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28)启蒙

作者:David Law
数十年共产暴政带给老百姓各种苦难,唯有认清共产党邪恶本质,唾弃共产党,才能迎向光明未来,福及子孙。(黄淑贞/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93
【字号】    
   标签: tags:

二十、启蒙

澳门绿川广播电台里五花八门的信息可以说是巨量和崭新的,甚至可以用匪夷所思来形容,是自由世界的另一种表达方式。跑狗场的现场描述、赔率的预测和赛后实质的派彩等等钜细无遗,简而言之就是赌博。

还有每个小时的新闻报告,从中可以意会到差不多整个世界和这个城市的脉膊,你可以清楚感到那里的生活是怎样的,人们都在怎样的社会环境中生活。

还有就是旋律优雅的国语时代曲,给你和国内歌曲截然不同的风格、感受和信息,各种节目中加插的商业广告更被我认为是精彩绝伦的。

台湾电台的讯息就更加直接和震憾,虽然电波受到共产党的无线电波干扰,但八、九成的信息内容是可以清楚理解的。国民党和共产党的纷争、分岐、过往某些大事的“真相”和来龙去脉都对你说得清清楚楚,内里的秘闻和真伪就要你自己来判断了。还有一些外面发生的各方面的新闻、自由世界的大事,是你绝对不能在铁幕内得知的。

这一扇巨大的“南风窗”一经打开,自由世界的讯息像海啸一样席卷着我年少的心灵。(当时乡间对“南风窗”有另一个解释:指有港澳关系,并经常受到经济上的接济。)不管当局怎样宣传、说教、洗脑教育、恐吓压制、隐瞒和歪曲,但事实永远胜于雄辩。

明眼人都知道,这里距离自由世界那么近,过半居民或多或少都有海外或港澳的亲友关系,那些人不时回乡探亲所带回来的手信,他们的衣着、言谈和气质,对某些事物不同的观点或见解,在在都和这里截然不同,这是任何一个政权都不可能左右的。(400多年前葡萄牙借用澳门,100多年前满清政府把香港割让租借给英国,在借来的时空里造就了一处遥远东方的人间乐土。)

我并没有止步于此,不知道为什么,乡间突然就开始了一股无线电的热潮。相信老妈对我的做法是很有微言的,因为拿回家的钱越来越少,都投进无线电这只怪兽的嘴里了!我的收音机升级到由三个真空电子管组成,达到能推动喇叭的境界,接收能力更强大了,因为多了一级高频信号的放大,就是把接收下来非常微弱的无线电波先行放大几十倍。

这一下精彩了!什么香港电台、香港商业一台、二台、英国BBC、美国之音、莫斯科电台的对华广播都来了!外面自由世界为我打开了一扇包罗万象的真理之窗!让我明白了真理是什么?什么是民主、自由、人权?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分别在哪里?

从前很多不明白的事物、现象,共产党的说法、解释、向我们灌输的理念和价值观念,现在都得到不同角度、不同程度的驳斥和解说。为什么我这样说?因为那些更贴近人性,我那早逝的老爸得到的绝对是迫害!我们这些年过的非人生活也是迫害!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里说的,公民都有宗教信仰的自由、结社集会的自由、言论的自由、选择职业的自由、迁徙的自由等等,其实都是子虚乌有的废话。(多年之后看到外国的解密文件,魔头毛泽东当年这样说――那是写给外国人看的,你们也相信?)我心里是明白了,但是还远没有发展到行动的境地,只是愤愤不平而己。

最值得一提的莫过于香港电台每日上午报导的街市行情。生果蔬菜、海鲜、猪牛羊及三鸟,包含所有的干货湿货,天上飞的、地上走的、土里种的、水里游的、生的、死的、野生的、驯养的……所有货物的批发及零售价格全部广播出来,真正的包罗万象,已达到匪夷所思的地步。这就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民生,这才是人间天堂!那比在共产党窃政前街市还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个差距竟有云泥之别,这里也曾经有过如此的繁华,可惜此景不再!

