惶惶病患碰上慈悲为怀的名医教授

––云霞的故事
作者:郑行之
慈悲为怀的名医教授。(孙明国/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89
【字号】    
   标签: tags: , ,

云霞知道被安排的诊号是103号时,吓了好大一跳,这简直是天文数字嘛!会不会印错了?“下午诊103号”。姐姐、弟弟都陪着来看诊,都说“没错啦,就是这样”。

那是台湾知名的大型教学医院,这位医师比较有名,求诊的人很多。进到候诊室,放眼望去,偌大的候诊间,或站或坐,比比皆是。还有许多轮椅靠墙或傍着座位,行动不便者被照顾着。已近傍晚了,陆陆续续的,还有按诊号时间来报到的。虽已达摩肩接踵的地步了,然而整个候诊室除了号响及护理师偶而发出的话语声外,仍显得静穆不嘈杂。但在每个人的表情、行止中,都隐约带有一种深深期盼,甚至有股热烈的付托气息在回旋流转。

云霞是经由另一同型医院的医师大力推荐,并用便条纸写了介绍函(弟弟上周便送达医师手上了)辗转找来的,这是她首次赴诊。望着不断更新著的号码,云霞想到她们这个“天字”诊号,不知该叹息还是该赞叹。等啊等啊,好不容易等到近百号了,原来人潮汹涌的状况舒缓了许多。天黑了,候诊间更沉静了,云霞开始盘算琢磨,待会该如何应对,该拿哪些问题向医师请教……又捱了好一阵子,终于,在悦耳的“叮叮”声中,103这嫣红动人的号码跳了出来,还传出了护理师清脆的叫名声,三人急急地“冲”了进去,深怕晚了几秒,让医师空等。

你必须加油,医师也要一起加油!

进到诊间,云霞还没意会过来,已被站起身来迎向她的医师紧紧握住双手,好像是说“你受苦了”……出乎意料之外,医师如此亲切的举止,让云霞整个人都傻了,脑子一下空了,根本没听清医师讲些什么,刚才盘旋脑中的问题也完全没了。幸好,职业本能加上累积已久的病况,让她对医师的问诊尚能应对,有些答得不完善的,姐姐、弟弟也从旁协助,加以补足。医师按一般问诊方式,抽丝剥茧地逐一厘清情况,并要她上诊疗台,触诊部分做完之后,整个流程大约就结束了,医师开了药方,做了相关检验的处置。然后,转过身来,这次没有握她的手,而是弯下腰用温厚的掌盖住云霞放在轮椅扶手上的手,以非常慈悲的眼神正视她的眼睛,温和地说:“你必须加油,医师(指他自己)”也要加油!我们一起加油!”听到医师这话,云霞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从一位名医口中讲出的话,她差一点就流下泪来,但生生地忍住了。只是点点头,是啊,不加油怎么行!谢谢谢谢!谢谢医师!

仁心仁术 不求回报

医师穿着白袍的身形英挺健硕,若以古时候的盔甲代之,则是不折不扣的威武大将军、大元帅;浓眉单(眼皮)鳯眼,颇有古代文人士子气质风采;悲悯的神情像极了有道高僧。他白袍行医,以精湛的医术救人无数;更以深厚的医学学养及临床经验培育与提携下一代精英。也许是他累世的誓愿,让他今生就做“悲悯救人,慈悲济世”的事。“不修道已在道中”,云霞偶而会这样胡思乱想,每次都不自觉地笑了起来,觉得自己十分幸运,能碰到这样一位好医师。

话说云霞有了去这位医师处看诊的不寻常经验后,在一个朋友集会的场合中,她讲述了自己这奇妙的际遇,没想到却引起了共鸣。一位不是很熟稔的朋友也说起她的亲身经历。同样和这位医师有关。

这位朋友因为身体有某种状况,医师在她身上装一个电池,用以调控病情,这电池在一般人来说,3~5年得换一个,以延续电力。但是自从她装了电池以后,情况不是很好,短短几个月,已到了非换不可的地步了,因电池埋在皮下,得动手术置换,并得全身麻醉。但在医师眼里,算是个小手术吧。在一次回诊中,医师说明了这个事实。

