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 第七十六回  郑伦捉将取汜水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 第七十六回。(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73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涛哥侃封神》。我们《封神演义》已经侃了四分之三,剩最后四分之一了。

在这里还提醒大家,在《封神演义》里面虽然是这么描写,(包括)很多有功能的人物,其实是讲述了与我们人相关的“不同层面的生命”可以“穿越”环境——在同一个时间里,他可以存在于不同的“空间”里头。朋友理解起来会难,但是我们跟大家分享过“濒死经验”,大家会觉得比较容易接受吧!就是说这个人死了,他可以看到医生、他的亲人对他做的一切,但医生跟亲人却看不到他!

《封神演义》里面讲述的一些功能、一些本事 ……如果你觉得理解上有难度,没见过啊!我觉得就可以这么对比。不是每个人都有濒死经验,通常我对比的就是“梦境”。因为每个人都做梦,每个人做梦的环境、发生的一些事情,就会给人一种感觉……说不上来的……

第七十六回 ,“郑伦捉将取汜水”。

韩荣的两个儿子学过一些“异术”,现在讲就是“特异功能”……就是一种术类的东西,一种幻术,或者说借助了某种东西……

什么意思呢?

人是神造的,“人生于寅、禽生于寅、兽生于寅。”禽、兽都是跟人“配着来的”。如果一个人能够学会某种东西,可以跟不同空间的生命相互接触(办法太多了),都会表现出比人有本事!在人的这一个层面又成了真实。当你破了那份幻化,这东西就是假的。

自己的师尊也讲过,(意思是)太阳那边是清凉的世界。

这就傻了!你在人的环境中,就给太阳晒坏了,对不对!那(太阳那边)怎么会是清凉的?其实我个人觉得,很多东西反正——甜,如果太甜,是苦的。什么东西走到极致的时候,是反的那一面。所以,太阳是清凉世界,就看你站在哪个角度去看待。

有人说,你不用看待,你站在太阳底下试试!是!没错的,确实没错的。但是,上回你看到,土行孙去偷余元的五云驼,余元自己的魂魄(元神)可以出来,当他元神出来的时候,土行孙拿棒子打他,(他)不作声,他也不知道疼,他在“外头”。是一个道理的。

元神是可以出来的,有些是被动的了,有些很难主动。像有些人以生病的方式,或者说睡觉做梦的方式,他就出来。看我节目的,有人就可以这样。所以这是类似的。

有人说:“你在讲神话故事!?”其实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的。

韩荣双子出奇兵 万刃风火催周将

诗曰:
万刃车凶势莫当,风狂火骤助强梁。
旗旛若焰皆逢劫,将士遭殃尽带伤。
白昼已难遮半壁,黄昏安可护三乡。
谁知督运能催命,二子逢之刻下亡

这是讲韩荣的儿子。应该是他的二儿子比较厉害。他天大的本事,他也辅佐不了纣王,没戏的。

话说韩荣坐在后厅吩咐将士,乱纷纷的搬运物件,早惊动长子韩昇、次子韩变。二人见父亲如此举动,忙问左右,曰:“这是何说?”

左右将韩荣前事说了一遍。二人忙至后堂,来见韩荣,曰:“父亲何故欲搬运家私?弃此关隘,意欲何为?”

韩荣曰:“你二人年幼,不知世务,快收拾,离此关隘,以避兵燹,不得有误。”

韩昇听得此语,不觉失声笑曰:“父亲之言差矣!此言切不可闻于外人,空把父亲一世英名污了。父亲受国家高爵厚禄,衣紫腰金,封妻荫子,无一事不是恩德。今主上以此关托重于父亲,父亲不思报国酬恩,捐躯尽节,反效儿女子之计,贪生畏死,遗讥后世,此岂大丈夫举止,有负朝廷倚任大臣之意。

……这地球上没有两个人是一样的。地球上分成男、女,也一定有他的原因(有更高生命之间的原因,也有自己的原因)。当你面对事情的时候,自己心里不能接受,愤愤不平!其实是内心中的羡慕、妒嫉、恨,因为你还在人中舞乾坤嘛!

