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 第七十六回  鄭倫捉將取汜水  

作者:石濤
【濤哥侃封神】 第七十六回。(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73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濤哥侃封神》。我們《封神演義》已經侃了四分之三,剩最後四分之一了。

在這裡還提醒大家,在《封神演義》裡面雖然是這麼描寫,(包括)很多有功能的人物,其實是講述了與我們人相關的「不同層面的生命」可以「穿越」環境——在同一個時間裡,他可以存在於不同的「空間」裡頭。朋友理解起來會難,但是我們跟大家分享過「瀕死經驗」,大家會覺得比較容易接受吧!就是說這個人死了,他可以看到醫生、他的親人對他做的一切,但醫生跟親人卻看不到他!

《封神演義》裡面講述的一些功能、一些本事 ……如果你覺得理解上有難度,沒見過啊!我覺得就可以這麼對比。不是每個人都有瀕死經驗,通常我對比的就是「夢境」。因為每個人都做夢,每個人做夢的環境、發生的一些事情,就會給人一種感覺……說不上來的……

第七十六回 ,「鄭倫捉將取汜水」。

韓榮的兩個兒子學過一些「異術」,現在講就是「特異功能」……就是一種術類的東西,一種幻術,或者說借助了某種東西……

什麼意思呢?

人是神造的,「人生於寅、禽生於寅、獸生於寅。」禽、獸都是跟人「配著來的」。如果一個人能夠學會某種東西,可以跟不同空間的生命相互接觸(辦法太多了),都會表現出比人有本事!在人的這一個層面又成了真實。當你破了那份幻化,這東西就是假的。

自己的師尊也講過,(意思是)太陽那邊是清涼的世界。

這就傻了!你在人的環境中,就給太陽晒壞了,對不對!那(太陽那邊)怎麼會是清涼的?其實我個人覺得,很多東西反正——甜,如果太甜,是苦的。什麼東西走到極致的時候,是反的那一面。所以,太陽是清涼世界,就看你站在哪個角度去看待。

有人說,你不用看待,你站在太陽底下試試!是!沒錯的,確實沒錯的。但是,上回你看到,土行孫去偷余元的五雲駝,余元自己的魂魄(元神)可以出來,當他元神出來的時候,土行孫拿棒子打他,(他)不作聲,他也不知道疼,他在「外頭」。是一個道理的。

元神是可以出來的,有些是被動的了,有些很難主動。像有些人以生病的方式,或者說睡覺做夢的方式,他就出來。看我節目的,有人就可以這樣。所以這是類似的。

有人說:「你在講神話故事!?」其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的。

韓榮雙子出奇兵 萬刃風火催周將

詩曰:
萬刃車凶勢莫當,風狂火驟助強梁。
旗旛若焰皆逢劫,將士遭殃盡帶傷。
白晝已難遮半壁,黃昏安可護三鄉。
誰知督運能催命,二子逢之刻下亡

這是講韓榮的兒子。應該是他的二兒子比較厲害。他天大的本事,他也輔佐不了紂王,沒戲的。

話說韓榮坐在後廳吩咐將士,亂紛紛的搬運物件,早驚動長子韓昇、次子韓變。二人見父親如此舉動,忙問左右,曰:「這是何說?」

左右將韓榮前事說了一遍。二人忙至後堂,來見韓榮,曰:「父親何故欲搬運家私?棄此關隘,意欲何為?」

韓榮曰:「你二人年幼,不知世務,快收拾,離此關隘,以避兵燹,不得有誤。」

韓昇聽得此語,不覺失聲笑曰:「父親之言差矣!此言切不可聞於外人,空把父親一世英名污了。父親受國家高爵厚祿,衣紫腰金,封妻蔭子,無一事不是恩德。今主上以此關托重於父親,父親不思報國酬恩,捐軀盡節,反效兒女子之計,貪生畏死,遺譏後世,此豈大丈夫舉止,有負朝廷倚任大臣之意。

……這地球上沒有兩個人是一樣的。地球上分成男、女,也一定有他的原因(有更高生命之間的原因,也有自己的原因)。當你面對事情的時候,自己心裡不能接受,憤憤不平!其實是內心中的羡慕、妒嫉、恨,因為你還在人中舞乾坤嘛!

