辕帝的位置没那么高(在修行的角度来讲没那么高),他几乎就跟我们现在的环境是等同的。

“从来世运归明主”,世间的命运归“明主”——日和月,是“明”——知道天意。所以他从伏羲的八卦转过来,就懂得了天意。

我自己跟大家在侃《封神演义》的时候,也觉得满有趣的……

“漫道岐山日正辉。”

“漫道”,在人的环境中,要一天一天的度过去,很漫长,但是在天象的概念当中,根本就无所谓漫道不漫道。天象已定,但人间得一步一步走来,就是这么回事。

“天灭中共”一样,天已经定了。我们现在看到的故事就是一步一步走来。就像(2019年12月)习近平跑到澳门那儿,一国两制说了一通,可是新选上来的澳门特首宣示的时候,只效忠中华人民,不效忠中国人民政府。

而习近平在发言中,想把澳门的一国两制(被蹂躏的一国两制)转嫁在香港头上,结果话说突了,说成香港的一国两制很成功。

等到晚上吃饭送他走,放了七道菜。南方人、广东人、香港人,只有白事,(祭拜)死人才放七道菜,偏偏澳门的新特首宴请习吃了七道菜。我看了介绍:“走了就别回来。”

走了别回来,不就死了吗?所以那是一个很麻烦的,在命理中很麻烦的事情,但偏偏在习近平强调他的权力的过程中,却屡屡展现这命运中的那一幕。这就是给所有人看,人胜不了天的。

话说西伯侯姬昌见天子不看姜桓楚的本,竟平白将桓楚拿出午门,碎醢其尸;心上大惊,知天子甚是无道。三人俯伏称臣,奏曰:“‘君乃臣之元首,臣乃君之股肱。’陛下不看臣等本章,即杀大臣,是谓虐臣。文武如何肯服,君臣之道绝矣。乞陛下垂听。”

“股肱”就是大腿和胳膊。君王是我的元首,是我的头部,我要听你的,但是臣子就是元首的身子,支撑着元首,陛下不看臣等奏本,即杀大臣,此为虐臣,虐杀的意思。

纣王也没有道理了,他只能去听了。在当时,纣王就越来越走向变化中。

亚相比干将姬昌等本展开。纣王只得看本:
“具疏臣鄂崇禹、姬昌、崇侯虎等奏:为正国正法,退佞除奸,洗明沉冤,以匡不替,复立三纲,内剿狐媚事:臣等闻圣王治天下,务勤实政,不事台榭陂池;亲贤远奸,不驰务于游畋,不沉湎于酒,荒淫于色;唯敬修天命,所以六府三事允治,以故尧舜不下阶,垂拱而天下太平,万民乐业。

在他们的奏本当中,已经直接把妲己称为狐仙了。很显然在当时人的环境中,人们对这些动物(狐黄白柳)上身,是共知的,而且也不是什么太新鲜的事情,但是一旦狐黄白柳上身了,他们也知道这是朝廷的麻烦。也就是说:那时候的人都是相当通灵的。可不是无神论、进化论。

所以在出事情的时候,他们知道问题的根源在哪里。但是,往往有这些狐黄白柳的时候,同时,身边一定有那些奸臣、佞臣甜言蜜语地骗人。所以恶人永远存在,你不用想“除奸”。恶人的存在,是给善良的人一种对比的存在。

今陛下承嗣大统以来,未闻美政,日事怠荒,信谗远贤,沉湎酒色。姜后贤而有礼,并无失德,竟遭惨刑;妲己秽污宫中,反宠以重位。屈斩太史,有失司天之内监;轻醢大臣,而废国家之股肱;造炮烙,阻忠谏之口;听谗言,杀子无慈。

“屈斩太史,有失司天之内监。”这里讲的是杜元铣。杜元铣的职位就是观天象,纣王先斩了观天象的大臣,而且是三朝老臣,那你就自绝于天命……

臣等愿陛下贬费仲、尤浑,唯君子是亲;斩妲己整肃宫闱,庶几天心可回,天下可安。不然,臣等不知所终矣。臣等不避斧钺,冒死上言,恳乞天颜,纳臣直谏,速赐施行。天下幸甚,万民幸甚!臣不胜战栗待命之至!谨具疏以闻。”

他们是四大诸侯,外面各领二百诸侯,所以他们跟朝廷里的黄飞虎他们不一样,黄飞虎他们是在朝为官,四大诸侯是外臣,即使杀了他们,他们各自还统领二百诸侯,他们拥有实力,拥有地域,拥有人脉。黄飞虎不是,杀了一家就是一家,杜元铣杀了一家这一家就没了,他们不能成为势力。

他们三个人有势力,所以也就是秉承这一份背后的势力,他们就敢去这么讲。其实他们的奏本跟杜元铣、梅伯他们的概念基本是一样的,跟商容的概念同样是一样。

所以这很有趣、很有趣的——先被纣王杀掉的就是当时被托孤的几个老臣,只有闻仲没在,被托孤的几个老臣就是杜元铣、梅伯跟商容,是他们三个人保纣王成为太子的,所以写书的人非常清楚前后的事情。这些都是栋梁之才,其他人都死了,这些人应该都在,而纣王正好是反着做的。

纣王看罢大怒,扯碎表章,拍案大呼:“将此等逆臣枭首回旨!”

我们通常说疯了,基本就疯了,他已经听不了人的话了,所以我们节目中也一再跟大家说明,不要乞求什么良知、人性那些,很多人听不了人话(虽然他长的是人的模样)。

武士一齐动手,把三位大臣绑出午门。纣王命鲁雄监斩,速发行刑旨。只见右班中有中谏大夫费仲、尤浑出班,俯伏奏曰:“臣有短章,冒渎天听。”王曰:“二卿有何奏章?”
──“臣启陛下:四臣有罪,触犯天颜,罪在不赦;但姜桓楚有弑君之恶,鄂崇禹有叱主之愆,姬昌利口侮君,崇侯虎随众诬谤。据臣公议:崇侯虎素怀忠直,出力报国,造摘星楼,沥胆披肝,起寿仙宫,夙夜尽瘁,曾竭力公家,分毫无过。

原因就是崇侯虎、费仲和尤浑混在一起贪赃枉法,但是因为费仲、尤浑是佞臣,那纣王又完全听他们的,所以反过来就听了那些真正害他的人,谗言嘛!那他们俩当然要保住崇侯虎,这是利益所在。

崇侯虎不过随声附和,实非本心;若是不分皂白,玉石俱焚,是有功而与无功同也,人心未必肯服。愿陛下赦侯虎毫末之生,以后将功赎今日之罪。”

纣王见费、尤二臣谏赦崇侯虎,盖为费、尤二人,乃纣王之宠臣,言听计从,无语不入。王曰:“据二卿之言,昔崇侯虎既有功于社稷,朕当不负前劳。”叫奉御官传旨:“特赦崇侯虎。”二人谢恩归班。旨意传出:“单赦崇侯虎。”

也就是命该如此。我们说“天灭中共”的概念同样是这样。就是说,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回事,你不要说把谁杀了,把谁怎么了,那天下就能保下,这些都是错话。现在叫“天灭中共”。