……因为你对这东西很敏感。我不开玩笑!拒绝的本身就是贪婪。这是“相生相克”的道理。所以人家在讲什么道理,你就听这个道理,就完。关键是你自己有没有反应?有反应,就有问题……

古云:在社稷者死社稷,在封疆者死封疆。父亲岂可轻议弃去。孩儿弟兄二人,曾蒙家训,幼习弓马,遇异人,颇习有异术,未曾演熟,连日正自操演,今日方完,意欲进兵,不意父亲有弃关之举。孩儿愿效一死,尽忠于国。”

韩荣听罢,点头叹曰:“‘忠义’二字,我岂不知,但主上昏瞆,荒淫不道,天命有归。若守此关,又恐累生民涂炭,不若弃职归山,救此一方民耳!况姜子牙门下又多异士,余化、余元俱罹不测,又何况其下者乎!此虽是你兄弟一番忠肝义胆,我岂不喜!只恐画虎不成,终无补于实用,徒死无益耳!”

他们父亲(韩荣)讲的是一个更大的道理!这就是劫数!父亲想说服儿子,那哥儿两想说服他们父亲,各自讲自己的道理。这就是:两条路上跑的车子。

韩昇曰:“父亲说那里的话!食人之禄,当分人之忧。若都是自为之计,则朝廷养士何用?不肖孩儿愿捐躯报国,万死不辞。父亲请坐,俟我兄弟取一物来与父亲过目。”

所以儿子讲的是个小的道理。韩荣经历了那么多,几乎那三十六路人马都是经过他报到朝廷,所以他当然知道这些人都如过眼烟云(全都完了),他韩荣又能如何呢?所以这完全就是一个“立足点”的问题,这是一个“境界”问题,没有谁对、谁错。

所以,人提升自己的境界最关键,你境界上来了,同样一件事情,看的是完全不同。所以境界在天命,天命也是境界的反应。

那,什么可以不在天命中?

不在轮回中,只在境界中,达到“超越轮回”就行了,那是另外一个境界,另外一个命运。在那里,可能就不叫“命运”了,因为他有了“永生”的含义。就像“岁同庚”是形容元始天尊,是指他无死。有“时间”就有死,没有死,就没有时间……

我们今天“黄泉路上无老少”,不就是有“时间”吗?如果你的境界里没有时间,就不死了吧……

韩荣听罢,心中也自暗喜:“吾门也出此忠义之后。”

韩昇到书房中取出一物,乃是纸做的风车儿:当中有一转盘,一只手执定中间一竿,周围推转,如飞转盘,上有四首旛,旛上有符、有印,又有“地、水、火、风”四字,名为“万刃车”。

韩荣看罢,问曰:“此是孩儿家玩耍之物,有何用处?”

这是小孩玩的呀!干嘛使?就是风车儿。

风车叠成四个:地、水、火、风——就等于调动了一切,对吧!

韩昇曰:“父亲不知其中妙用,父亲如不信,且下教场中,把这纸车儿试验试验与老爷看。”

韩荣见二子之言甚是凿凿有理,随命下教场来。韩昇兄弟二人上马,各披发仗剑,口中念念有词,只见云雾陡生,阴风飒飒,火焰冲天,半空中有百万刀刃飞来,把韩荣唬得魂不附体。

这就是演化出来的。我以为可能是类似“术类”的一些东西。

韩昇收了此车。韩荣曰:“我儿,你是何人传你的?”

韩昇曰:“那年父亲朝觐之时,俺弟兄闲居无事,在府前玩耍。来了一个头陀,叫做法戒,在我府前化斋。俺弟兄就与了他一斋,他就叫我们拜他为师。我们那时见他体貌异常,就拜他为师。他说道:异日姜尚必有兵来,我秘授你此法宝,可破周兵,可保此关。今日正应我师之言,定然一阵成功,姜尚可擒也!”

那法戒厉害了!如果法戒他早已经知道姜子牙会来犯,要夺此关的话,他已经知道姜子牙可以破掉三十六路人马,对吧!他不破掉三十六路人马又何能到汜水关?

他可能不知道姜子牙是怎么破的这三十六路人马,但他知道姜子牙会来……他看到的是一个画面,但他能确定这个画面是真、是假?这就取决于他的境界。

韩荣大喜,随令韩昇收了此宝,仍问曰:“我儿还可用人马,你此车约有多少?”

韩昇曰:“此车有三千辆,那怕姜尚雄师六十万耶!一阵管教他片甲不存!”