……因為你對這東西很敏感。我不開玩笑!拒絕的本身就是貪婪。這是「相生相剋」的道理。所以人家在講什麼道理,你就聽這個道理,就完。關鍵是你自己有沒有反應?有反應,就有問題……

古云:在社稷者死社稷,在封疆者死封疆。父親豈可輕議棄去。孩兒弟兄二人,曾蒙家訓,幼習弓馬,遇異人,頗習有異術,未曾演熟,連日正自操演,今日方完,意欲進兵,不意父親有棄關之舉。孩兒願效一死,盡忠於國。」

韓榮聽罷,點頭嘆曰:「『忠義』二字,我豈不知,但主上昏瞶,荒淫不道,天命有歸。若守此關,又恐累生民塗炭,不若棄職歸山,救此一方民耳!況姜子牙門下又多異士,余化、余元俱罹不測,又何況其下者乎!此雖是你兄弟一番忠肝義膽,我豈不喜!只恐畫虎不成,終無補於實用,徒死無益耳!」

他們父親(韓榮)講的是一個更大的道理!這就是劫數!父親想說服兒子,那哥兒兩想說服他們父親,各自講自己的道理。這就是:兩條路上跑的車子。

韓昇曰:「父親說那裡的話!食人之祿,當分人之憂。若都是自為之計,則朝廷養士何用?不肖孩兒願捐軀報國,萬死不辭。父親請坐,俟我兄弟取一物來與父親過目。」

所以兒子講的是個小的道理。韓榮經歷了那麼多,幾乎那三十六路人馬都是經過他報到朝廷,所以他當然知道這些人都如過眼煙雲(全都完了),他韓榮又能如何呢?所以這完全就是一個「立足點」的問題,這是一個「境界」問題,沒有誰對、誰錯。

所以,人提升自己的境界最關鍵,你境界上來了,同樣一件事情,看的是完全不同。所以境界在天命,天命也是境界的反應。

那,什麼可以不在天命中?

不在輪迴中,只在境界中,達到「超越輪迴」就行了,那是另外一個境界,另外一個命運。在那裡,可能就不叫「命運」了,因為他有了「永生」的含義。就像「歲同庚」是形容元始天尊,是指他無死。有「時間」就有死,沒有死,就沒有時間……

我們今天「黃泉路上無老少」,不就是有「時間」嗎?如果你的境界裡沒有時間,就不死了吧……

韓榮聽罷,心中也自暗喜:「吾門也出此忠義之後。」

韓昇到書房中取出一物,乃是紙做的風車兒:當中有一轉盤,一隻手執定中間一竿,周圍推轉,如飛轉盤,上有四首旛,旛上有符、有印,又有「地、水、火、風」四字,名為「萬刃車」。

韓榮看罷,問曰:「此是孩兒家玩耍之物,有何用處?」

這是小孩玩的呀!幹嘛使?就是風車兒。

風車疊成四個:地、水、火、風——就等於調動了一切,對吧!

韓昇曰:「父親不知其中妙用,父親如不信,且下教場中,把這紙車兒試驗試驗與老爺看。」

韓榮見二子之言甚是鑿鑿有理,隨命下教場來。韓昇兄弟二人上馬,各披髮仗劍,口中念念有詞,只見雲霧陡生,陰風颯颯,火焰沖天,半空中有百萬刀刃飛來,把韓榮唬得魂不附體。

這就是演化出來的。我以為可能是類似「術類」的一些東西。

韓昇收了此車。韓榮曰:「我兒,你是何人傳你的?」

韓昇曰:「那年父親朝覲之時,俺弟兄閒居無事,在府前玩耍。來了一個頭陀,叫做法戒,在我府前化齋。俺弟兄就與了他一齋,他就叫我們拜他為師。我們那時見他體貌異常,就拜他為師。他說道:異日姜尚必有兵來,我祕授你此法寶,可破周兵,可保此關。今日正應我師之言,定然一陣成功,姜尚可擒也!」

那法戒厲害了!如果法戒他早已經知道姜子牙會來犯,要奪此關的話,他已經知道姜子牙可以破掉三十六路人馬,對吧!他不破掉三十六路人馬又何能到汜水關?

他可能不知道姜子牙是怎麼破的這三十六路人馬,但他知道姜子牙會來……他看到的是一個畫面,但他能確定這個畫面是真、是假?這就取決於他的境界。

韓榮大喜,隨令韓昇收了此寶,仍問曰:「我兒還可用人馬,你此車約有多少?」

韓昇曰:「此車有三千輛,那怕姜尚雄師六十萬耶!一陣管教他片甲不存!」

韓榮忙點三千精銳之兵與韓昇兄弟二人,在教場操演三千萬刃車。

三千人,三千萬兵車,一個人代表一萬。幾乎所有用這些術類的人都是三千兵馬。崇黑虎是。我們看到幾乎都是「三千」。我說不好這三千應該是怎麼來?但是「三千大千世界」,這是佛家說的。

