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28)啟蒙

作者:David Law
數十年共產暴政帶給老百姓各種苦難,唯有認清共產黨邪惡本質,唾棄共產黨,才能迎向光明未來,福及子孫。(黃淑貞/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98
【字號】    
   標籤: tags:

二十、啟蒙

澳門綠川廣播電台裡五花八門的信息可以說是巨量和嶄新的,甚至可以用匪夷所思來形容,是自由世界的另一種表達方式。跑狗場的現場描述、賠率的預測和賽後實質的派彩等等鉅細無遺,簡而言之就是賭博。

還有每個小時的新聞報告,從中可以意會到差不多整個世界和這個城市的脈膊,你可以清楚感到那裡的生活是怎樣的,人們都在怎樣的社會環境中生活。

還有就是旋律優雅的國語時代曲,給你和國內歌曲截然不同的風格、感受和信息,各種節目中加插的商業廣告更被我認為是精采絕倫的。

台灣電台的訊息就更加直接和震憾,雖然電波受到共產黨的無線電波干擾,但八、九成的信息內容是可以清楚理解的。國民黨和共產黨的紛爭、分岐、過往某些大事的「真相」和來龍去脈都對你說得清清楚楚,內裡的祕聞和真偽就要你自己來判斷了。還有一些外面發生的各方面的新聞、自由世界的大事,是你絕對不能在鐵幕內得知的。

這一扇巨大的「南風窗」一經打開,自由世界的訊息像海嘯一樣席捲著我年少的心靈。(當時鄉間對「南風窗」有另一個解釋:指有港澳關係,並經常受到經濟上的接濟。)不管當局怎樣宣傳、說教、洗腦教育、恐嚇壓制、隱瞞和歪曲,但事實永遠勝於雄辯。

明眼人都知道,這裡距離自由世界那麼近,過半居民或多或少都有海外或港澳的親友關係,那些人不時回鄉探親所帶回來的手信,他們的衣著、言談和氣質,對某些事物不同的觀點或見解,在在都和這裡截然不同,這是任何一個政權都不可能左右的。(400多年前葡萄牙借用澳門,100多年前滿清政府把香港割讓租借給英國,在借來的時空裡造就了一處遙遠東方的人間樂土。)

我並沒有止步於此,不知道為什麼,鄉間突然就開始了一股無線電的熱潮。相信老媽對我的做法是很有微言的,因為拿回家的錢越來越少,都投進無線電這隻怪獸的嘴裡了!我的收音機升級到由三個真空電子管組成,達到能推動喇叭的境界,接收能力更強大了,因為多了一級高頻信號的放大,就是把接收下來非常微弱的無線電波先行放大幾十倍。

這一下精采了!什麼香港電台、香港商業一台、二台、英國BBC、美國之音、莫斯科電台的對華廣播都來了!外面自由世界為我打開了一扇包羅萬象的真理之窗!讓我明白了真理是什麼?什麼是民主、自由、人權?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分別在哪裡?

從前很多不明白的事物、現象,共產黨的說法、解釋、向我們灌輸的理念和價值觀念,現在都得到不同角度、不同程度的駁斥和解說。為什麼我這樣說?因為那些更貼近人性,我那早逝的老爸得到的絕對是迫害!我們這些年過的非人生活也是迫害!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裡說的,公民都有宗教信仰的自由、結社集會的自由、言論的自由、選擇職業的自由、遷徙的自由等等,其實都是子虛烏有的廢話。(多年之後看到外國的解密文件,魔頭毛澤東當年這樣說――那是寫給外國人看的,你們也相信?)我心裡是明白了,但是還遠沒有發展到行動的境地,只是憤憤不平而己。

最值得一提的莫過於香港電台每日上午報導的街市行情。生果蔬菜、海鮮、豬牛羊及三鳥,包含所有的乾貨濕貨,天上飛的、地上走的、土裡種的、水裡游的、生的、死的、野生的、馴養的……所有貨物的批發及零售價格全部廣播出來,真正的包羅萬象,已達到匪夷所思的地步。這就是資本主義社會的民生,這才是人間天堂!那比在共產黨竊政前街市還有過之而無不及,那個差距竟有雲泥之別,這裡也曾經有過如此的繁華,可惜此景不再!