每一个具体的人,上至习近平,下至普通的百姓,大家只是求得自保,谁也帮不了谁。当招致天灭中共的时候,那“灭”不仅仅是死——到了这个时间点,就全完了。

黄泉路上无老少,到了这个时间点,一个人就死了;到了一个社会崩了的时候(社会死了),就是改朝换代。

所以当这种情况出现的时候,谁能帮谁啊!?只能自己帮自己。

殿东头恼了武成王黄飞虎,执笏出班,有亚相比干并微子、箕子、微子启、微子衍、伯夷、叔齐七人同出班俯伏。

比干奏曰:“臣启陛下:大臣者乃天子之股肱。姜桓楚威镇东鲁,数有战功,若言弑君,一无可证,安得加以极刑;况姬昌忠心不二,为国为民,实邦家之福臣;道合天地,德配阴阳,仁结诸侯,义施文武,礼治邦家,智服反叛,信达军民,纪纲肃清,政事严整,臣贤君正,子孝父慈,兄友弟恭,君臣一心,不肆干戈,不行杀伐,行人让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四方瞻仰,称为西方圣人;

“智服反叛”,这里其实是指姬昌跟冀州城苏护的那段故事。

大家要注意到:在费仲、尤浑去保崇侯虎的时候,讲的都是崇侯虎干什么了、玩什么了、做了什么。

黄飞虎等人在表彰完西伯侯之后就谈到了南伯侯。

鄂崇禹身任一方重寄,日夜勤劳王家,使一方无警;皆是有功社稷之臣。乞陛下一并怜而赦之,群臣不胜感激之至!”

很显然,书中描述的四大伯侯当中,主要的是西伯侯和北伯侯对立,南伯侯和东伯侯都变成了一个配角,因为未来之主出于西伯侯。

而阻挡与对应的(善、恶在环境中永远是对立的,永远是有一个好的,就有一个不好的)是北伯侯。

那北伯侯有奸臣去保,西伯侯有忠臣去保,而东伯侯直接就被杀了,南伯侯就显得比较薄弱。

王曰:“姜桓楚谋逆,鄂崇禹、姬昌簧口鼓惑,妄言诋君,俱罪在不赦,诸臣安得妄保!”

就是说:他们如何如何,你们为什么要保?

黄飞虎奏曰:“姜桓楚、鄂崇禹皆名重大臣,素无过举;姬昌乃良心君子,善演先天之数,皆国家梁栋之才。今一旦无罪而死,何以服天下臣民之心!况三路诸侯俱带甲数十万,精兵猛将,不谓无人;倘其臣民知其君死非其罪,又何忍其君遭此无辜,倘或机心一骋,恐兵戈扰攘,四方黎庶倒悬。况闻太师远征北海,今又内起祸胎,国祚何安!愿陛下怜而赦之。国家幸甚!”

纣王闻奏,又见七王力谏,乃曰:“姬昌,朕亦素闻忠良,但不该随声附和,本宜重处;

纣王又何尝不知道他在冤枉几个大臣。那起因就是于他冤杀了姜皇后。当冤杀了姜皇后之后,这个折子转不开,所以他在想杀掉四大伯侯的时候,他自己明确知道是在错误的基础上,所以他会竭尽全力把罪名扣在四大伯侯头上,这是肯定的。

那姜恒楚上来就被杀了,是因为纣王已经杀掉了姜皇后,所以当然得杀掉他的爸爸,这没什么可言的了。因为那边已经没有任何回复余地。那崇侯虎跟他们是一伙的(也就变得简单),那最后就剩了姬昌跟南伯侯了。

姑看诸卿所奏赦免,但恐他日归国有变,卿等不得辞其责矣。姜桓楚、鄂崇禹谋逆不赦,速正典刑!诸卿再毋得渎奏。”旨意传出:“赦免姬昌。”

在黄飞虎的奏本中,主要谈到了西伯侯,而西伯侯的过人之处是他可以演绎天下,纣王自己也就敬畏他三分。

在现在的环境中,一个人不信神,但是他遇到这些能够懂得解读天地间事情的人的时候,没有人中利益瓜葛的时候,都会敬其三分。因为每一个人的内心中都有与生俱来的善念——尊崇天意就是善念。

天子命奉御官:“速催行刑,将姜桓楚、鄂祟禹以正国法。”只见左班中有上大夫胶鬲、杨任等六位大臣进礼称臣:“臣有奏章,可安天下。”纣王曰:“卿等又有何奏章?”

杨任等人,那对于纣王而言,级别又低了一点。黄飞虎他们:微子衍、微子启等人是纣王的哥哥,那他就听一点。等到了杨任这儿,只是上大夫的话,就差了一些了,所以纣王不听。

杨任奏曰:“四臣有罪,天赦姬昌,乃七王为国为贤者也。且姜桓楚、鄂崇禹皆称首之臣。桓楚任重功高,素无失德,谋逆无证,岂得妄坐。崇禹性卤无屈,直谏圣聪,无虚无谬。臣闻君明则臣直。直谏君过者,忠臣也,词谀逢君者,佞臣也。臣等目观国事艰难,不得不繁言渎奏。愿陛下怜二臣无辜,赦还本国,清平各地,使君臣喜乐于尧天,万姓讴歌于化日,臣民念陛下宽洪大度,纳谏如流,始终不负臣子为国为民之本心耳。臣等不胜感激之至!”

王怒曰:“乱臣造逆,恶党簧舌,桓楚弑君,醢尸不足以尽其辜。崇禹谤君,枭首正当其罪。众卿强谏,朋比欺君,污蔑法纪。如再阻言者,即与二逆臣同罪!”随传旨:“速正典刑!”杨任等见天子怒色,莫敢谁何。

也是合该二臣命绝,旨意出,鄂崇禹枭首,姜桓楚将巨钉钉其手足,乱刀碎剁,名曰醢尸。监斩官鲁雄回旨,纣王驾回宫阙。

鲁雄监斩姜桓楚、鄂崇禹,所以在后来伐西岐的时候,鲁雄一开始就被冻死在岐山了。鲁雄还有费仲、尤浑罪名是一样的。

其实,鲁雄在我看到的故事当中,这个人多少还过得去啦!不是很坏的。但他同样包含着奸诈之心。

姬昌拜谢七位殿下,泣而诉曰:“姜桓楚无辜惨死,鄂崇禹忠谏丧身,东南两地,自此无宁日矣!”

姜桓楚、鄂崇禹他们各自都有儿子。当父亲被杀了之后,他们的儿子当然不干了。

众人俱各惨然泪下曰:“且将二侯收尸,埋葬浅土,以俟事定,再作区处。”有诗为证,诗曰:
忠告徒劳谏诤名,逆鳞难犯莫轻撄。
醢尸桓楚身遭惨;服甸崇禹命已倾。
两国君臣空望眼;七年羑里屈孤贞。
上天有意倾人国,致使纷纷祸乱生。

没有纣王的滥杀无辜、一意孤行,后面也就没有周文王的机会。那周文王在羑里被囚禁七年,是为他能够演绎出《周易》做了必须的铺垫,和必须经历过的生命过程。

他在解读诠释伏羲八卦的时候,他人的肉身这一边,受困于虐杀、虐待、污辱。

濒死经验同样是人的肉身死了,他才能上见自己的魂魄,大家一定明白这个道理。周文王是同样的概念,只不过表现的方式不同。

当他肉身的这一面遭受冤屈,就像人遭遇车祸或者病灾而死,濒临死亡一样。那么他的魂魄才会发挥他的精神,这是相生相克的道理。

真正的修行、修炼,是这个修行的人他主动地去弱化自己的贪欲——濒死的人当时就没贪欲了,对不对!那周文王是被囚在那儿了,他想贪也贪不了了。

他连自己的国度都回不去了,他满足不了他的想法了——他曾经作为西伯侯一方之主,当然大家都要敬仰他,现在他给囚在朝歌了。而修行的人在这红尘中没有受到约束,是自我约束——忍。

