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18)洗脑

作者:David Law
数十年共产暴政带给老百姓各种苦难,唯有认清共产党邪恶本质,唾弃共产党,才能迎向光明未来,福及子孙。(黄淑贞/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45
【字号】    
   标签: tags:

十一、洗脑

我在学校的成绩一向平平,没有哪些科目是特别出彩的,不过尤其讨厌珠算。开始学习地理和历史,明白了中国的地理环境和河流、大概的天气状况和分布;也知道了一些中国古代的历史、朝代的更替和大致的原因,那趣味性还是很浓的,但我讨厌强记那些年号。我也不爱运动,比较喜欢唐宋的诗词,李白和杜甫的诗的确很好: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己过万重山。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学校经常给我们说国民党如何腐败、不抗日,如何打压共产党以及劳役老百姓;共产党如何进行伟大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北上抗日等等。还推出一套电影叫《白毛女》,是说财主、地主恶霸如何可恶、如何盘剥老百姓,日本人如何侵华、英美法帝国如何如何、纳粹德国如何如何。书本上图文并茂,写着苏联老大哥如何如何好、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如何如何先进、老百姓如何如何幸福云云。港澳及台湾同胞如何如何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我们生活在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如何如何幸福云云。

(中共当年由前苏联派“专家”来华指导如何造反,武装聚众于井岗山与国民党对峙,后经过国民党的五次大围剿而被迫败走,加之共党内部派系争权分裂各走东西,其中一支经江西、湖南、广西、贵洲、云南、四川、陕西逃亡。差不多十多万散兵在逃至陕西时,只剩下数千左右的残兵,准备经甘肃入内蒙古而远走苏俄时,在陕西与第三代独裁者习近平之父习仲勋伙同刘志丹的“陕共”会合,并得以重新壮大,且适值二战爆发而国民党中止围剿。后被中共美其名曰“长征”,其实是逃亡。后更在中共的“革命圣地”陕西延安南泥湾种植婴粟,制鸦片荼毒国人。)

文化公园和西山岗上同时举行一个盛大的农业展览会,展出附近八乡的农产品精品,特别粗壮的甘蔗、特别肥大的淡水鱼、个头特大的蚕蛹,在在显示“互助组合作社”的优越性。还展出很多立体的沙盘地图,描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前景,彰显所谓“社会主义社会的优越性”,建国短短数年便取得巨大的成就。展会结束后只剩下一些泥土塑造的模型和小玩具,被我们这些野孩子哄抢一空。

我们放学后大多在家里后园玩。斗酸味草的主茎,看谁的先断。夏天时从水井里打上来水,把二米多长、一米宽、半人多高的水池注入一半满的水,在池里玩水。还在花园里玩火,煮野草玩。要么在乱砖堆里翻找青蛙或蟋蟀,那些青蛙躲在砖堆里或在花丛中。清蒸青蛙可美味了,特别是雨后青蛙特别多。夏天晚上萤火虫特别多,就在巷口对面曾经种过花生的祠堂地里,那时又杂草丛生,萤火虫都在那里飞来飞去。大人们都在那里摇着扇子纳凉,不过蚊子就特别多。

宝林寺的大雄宝殿被改成会堂和舞厅(宝林寺被搬到旁边的一条小巷里,就在原址的隔邻)。那些小学老师几乎逢周末都到那里跳“交谊舞”,没有精彩动听的音乐,只有一面大鼓敲着单调的蓬差差、蓬差差的鼓声,意大利石米批荡的地上洒上少许滑石粉,只有绿、蓝和粉红三色不动的灯光,三五对男女教师捉对起舞,显得特别的单调和泠清,可是他们却甘之如饴。

那个年代得了寄生虫病被认为是很平常的小事,如蛔虫,严重些的如勾虫,更严重的是什么丝虫,寄生在人的肠里,严重时是会死人的。市面上有一些除虫成药出卖,售价都不高,效果还可以,老妈三不五时会买回来给我们吃,改天就会随大便排出蛔虫来,很恐布和令人恶心的。究其根源是人们利用各种粪便作为肥料种植作物,而没有任何的消毒措施引致的后果。

有时我会爬到榄树上采下一些沙榄,待到星期五、六晚上拿到电影院门前叫卖,每晚总能卖个二三角钱。影院大堂墙上挂着很多电影明星的黑白大照片,全部都是香港的明星:张英、白燕、张活游、冯宝宝等等。

