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噤声福克斯主播 言论审查愈演愈烈

人气 2580

【大纪元2021年01月25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Brad Bird撰文/姬承羲编译)近日,福克斯新闻频道的政治评论员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和肖恩·汉尼提(Sean Hannity),正遭受猛烈攻击。许多人甚至呼吁,要将他们从电台踢出去。

长久以来,人们对这样的“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并不陌生。这种运动,一直在试图噤声和惩罚那些仍然保留着传统价值观的人。显而易见,(对卡尔森和汉尼提的攻击)正是“取消文化”愈演愈烈的自然结果。但该做法所带来的言论审查,却已经跨越了人们的道德底线。

听新闻:

(听更多新闻请至“听纪元”

在北美新闻界,像卡尔森和汉尼提这样的媒体人,已经硕果仅存。他们敢于发表不同的观点,报导事实,公然地挑战所谓进步主义思潮。他们也维护和尊重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相反地,大部分主流媒体无止尽地对川普进行攻击和抹黑宣传,完全违背了公平、公正报导的传统理念。

有消息称,卡尔森和汉尼提被指散布“有害宣传和假消息”。

这根本就是在贼喊抓贼!想想主流媒体,它们在过去几年内都干了什么。还有一点我们必须明确:卡尔森和汉尼提,并没有把自己假装成沃尔特·克朗凯特(Walter Cronkite)或莱斯特·霍尔特(Lester Holt)那样的客观新闻播报员。他们是时政评论员,完全可以陈述自己的观点,就像当年大受赞誉的威廉·巴克利(William F. Buckley)一样。

但现在的问题是,大众已经无法再从传统媒体中(像是《纽约时报》)得到纯粹的事实报导了。那些媒体,已经被平权运动、政治正确和反川普宣传所充斥。为了喘口气,人们才转向了卡尔森、汉尼提,还有劳拉·英格拉汉姆(Laura Ingraham)这样的政治评论员。

我本人,并不和卡尔森、汉尼提相熟,也没同他们有过金钱往来。我甚至都没和他们说过话。我是加拿大人,一个独立作家、半退休的记者和编辑。我在媒体界,已经有超过40年的经历了,曾经做过战地记者,在加拿大的大型日报(Winnipeg Free Press,《温尼伯自由报》)和小型周刊都任过职。上了62岁这样的年纪,我倒也不担心,自己会因为帮美国同僚说几句公道话,就被人噤声或报复。

我这大半辈子,都在努力探寻和报导真相。尽管有时候,也不可避免地出现过失误,但是我的大部分工作和五本书,都获得了大量奖项。最近,康拉德·布莱克(Conrad Black)的著作和专栏文章,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启发。我决定,不再沉默,要为传统价值、自由理念及其拥护者们发声。

这也是看在我已故的父亲克莱顿·伯德(Clayton Bird)和他战友的份上。我的父亲,曾在二战中担任轰炸机飞行员,为打败法西斯主义、保卫自由而战斗。

多元思想带来繁荣

就像自然界一样,民主社会的繁荣,也同样仰赖多元化。正如单一的植被,会损害土壤和作物;社会中单一的声音,也必然造成思想的贫瘠和腐烂。我们需要各种各样的观点,就像原野上必须有草、灌木和野花,才能共生共荣。我们需要进步的声音,来推动社会变革;但同时,我们也需要保守的声音,来承继前人的智慧。

中国的古老哲学中提到,阴阳相生,才能保持平衡与和睦;同样,一个健康的民主社会,也需要不同的思潮,才能检验和淘汰不合适或错误的观点,同时,保留那些通过理论和实践检验的观点。

真理,不会只有一个来源。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历史中得到借鉴,比如在苏联的《真理报》宣传,和中共极权统治下的审查制度。相反地,不同的观点互相交融碰撞,只有这样,真理才会最终占据上风。

当然,你不必完全赞同卡尔森和汉尼提说的话。我没有,而且这也不是他们的本意。重要的是,他们给数百万美国人,带去了与主流媒体不同的声音;他们提出了保守的观点,来平衡和质疑进步主义。而当下,对进步主义的狂热信仰,已经统治了我们的议员办公室、学术殿堂、法律机构、公校和大众文艺圈。

对言论自由的攻击

自1776年开始,245年来,美国一直享有言论自由,可谓全世界的自由堡垒。不论你是哪国人,应该都听说过美国人权法案的第一修正案。它保护言论和媒体自由,其中包括了电视新闻和评论。

在美国近代史中,唯一可与当今情形相比拟的,对言论自由的扼制,发生在二战之后的麦卡锡时代。从20世纪40年代末至50年代初,在这期间,如果有人被怀疑抱着倾向共产主义的思想,这人就会丢掉工作。这些人中,包括了威廉·希尔(William L. Shirer)。他曾是战时广播电台记者,畅销书《第三帝国的兴衰》(一本记述希特勒毁灭性制度的书籍)的作者,非常受人尊重。

如今,整个情形反过来了。进步主义人士(他们中部分人,对安提法之类的民主党激进边缘组织,有明显好感)成了迫害者,而且有恃无恐。

去年夏天,我们亲眼目睹了安提法和相关组织的暴行。他们推倒了历史雕像,打伤了数百名警务人员,烧毁了邮轮和私人企业。

不仅如此,他们还在大城市中(例如西雅图)圈踞地盘,成立无政府区,这种情形持续了数周。

然而,他们这种明显违反法律的暴行,却得到了纵容。主流媒体,更硬是将这些暴乱,称为“和平示威”。幸亏有卡尔森和汉尼提,我们才能从这些疯狂的事件中,理出一点头绪。

乔·拜登(Joe Biden)总统,在其就职演讲中这么说道:“实现美国故事,靠的不是我们中的某一个人……而是我们所有人。”这话说得没错。既然是所有人,就包括了所有你们的声音、我们的声音,那这当中,自然也包括了塔克·卡尔森和肖恩·汉尼提的。拜登的话没错。所以,不能审查他们,相反地,应该帮助他们及其他所有人,让他们能继续做好自己的工作。

原文On the Efforts to Silence Tucker Carlson, Sean Hannit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布拉德·伯德(Brad Bird),是一位加拿大籍的获奖记者和社论作家,拥有政治学硕士学位。他的著作《我和我的独木舟》(Me and My Canoe)(Pemmican Publications出版社),讲述了他沿着密西西比河,漂流至新奥尔良的奇妙旅程。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弥合破碎美国 携手创造联结纽带
【名家专栏】拜登会逆转川普对华政策吗?
【名家专栏】网络审查剥夺了言论自由权利
【名家专栏】数据驱动的世界新秩序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李克强的64“稳”易富贤语出惊人
【西游义趣】之三:唐僧宝象国逢难
【拍案惊奇】港共暴政下相约 照片中只剩她
【有冇搞错】为香港默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