手起刀落,去掉人的贪心,全方位的贪心。喜欢不喜欢、高兴不高兴、爱、恨、情、仇都不在他的情感中。

他可以有这样的陈设或摆设,但他不会为这样的陈设、摆设而动尽心机——一定要达到什么目的。仅仅是随缘、随意而为之。

我想要这样的摆设,但可遇不可求。遇到了就行了,没遇着我也不去找。有人说:你不去找,你上哪儿遇见?对,他就是没有贪念、没有贪心。

“七年羑里屈孤贞”——七年,又是七的定数。

正午天火焚太庙 灭商兴周几人知

且不题二侯家将星夜逃回,报与二侯之子去了。且说纣王次日昇显庆殿,有亚相比干具奏,收二臣之尸,放姬昌归国。天子准奏。比干领旨出朝。

傍有费仲谏曰:“姬昌外若忠诚,内怀奸诈,以利口而惑众臣。面是心非,终非良善。

姬昌他会演绎天意,自然知道何为善、何为恶。那对于佞臣而言,他当然不喜欢。那佞臣、恶将这些官宦者,对姬昌当然是恨之入骨。这是生命的对垒。

没有什么因果。比如说西伯侯,他不会像苏护那样的耿直,他面面俱到。书里面这么说:你费仲想要钱,我可以送你钱。西伯侯不会因为这样的小事在人中求得耿直,而给自己找麻烦。他会尽可能的投其所好,但不为其动,只是要免除自己的麻烦。

而他在现实的环境中,平常所展现出来的生命境界,就足以震慑和遏止像费仲、尤浑这样的奸人,所以他们对他自然羡慕、妒忌、恨。

费仲之所以这么说(姬昌外若忠诚,内怀奸诈,以利口而惑众臣。面是心非,终非良善。)在我眼睛里,就是内在生命的自然对立,没有什么因为,所以……

恐放姬昌归国,反构东鲁姜文焕、南都鄂顺兴兵扰乱天下,军有持戈之苦,将有披甲之艰,百姓惊慌,都城扰攘,诚所谓纵龙入海,放虎归山,必生后悔。”

东鲁姜文焕是姜恒楚的儿子。南都鄂顺兴是南伯侯的儿子。

费仲坏,非常坏!所以这就是姬昌的麻烦。

当时的姬昌,已经被赦掉,因为七个大王保他。他本身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结果姬昌因为这样的冤家对头……换个角度来讲,费仲的出现,这个生命的使命,就是帮助姬昌困在羑里七年,在人间的环境中找出理由,让他演绎《周易》。

我以为这是非常非常有趣的。也正是费仲的这一番言论,也就促成了后来姬昌酒后吐真言……

王曰:“诏赦已出,众臣皆知,岂有出乎反乎之理。”费仲奏曰:“臣有一计,可除姬昌。”王曰:“计将何出?”费仲对曰:“既赦姬昌,必拜阙方归故土,百官也要与姬昌饯行。臣去探其虚实,若昌果有真心为国,陛下赦之;若有欺诳,即斩昌首以除后患。”

阙,与建筑相关的,大多都有这个门字。是一种建筑物,我见过,在陕西见过,故宫好像没有,比较古老的建筑当中才有……(编注:古代宫门外两边供瞭望的楼台,中间有通道,叫“宫阙”、“城阙”)

“拜阙”是指作为下官要离开了,得跟王打招呼。那王不见你啊!所以只能拜“阙”。说:走啰。非常感谢把我西伯侯给特赦了,我能回家啦!掰掰了。他必须去,如果他不去就会治他罪,就会杀他,那就是看不起大王。这是那时候的礼仪。

所以费仲坏!费仲就说,大王他明天一定“拜阙方归故土”,但拜阙之后在午门外头,百官一定给他设宴饯行,因为大家平常见不着一次西伯侯,而经过这次动荡之后,这些官肯定会……

他说:我们两去打探虚实,只要西伯侯有不敬之意,有狂妄之语,到时候大王你借此来杀他。

王曰:“卿言是也。”

这个时候的纣王,已经变着番地去杀掉所有对他威胁的人,因为他做了坏事、恶事,他必然掩盖,当去掩盖的时候,那所有好人都是他的对头。就跟现在的习近平有着一比,对吧!

那反腐——很多人可能借此机会希望他走出好的未来的一面,抛弃中共。结果后来没有,到了根底他利用完了人之后,他自个儿又抱着中国共产党去了,希望维护自己的权力!那完了,那所有能够顺天意而为之的这些人,都成为他的死对头!所以就出现今天的场面。

自古天下就如此。当你从善、恶角度去分、去看的时候,你没有看不明白、看不透的。

且说比干出朝,迳至馆驿来看姬伯。左右通报。姬昌出门迎接,叙礼坐下。比干曰:“不才今日便殿见驾奏王,为收二侯之尸,释君侯归国。”姬昌拜谢曰:“老殿下厚德,姬昌何日能报再造之恩!”

比干复前执手低言曰:“国内已无纲纪,今无故而杀大臣,皆非吉兆。贤侯明日拜阙,急宜早行,迟则恐奸佞忌刻,又生他变。至嘱,至嘱!”

做为亚相的比干自己也承认“国内已无纲纪……”今天的中共国同样是毫无纲纪,不像一个国家。当自己称“皇上”,说“定于一尊”,那就……

“今无故而杀大臣……”,就像现在一样:你不听我的,我就杀了你——那习近平是没有开杀戒,但他虐杀,这叫虐杀……如果你西伯侯不赶快走的话,这些佞臣、奸臣出于妒嫉,看你被放走,肯定妒嫉你,要杀了你。

姬昌欠身谢曰:“丞相之言,真为金石。盛德岂敢有忘!次日早临午门,望阙拜辞谢恩,姬昌随带家将,竟出西门,来到十里长亭。

这跟费仲看到的一样,原因就是姬昌非常憨厚。大凡真正与天地相通的人,一定是憨厚的。什么意思?

他人这边(表面)不聪明,他不会为自己的利益去使技巧,他是用自己的灵魂去主持自己现在眼前看到的一切。他一定是有天命的,他一定是与命运沟通在一起的。那也正是这样的人,才有机会理解伏羲的八卦,借重人现实的环境,能够演绎出《周易》来。

所以周文王演绎八卦,就是把自己的灵魂跟八卦连上(用现在的话说来,其实就是这么点事)。但是当他一演绎,相对地有些蜕变(这也是真的)。

百官钦敬,武成王黄飞虎、微子、箕子、比干等俱在此伺候多时。姬昌下马。黄飞虎与微子慰劳曰:“今日贤侯归国,不才等具有水酒一杯,一来为君侯荣饯,尚有一言奉渎。”昌曰:“愿闻。”

微子是纣王的哥哥。

微子曰:“虽然天子有负贤侯,望乞念先君之德,不可有失臣节,妄生异端,则不才辈幸甚,万民幸甚!”