朋友自谓自己不是很灵巧的人,遇事反应迟钝,医师说开刀就开吧,也不知该进一步再询问什么,多了解些什么情况。直至接到通知,如期入院报到,等候隔日手术。此时才听到护理人员发出疑问,为何不见你们的医疗清单?朋友家人也意会不到那是什么意思,也无从问起,直到外科医师(主刀医师)带着两位护理师来探视,朋友才试着问,外科医师笑笑不答,在朋友疑惑的目光中自顾自离去了。

大约一小时后,两位护理师又折回来,先问了一些问题,之后才缓缓告知实情:预期中的辅助申请碰到瓶颈,遇上一些困难,申请不出来了,然而,默默地这位名医就把这对病患及家属来说是个不小的问题给化解了。不过重点不在这儿,那么重点在哪?朋友意味深长地说,重点在于这位医师不但仁心仁术,而且善体人心,为了避免朋友和家人们一再言谢,甚至可能出现物质上的馈赠等等,让彼此都尴尬,干脆就不来视查病房了。这小手术隔天就能出院,他头一天早上开刀前来过之后就不再来了,派三个实习医师代他来探视并给她解说出院后注意事项。

朋友感慨地问,你们谁碰到过像这样的名医教授?

手术之后绘画复健

几个月后,云霞做了脑部手术,经过十余天的医疗照护,医师评估她可以出院,回家调养,并且一再交待,要云霞做复健,而云霞的复健和别人不一样,别人复健是手足运动,躺在床上或靠墙做手掌指和脚部的各式动作。而云霞被要求的是走路之外再加绘画,为什么?因为在某次复诊中,她不经意地道出自己对画画的喜爱。医师因此要求她,就是涂鸭也好,手部的动作对脑部有一定的帮助,而且脑部本身的运作,也能起极为可观的作用。

云霞对国画本就十分喜爱,不论是花鸟人物甚至虫草,只要是写实的工笔画,就一两根草叶在风中翻飞的模样都能让她着迷不已。现在可好了,医师令她以画画来作复健,平日不敢见人的一些“大作”,现在可堂而皇之的画出来展示了,这是复健耶!很棒了,不能要求再多了!家人也帮忙添购相应用品,云霞除了散步外,就此全心投入画画中。

此时,云霞回忆起中学时代的美术课,老师教国画画竹子时,为了让同学们掌握竹子的形象与气韵,特意做了几个分解动作。他要大家把笔拿正来,大家边画,老师边喊口令:“一!二!三!四!”………

(一)藏锋:把笔尖向着自身方向往前推一点点。
(二)下笔:与笔尖反向,把笔锋稍稍用力往下压住,看叶子想往哪伸展,就往那方向压去。
(三)拖笔成叶:再稍用力把笔往叶尖的方向拖去,成为叶身。
(四)撇叶成形:以同等力道撇出去,并且往上收笔形成叶尖。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长短胖瘦、浓淡干湿,让学生自由结成“介”字形来变化。

美术老师这一招给云霞印象很深刻,云霞虽然也没掌握到诀窍,但到现在她还记得。然而她心中想画的是人,一个她非常尊重的人。怎么画呢?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拿起笔就画。可是,她一次次地画了又画,涂了又涂,眼见自己“画虎不成反类犬”,一颗心恼得揪在一块,无可抒解。

日子一天天过去,云霞觉得没进展而感到有点心急,突然有一天,她想到,人物不也是由线条构成的吗?如果拿中学老师那套方法来练行不行?一定行!线条清朗人物看起来就清秀,粗鲁的线条怎画得出细致的人物?剑及履及,马上就试,她把“一二三四”改成“抑扬顿挫”,一天当中,长长短短的细线画将下来竟也满满的画了十多张画纸,而且越画越顺,越知道如何控制线条了,等到五官、衣纹、背景……都练得比较熟了时,云霞便开始去画人了,要不了多久,一个白袍医师出现了,虽然离慈悲善良的神态还很远,而且云霞也记不得这位仁医的五官、长相,但记忆虽然模糊,可是五官端正,衣纹清晰,也算有些架势了。而且云霞坚持:画得像不像没关系,我知道他是我所尊敬的良医就行了。