但是如果不小心,损失可是毁灭性的!曾经发生过二三次烧毁真空电子管的惨剧浩劫,那是二十多三十元的损失,钜款啊!真的令人欲哭无泪啊!逢此大劫,就只能暂时停顿几个月了。

生活还得继续,老妈和二妺也结束了大虎山种植番薯的生涯,重新进入毛巾厂。镇上开展一个叫“四清”的运动,我想你们这帮王八蛋也该有这一天了吧?在三年饥荒人祸的时期里,不管是大官还是芝麻绿豆的小官,全都有多食多占的劣绩,这是他们要秋后算账的其中“一清”。

可惜整件事雷声大雨点小,就像夏日午后的一场雷雨,眼看着雷暴将至,不料一阵大风吹来就烟消云散了。那些当官的只是象征式做了一下检讨,承认错误,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副食品的供应也慢慢有了变化,但还是很紧张。看见二姑姐回娘家省亲,她小心奕奕地从一个小布袋里匀出满满的一碗白米交给老妈,而老妈也面不改色地收下,那意思是说中午或今晚在娘家吃饭。

每个月每人的口粮是固定的,本来定量就不足以支撑到月尾,无人可以幸免,外嫁女回娘家省亲不带个人的口粮,那怎么可能有饭吃?除非你有一个很好的“南风窗”。当时大家都觉得理所当然,但深思之下你只会感到匪夷所思,及一阵无奈和苦涩,这是中国几千年来都从来没发生过的怪事。

老爸的墓地失踪了!整个的凭空消失了,那山坡的形状也变了。那些年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去扫墓,不是我们为人子孙的不懂得慎终追远,而是形势不允许啊!不光我们,很多人也是如此。就在那“自力更生”的年代,开荒队在山上把绝大部分人的先祖墓地铲除造梯田,真的很无语啊!他妈的!共产党连死人都不放过!

正宅早在好几年前就变成园林处的总部,这还不算完,就在大跃进的年代里,他们竟然在我们园子里紧贴石级处修起了一间横向的单层平房,只有一个房间,却连通了隔邻的房屋,并共用一个大门。以前那家古怪的邻居搬了进去,前面的房屋让给李先生。新业主是园林处,对我们半句说话也没有,却对李先生说“需要”,于是晚红园也就没有了。

这是什么逻辑啊?共产党做事就是这样匪夷所思,这种做法比土匪更土匪。最终在“四清”时说那也是属于多吃多占的范围,赔付给我们65元,差不多一亩地呢!赔给晚红园多少钱,李先生夫妇没有说。

制造低阶收音机的风气方兴未艾,随着半导体三极管技术的普及与应用,半导体收音机流行了起来了,一时之间几乎整个县都是收听港澳电台广播的人,这已是公开的秘密。

我写了好几封信给四叔,央他为我买了二本关于半导体技术的书和一对半导体功率管。手里拿着(四叔寄来的)纸质优良印刷精美的书籍,一时感触良多,生活在资本主义“水深火热”的世界里,竟能造出这样的精品,且科技如此先进!(哈哈!说多了说多了。)

此后我便改装了我的收音机,它的威力更强大、更省电。真应该多谢大气中的电波,它给我带来了真知、真理,把外面的世界都为我描述得清清楚楚,我的观念慢慢地变了,知道得越多,变得越快越大!谁说的谎话更多更大,我都知道了!

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点阅【】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外边风平浪静没有异常,看一看日历,风向和风力及潮汐时间都很理想,决定三日后行动,并立即分工合作。有人负责偷艇;有人负责安排掩护物资,如草席和垃圾;有人负责杂务;我负责行动日晚上的晚餐二十八个大号月饼。
  • 原来那家伙己经偷渡了一次,不过没成功,据他说己经能清楚看到内伶仃岛了。可惜时间不够,天亮了,被抓了回来。估计原因大概是动力(人力)不足,或中途迷路在海中兜圈。
  • 矇眬中看到地平线上一个若隐若现、小小海岛的虚影子。那就是内伶仃岛,这是最重要的地标,过了这个地标往南约十公里就是香港!说不激动是假的,那里有一个自由世界在召唤着我们!
  • 一个县城去的知青因偷渡失败被抓回来了。我说凡是偷渡失败被抓回来的人都是人才,他们在这方面都有经验,比较熟门路,正所谓老马识途嘛!
  • 既然要偷渡到香港,水路是首选,那么除了要有强大和绵长的力气,更要熟悉艇仔的性能,这样才容易找到合作的队友。
  • 上山下乡做知青是一个毁灭人的灵魂的运动!是摧残一个人的肉体和灵魂及前途的运动!下至刚小学毕业、上至高中毕业都必须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一时之间,镇上风声鹤泪、鸡飞狗跳。
  • 最后和庐桂森收买了五沙的农民划小艇偷渡到了香港。知道那事时,我曾经很失落一段时间。他们比我早了差不多六年呢!
  • 她们并不知道这里有“中国特色的贱民制度”,老百姓被分成三六九等,那是要追溯三代人到你祖父那一代的。
  • 梦很短却很清晰,醒来后没有特别放在心上。想不到竟然在多年后成为事实,那该怎样解释呢?
  • 他变成无家可归的假孤儿,抱着唯一的破棉被到处流浪,后来寄居在远房亲戚家的门廊边,两餐都得自己解决。共产党没有给他哪怕半点帮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