“念先君之德,不可有失臣节。”就是说,念他们的父辈、原来的那些先王的威德。千万别回到岐山扭脸带兵去伐纣王。他们都怕干这事,那国家就乱了。

昌顿首谢曰:“感天子赦罪之恩,蒙列位再生之德,昌虽没齿、不能报天子之德,岂敢有他念哉。”

其实姬昌很会说话,但他不会动心思,不会展现聪明、才智。用现在的话,他不是一个精英,但他是一个真正有德行的人。

百官执杯把盏。姬伯量大,有百杯之饮,正所谓“知己到来言不尽”,彼此更觉绸缪,一时便不能舍。

酒一喝多了,就言多必失。相互感叹一番,因为大家从来没想到过这种变故,那做为老臣子来讲,当然同朝为臣嘛,都非常感触,而平常又见不着。

正欢饮之间,只见费仲、尤浑乘马而来,自具酒席,也来与姬伯饯别。百宫一见费、尤二人至,便有几分不悦,个个抽身。姬昌谢曰:“二位大人!昌有何能,荷蒙远饯!”

费仲曰:“闻贤侯荣归,卑职特来饯别,有事来迟,望乞恕罪。”姬昌乃仁德君子,待人心实,那有虚意。一见二人殷勤,便自喜悦。

我们常说:“人善有人欺,马善有人骑。”这时候的姬昌就是被欺骗了。但是呢……真正活在灵魂上的人,其实他不在乎这些。因为他看到的是自己生命的永生,他可以看到魂魄的永生,而这一世的转世,只不过是这一世本身的过程。他当然珍惜,但他明白事理,他不会动心思去毁掉这一生。

所以我们通常说,道德跟善良是永恒的,那贪婪、欲望是暂时的。贪婪和欲望是随肉身而来,自然随肉身而去。但道德、善良、尊严却隶属于不死的灵魂。

跟大家介绍的濒死经验,讲述的就是这么一份生命的道理。

然百官畏此二人,俱先散了,只他三人把盏。

酒过数巡,费、尤二人曰:“取大杯来。”二人满斟一杯,奉与姬伯。姬伯接酒,欠身谢曰:“多承大德,何日衔环!”一饮而尽。姬伯量大,不觉连饮数杯。

显然地,那姬昌已经喝了一大轮了,感叹半天,那费仲跟尤浑就故意接这时候来了,说今天要跟西伯侯饯别,很开心,拿大杯来。因为西伯侯很会喝酒,他也不怕喝酒,他才不怕大杯、小杯!

数杯之后,费仲就问,这坏家伙!朋友肯定遇过类似之人。

费仲曰:“请问贤侯,仲常闻贤侯能演先天数,其应果否无差?”

听说:你能看天象,能断人之未来,你说说,这东西真的、假的?你别蒙人啊!

姬昌答曰:“阴阳之理,自有定数,岂得无准。但人能反此以作,善趋避之,亦能逃越。”

这里他就讲了阴阳之理。阴阳之理就是首尾相扣。首尾相扣、阴阳之理绝不会走偏。首尾相扣,那扣不上就走偏了,对不对!

阴阳之理是相互对应的,对不对!我们原来跟大家解释过:有手心就有手背,一定是对应的。如果手心跟手背不对应的话,这人是残废。

两个眼睛一定是相互对应的,不对应那就吊眼了,有病,对不对!其实这就是道理。为什么讲“天灭中共”,就是这道理。

当时,2017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横幅)挂在人大会堂的时候,那绝对是件好事情。但……

这个王沪宁是妖怪,一看这个(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他就知道完了,就硬给他改,改成叫“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一下就废了。其实你说是他改的吗?其实不是。我以为就是另外的妖怪,很大的妖怪改的。

我相信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他习近平再也不说“方得始终”了,对不对!他心中有一念,如果心中没有这个念头的话,他不会去敦煌,去拜见了菩萨的道场。

所以很可怜、很可怜的一个人、一个生命。垂手可得的天运,被他转而成为了不可回归的阎王之路。我觉得他见阎王可能都见不着。

所以这里书中就讲了“自有定数”。定数是绝对的。就是首尾相扣。

仲复问曰:“若当今天子所为皆错乱,不识将来究竟可预闻乎?”

多坏!天子的错乱都是他费仲一手促成的,为了他自己的利益,他知道天子所为皆是错乱,他知道是胡来,他什么都知道,但他就这么干。

所以今天中共体制中的官都是这样。但偏偏他们又惧怕未来,他们怕这些(定数)。

此时西伯酒已半酣,却忘记此二人来意,一听得问天子休咎,便蹙额欷歔,叹曰:“国家气数黯然,只此一传而绝,不能善其终。今天子所为如此,是速其败也。臣子安忍言之哉!”

“国家气数黯然”,就完蛋了,没戏了,“只此一传而绝”,一传,是指纣王(传宗接代到纣王)就死(绝代)了。而且“不能善其终”,指纣王不得好死。

“今天子所为如此,是速其败也。”这句话说错了。这是“人”的话。他哪天死?不能提前、不能错后,哪天完就是哪天完,不会因为纣王的所作所为增加了他的败亡速度(不能增速)。

说他很快就完。其实是让旁观的人能够取善,能够选择善而拒绝恶。取善拒恶……在现实的环境中是有这个含意在其中。

姬伯叹毕,不觉凄然。

仲又问曰:“其数应在何年?”姬伯曰:“不过四七年间,戊午岁中甲子而已。”

“不过四七年间,戊午岁中甲子而已。”这是云中子的话。所以云中子知道,那周文王也知道。这句话出现过两次。

周文王是人,云中子是修行人,上、下扣在一起,同样是“方得始终”,这就叫天象。在人中有贤人,就是有真正的明白人,他同样可以知道天象。那云中子出于个人的慈悲,他也知道。所以这是上、下对应的(天、地、人沟通在一起)。

这里说的“不过四七年间”,不是只有四年或者七年。他为什么这么说?为什么不直说二十八年?

我们知道当初纣王见女娲的时候,女娲说商朝还有二十八年气数。文王在下,女娲在上,七是定数,将有“四个七”。

文王是人,却能知道女娲当时看到的故事。强调的是:定数在这里。四七、二十八,是对应女娲说的。

那七的定数对女娲而言,相对弱。对人而言强。就是说,定数是在人这儿产生作用(而不在女娲那儿)。

那正是因为有七年的定数之说(这种定数的概念),西伯侯才能够通过演绎八卦看到:到哪一天(商朝)就完了。

费、尤二人俱咨嗟长叹,复以酒酬西伯。少顷,二人又问曰:“不才二人,亦求贤侯一数,看我等终身何如?”姬伯原是贤人君子,那知虚伪,即袖演一数,便沉吟良久,曰:“此数甚奇甚怪!”费、尤二人笑问曰:“如何?不才二人数内有甚奇怪?”