我想跟大家解釋的就是:三千的數,在修行當中,相對而言應該是一個「大數」。咱不能說是最大的數,但是在一定境界中,應該是三千化三千,三千化三千,是這麼化著來的。而不是說你出三千,我出四千,不是的。

這裡面應該是有著說法,你往下去走的話,可能又牽扯到佛家、道家……咱們不碰。但是我們大概能理解這意思。三千又三千,又三千,就代表一個空間、一定範圍內,三千就到了頂數。

所以,在地上,數是最厲害的。數字代表的含義遠遠超過文字。

正是:余元相阻方纔了,又是三軍屠戮災。

韓昇哥兒兩把姜子牙害的不淺。

話說韓昇用三千人馬,俱穿皂服,披髮赤腳,左手執車,右手仗刀,任意誅軍殺卒。操練有二七日期,軍士精熟。那日,韓榮父子統精兵出關搦戰。

操練二七天,三個九的數,他這東西就比較厲害!他走的是九的數,他沒走二十一天,七的數。所以我剛才說法戒他為什麼知道姜子牙可以破了三十六路人馬。所以,可以看出他的境界。

語言描繪,你可以這麼解釋,你可以那麼解釋,但數字是固定的。九就是九,七就是七,五就是五。

話說子牙只因破了余元,打點設計取關,只聽得關內炮響。少時探馬報入中軍,稟曰:「汜水關總兵韓榮領兵出關,請元帥答話。」

子牙忙傳令與眾門人、將士,統大隊出營。

子牙會過韓榮一次,那裡知道有這場虧累去堤防他。

子牙問曰:「韓將軍,你時勢不知,天命不順,何以為將?速速倒戈,免致後悔。」

韓榮笑曰:「姜子牙,倚著兵強將勇,不知你等死在咫尺之間,尚敢耀武揚威,數白道黑也!」

子牙大怒:「誰與我把韓榮拿下?」

旁有魏賁,縱馬搖鎗,衝殺過來。韓榮腦後有兩員小將,乃韓昇、韓變,二人搶出陣來,截住了魏賁。魏賁大呼曰:「來者二將何人?」

韓昇曰:「吾乃韓總兵長子韓昇,吾弟韓變是也!你等恃強,欺君罔上,罪惡滔天,今日乃爾等絕命之地矣!」

魏賁大怒,縱馬搖鎗,飛來直取。韓昇、韓變兩騎赴面交還,未及數合,韓昇撥轉馬往後就走。魏賁不知是計,往下趕來。韓昇回頭見魏賁趕來,把頂上冠除了,把鎗一擺,三千「萬刃車」殺將出來,勢如風火,如何抵擋。

「頂上冠除了」,其實是用他的元神了。

很有趣!我們前面看到的故事都有這個。其實就是用他的元神(俗話說「天靈蓋」那兒)接觸到其它(境界、空間)。而在人這邊的身體、物質的一切卻可以阻擋(接觸)。

肉身是假的,但是,他可以載著我們的元神,控制我們元神。我們普通人不能用元神控制身體。他們這個做法,大概只有等到某一天才能解釋、看到其真正背後的因素。我們現在這麼說,我只能跟大家分享我能理解的這個道理。

為什麼一定這麼做呢?我,不敢說……所以只是跟大家分享……也從另外一個角度說明:我們人真正的生命是元神。

只見萬刃車捲來,風火齊至。怎見得好萬刃車?有讚為證。
讚曰:
雲迷世界,霧罩乾坤。
颯颯陰風砂石滾,騰騰煙焰蟒龍奔。
風乘火勢,黑氣平吞。
風乘火勢,戈矛萬道怯人魂。
黑氣平吞,目不難觀前後士。
魏賁中刃,幾乎墜下馬鞍鞽。
武吉著刀,險些斬了三寸氣。
滑喇喇,風聲捲起無情石。
黑暗暗,刀痕剁壞將和兵。
人撞人,哀聲慘戚。
馬跴馬,鬼哭神驚。
諸將士,慌忙亂走。
眾門人,借遁而行。
忙壞了先行元帥,攪亂了武王行營。
那裡是青天白日,恍如是黑夜黃昏。
子牙今日兵遭厄,地覆天翻怎太平!