院内放映的全是香港的黑白影片,曾经上映过一套影片叫做《可怜天下父母心》,因为影片拍摄得太精彩,原来的影院太小,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改在文化公园剧院放映。

我们这些野孩子的机会来了,影片放映不久,我们随着一些大野孩子从后山爬墙跳到映院里,或坐地上或爬窗台上,一边看霸王戏,一边和巡场查票的人员玩捉迷藏,直到影片放完,我们就可以大模大样离开了。

影片大意是一个普通的五口小家庭,三个小孩,怎样在父亲生病失业期间一边上学,一边千方百计帮助家里赚钱,克服困难自救的故事。情节逼真,演员演技精湛,反映了当时香港社会的实况,是一套相当赚人热泪的影片,和以后的一套《孤雏泪》的影片及一篇外国小说《少年笔耕》有异曲同工之妙,从影片中也可看到当时在香港生活实在不容易。

某日毕街其中一个商铺二楼失火了,很多人围在那里看热闹,乌黑的浓烟透过窗门飘散出来,镇上各个社区的人们都推着各自所属的古老“水柜”水车前来帮忙。它的四个铁轮上面装有一个青铜铸造的水箱,里面有几个积筒,上面还有加压的杠杆,铸造时间是清朝光绪或道光年份的。

人们乱哄哄地用小水桶从水井里打上来水倒进大桶里,或提或担或抬把水倒进水车中,六至八个人分别站在水车两旁卖力地摇动帮浦,加压后的水柱软弱无力地喷向火场。

还有水枪,人们直接把晚清时代黄铜打造的古老水枪插进大水桶里,对准火头用力向下压,微小软弱的水柱便射向火头。大火烧穿了瓦木结构的屋顶,轰隆倒下的瓦砾夹杂着燃烧的木板、木柱掉下来,火势反而更猛烈了。后来调来了沙头糖厂的小型消防车,粗大的高压水柱向火场内喷射,很快把大火救熄了。

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点阅【】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如果换是我绝对做不到如此效果,这就是力量和术业有专攻的差距,注定这行饭不是我能吃的,所以我和阿景只能做些帮工的工作。
  • 后来事情渐渐在铁路沿线传开了,火车票一下子卖光了,于是有骑单车的、有拖家带口一家大小肩挑背扛走路的。听说最多时在边境聚集了十多万人,准备趁香港方面英军和警力薄弱时冲关。
  • 外嫁女回娘家省亲不带个人的口粮,那怎么可能有饭吃?除非你有一个很好的“南风窗”。当时大家都觉得理所当然,但深思之下你只会感到匪夷所思,及一阵无奈和苦涩,这是中国几千年来都从来没发生过的怪事。
  • 我们六、七人被组成一个小组,围着那三亩左右的贫瘠烂地种菜。人多地少,收入怎么可能会高呢?瞎折腾而己。
  •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穿补丁衣服在那个时代并不失礼于人,全民皆穿补丁时装。麻袋是装大米的,麻袋大衣不知怎样却流行了起来。
  • 一对小孤儿由街道委员会出头,为那个十四岁左右的女孩在附近农村物色了一个超大龄老男人为其丈夫,唯一条件是必须照顾其“小”舅子!(这可以说是大跃进的独特产物。)
  • 整个县城的街道和私人房屋在同一天遭遇到同一命运,拆下的材料都搬去建大礼堂去了。说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新社会、新风气,倒不如说人们什么私有财产都没有了,甚至连隐私也没有了,要那些围墙做什么?
  • 食不饱怎么办?三妹跟着邻居一堆人钻进花基那些甘蔗田里偷蔗食,吃饱了还不算完,还要带些回家继续吃。久而久之,那几块蔗田中央部分全被吃光了,只有蔗田外围薄薄的一圈才是甘蔗,蔗田中央都被掏空了。
  • 回到家里惊见窗上的防盗铁枝失踪了,只剩下铁枝被拆走的痕迹,原来那些铁枝加入超英赶美的炼钢大业中去了。
  • 市面上三不五时就有些残汤剩饭出售,于是人们不约而同地争相抢购。我尝过,口感还不算太差,也未变质,里面包含的内容还真丰富。这是哪个朱门的酒肉?它的真正出处没人去深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