西伯侯是老实人嘛!这么一听就说,既然想知道的话,那我就帮你算一卦。所以喝酒乱事。他就即兴演了一卦,完了之后沉默良久没说话。

昌曰:“人之死生,虽有定数,或瘫痨鼓膈,百般杂症,或五刑水火,绳缢跌扑,非命而已。不似二位大夫,死得蹊蹊跷跷,古古怪怪。”

费、尤二人笑问曰:“毕竟如何?死于何地?”昌曰:“将来不知何故,被雪水渰身,冻在冰内而死。”

──后来姜子牙冰冻岐山,拿鲁雄,捉此二人,祭封神台。此是后事。表过不提。

后来纣王与鲁雄挂帅,尤浑跟费仲作为参军去伐西岐,姜子牙使异术冰冻岐山,把他们冻死了。好像姜子牙只有那么一次用了异术,针对的是这些权宦之家——不敬神、不敬佛,不相信这一套的人——使用了这样的方法杀了他。我觉得跟今日一样,有借鉴之处。

天灭中共的时候,很多共产党人可能会灭在这样的氛围中。因为无神论、进化论和所谓的科学伤害了太多的人,连自己的魂魄都不认识,连那种难言的提示都不敢面对,他要抗命。抗命的原因是觉得命运中伤害了他的利益和贪婪。这里头就是。

二人听罢,含笑曰:“‘生有时辰死有地’,也自由他。”三人复又畅饮。费、尤二人乃乘机诱之曰:“不知贤侯平日可曾演得自己究竟如何?”

费仲跟尤浑的话,跟今天中共体制之下很多知识分子——不相信神、佛的话,是一模一样,就像做“中国梦”,你拿马克思做中国梦啊?没见过这么胡来的……所以费仲跟尤浑就是今天无神论、进化论及科学指导们的先祖。

昌曰:“这平昔我也曾演过。”费仲曰:“贤侯祸福何如?”昌曰:“不才还讨得个善终正寝。”费、尤二人复虚言庆慰曰:“贤侯自是福寿双全。”西伯谦谢。三人又饮数杯。

费、尤二人曰:“不才朝中有事,不敢久羁。贤侯前途保重!”各人分别。费、尤二人在马上骂曰:“这老畜生!自己死在目前,反言善终正寝。我等反寒冰冻死。分明骂我等。这样可恶!”正言话间,已至年门,下马,便殿朝见天子。

这是权宦借纣王之手杀人。“你说我们两人冻死,我今天先杀了你。”今天有多少人不是以这样极其实惠的态度,去面对眼前的命运?

王问曰:“姬昌可曾说什么?”二臣奏曰:“姬昌怨忿,乱言辱君,罪在大不敬。”

纣王大怒曰:“这匹夫!朕赦汝归国,到不感德,反行侮辱,可恶!他以何言辱朕?”二人复奏曰:“他曾演数,言国家只此一传而绝,所延不过四七之年;又道陛下不能善终。”纣王怒骂曰:“你不问这老匹夫死得何如?”

费仲曰:“臣二人也问他,他道善终正寝。大抵姬昌乃利口妄言,惑人耳目,即他之死生出于陛下,倘然不知,还自己说善终。这不是自家哄自家!即臣二人叫他演数,他言臣二人冻死冰中。只臣莫说托陛下福荫,即系小民,也无冻死冰中之理。即此皆系荒唐之说,虚谬之言,惑世诬民,莫此为甚。陛下速赐施行!”

就像我们跟大家讲述的生命道理,是一样的……

姬昌看到的是命理。他看到的是纣王不得善终,并没有看到纣王怎么不得善终。

他看到费仲跟尤浑会冻在冰里,但他没看到怎么会冻在冰里面、什么时候冻的。就是说:他知道他们两人冻在冰里头,但他不知道是姜子牙出来了,把他们两人冻在冰里。

后面我们会看到姜子牙的本事超过姬昌。就是说,姜子牙学不成的那点东西超过了《周易》。因为人一旦遇到真正的师父,他的生命境界跟人中无论多大本事的人,不在一个层面上。这就是师父的慈悲、真正神佛的慈悲展现在眼前——生命境界不同。

王曰:“传朕旨,命晁田赶去拿来,即时枭首,号令都城,以戒妖言!”晁田得旨追赶。不表。

晁田就是殿前大将军。

且说姬昌上马,自觉酒后失言,忙令家将:“速离此间,恐后有变。”众皆催动,迤逦而行。姬伯在马上自思:“吾演数中,七年灾迍,为何平安而返。必是此间失言,致有是非,定然惹起事来。”

姬昌本事再大、七个王爷如何保他,本来都已经放他而去,结果酒后失言,又回归命运之神。其实命运之神从来没有改变过,纣王放他是假象,一切都是假象——在演绎着现实环境中命运的过程。

费仲使计谋探听,同样是假象,大家在十里长亭饯行同样是假象,这些都是违背天意的。

人(在人的层面)活着,就是故事。走了这一番,营造了一番理由——本来放了他的,他自己酒后失言说出真话,人家借这话又害他——费了老半天神,来讲述人间善、恶的道理——什么叫恶人?什么叫昏君?什么叫酒后失言?就是人间的“故事”。

所以:沉默是金,智者无语。智者、得道之人、真正修行的人全都不说话。不说话不惹天意。

人是创世主造的,再大的神仙超越不过去。所以一旦在人的环境中他去乱讲话,就麻烦了——这是我自己理解的啊!我们就是聊天……

所以西伯侯自己知道麻烦了……

正迟疑问,只见一骑如飞赶来。及到面前,乃是晁田也。

晁田大呼曰:“姬伯!天子有旨,请回!”姬伯回答曰:“晁将军,我已知道了。”姬伯乃对众家将曰:“吾今灾至难逃;你们速回。我七载后自然平安归国。着伯邑考上顺母命,下和弟兄,不可更西岐规矩。再无他说,你们去罢!”

这时候,晁田已经领了旨了——到午门就杀他!你还什么七年回国……

众人洒泪回西岐去了。姬昌同晁田回朝歌来。有诗曰:
十里长亭饯酒卮,只因直语欠委蛇。
若非天数羁羑里,焉得姬侯赞伏羲。

后面这话最关键。如果没有天意给他关在羑里七年,哪能有周文王去赞伏羲。他真正理解了伏羲八卦、天皇八卦之真正生命内在道理,从而折服于伏羲之下,把八卦以《周易》的方式给人间留下文化。

其实《周易》在当时来讲,是给人间留下了规范,因为后来的西伯侯在西昌就那么来治理国家的。

生身有父母 训教有师长

话说姬昌同晁田往午门来,就有报马飞报黄飞虎。飞虎大惊,沉思:“为何去而复返!莫非费、尤两个奸逆坐害姬昌。令周纪:“快请各位老殿下,速至午门!周纪去请。

黄飞虎随上坐骑,急急来到午门。时姬昌已在午门候旨。飞虎忙问曰:“贤侯去而复返者何也?”昌曰:“圣上召回,不知何事。”却说晁田见驾回旨。纣王大怒,叫:“速召姬昌!”

姬昌至丹墀,俯伏奏曰:“荷蒙圣恩,释臣归国;今复召回,不知圣意何故?”王大骂曰:“老匹夫!释你归国,不思报效君恩,而反悔辱天子,倘有何说。”

姬昌奏曰:“臣虽至愚,上知有天,下知有地,中知有君,生身知有父母,训教知有师长,‘天、地、君、亲、师’五字,臣时刻不敢有忘,怎敢侮辱陛下,甘冒万死。”

这五个字(天、地、君、亲、师)说得非常到位,是人应该遵循的:上知天,下知地,中知君(天子),生身知父母,训话知师长。

今天所有的朋友都有机会重塑金身,但自己能否悟道、醒悟,咱们帮不上忙——个人的恩怨、缘分、悟性,及你是否愿意……

《封神演义》中讲述了在那个环境下,天地间很多生命之道理,今天的人早已忘却,不会遵循了。

纣王什么都不信,跟现在无神论、进化论一样。

王怒曰:“你还在此巧言强辩!你演什么先天数,辱骂朕躬,罪在不赦!”昌奏曰:“先天神农、伏羲演成八卦,定人事之吉凶休咎,非臣故捏。臣不过据数而言,岂敢妄议是非。”

姬昌厉害!他说,这不是我说的,是伏羲八卦演绎出来的定数和规范,我只不过是从定数中、规范中看出来的,可不是我造的,这事你不能冤枉我,我没那么大本事。但纣王不听:

王曰:“你试演朕一数,看天下如何?”