萬刃車,地、水、火、風全都涵蓋了。

因為這些(諸將士、眾門人)都是「人」,所以他們就麻煩。

人,就最慘了。

話說子牙被萬刃車一陣只殺得屍山血海,衝過大陣來,勢不可當。韓榮低頭一想,計上心來,忙傳令:「鳴金收軍!」

韓昇、韓變聽得金聲,收回萬刃車。子牙方得收住人馬,計傷士卒七八千有餘。

子牙陞帳,眾將官俱在帳內,彼此俱言:「此一陣利害,風火齊至,勢不可當。」

子牙曰:「不知此刃是何名目?」

眾將曰:「一派利刃,漫空塞地而來,風火助威,勢不可敵。非若軍士可以力敵也!」

子牙心下十分不樂,納悶軍中。不表。

且說韓榮父子進關,韓昇曰:「今日正宜破周,擒拿姜尚,父親為何鳴金收軍?」

韓榮曰:「今日是青天白日,雖有雲霧風火,姜尚門人俱是道術之士,自有準備,保護自身,如何得一股盡絕?我有一絕後計,使他不得整備,黑夜裡仗此道術,使他片甲不存,豈不更妙!」

二子欠身曰:「父親之計,神鬼莫測!」

正是:安心要劫周營寨,只恐高人中道來。

話說韓榮打點,夜劫周營,收拾停當,只等黑夜出關。不表。

韓榮非常陰邪!人的心眼多。而使心眼的,往往自己就給壞了。

只見子牙在營納悶,想利刃風火,果是何物?來得甚惡,勢如山倒,莫可遮攔。此畢竟是截教中之惡物!

當日已晚,子牙因今日不曾打點,致令眾將著傷,心下憂煩,不曾防備。今夜劫寨,也是合該如此!眾將因早間失利,俱去安歇去了。

且說韓榮父子將至初更,暗暗出關,將三千萬刃車雄兵殺至轅門。周營中雖有鹿角,其如這萬刃車有風火助威,刀如驟雨。炮聲響亮,齊衝至轅門,誰敢抵當?真是勢如破竹!

怎見得?正是:
四下裡大炮亂響,萬刃車刀劍如梭。
三軍踴躍縱征鼉,馬跴人身逕過。
風起處,遮天迷地。
火來時,煙飛焰裹。
軍吶喊,天翻地覆。
將用法,虎下崖坡。
著刀軍,連聲叫苦。
傷鎗將,鎧甲難馱。
燒著的,焦頭爛額。
絕了命,身臥沙窩。
姜子牙,有法難使。
金木二吒也自難摹。
李靖難使金塔,雷震子止保皇哥。
南宮適抱頭而走,武成王不顧兵戈。
四賢八俊俱無用,馬死人亡遍地拖。

正是:遍地草梢含碧血,滿田低陷壘行屍。

子牙鼠竄金雞嶺 洽遇鄭倫天意明

且說韓昇、韓變兄弟二人,夜劫子牙行營,喊聲連天,衝進轅門。子牙在中軍忽聽得劫營,急自上騎。左右門人俱來中軍護衛。只見黑雲密布,風火交加,刀刃齊下,如山崩地裂之勢,燈燭難支。

三千火車兵衝進轅門,如潮奔浪滾,如何抵擋。況且黑夜,彼此不能相顧。只殺得血流成渠,屍骸作疊,那分別人、自己?

武王上了逍遙馬,毛公遂、周公旦保駕前行。韓榮在陣後擂鼓,催動三軍,只殺得周兵七零八落,一會家君不能顧臣,父不能顧子。

只見韓昇、韓變趁勢趕子牙,幸得子牙執著杏黃旗,遮護了前面一段軍士將領,一擁奔走。韓昇、韓變二人催著萬刃車往前緊趕,把子牙趕得上天無路,直殺到天明。

韓昇、韓變大叫曰:「今日不捉姜尚,誓不回兵!」望前越趕,吩咐三千兵卒,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子牙見韓昇趕至無休,看看至金雞嶺下,只見前面兩桿大紅旗展,子牙見是催糧官鄭倫來至,其心少安。