韩荣忙点三千精锐之兵与韩昇兄弟二人,在教场操演三千万刃车。

三千人,三千万兵车,一个人代表一万。几乎所有用这些术类的人都是三千兵马。崇黑虎是。我们看到几乎都是“三千”。我说不好这三千应该是怎么来?但是“三千大千世界”,这是佛家说的。

我想跟大家解释的就是:三千的数,在修行当中,相对而言应该是一个“大数”。咱不能说是最大的数,但是在一定境界中,应该是三千化三千,三千化三千,是这么化着来的。而不是说你出三千,我出四千,不是的。

这里面应该是有着说法,你往下去走的话,可能又牵扯到佛家、道家……咱们不碰。但是我们大概能理解这意思。三千又三千,又三千,就代表一个空间、一定范围内,三千就到了顶数。

所以,在地上,数是最厉害的。数字代表的含义远远超过文字。

正是:余元相阻方才了,又是三军屠戮灾。

韩昇哥儿两把姜子牙害的不浅。

话说韩昇用三千人马,俱穿皂服,披发赤脚,左手执车,右手仗刀,任意诛军杀卒。操练有二七日期,军士精熟。那日,韩荣父子统精兵出关搦战。

操练二七天,三个九的数,他这东西就比较厉害!他走的是九的数,他没走二十一天,七的数。所以我刚才说法戒他为什么知道姜子牙可以破了三十六路人马。所以,可以看出他的境界。

语言描绘,你可以这么解释,你可以那么解释,但数字是固定的。九就是九,七就是七,五就是五。

话说子牙只因破了余元,打点设计取关,只听得关内炮响。少时探马报入中军,禀曰:“汜水关总兵韩荣领兵出关,请元帅答话。”

子牙忙传令与众门人、将士,统大队出营。

子牙会过韩荣一次,那里知道有这场亏累去堤防他。

子牙问曰:“韩将军,你时势不知,天命不顺,何以为将?速速倒戈,免致后悔。”

韩荣笑曰:“姜子牙,倚着兵强将勇,不知你等死在咫尺之间,尚敢耀武扬威,数白道黑也!”

子牙大怒:“谁与我把韩荣拿下?”

旁有魏贲,纵马摇枪,冲杀过来。韩荣脑后有两员小将,乃韩昇、韩变,二人抢出阵来,截住了魏贲。魏贲大呼曰:“来者二将何人?”

韩昇曰:“吾乃韩总兵长子韩昇,吾弟韩变是也!你等恃强,欺君罔上,罪恶滔天,今日乃尔等绝命之地矣!”

魏贲大怒,纵马摇枪,飞来直取。韩昇、韩变两骑赴面交还,未及数合,韩昇拨转马往后就走。魏贲不知是计,往下赶来。韩昇回头见魏贲赶来,把顶上冠除了,把枪一摆,三千“万刃车”杀将出来,势如风火,如何抵挡。

“顶上冠除了”,其实是用他的元神了。

很有趣!我们前面看到的故事都有这个。其实就是用他的元神(俗话说“天灵盖”那儿)接触到其它(境界、空间)。而在人这边的身体、物质的一切却可以阻挡(接触)。

肉身是假的,但是,他可以载着我们的元神,控制我们元神。我们普通人不能用元神控制身体。他们这个做法,大概只有等到某一天才能解释、看到其真正背后的因素。我们现在这么说,我只能跟大家分享我能理解的这个道理。

为什么一定这么做呢?我,不敢说……所以只是跟大家分享……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我们人真正的生命是元神。

只见万刃车卷来,风火齐至。怎见得好万刃车?有赞为证。
赞曰:
云迷世界,雾罩乾坤。
飒飒阴风砂石滚,腾腾烟焰蟒龙奔。
风乘火势,黑气平吞。
风乘火势,戈矛万道怯人魂。
黑气平吞,目不难观前后士。
魏贲中刃,几乎坠下马鞍鞒。
武吉着刀,险些斩了三寸气。
滑喇喇,风声卷起无情石。
黑暗暗,刀痕剁坏将和兵。
人撞人,哀声惨戚。
马踩马,鬼哭神惊。
诸将士,慌忙乱走。
众门人,借遁而行。
忙坏了先行元帅,搅乱了武王行营。
那里是青天白日,恍如是黑夜黄昏。
子牙今日兵遭厄,地覆天翻怎太平!

万刃车,地、水、火、风全都涵盖了。

因为这些(诸将士、众门人)都是“人”,所以他们就麻烦。

人,就最惨了。

话说子牙被万刃车一阵只杀得尸山血海,冲过大阵来,势不可当。韩荣低头一想,计上心来,忙传令:“鸣金收军!”

韩昇、韩变听得金声,收回万刃车。子牙方得收住人马,计伤士卒七八千有余。

子牙陞帐,众将官俱在帐内,彼此俱言:“此一阵利害,风火齐至,势不可当。”

子牙曰:“不知此刃是何名目?”