病业远去一身轻

日子还是一天天过去,云霞越画越来劲,写生、临摩、自创,只要是画画,她都乐此不疲,甚至书法都为其所好了。一天,她正在用心临帖时,弟弟从外面回来,手拎着晚餐,在一旁边打开袋子,一边用疑惑的眼光望向云霞,并且问:好像很久都没听到你喊头痛了?云霞听了这话,心中一震,对呀!好像很久都没那种感觉了!她把笔停下,搁在砚台上,呆呆地坐着,空气仿佛凝固了,思绪似乎一下就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过了好一会儿,云霞才突然站起身来,拉起弟弟,转了几圈,又哭又笑……好了,不痛了!真的是无病一身轻了!!

一身轻,好自在。云霞觉得除了该感恩神的护佑之外,要感谢的还很多,特别是家人。但首先要提的就是自己在惶然不知所措时遇到的这位医师,真的不知该怎么言谢才好。可是转念又想,他是医生,职责就是治病帮人解决问题或减轻痛苦,而“慈悲为怀”则是他的秉性。云霞进一步又想到,若要真正的谢他,就要好好的遵从医嘱、复健、留意生活起居、饮食营养等等,把自己调理好来。并且要按时回诊,让医师来宣告这病魔是真正远离了,而且永远在她脑中被清除了。

云霞还有一个心愿,那就是画一幅画送给医师。她知道自己没有本事画得很好,但她一定用尽最大努力细心地画,把自己的敬意留在画面的每个角落,每一线条中。而医师接受了她这份礼物之后,也一定能明白她真挚的心意。@*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静默中,脑中忽然传来“哐咚”的声响,那是一个沈闷而短促的音符,如厚重木头被急促地往石板地上重重一放所发出的声音…
  • 守护天使
    我的旅人回来了。这是一个对我心怀怨恨、打算伤害我的旅人。不知道哪一天,趁我不在时,他偷偷溜到我家后院,又从后院溜进我家,在我的沙发下面放置了一个机关。预备我回家时不小心碰到之后受伤。
  • 亲爱的朋友已纷纷离去,仅存的那些,如今也各分东西。寒夜里划亮一根火柴,想像中记忆发出的光,多温暖:在那个长满了绿色植物的地方,居住着我心爱的人。他们如同夏日阳光里甜美的花朵果实,美好、灿烂,永远吐露芬芳。
  • 这里静得出奇,偶尔的深夜,舍不得放弃那犹如遥远星辰般的灵感,披衣起床,遥望窗外灯火注视下的村镇
  • 在人多的地方 我像个哑巴 我喜欢与花草说话 说着说着,爱情就凋谢了 说着说着,冰雪就化作了春水
  • 一大早,太阳还没出来,小女孩被喊醒,睡眼惺忪中,一边揉着眼,一边拖着僵困的身子径自向天井(院子,闽南语)走来,坐在仍露湿的石头上,微微有点晨风吹拂而来,轻掠过她尚未完全睁开眼的脸庞。
  • 印象中的这位阿婶仔,年轻时必定是个十分标致的美女,黑白分明的眼睛又圆又大,蛋形脸上满溢谦卑的笑容。虽然岁月不饶人,但以目前近老的年纪来说,仍可称得上“佳人”。
  • 时光在秋季里漫延,晴朗的天气仿佛是打开了天窗,天邃远淡蓝,淡淡的思绪让人去遐想天宇,遐想属于自己世界的一抹红阳。
  • 抗战前,我母亲童年时住在南京,她记得那时大多数人家的院子里都有桂花和腊梅,秋冬两季馥香怡人,腊梅扑鼻,桂香薰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