且說鄭倫坐騎出山口,正迎子牙,忙問曰:「元帥為何失利?」

子牙曰:「後有追兵,用的是萬刃車,又是風火助威,勢不可當。此是左道異術,你仔細且避其銳。」

鄭倫把坐下金睛獸一磕,往前迎來。只見韓昇兄弟在前緊趕,三千兵隨後,少離半射之地。鄭倫與韓昇、韓變撞頭滿懷。

鄭倫大喝曰:「好匹夫!怎敢追吾元帥!」

韓昇曰:「你來也替不得他!」把鎗搖動來刺。鄭倫手中杵赴面交還。

鄭倫知他萬刃車利害,只見後面一片風火兵刃擁來,鄭倫知其所以。

懂得這些異術的人,前後他大概能知道個所以然。其中包含著「一物降一物」。

只一合,忙運動鼻子內兩道白光,一聲響,對著韓昇兄弟二人哼了一聲,韓昇、韓變兄弟二人坐不住鞍鞽,翻下馬來,被烏鴉兵生擒活捉,上了繩索。

兄弟兩個方睜開眼時,見已被擒捉,「呀」的一聲,嘆曰:「天亡我也!」

後面三千兵架車前進,見主將被擒,其法巳解,風火兵刃,化為烏有。

它是幻化的,但是幻化的一切在人間又都是真的。

這個很值得朋友借鑑:「幻化的一切,在人間,又是真的。」

而幻化的本身,卻跟他們的元神相關。

眾兵撒回身就跑,奔回來正遇韓榮任意趕殺周兵,看見三千兵奔回,風火兵刃全無,不見二子回來,忙問曰:「二位小將軍安在?」

眾兵曰:「二位將軍趕姜子牙至一山邊,只見有將搶出來,與二位將軍交戰,未及一合,不知怎麼跌下馬來,被他捉去。我等在後,不一時,風火兵刃全無,止有此車而已,只得敗回,幸遇老將軍,望乞定奪。」

韓榮聽得二子被擒,心中惶惶,不敢戀戰,只得收兵進關。不表。

且說鄭倫擒了二將,來見子牙。子牙大喜,押在糧車上,同子牙回軍,路遇著武王、毛公遂等,眾門人諸將齊集,大抵是夤夜交兵,便是有道術的也只顧得自己,故此大折一陣。

子牙問安,武王曰:「孤幾乎諕殺!幸得毛公遂保孤,方得免難。」

子牙曰:「皆是尚之罪也!」

彼此安慰,治酒壓驚,一宿不表。次日,整頓雄師,復至汜水關下劄營,放炮吶喊,聲振天地。韓榮聽得炮聲響,著人打探,來報曰:「啟總兵:周兵復至關下安營。」

韓榮大驚:「周兵復至,吾子休矣!」親自上城,差官打聽。

且說子牙陞帳坐下,眾將參謁畢,子牙傳令:「擺五方隊伍,吾親自取關。」

眾將官切齒深恨韓昇、韓變。子牙至關下叫曰:「請韓總兵答話!」

韓榮在城樓上現身,大叫曰:「姜子牙,你是敗軍之將,焉敢復來至此?」

子牙大笑曰:「吾雖誤中你的奸計,此關我畢竟要取你的。你知那得勝將軍今已被吾擒下。」命兩邊左右:「押過韓昇、韓變來!」

左右將二人押過來,在馬頭前。

韓榮見二子蓬頭跣足,繩博二臂,押在軍前,不覺痛心,忙大叫曰:「姜元帥,二子無知,冒犯虎威,罪在不赦,望元帥大開惻隱,憐而釋之,吾願獻汜水關以報之耳。」

韓昇大呼曰:「父親不可獻關!你乃紂王之股肱,食君之重祿,豈可惜子之命,而失臣節也!只宜緊守關隘,俟天子救兵到日,協力同心,共擒姜尚匹夫,那時碎屍萬段,為子報仇,未為晚也!我二人萬死無恨!」

子牙聽得大怒,令左右:「斬之!」

只見南宮適奉令,手起刀落,連斬二將於關下。韓榮見子受誅,心如刀割,大叫一聲,往城下自墜而死。可憐父子三人捐軀盡節,千古罕及。後人有詩讚之。

詩曰:
汜水滔滔日夜流,韓榮志與國同休。
父存臣節孤猿泣,子盡忠貞老鶴愁。
一死依稀酬社稷,三魂縹緲傲王侯。
如今屈指應無愧,笑殺當年兒女儔。

哪吒八臂三頭與眾道人會誅仙陣

話說韓榮墜城而死,城中百姓開關,迎接子牙人馬進汜水關。父老焚香迎接武王進帥府,眾將官懽喜,查點府庫錢糧停妥,出榜安民。武王命厚葬韓榮父子,子牙傳令治酒款待有功人員,在關上住了三四日。

且說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在碧遊床靜坐,忽金霞童兒來報:「有白鶴童兒至此。」

太乙真人出洞,見白鶴童兒手執玉劄降臨,言曰:「請師叔下山,同會誅仙陣。」

太乙真人望崑崙謝恩畢,白鶴童子回玉虛。不表。

白鶴童子是元始天尊身邊的小弟子,如果按輩分算,他是徒孫,但是人在修行當中就有這樣不同的位置。

什麼意思呢?