众将曰:“一派利刃,漫空塞地而来,风火助威,势不可敌。非若军士可以力敌也!”

子牙心下十分不乐,纳闷军中。不表。

且说韩荣父子进关,韩昇曰:“今日正宜破周,擒拿姜尚,父亲为何鸣金收军?”

韩荣曰:“今日是青天白日,虽有云雾风火,姜尚门人俱是道术之士,自有准备,保护自身,如何得一股尽绝?我有一绝后计,使他不得整备,黑夜里仗此道术,使他片甲不存,岂不更妙!”

二子欠身曰:“父亲之计,神鬼莫测!”

正是:安心要劫周营寨,只恐高人中道来。

话说韩荣打点,夜劫周营,收拾停当,只等黑夜出关。不表。

韩荣非常阴邪!人的心眼多。而使心眼的,往往自己就给坏了。

只见子牙在营纳闷,想利刃风火,果是何物?来得甚恶,势如山倒,莫可遮拦。此毕竟是截教中之恶物!

当日已晚,子牙因今日不曾打点,致令众将着伤,心下忧烦,不曾防备。今夜劫寨,也是合该如此!众将因早间失利,俱去安歇去了。

且说韩荣父子将至初更,暗暗出关,将三千万刃车雄兵杀至辕门。周营中虽有鹿角,其如这万刃车有风火助威,刀如骤雨。炮声响亮,齐冲至辕门,谁敢抵当?真是势如破竹!

怎见得?正是:
四下里大炮乱响,万刃车刀剑如梭。
三军踊跃纵征鼍,马踩人身迳过。
风起处,遮天迷地。
火来时,烟飞焰裹。
军呐喊,天翻地覆。
将用法,虎下崖坡。
着刀军,连声叫苦。
伤枪将,铠甲难驮。
烧着的,焦头烂额。
绝了命,身卧沙窝。
姜子牙,有法难使。
金木二吒也自难摹。
李靖难使金塔,雷震子止保皇哥。
南宫适抱头而走,武成王不顾兵戈。
四贤八俊俱无用,马死人亡遍地拖。

正是:遍地草梢含碧血,满田低陷垒行尸。

子牙鼠窜金鸡岭 洽遇郑伦天意明

且说韩昇、韩变兄弟二人,夜劫子牙行营,喊声连天,冲进辕门。子牙在中军忽听得劫营,急自上骑。左右门人俱来中军护卫。只见黑云密布,风火交加,刀刃齐下,如山崩地裂之势,灯烛难支。

三千火车兵冲进辕门,如潮奔浪滚,如何抵挡。况且黑夜,彼此不能相顾。只杀得血流成渠,尸骸作叠,那分别人、自己?

武王上了逍遥马,毛公遂、周公旦保驾前行。韩荣在阵后擂鼓,催动三军,只杀得周兵七零八落,一会家君不能顾臣,父不能顾子。

只见韩昇、韩变趁势赶子牙,幸得子牙执著杏黄旗,遮护了前面一段军士将领,一拥奔走。韩昇、韩变二人催着万刃车往前紧赶,把子牙赶得上天无路,直杀到天明。

韩昇、韩变大叫曰:“今日不捉姜尚,誓不回兵!”望前越赶,吩咐三千兵卒,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子牙见韩昇赶至无休,看看至金鸡岭下,只见前面两杆大红旗展,子牙见是催粮官郑伦来至,其心少安。

且说郑伦坐骑出山口,正迎子牙,忙问曰:“元帅为何失利?”

子牙曰:“后有追兵,用的是万刃车,又是风火助威,势不可当。此是左道异术,你仔细且避其锐。”

郑伦把坐下金睛兽一磕,往前迎来。只见韩昇兄弟在前紧赶,三千兵随后,少离半射之地。郑伦与韩昇、韩变撞头满怀。

郑伦大喝曰:“好匹夫!怎敢追吾元帅!”

韩昇曰:“你来也替不得他!”把枪摇动来刺。郑伦手中杵赴面交还。

郑伦知他万刃车利害,只见后面一片风火兵刃拥来,郑伦知其所以。

懂得这些异术的人,前后他大概能知道个所以然。其中包含着“一物降一物”。

只一合,忙运动鼻子内两道白光,一声响,对着韩昇兄弟二人哼了一声,韩昇、韩变兄弟二人坐不住鞍鞒,翻下马来,被乌鸦兵生擒活捉,上了绳索。

兄弟两个方睁开眼时,见已被擒捉,“呀”的一声,叹曰:“天亡我也!”