就像现在的人说的:“你不是说有神在吗?让神给我露露脸,看看什么样儿!你不是说天灭中共吗?让天给我……”——不敬天、不敬神、不敬佛、不敬道。

昌奏曰:“前演陛下之数不吉,故对费仲、尤浑二大夫言;即日不吉,并不曾言什么是非。臣安敢妄议。”

姬昌当然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他完全明白。

纣王立身大呼曰:“你道朕不能善终,你自夸寿终正寝,非侮君而何!此正是妖言惑众,以后必为祸乱。朕先教你先天数不验,不能善终!”

跟共产党无神论的言论,跟现在习近平宣传的一切,王沪宁教导的一切,一模一样。就跟现在网络上很多视频描绘的概念,什么科学的分析论证一模一样。

当它一模一样的时候,就是天灭中共的先兆。今天的环境,妖魔鬼怪、乱七八糟什么都有,好人受欺压、妖魔鬼怪当道,才造成这样。

传旨:“将姬昌拿出午门枭,以正国法!”左右才待上前,只见殿外有人大呼曰:“陛下!姬昌不可斩!臣等有谏章。”

纣王急视,见黄飞虎、微子等七位大臣进殿俯伏,奏曰:“陛下天赦姬昌还国,臣民仰德如山。且昌先天数乃是伏羲先圣所演,非姬昌捏造。若是不准,亦是据数推详;若是果准,姬昌亦是直言君子,不是狡诈小人。陛下亦可赦其小过。”

保姬昌的都是七个。这就是定数。我们现在看到的故事,都在七的定数中。

那天数是伏羲造的,不是姬昌造的,姬昌他看到了什么说什么,他没看准就是没看准,看准了就是看准了,他是一个直言的人,没有任何虚假。他如果说错或没说准,这是小过,不是他故意要弄你。

王曰:“骋自己之妖术,谤主君以不堪,岂得赦其无罪!”

纣王反过来说姬昌使妖术。跟现在的中共完全一样。

比干奏曰:“臣等非为姬昌,实为国也。今陛下斩姬昌事小,社稷安危事大。姬昌素有令名,为诸侯瞻仰,军民钦服。且昌先天数,据理直推,非是妄捏。如果圣上不信,可命姬昌演目下凶吉。如准,可赦姬昌;如不准,即坐以捏造妖言之罪。”

比干敢这么说,是环境所致,同时他当然完全深信西伯侯的能力,更懂得天数、天意所定。其实里边包含了诸多的道理。

老天已定兴衰事 算不由人枉自谋

一切生命在一定范围内都是对应的,顺应天意的必是“生”,而逆天意的必是“死”、必是亡、必是灭。

当商朝一切走向败落的时候,表现的都是逆反的,全是反道德、反天理、反人性、反生命的。它的概念是反的。而对应着反的,就是我们经常说的“人中的恶”。

甭管西方宗教中说的七宗罪也好,佛家说的各种罪也好,它的核心其实是围绕着人这层面的“利益”的一切。而遏制人肉身利益的所有做法,都叫“善”。所以遏制人这一面(私),就见到了自己的魂魄。

所以天意就是天意,每个人的生命特点都蕴含着天意。而“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生命特点却塑造着人间的文化。

因为一切都是循环往复的,一切都是过程,人们是轮回转世的,一直到佛家说的末法、末劫的时候,和西方宗教说的大审判(是指创世主的审判)。《封神演义》讲的是小的循环的轮回,为更大的轮回塑造了文化。

而这份文化告诫了我们今天的人(就是赶上这次大轮回的人),能够从中借鉴、从中升华,能够从中真正规避可能带来的灾难,也就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善和真正的恶。我以为这是在《封神演义》中完全可以看到的。

八卦不是姬昌独创,《周易》才是姬昌独创的。是伏羲把天下定数都已经定过了,姬昌只不过是知道怎么来,知道怎么去看,仅此而已。书已经有了,戏都排好了,都是伏羲留下来的。

纣王当然知道姬昌懂得八卦,但他为什么要硬干?

他要显示他自己的权力、他的威严,显示他的一切。

纣王既然知道姬昌会演绎八卦,他还要逆其天意而为之:我先杀了你,我跟你倒着来!其实就暗含着:有辱于神仙、有辱于天意。当他说演绎八卦为妖术的时候,其实就像他在女娲庙里污辱女娲的概念是一样的。

很多事情要懂得进,更懂得退,要知道分寸,要知道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这就是当你面对不同人的时候,他背后(接触)的因素,起了最关键的作用。

纣王这种做法就是妖怪上身了。如果他是人的话,肯定不会这么讲,但是妖一定敢这么讲,而且讲得掷地有声。

就像今天的中共,概念是一样的,它毫无惧怕。在我们做这期节目时,法国《费加罗报》说,习近平要改圣经、佛经,所有经文都改。他是万王之王!?他什么都改。

他只是个党的总书记,他为什么敢这么干?这是关键!

纣王见大臣力谏,只得准奏,命姬昌演目下吉凶。昌取金钱一愰,大惊曰:“陛下,明日太庙火灾,速将宗社神主请开,恐毁社稷根本!”

今日美国的钞票印着“神”的概念,美国人民“与神同行”,它就像咒语一样。今天人为了钱,可以做出一切,但是美国人在赚钱的时候,他有神的背书,这是非常关键的。

“In God We Trust”(我们信靠神)在今天中国人眼中是不是迷信?是不是糟粕、垃圾、没有用的东西?眼见为实、进化论、无神论者我问你们:你兜里的美元是不是应该撕了?那是最迷信的一张纸!哪有钱上印神的话?

这是聪明者的愚蠢!表现得淋漓尽致……

往前推,姬昌用金钱演绎八卦,就像在美元上印着“In God We Trust”,这是人生命的概念。钱与肉身同在,人这一面的生活都需要钱财,没有人拒绝钱财。同样道理,姬昌用金钱算命理,算到伏羲的八卦所演绎的、定下来的天意,那就是人灵魂的部分。

作为一个要被杀掉的臣子,姬昌说:“速将宗社神主请开,恐毁社稷根本。”灭祖宗,就是灭社稷根本。当时是这么说的。

祖宗,代表代代相传。宗庙代表着生、死,代表着一切。祖宗就是社稷的根本,没有祖宗,社稷就没了——同样在展现首尾相扣、传宗接代的概念……

王曰:“数演明日,应在何时?”昌曰:“应在午时。”王曰:“既如此,且将姬昌发下囹圄,以候明日之验。”

纣王根本不信,纣王一心要杀他,要对付西伯侯而不是要接受西伯侯的劝告,所以唯利是图者必下贱,必遭天谴,因为他的行为,他的目的的一切就是与神、佛对立,与他的祖宗对立。

他根本不在乎毁掉他的祖宗牌位,他在乎的是一旦真着火了,我杀不了他了,他的立点在这里。跟今天很多大陆人被共产党灌输的概念一模一样:我什么都毁了没关系,我不能输了!