每個人的命運不同,每個生命的來處不同,用今天人們的酒、色、財、氣、七情、六慾去衡量的話,很容易產生妒嫉之心。為什麼他白鶴童子可以在元始天尊身邊?為什麼我們家哪吒不可以?這事就麻煩了。

所以人會用人的角度去想,神仙不是!神仙只是安居自己的位置。而人就變得貪婪。人為什麼沒有神仙的本事?是因為這個(貪婪)。而這些不好的狠毒生命,也因為這個(貪婪、妒嫉之心)。

且說太乙真人吩咐:「叫哪吒來。」

哪吒慌忙來至,見師父行禮畢,真人曰:「你如今養的傷痕全愈,你可先下山,我隨後就來,共破誅仙陣也!」

這裡就有趣了,余元帶著通天教主的寶貝來了,懼留孫已經意識到了,所以懼留孫就先下手為強,先用綑仙繩綑了他了。沒有交代余元拿著通天教主的什麼寶貝,他都沒來得及使(反正我們現在沒看到)。

哪吒領師命,方欲下山,真人曰:「你且站住。當日玉虛宮掌教天尊也曾贈子牙三盃酒,你今下山,我也贈你三盃,如何?」

所以師尊做了什麼,對其他的弟子就像「法旨」一樣,看誰能從中悟到什麼!這是憑藉悟性的。很多師尊在你面前做的事情就看誰在其中能夠體會到。相當一部分人體會不到,甚至師尊講的東西很多人都理解不了,根本悟不到。這就是悟性。

哪吒感謝。真人命金霞童兒斟酒過來,贈哪吒頭一盃酒。哪吒謝過,一飲而盡。真人袖內取一枚棗兒遞與哪吒過酒。哪吒連飲三盃,吃了三枚火棗。真人送哪吒出洞府,看哪吒上了風火輪,真人方進洞去。

哪吒提火尖鎗,方欲駕土遁前行,只見左邊一聲響,長出一隻臂膊來。哪吒大驚!曰:「怎的了?」還不曾說得完,右邊也長出一隻臂膊來。哪吒嚇得目瞪口呆。只聽得左右齊聲響,長出六隻手來,共是八條臂膊。又長出三個頭來。哪吒著慌,無可奈何,自思:「且回去,問吾師父來。」只得登回風火輪。

方至洞門,只見太乙真人也至門口,拍掌大笑,曰:「奇哉!奇哉!」有詩為證。

詩曰:
瓊漿三盞透三關,火棗頻添壯士顏。
八臂已成神妙術,三頭莫作等閒看。
須臾變化超凡聖,頃刻風雷任往還。
不是西岐多異士,只因天意惡奸讒。

三關,是指脈絡。「透三關」:把哪吒他的脈絡打通了。也應該是講天、地、人。其實就是有一種「全通」的意思,有點類似楊戩的「八九神功」。

這裡講述了有風、有雷,是哪吒他本身所代表的境界。

話說哪吒回來見太乙真人,曰:「弟子長出這些手,丫丫叉叉,怎好用兵?」

真人曰:「子牙行營有許多異士,然而有雙翼者、有變化者、有地行者、有奇珍者、有異寶者,今著你現三頭八臂,不負我金光洞裡所傳。此去進五關,也見周朝人物稀奇,個個俊傑。這法隱也隱得,現也現得,但憑你自己心意。」

這「法」但憑你自己心意——你心裡想變什麼,就變化什麼。

這裡講的「心意」,應該是講他哪吒的元神。換句話說:他的境界已經足以應用他的元神來指揮自己的身體,就不會雜亂了,所以不是凡體,已經超越過去了。

因為同時姜子牙那邊已經取了汜水關。再有,元始天尊下了一個法牒要他們共破誅仙陣。意思就是時間不到,太乙真人不敢給哪吒這東西,給了他這東西,搞不好就把哪吒毀了。

很多人去問師父要東西,我覺得是不能要的,非要的話,壞了!

很多人問了不該問的問題,給自己問出麻煩了,同樣,就是自己的劫數。也應對了「沉默是金」。

哪吒感謝師尊恩德。太乙真人傳哪吒隱現之法,哪吒大喜,一手執乾坤圈,一手執混天綾,一手執金磚,兩隻手擎兩根火尖鎗,還空三手。真人又將九龍神火罩,又取陰陽劍,共成八件兵器。

九龍神火罩,就是燒石機娘娘的那個。太乙真人這回把寶貝全給哪吒了。

哪吒拜辭了師父下山,逕往汜水關來。

正是:余化刀傷歸洞府,今朝變化更神通。

且說姜元帥在汜水關計點軍將,收拾取界牌關,忽然想起師尊偈來:「界牌關下遇誅仙。此事不知有何吉凶?且不可妄動!」又思:「若不進兵,恐誤了日期。」正在殿上憂慮,忽報:「黃龍真人來至。」