后面三千兵架车前进,见主将被擒,其法巳解,风火兵刃,化为乌有。

它是幻化的,但是幻化的一切在人间又都是真的。

这个很值得朋友借鉴:“幻化的一切,在人间,又是真的。”

而幻化的本身,却跟他们的元神相关。

众兵撒回身就跑,奔回来正遇韩荣任意赶杀周兵,看见三千兵奔回,风火兵刃全无,不见二子回来,忙问曰:“二位小将军安在?”

众兵曰:“二位将军赶姜子牙至一山边,只见有将抢出来,与二位将军交战,未及一合,不知怎么跌下马来,被他捉去。我等在后,不一时,风火兵刃全无,止有此车而已,只得败回,幸遇老将军,望乞定夺。”

韩荣听得二子被擒,心中惶惶,不敢恋战,只得收兵进关。不表。

且说郑伦擒了二将,来见子牙。子牙大喜,押在粮车上,同子牙回军,路遇着武王、毛公遂等,众门人诸将齐集,大抵是夤夜交兵,便是有道术的也只顾得自己,故此大折一阵。

子牙问安,武王曰:“孤几乎諕杀!幸得毛公遂保孤,方得免难。”

子牙曰:“皆是尚之罪也!”

彼此安慰,治酒压惊,一宿不表。次日,整顿雄师,复至汜水关下札营,放炮呐喊,声振天地。韩荣听得炮声响,着人打探,来报曰:“启总兵:周兵复至关下安营。”

韩荣大惊:“周兵复至,吾子休矣!”亲自上城,差官打听。

且说子牙陞帐坐下,众将参谒毕,子牙传令:“摆五方队伍,吾亲自取关。”

众将官切齿深恨韩昇、韩变。子牙至关下叫曰:“请韩总兵答话!”

韩荣在城楼上现身,大叫曰:“姜子牙,你是败军之将,焉敢复来至此?”

子牙大笑曰:“吾虽误中你的奸计,此关我毕竟要取你的。你知那得胜将军今已被吾擒下。”命两边左右:“押过韩昇、韩变来!”

左右将二人押过来,在马头前。

韩荣见二子蓬头跣足,绳博二臂,押在军前,不觉痛心,忙大叫曰:“姜元帅,二子无知,冒犯虎威,罪在不赦,望元帅大开恻隐,怜而释之,吾愿献汜水关以报之耳。”

韩昇大呼曰:“父亲不可献关!你乃纣王之股肱,食君之重禄,岂可惜子之命,而失臣节也!只宜紧守关隘,俟天子救兵到日,协力同心,共擒姜尚匹夫,那时碎尸万段,为子报仇,未为晚也!我二人万死无恨!”

子牙听得大怒,令左右:“斩之!”

只见南宫适奉令,手起刀落,连斩二将于关下。韩荣见子受诛,心如刀割,大叫一声,往城下自坠而死。可怜父子三人捐躯尽节,千古罕及。后人有诗赞之。

诗曰:
汜水滔滔日夜流,韩荣志与国同休。
父存臣节孤猿泣,子尽忠贞老鹤愁。
一死依稀酬社稷,三魂缥缈傲王侯。
如今屈指应无愧,笑杀当年儿女俦。

哪吒八臂三头与众道人会诛仙阵

话说韩荣坠城而死,城中百姓开关,迎接子牙人马进汜水关。父老焚香迎接武王进帅府,众将官懽喜,查点府库钱粮停妥,出榜安民。武王命厚葬韩荣父子,子牙传令治酒款待有功人员,在关上住了三四日。

且说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在碧游床静坐,忽金霞童儿来报:“有白鹤童儿至此。”

太乙真人出洞,见白鹤童儿手执玉札降临,言曰:“请师叔下山,同会诛仙阵。”

太乙真人望昆仑谢恩毕,白鹤童子回玉虚。不表。

白鹤童子是元始天尊身边的小弟子,如果按辈分算,他是徒孙,但是人在修行当中就有这样不同的位置。

什么意思呢?

每个人的命运不同,每个生命的来处不同,用今天人们的酒、色、财、气、七情、六欲去衡量的话,很容易产生妒嫉之心。为什么他白鹤童子可以在元始天尊身边?为什么我们家哪吒不可以?这事就麻烦了。

所以人会用人的角度去想,神仙不是!神仙只是安居自己的位置。而人就变得贪婪。人为什么没有神仙的本事?是因为这个(贪婪)。而这些不好的狠毒生命,也因为这个(贪婪、妒嫉之心)。

且说太乙真人吩咐:“叫哪吒来。”

哪吒慌忙来至,见师父行礼毕,真人曰:“你如今养的伤痕全愈,你可先下山,我随后就来,共破诛仙阵也!”