但是如果不小心,損失可是毀滅性的!曾經發生過二三次燒毀真空電子管的慘劇浩劫,那是二十多三十元的損失,鉅款啊!真的令人欲哭無淚啊!逢此大劫,就只能暫時停頓幾個月了。

生活還得繼續,老媽和二妺也結束了大虎山種植番薯的生涯,重新進入毛巾廠。鎮上開展一個叫「四清」的運動,我想你們這幫王八蛋也該有這一天了吧?在三年饑荒人禍的時期裡,不管是大官還是芝麻綠豆的小官,全都有多食多占的劣績,這是他們要秋後算帳的其中「一清」。

可惜整件事雷聲大雨點小,就像夏日午後的一場雷雨,眼看著雷暴將至,不料一陣大風吹來就煙消雲散了。那些當官的只是象徵式做了一下檢討,承認錯誤,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副食品的供應也慢慢有了變化,但還是很緊張。看見二姑姐回娘家省親,她小心奕奕地從一個小布袋裡勻出滿滿的一碗白米交給老媽,而老媽也面不改色地收下,那意思是說中午或今晚在娘家吃飯。

每個月每人的口糧是固定的,本來定量就不足以支撐到月尾,無人可以倖免,外嫁女回娘家省親不帶個人的口糧,那怎麼可能有飯吃?除非你有一個很好的「南風窗」。當時大家都覺得理所當然,但深思之下你只會感到匪夷所思,及一陣無奈和苦澀,這是中國幾千年來都從來沒發生過的怪事。

老爸的墓地失蹤了!整個的憑空消失了,那山坡的形狀也變了。那些年我們根本沒有時間去掃墓,不是我們為人子孫的不懂得慎終追遠,而是形勢不允許啊!不光我們,很多人也是如此。就在那「自力更生」的年代,開荒隊在山上把絕大部分人的先祖墓地鏟除造梯田,真的很無語啊!他媽的!共產黨連死人都不放過!

正宅早在好幾年前就變成園林處的總部,這還不算完,就在大躍進的年代裡,他們竟然在我們園子裡緊貼石級處修起了一間橫向的單層平房,只有一個房間,卻連通了隔鄰的房屋,並共用一個大門。以前那家古怪的鄰居搬了進去,前面的房屋讓給李先生。新業主是園林處,對我們半句說話也沒有,卻對李先生說「需要」,於是晚紅園也就沒有了。

這是什麼邏輯啊?共產黨做事就是這樣匪夷所思,這種做法比土匪更土匪。最終在「四清」時說那也是屬於多吃多占的範圍,賠付給我們65元,差不多一畝地呢!賠給晚紅園多少錢,李先生夫婦沒有說。

製造低階收音機的風氣方興未艾,隨著半導體三極管技術的普及與應用,半導體收音機流行了起來了,一時之間幾乎整個縣都是收聽港澳電台廣播的人,這已是公開的祕密。

我寫了好幾封信給四叔,央他為我買了二本關於半導體技術的書和一對半導體功率管。手裡拿著(四叔寄來的)紙質優良印刷精美的書籍,一時感觸良多,生活在資本主義「水深火熱」的世界裡,竟能造出這樣的精品,且科技如此先進!(哈哈!說多了說多了。)

此後我便改裝了我的收音機,它的威力更強大、更省電。真應該多謝大氣中的電波,它給我帶來了真知、真理,把外面的世界都為我描述得清清楚楚,我的觀念慢慢地變了,知道得越多,變得越快越大!誰說的謊話更多更大,我都知道了!

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點閱【】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行人柱著木橈差不多走三個小時,翻過三座小山才到青山下。上吧!過了正午才爬到青山山頂,突然全部人都歡呼讚歎了起來!嘩!美極了!回頭北望是寬闊浩瀚的珠江口和內伶仃島、龍鼓灘;西邊極目處是珠海和澳門。
  • 我坐在第三排,承受了巨浪的洗禮,艇裡很快積了差不多一尺多的水,那戽水的姐姐忙不過來了,我馬上放下木橈去幫忙,積水很快被清除乾淨。舢板的吃水淺了,速度自然正常了。
  • 外邊風平浪靜沒有異常,看一看日曆,風向和風力及潮汐時間都很理想,決定三日後行動,並立即分工合作。有人負責偷艇;有人負責安排掩護物資,如草蓆和垃圾;有人負責雜務;我負責行動日晚上的晚餐二十八個大號月餅。
  • 原來那傢伙己經偷渡了一次,不過沒成功,據他說己經能清楚看到內伶仃島了。可惜時間不夠,天亮了,被抓了回來。估計原因大概是動力(人力)不足,或中途迷路在海中兜圈。
  • 矇矓中看到地平線上一個若隱若現、小小海島的虛影子。那就是內伶仃島,這是最重要的地標,過了這個地標往南約十公里就是香港!說不激動是假的,那裡有一個自由世界在召喚著我們!
  • 一個縣城去的知青因偷渡失敗被抓回來了。我說凡是偷渡失敗被抓回來的人都是人才,他們在這方面都有經驗,比較熟門路,正所謂老馬識途嘛!
  • 既然要偷渡到香港,水路是首選,那麼除了要有強大和綿長的力氣,更要熟悉艇仔的性能,這樣才容易找到合作的隊友。
  • 上山下鄉做知青是一個毀滅人的靈魂的運動!是摧殘一個人的肉體和靈魂及前途的運動!下至剛小學畢業、上至高中畢業都必須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一時之間,鎮上風聲鶴淚、雞飛狗跳。
  • 最後和廬桂森收買了五沙的農民划小艇偷渡到了香港。知道那事時,我曾經很失落一段時間。他們比我早了差不多六年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