子牙迎接至中堂,打稽首,分賓主坐下。黃龍真人曰:「前邊就是誅仙陣,非可草率前進。子牙可吩咐門人,搭起蘆蓬席殿,迎接各處真人異士,伺候掌教師尊,方可前進。」

黃龍真人厲害,先打前仗,跟子牙說:你們先別過去,現在是神仙辦的事。又把蓬子搭起來,搭蘆蓬的意思就是:所有這些修行的人跟紅塵三界的人隔開。

第一,物質組成的不同;第二,同時也反映出紅塵誘惑之邪惡——對修行人而言,表現出紅塵的髒、不乾淨。指物質本身組成不乾淨。

子牙聽畢,忙令南宮適、武吉起蓋蘆蓬去了。且說哪吒現了三首八臂,登風火輪,面如藍靛,髮似硃砂,丫丫叉叉,七八隻手,走進關來。

挺奇怪的,凡是三頭六臂的相貌全改了,全改成凶煞惡神,有點像我們通常看到的羅漢,你看羅漢變化就是這樣的,或者是金剛,都會變出各種形象,我以為:他不擺脫人的層面,他就變化不出三頭六臂。

軍校不知是哪吒現此化身,著忙飛報子牙:「稟元帥:外面有一個三頭八臂的將官,要進關來,請令定奪。」

子牙命李靖:「去探來。」

李靖出府,果見三頭八臂的人,甚是凶惡,李靖問曰:「來者何人?」

哪吒見是李靖,忙叫:「父親,孩兒是三太子哪吒。」

李靖大驚!問曰:「你如何得此大術?」

哪吒把火棗之事說了一遍。李靖進殿回子牙,備言前事。子牙大喜,傳令:「令來。」

哪吒進殿,拜見元帥。眾將觀之,無有不悅,俱來稱賀。不表。

且見次日南宮適來回報曰:「稟元帥:蘆蓬俱已完備。」

黃龍真人曰:「如今只是洞府門人去得,以下將官一概都去不得。」

所有肉身,全都不能去,人到那兒,什麼都沒看著,就都廢了。所以誅仙陣,展現出(人的層面)另外一面。人是不能靠近的。

牙傳下令來:「諸位官將保武王,緊守關隘,不得擅離。我同黃龍真人與諸門人弟子前去蘆蓬,伺候掌教師尊與列位仙長,會誅仙陣。如有妄動者,定按軍法。」

眾將領命去訖。子牙進後殿來見武王,曰:「臣先去取關,大王且同眾將住於此處。俟取了界牌關,差官來接聖駕。」

武王曰:「相父前途保重。」

子牙感謝畢,復至前殿,與黃龍真人同眾門弟子離了汜水關,行有四十里,來至蘆蓬。

只見懸花結綵,疊錦鋪毹。黃龍真人同子牙上了蘆蓬坐下。少時間,只見廣成子來至;赤精子隨至。次日,懼留孫、文殊法天尊、普賢真人、慈航道人、玉鼎真人來至;隨後有雲中子、太乙真人、清虛道德真君、道行天尊、靈寶大法師俱陸續來至。子牙一一上下迎接,俱至蘆蓬坐下。

連雲中子都來了。雲中子不是元始天尊十二門人裡面的。雲中子似乎比他們要強一點。似乎啦!

少時,又是陸壓道人來至。稽首坐下,陸壓曰:「如今誅仙陣會過,只是萬仙陣再會一次,吾等劫運已滿,自此歸山,再圖精進,以正道果。」

所以他們必須遭此劫難。這裡面我能理解到,為什麼修行人在這種過程中會遇到這些關關卡卡的,這裡面的故事就可以對比、類似。

所以這一面走完,到了萬仙陣之後,陸壓說了:「到時候咱們的事就結了,剩下的都是人的事了,跟咱們沒關係了。」

過了萬仙陣他們就不出來,就是人的事了。過了萬仙陣就剩妖精了,沒有了這些修行當中出現的「變異的人」了。

比較有趣的是:這些人管陸壓叫師兄!這輩分有些弄不清楚。

眾道人曰:「師兄之言正是如此。」

眾皆默坐,專候掌教師尊。

所有修行的人,沒有一個躺那兒睡覺的,都是打坐的。

不一時,只聽得空中有環佩之聲,眾仙知是燃燈道人來了,眾道人起身,降階迎上蓬來,行禮坐下。

看起來,燃燈道人比他們高。

燃燈道人曰:「誅仙陣只在前面,諸友可曾見麼?」

眾道人曰:「前面不見甚麼光景。」

燃燈曰:「那一派紅氣罩住的便是。」

眾道友俱起身,定睛觀看。不表。

這就是差距。為什麼沒看著?就是層面的問題。燃燈道人看見了,他們沒看到。這裡沒說陸壓看沒看到?如果這麼寫的話,陸壓沒看到。如果說陸壓是奇門中的高人,就能看到。

奇門高人,本身有著他的不同之處。燃燈可以看到,陸壓沒看到,所以提醒大家:是有原因的。跟他的修行本身有關。沒有誰對、誰錯;誰高、誰低,千萬不能這麼想,而是各自的生命歸屬。分出高、低;對、錯來,都是人(用人心分辨),這是對神仙的不敬。