这里就有趣了,余元带着通天教主的宝贝来了,惧留孙已经意识到了,所以惧留孙就先下手为强,先用捆仙绳捆了他了。没有交代余元拿着通天教主的什么宝贝,他都没来得及使(反正我们现在没看到)。

哪吒领师命,方欲下山,真人曰:“你且站住。当日玉虚宫掌教天尊也曾赠子牙三杯酒,你今下山,我也赠你三杯,如何?”

所以师尊做了什么,对其他的弟子就像“法旨”一样,看谁能从中悟到什么!这是凭借悟性的。很多师尊在你面前做的事情就看谁在其中能够体会到。相当一部分人体会不到,甚至师尊讲的东西很多人都理解不了,根本悟不到。这就是悟性。

哪吒感谢。真人命金霞童儿斟酒过来,赠哪吒头一杯酒。哪吒谢过,一饮而尽。真人袖内取一枚枣儿递与哪吒过酒。哪吒连饮三杯,吃了三枚火枣。真人送哪吒出洞府,看哪吒上了风火轮,真人方进洞去。

哪吒提火尖枪,方欲驾土遁前行,只见左边一声响,长出一只臂膊来。哪吒大惊!曰:“怎的了?”还不曾说得完,右边也长出一只臂膊来。哪吒吓得目瞪口呆。只听得左右齐声响,长出六只手来,共是八条臂膊。又长出三个头来。哪吒着慌,无可奈何,自思:“且回去,问吾师父来。”只得登回风火轮。

方至洞门,只见太乙真人也至门口,拍掌大笑,曰:“奇哉!奇哉!”有诗为证。

诗曰:
琼浆三盏透三关,火枣频添壮士颜。
八臂已成神妙术,三头莫作等闲看。
须臾变化超凡圣,顷刻风雷任往还。
不是西岐多异士,只因天意恶奸谗。

三关,是指脉络。“透三关”:把哪吒他的脉络打通了。也应该是讲天、地、人。其实就是有一种“全通”的意思,有点类似杨戬的“八九神功”。

这里讲述了有风、有雷,是哪吒他本身所代表的境界。

话说哪吒回来见太乙真人,曰:“弟子长出这些手,丫丫叉叉,怎好用兵?”

真人曰:“子牙行营有许多异士,然而有双翼者、有变化者、有地行者、有奇珍者、有异宝者,今着你现三头八臂,不负我金光洞里所传。此去进五关,也见周朝人物稀奇,个个俊杰。这法隐也隐得,现也现得,但凭你自己心意。”

这“法”但凭你自己心意——你心里想变什么,就变化什么。

这里讲的“心意”,应该是讲他哪吒的元神。换句话说:他的境界已经足以应用他的元神来指挥自己的身体,就不会杂乱了,所以不是凡体,已经超越过去了。

因为同时姜子牙那边已经取了汜水关。再有,元始天尊下了一个法牒要他们共破诛仙阵。意思就是时间不到,太乙真人不敢给哪吒这东西,给了他这东西,搞不好就把哪吒毁了。

很多人去问师父要东西,我觉得是不能要的,非要的话,坏了!

很多人问了不该问的问题,给自己问出麻烦了,同样,就是自己的劫数。也应对了“沉默是金”。

哪吒感谢师尊恩德。太乙真人传哪吒隐现之法,哪吒大喜,一手执乾坤圈,一手执混天绫,一手执金砖,两只手擎两根火尖枪,还空三手。真人又将九龙神火罩,又取阴阳剑,共成八件兵器。

九龙神火罩,就是烧石机娘娘的那个。太乙真人这回把宝贝全给哪吒了。

哪吒拜辞了师父下山,径往汜水关来。

正是:余化刀伤归洞府,今朝变化更神通。

且说姜元帅在汜水关计点军将,收拾取界牌关,忽然想起师尊偈来:“界牌关下遇诛仙。此事不知有何吉凶?且不可妄动!”又思:“若不进兵,恐误了日期。”正在殿上忧虑,忽报:“黄龙真人来至。”

子牙迎接至中堂,打稽首,分宾主坐下。黄龙真人曰:“前边就是诛仙阵,非可草率前进。子牙可吩咐门人,搭起芦蓬席殿,迎接各处真人异士,伺候掌教师尊,方可前进。”