众官出午门。姬伯感谢七位殿下。黄飞虎曰:“贤侯,明日颠危,必须斟酌!”姬昌曰:“且看天数如何。”众官散罢。不题。

且言纣王谓费仲曰:“姬昌言明日太庙火灾,若应其言,如之奈何?”

尤浑奏曰:“传旨,明日令看守太庙宫官仔细防闲,亦不必焚香,其火从何而至。”王曰:“此言极善。”天子回宫。费、尤二人也出朝。不表。

你看,非常科学,没火你烧什么!我不上香!不上香有辱于祖宗,那是太庙,里面供奉着纣王祖宗七个牌位(最多供七个)。这里讲的都是七对七的。

当他有悖于祖宗,而纣王为了达到杀人的目的和为私的目的的时候,相对应,就犯了天条了。在我眼中这是天意,这是神在安排事情的做法。

且言次日,武成王黄飞虎约七位殿下俱在王府,候午时火灾之事,命阴阳官报时刻。阴阳官报:“禀上众老爷,正当午时了。”众官不见太庙火起,正在惊慌之际,只听半空中霹雳一声,山河振动。忽见阴阳官来报:“禀上众老爷,太庙火起!”

比干叹曰:“太庙灾异,成汤天下必不久矣!”众人齐出王府看火。好火!

这就是立足点。

纣王根本没有意识到:当姬昌说太庙着火,烧掉的是你家祖宗,你的社稷将崩溃。纣王根本不这样想,而是想:如果真着火的话,我就杀不了他了。这就叫恶。

所以我们一再跟大家解释,当习近平招鬼上身之后,你不要再去期待、分析这、分析那,都没用了!完了!这基本就定了格了,就等时辰到,时辰不到天火也不烧啊!

一切都是有序地按排位定下来。在有序的排位过程中,每个人、每个生命秉承着自己的秉性,在面对事情的时候,有了自己的说法和解释,而这却是天意的展现。

我以为这是今天人们在中共体制下迷失、缺失掉的东西之所在。

但见:
此火本原生于石内,其实有威有雄,坐居离地东南位,势转丹砂九鼎中。此火乃燧人氏出世,刻木钻金,旋坤转干。

这里讲:这个火是天火。背后应该有很多神话的故事,我们就事论事,我没有去查背后的故事(为什么“此火本原生于石内……”)。“此火乃燧人氏出世”,是指钻木取火……那其实是神界的故事,不是人间的故事。

中共讲进化论的时候给讲成了猴那么使火来,《封神演义》这里讲的是神仙的故事。石头里有水,你信吗?石头里有水,石头里就有火,五行中是相互对应的。

“坐居离地东南位”我以为是讲火神的位置。

“势转丹砂九鼎中……”就是说,人间的火是更高的生命赐予人的……

八卦内只有他威,五行中独他无情。

五行(物质)中独他无情(水是有情,火无情)。而八卦内只有他“威”!

朝生东南,照万物之光辉;暮落西北,为一世之混沌。

(这里)讲的是太阳(东南起、西北落)——天!

火起处,滑刺刺闪电飞腾;烟发时,黑沉沉遮天蔽日。看高低,有百丈雷声;听远近,发三千火炮。黑烟铺地,百忙里走万道金蛇;红焰冲空,霎时间有千团火块。

这是讲烧太庙的火。他讲“好火”。前面先讲火的来处(为一世之混沌)。“火起处……”就讲太庙怎么烧的。

那是烧掉整个王朝,烧掉整个社稷,就是烧掉商朝最后的根本。因为那些祖宗都离世走了,他们都去了他们的位置,当天火来,就把他们祖先留在人间的力量、根本,给毁掉了。

所以比干说:完了!那就完了!

狂风助力,金钉珠户一时休;恶火飞来,碧瓦雕檐撚指过。

“金钉珠户”,你看故宫午门都是那么钉的。本身是木头,用朱漆打漆。我看过有的门都是七个钉……“碧瓦雕檐”是指房屋的房檐。“撚指过”,当火烧的时候就全烧得粉碎了(形容这火)。

火起千条焰,星洒满天红。

火冲破房檐之后,就像火龙一样。爆起来的火星映红了整个天。

都城齐呐喊,轰动万民惊。

所有的人都害怕。

数演先天莫浪猜,成汤宗庙尽成灰。
老天已定兴衰事,算不由人枉自谋。

瞎猜、乱猜一点儿用都没有。其实周文王在演绎八卦的时候,也只能知道天数之安排、之定数。怎么烧?他不知道!

周文王只说午时太庙会着火,那火哪儿来的?他说不出来。就像广成子跟赤精子在说:哎呀!这殷郊、殷洪以后是姜子牙麾下的大将,咱两慈悲得救他们,一人一个,带走……但他们被申公豹……一拐弯,那一段他不知道——广成子不知道申公豹的来处(这就是另外一段话了,我们说到那儿时再说)。

申公豹最后死的时候,是被他的师父元始天尊的坐垫卷起来塞到北海眼的。他的师父的坐垫,那是多大的福分!为什么?

申公豹扮演的角色,就是干这个来的!但他注定被毁掉!元始天尊用祂的坐垫把申公豹卷吧,卷吧。

《封神演义》里讲了一段故事:没有申公豹的捣乱,就没有这批神仙的修成。但这是旧的道理!是因为元始天尊同样受制于祂的境界。所以元始天尊和老子在弄他师弟通天教主的时候,动了真火、真气。说明祂的境界不是至纯的。

也就是讲:在元始天尊境界之下,申公豹的道理是存在的。所以他的师父反而赐给了申公豹坐垫去弄死他。对现实环境中的很多人极具借鉴!

“老天已定兴衰事”,这个“老天”就高了!高过元始天尊。“算不由人枉自谋”,人算什么呀!根本都没用的。你算计的过程就是与天对立的过程,或者说:将被天灭的过程。因为你在对抗天意!恰恰是你自灭的过程。

话说纣王在龙德殿,正聚文武商议时,只见奉御官来奏:“果然午时太庙火起!只吓得天子魂飞天外,魄散九霄;两个奸臣肝胆尽裂。──姬昌真圣人也。

他管姬昌叫圣人。

──纣王曰:“姬昌之数今果有应验。大夫,如何处之?”

这时候的纣王就是木偶了,就是费仲、尤浑的木偶。他没有任何办法,一切听费仲、尤浑的。就像今天习近平讲话的发言稿全是王沪宁写的。“习近平思想”是王沪宁生命的“真实”,所以习近平他就没用了。

那他又有用:当你看到习近平招鬼上身之后,你能够反衬过来,我们遭遇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净化自己、升华自己。

什么时候能见到一个国家的主席亲自把鬼招来,自己去请鬼,比当初纣王厉害。当初纣王贪女色,女娲把他顶过去一个女鬼;习近平后头弄个车把鬼弄来,自己要干的。所以,这事后面的遭遇会“定”得更大。

费、尤二臣奏曰:“虽然姬昌之数偶验,适逢其时,岂得骤赦归国!陛下恐众大臣有所谏阻,只赦放姬昌,须……如此如此,天下可安,强臣无虑。此四海生民之福也。”王曰:“卿言甚善。”

费仲、尤浑又出主意。就怕姬昌!