且說多寶道人已知闡教門人來了,用手發一聲掌心雷,把紅氣震開,現出陣來。

多寶道人後來歸順了。他當時領了通天教主的四把劍(是金靈聖母拿出來給他的),擺了這個陣。

蘆蓬上眾仙正看,只見紅氣閃開,陣圖已現,好利害!殺氣騰騰,陰雲慘慘,怪霧盤旋,冷風習習,或隱或現,或昇或降,上下反覆不定。

內中有黃龍真人曰:「吾等今犯殺戒,該惹紅塵,既遇此陣,也當得會他一會。」

紅氣,可能這裡還是講述著「紅塵滾滾」!從黃龍真人的說法「該惹紅塵」,應該是這個意思。如果是講紅塵滾滾的話,他隱喻:當任何神仙來到人的環境中,人間的貪欲、酒、色、財、氣的一切,幾乎可以把神仙完全都毀掉。

燃燈曰:「自古聖人云:只觀善地千千次,莫看人間殺伐臨。」

這裡講的「善地」是指「修行」之地,非三界、非人間。「善地」跟「人間」是對應的。否定人間的,那就是仙界了,那你怎麼看都對。

人間,一眼都不要看(莫看人間),連想都不要想,想了就完了,看一眼就完了。所以誅仙陣是講紅塵,今天的三界。

內中有十二代弟子,倒有八九位要去。燃燈道人阻不住,齊起身下了蘆蓬,諸門人也隨著來看此陣。行至陣前,果然是驚心駭目,怪氣凌人。眾仙俱不肯回,只管貪看。

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待續)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華山(Shutterstock)
    一爇化三清,咱們說心裡話:這不太好講。因為它包括著老子的境界、元始天尊的造化——他們是神來的——人嘴不太好講。在《封神演義》裡的某些用詞,有生命背後真正的因素,而這一份因素在書中是找不到的。會有這個問題,先跟大家講清楚。
  • 封神演義》裡的這些人,在現在的廟宇中都可以看到(編注:佛寺山門上兩個門神,俗稱「哼哈二將」——哼將:鄭倫;哈將:陳奇)。當然,他們有一些出現改變,跟地方、民間是有關係的。所以我們講《封神演義》,聽氛圍,有些細節我以為不一定準確,同樣有局限性。特別是涉及到具體的神仙。
  •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封神榜上是三百六十五個正神(上回說了,通天教主解釋了誰進封神榜),這就對應出來一個問題:周天——就是一年,是指「時間」。提到周天,通常是煉氣功的在解釋大周天、小周天,他在練人的七經八脈,練成一體。在《封神演義》裡說出來的故事當中,其實就有個內在的東西:人身體的周天,實際跟時間的一年,能走在一個吻合面上。
  • 《封神演義》七十二回是「廣成子三謁碧遊宮」,他去見通天教主,這裡面牽扯相當深刻的「因果」關係,是交織在一起的。
  • 《封神演義》裡面對孔雀大明王的說法,就是他的根底很深。最開始的時候,說殷郊、殷洪可以擋住女媧的雲路,其實也代表他們的根脈很深。我們從另外一個角度去理解的話,今天,進入三界,成為人的人,這些生命都有他的根底。這種根底的來處,不是我們人這邊能夠理解到;能夠接觸到的。
  • 通常說的金、木、水、火、土,是指能夠看到的有形的物質,是指三界裡面的東西。書中也談到孔宣的根基、根脈太深,他的來處高(他的久遠),普通人不知道他來自於何處。而元始天尊都敬了姜子牙(金臺拜將)酒了,但是告訴姜子牙的偈語卻不包括孔宣。
  • 按道理一切都定好了。在殷郊「助紂伐周」的時候,赤精子跟廣成子怕殷郊的阻擋,使姜子牙錯過了三月十五號這個定下來的拜將時辰,以至於諸多道友出來幫忙,把殷郊給除了。所以,姜子牙對「三十六路人馬」那麼看重,而且講「三十六路人馬俱完」,為什麼最後是三十五路,而不是三十六路?最後又補了一路。
  • 第六十八回「首陽山夷齊阻兵」。講伯夷、叔齊這兩個人。這章比較簡單,是一個過度章節,講述了伯夷、叔齊兩個人至死不食周粟,流傳萬古。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