黄龙真人厉害,先打前仗,跟子牙说:你们先别过去,现在是神仙办的事。又把蓬子搭起来,搭芦蓬的意思就是:所有这些修行的人跟红尘三界的人隔开。

第一,物质组成的不同;第二,同时也反映出红尘诱惑之邪恶——对修行人而言,表现出红尘的脏、不干净。指物质本身组成不干净。

子牙听毕,忙令南宫适、武吉起盖芦蓬去了。且说哪吒现了三首八臂,登风火轮,面如蓝靛,发似朱砂,丫丫叉叉,七八只手,走进关来。

挺奇怪的,凡是三头六臂的相貌全改了,全改成凶煞恶神,有点像我们通常看到的罗汉,你看罗汉变化就是这样的,或者是金刚,都会变出各种形象,我以为:他不摆脱人的层面,他就变化不出三头六臂。

军校不知是哪吒现此化身,着忙飞报子牙:“禀元帅:外面有一个三头八臂的将官,要进关来,请令定夺。”

子牙命李靖:“去探来。”

李靖出府,果见三头八臂的人,甚是凶恶,李靖问曰:“来者何人?”

哪吒见是李靖,忙叫:“父亲,孩儿是三太子哪吒。”

李靖大惊!问曰:“你如何得此大术?”

哪吒把火枣之事说了一遍。李靖进殿回子牙,备言前事。子牙大喜,传令:“令来。”

哪吒进殿,拜见元帅。众将观之,无有不悦,俱来称贺。不表。

且见次日南宫适来回报曰:“禀元帅:芦蓬俱已完备。”

黄龙真人曰:“如今只是洞府门人去得,以下将官一概都去不得。”

所有肉身,全都不能去,人到那儿,什么都没看着,就都废了。所以诛仙阵,展现出(人的层面)另外一面。人是不能靠近的。

牙传下令来:“诸位官将保武王,紧守关隘,不得擅离。我同黄龙真人与诸门人弟子前去芦蓬,伺候掌教师尊与列位仙长,会诛仙阵。如有妄动者,定按军法。”

众将领命去讫。子牙进后殿来见武王,曰:“臣先去取关,大王且同众将住于此处。俟取了界牌关,差官来接圣驾。”

武王曰:“相父前途保重。”

子牙感谢毕,复至前殿,与黄龙真人同众门弟子离了汜水关,行有四十里,来至芦蓬。

只见悬花结彩,叠锦铺毹。黄龙真人同子牙上了芦蓬坐下。少时间,只见广成子来至;赤精子随至。次日,惧留孙、文殊广法天尊、普贤真人、慈航道人、玉鼎真人来至;随后有云中子、太乙真人、清虚道德真君、道行天尊、灵宝大法师俱陆续来至。子牙一一上下迎接,俱至芦蓬坐下。

连云中子都来了。云中子不是元始天尊十二门人里面的。云中子似乎比他们要强一点。似乎啦!

少时,又是陆压道人来至。稽首坐下,陆压曰:“如今诛仙阵会过,只是万仙阵再会一次,吾等劫运已满,自此归山,再图精进,以正道果。”

所以他们必须遭此劫难。这里面我能理解到,为什么修行人在这种过程中会遇到这些关关卡卡的,这里面的故事就可以对比、类似。

所以这一面走完,到了万仙阵之后,陆压说了:“到时候咱们的事就结了,剩下的都是人的事了,跟咱们没关系了。”

过了万仙阵他们就不出来,就是人的事了。过了万仙阵就剩妖精了,没有了这些修行当中出现的“变异的人”了。

比较有趣的是:这些人管陆压叫师兄!这辈分有些弄不清楚。

众道人曰:“师兄之言正是如此。”

众皆默坐,专候掌教师尊。

所有修行的人,没有一个躺那儿睡觉的,都是打坐的。

不一时,只听得空中有环佩之声,众仙知是燃灯道人来了,众道人起身,降阶迎上蓬来,行礼坐下。

看起来,燃灯道人比他们高。

燃灯道人曰:“诛仙阵只在前面,诸友可曾见么?”