言未毕,微子、比干、黄飞虎等朝见毕。比干奏曰:“今日太庙火灾,姬昌之数果验。望陛下赦昌直言之罪。”王曰:“昌数果应,赦其死罪,不赦归国;暂居羑里,待后国事安宁,方许归国。”

七年之忧是这么来的。纣王的做法,费仲、尤浑的阴谋,一切的一切都是天意定的。没有七年的羑里,就没有后来人间的《周易》。

比干等谢恩而出,俱至午门。比干对昌言曰:“为贤侯特奏天子,准赦死罪,不赦还国,暂居羑里月余。贤侯且自宁耐,俟天子转日回天,自然荣归故地。”

这时候姬昌当然信命啦!他自己知道就是这个结果了。

姬昌顿首谢曰:“今日天子禁昌羑里,何处不是浩荡之恩,怎敢有违?”飞虎又曰:“贤侯不过暂居月余,不才等逢机构会,自然与贤侯力为挽回,断不令贤侯久羁此地耳。”

这些都是好人。首先先把姬昌的命保下来,之后,缓缓,然后就放你回去了……所以黄飞虎也好、比干也好,只能顺天意,无法演天数。‘

姬昌谢过众人,随在午门望阙谢恩,即同押送官往羑里来。羑里军民父老,牵羊担酒,拥道跪迎。父老言曰:羑里今得圣人一顾,万物生光。懽声杂地,鼓乐惊天,迎进城郭。押送官叹曰:“圣人心同日月,普照四方,今日观百姓迎接姬伯,非伯之罪可知。”

人好,是因为他通晓天意,可以演绎八卦。就是西伯侯的处世、生活是在他的元神上。当他用元神处理眼前一切的时候,对于人来讲,他就是圣人。因为在人的环境中他完全不会被人的肉身欲望所诱惑,更不用说被左右——可是他表现出来的是一个“人”(人的外在)。

用人的话说,战胜欲望的人就是“大写”的人。人其实战胜不了欲望,人只能在生命的认知中把欲望本身给消融掉——“忍”,就是去掉心(人心)——人心是欲望。

姬昌进了府宅。押送官往都城回旨。不表。

他到了羑里这个小地方,因为他的官位嘛,当然还是有他的府宅。

且言姬昌一至羑里。教化大行,军民乐业,闲居无事,把伏羲八卦,反复推明,变成六十四卦,中分三百八十爻象,守分安居,全无怨主之心。后人有诗赞曰:
七载艰难羑里城,卦爻一一变分明。
玄机参透先天秘,万古留传大圣名。

人间开始有了《周易》,以致影响到今天。其实今天《周易》可能就不灵了。

话表纣王囚禁大臣,全无忌惮。一日,报到元戎府。黄飞虎看报,见反了东伯侯姜文焕,领四十万人马,兵取游魂关;又反了南伯侯鄂顺,领人马二十万取三山关;天下已反了四百镇诸侯。

姜文焕是姜皇后的哥哥。

黄飞虎叹曰:“二镇兵起,天下慌慌,生民何日得安!”忙发令箭,命将紧守关隘。此话不表。

且言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因神仙一千五百年犯了杀戒,乃年积月累,天下大乱一场,然后复定。

太乙真人一出现,后面哪吒就出现了。

这里他也说:“因神仙一千五百年犯了杀戒……”在讲广成子的时候也讲“因神仙一千五百年犯了杀戒”。那商朝距今约三千三百年。就是传统文化中的“五千年文化”。

那元始天尊的十二门人是起始于文化的起端……

《封神演义》是在距今三千三百年前(夏、商、周前后的故事)。如果往前推算:夏朝四百年(历史)、商六百年,夏、商约一千年,加上更早的“三皇五帝”五百年历史,即一千五百年。

而夏朝的开始就是大禹。

所以一千五百年是个大坎,就是人间说的大洪水(诺亚方舟、大禹治水)时期。《封神演义》中,那些修行的人所谓“犯了杀戒”,可能是指“大洪水”。这是我以为的,因为没有看到明确的因为……所以……

一则姜子牙该斩将封神,成汤天下该灭,周室将兴,因此玉虚宫住讲道教。太乙真人闲坐洞中,只听昆仑山玉虚官白鹤童子持玉札到山。太乙真人接玉札,望玉虚官拜罢。

“斩将封神”:人死了,封神。“玉虚宫”指元始天尊。太乙真人在金光洞。那时候没有传真机,所以“白鹤童子持玉札到山”,就是师父找他。

白鹤童子曰:“姜子牙不久下山,请师叔把灵珠子送下山去。”太乙真人曰:“我已知道了。”白鹤童子回去。不表。太乙真人送这一位老爷下山。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灵珠子”就是哪吒。当姜子牙一下山,灵珠子将作为他的先锋官——被定位了。

人间就是一场戏。看了半天,其实都是戏。脱了戏服(肉胎),那才是真实的。而人都在戏中(迷中),有几个人能在迷中明白自己生命的真实。那是真正生命的悟性(所谓的三观)。

而中共摧毁的恰恰是生命之观点。

哪吒马上出场了,要听哪吒怎么出场,且听下回分解。◇(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第十五回“昆仑山子牙下山”就讲述了为什么要有封神榜、封的神都跟谁有关?里面讲述了一些相当高境界的神、隐藏了一些现在环境中查不到的内容——查任何书,没得解释。我只讲我能理解的,离背后真正的真相可能有相当大的距离。
  • 山,云海
    哪吒,其实有两个,一个是“灵珠子”、一个是李靖的儿子“哪吒”。大家要明白一个道理:作为四大龙王,东海龙王他自己也知道哪吒有肉身的一面,也有灵珠子的一面。那肉身这一面是李靖给的,他哪吒把这边毁了就顶了这边的罪。
  • 给孤独园(又称祇园),这座炳耀于世的园林,在古印度曾经大放光彩。唐僧取经,亲眼目睹了园林基址。随着时光远去,当昔日辉煌不再,而祇园动人的传说,终是代代相传,千古流芳……
  • 《封神演义》主要是讲:阐教的所有弟子下到人间(转世),然后去辅佐明君。而这个截教的,就躲到一边,不要去管,不要去捣乱,他们同样要等到这件事完结之后,他们的修行才结束。
  • 山,云
    哪吒,《封神演义》中讲了好几回,他是非常大的重点,我以为跟他的来世相关。姜子牙麾下的大将军当中哪吒的比重比较高,而哪吒的比重又主要在他出生的这一段。后来打战的过程中,二郎神的比重更高。
  • 就是说,晴雯这个女孩虽然生得很美,天然风流,心里却是极安静的。就如她的从来没有派上用场的貌美一样,她的洁身自好的品格,也没有什么目的性,她只是这样生活着,看似泼辣,实则一派清澈见底。
  • 三清山
    四伯侯根本不知道人家要干嘛,还以为是如何如何,但不曾想纣王存心就是要杀他们。
  • 袭人她就是人生本身,她是人生的七情六欲,是人生的五味俱全,是人生的有情有义,有滋有味,有笑有泪,也是生命的善恶同在。 袭人就像是一件貌似质朴暖和的麻布衣衫,可是,缝隙太大,质地太薄,既不能抵挡什么,也不能真正带给人什么,
  • 清 孙温彩绘《红楼梦》第三十回插图(局部)。(公有领域)
    话说宝玉有一次在园子里看见一位戏班子的女孩,只见她在蔷薇花架下,用金簪子来来回回地写一个字:蔷,不知道写了多少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