众道人曰:“前面不见什么光景。”

燃灯曰:“那一派红气罩住的便是。”

众道友俱起身,定睛观看。不表。

这就是差距。为什么没看着?就是层面的问题。燃灯道人看见了,他们没看到。这里没说陆压看没看到?如果这么写的话,陆压没看到。如果说陆压是奇门中的高人,就能看到。

奇门高人,本身有着他的不同之处。燃灯可以看到,陆压没看到,所以提醒大家:是有原因的。跟他的修行本身有关。没有谁对、谁错;谁高、谁低,千万不能这么想,而是各自的生命归属。分出高、低;对、错来,都是人(用人心分辨),这是对神仙的不敬。

且说多宝道人已知阐教门人来了,用手发一声掌心雷,把红气震开,现出阵来。

多宝道人后来归顺了。他当时领了通天教主的四把剑(是金灵圣母拿出来给他的),摆了这个阵。

芦蓬上众仙正看,只见红气闪开,阵图已现,好利害!杀气腾腾,阴云惨惨,怪雾盘旋,冷风习习,或隐或现,或昇或降,上下反复不定。

内中有黄龙真人曰:“吾等今犯杀戒,该惹红尘,既遇此阵,也当得会他一会。”

红气,可能这里还是讲述着“红尘滚滚”!从黄龙真人的说法“该惹红尘”,应该是这个意思。如果是讲红尘滚滚的话,他隐喻:当任何神仙来到人的环境中,人间的贪欲、酒、色、财、气的一切,几乎可以把神仙完全都毁掉。

燃灯曰:“自古圣人云:只观善地千千次,莫看人间杀伐临。”

这里讲的“善地”是指“修行”之地,非三界、非人间。“善地”跟“人间”是对应的。否定人间的,那就是仙界了,那你怎么看都对。

人间,一眼都不要看(莫看人间),连想都不要想,想了就完了,看一眼就完了。所以诛仙阵是讲红尘,今天的三界。

内中有十二代弟子,倒有八九位要去。燃灯道人阻不住,齐起身下了芦蓬,诸门人也随着来看此阵。行至阵前,果然是惊心骇目,怪气凌人。众仙俱不肯回,只管贪看。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华山(Shutterstock)
    一爇化三清,咱们说心里话:这不太好讲。因为它包括着老子的境界、元始天尊的造化——他们是神来的——人嘴不太好讲。在《封神演义》里的某些用词,有生命背后真正的因素,而这一份因素在书中是找不到的。会有这个问题,先跟大家讲清楚。
  • 封神演义》里的这些人,在现在的庙宇中都可以看到(编注:佛寺山门上两个门神,俗称“哼哈二将”——哼将:郑伦;哈将:陈奇)。当然,他们有一些出现改变,跟地方、民间是有关系的。所以我们讲《封神演义》,听氛围,有些细节我以为不一定准确,同样有局限性。特别是涉及到具体的神仙。
  •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封神榜上是三百六十五个正神(上回说了,通天教主解释了谁进封神榜),这就对应出来一个问题:周天——就是一年,是指“时间”。提到周天,通常是炼气功的在解释大周天、小周天,他在练人的七经八脉,练成一体。在《封神演义》里说出来的故事当中,其实就有个内在的东西:人身体的周天,实际跟时间的一年,能走在一个吻合面上。
  • 《封神演义》七十二回是“广成子三谒碧游宫”,他去见通天教主,这里面牵扯相当深刻的“因果”关系,是交织在一起的。
  • 《封神演义》里面对孔雀大明王的说法,就是他的根底很深。最开始的时候,说殷郊、殷洪可以挡住女娲的云路,其实也代表他们的根脉很深。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理解的话,今天,进入三界,成为人的人,这些生命都有他的根底。这种根底的来处,不是我们人这边能够理解到;能够接触到的。
  • 通常说的金、木、水、火、土,是指能够看到的有形的物质,是指三界里面的东西。书中也谈到孔宣的根基、根脉太深,他的来处高(他的久远),普通人不知道他来自于何处。而元始天尊都敬了姜子牙(金台拜将)酒了,但是告诉姜子牙的偈语却不包括孔宣。
  • 按道理一切都定好了。在殷郊“助纣伐周”的时候,赤精子跟广成子怕殷郊的阻挡,使姜子牙错过了三月十五号这个定下来的拜将时辰,以至于诸多道友出来帮忙,把殷郊给除了。所以,姜子牙对“三十六路人马”那么看重,而且讲“三十六路人马俱完”,为什么最后是三十五路,而不是三十六路?最后又补了一路。
  • 第六十八回“首阳山夷齐阻兵”。讲伯夷、叔齐这两个人。这章比较简单,是一个过度章节,讲述了伯夷、叔齐两个人至死不食周粟,流传万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