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 第九十七回   摘星楼纣王自焚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 第九十七回   摘星楼纣王自焚。(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80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现在这个环境,妖精、鬼魅、兽,人挺难处理,但是,与神同行的人就没有问题。《封神演义》讲述的也是这个故事。在进入“万仙阵”之后,我就一直跟大家说,后面很多人都死在了妖精手里。死在人手里的就一个:张奎。

张奎一个人干掉七个:五岳,再加上土行孙夫妇两。当然,张奎有太太在里面,所以他们一下杀了七个。这七个里头很具有特征:“五岳”本身是人成了仙(其实是件好事,这话就很别扭)。

这是件好事,去表现了张奎个体的正。土行孙不是,土行孙是一个修行的人,却代表了恶,在修行中有罪恶的因素,所以他就死了。女人在里面是配角,邓婵玉就是一种配角,配出来的。

等到后来千里眼、顺风耳可不一样,千里眼、顺风耳去了封神台被封神了。书中讲述了两个树精:桃树精、柳树鬼。关键是它的树根进到了轩辕庙,盘在了两个鬼使身上,从而使得这个桃树精、柳树鬼成为了人中的门神——大家要明白他们成了。

这是妖精里头的树精、树怪“成了”!成的原因就是那两个鬼使跟庙里头有关。这里面就讲述一个意思:为什么动物(狐、黄、白、柳)真的往人身上去。可能远古历史是有这个机会,但机会很少。而桃树精、柳树鬼也是顺着大自然形成,就是在天、地间的自然法则中自然到位的。等到了“梅山七怪”就不灵了。

梅山七怪没有一个修成的,修不成的原因是“他们不能跟正的东西连在一起”。轩辕庙是有正的因素在里头,所以桃树精、柳树鬼成了。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理解。这第一个。

第二个呢,要跟大家声明,《封神演义》讲述的只是在一个小的层面里头——其实封的神是三界里面的——上面触及到的,是主持这件事情的元始天尊跟老子。如果你一定往上追,可以追到鸿钧道人,再往上追,就追不着,没了。所以局限在这么一个狭小的范围之内。我觉得是告诉了我们一个“修炼的文化”——在一种大变更的年代当中,一个修行的人从中能够品味到修行的艰难跟珍贵。

所以修炼得照《封神演义》?不是!

《封神演义》是有它好的一面,其实也有它局限的一面,它只触及到元始天尊这一层。更上面的理,我们已经够不着,他也没有表示出来。同时,也表现出人本身不能触及到更高。就是有这么一个相对应的局限性。

那对于今天的修行人来讲,只能借鉴——有这样的生命及之间的关联。可不能照书走,那里头我个人也觉得有一些不一定是合适的,因为“一层有一层的道理”。所以这个要跟大家品明白。

我们中间品的这些味道呢,只是站在一个人的角度(普通肉身、肉胎)去看待这种神仙的故事,品味这其中的味道——玄中玄更玄。

我想马上讲完了,我想把整个《涛哥侃封神》重新整理一下,然后留下来。现在这个时间点我们先讲完。

梅山七怪没有根脉,没有桃树精、柳树鬼那样的根脉,最后,就除掉了它们。提醒大家,“山河社稷图”只是保住了山河社稷,并没有用它杀人。山河社稷图使得杨戬抓到了白猿,这个猿猴回归了它本源的样子。它不像“太极图”,当时用太极图把殷红直接杀掉。这个不一样。

我觉得其中是有上、下层面的因素在。应该讲:山河社稷图,它带有一种除魔、平和的概念。它没有“清理”的概念。我个人理解是这样。因为山河社稷图带来了周朝八百年“江山永固”的含义在里头。而在这个含义当中,白猿受控于它而返本归元,回到了原来的样子。里面有着一种“慈悲”的含义,就是“白猿不去沾惹山河社稷图”。然后,姜子牙就用陆压那个葫芦把它杀了。

我们讲过葫芦杀了三个,上至赵公民(是不是赵公民?忘了!赵公民是被射死的)、下至余元。然后,白猿是被葫芦杀的。后面的妲己也是被葫芦杀的。三个都不正。(编注:陆压的葫芦“斩仙飞刀”,分别斩杀:白礼、余元、丘引、袁洪、妲己。)

但,狐狸是被女娲派去。白猿是自己修炼而成的。那余元呢,是有点邪门歪道的含义在里头。他们都是在人中修行的,但都含有不正的东西在里头。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编注:余元乃截教门下,蓬莱岛一气仙,金灵圣母之徒,余化之师。)

一般正道的途径杀不了它们。白猿是受了日精月华,包括杨戬对它也没办法。这只狐狸呢,人杀不了它,军士见到它就怂了。余元也是,他作为练气士,从这个角度,也是杀不了它。陆压是一个游神散仙,他炼了完全不同的——你可以叫左道旁门。但那个左道旁门是正的,不是邪的。

这里跟大家补充这么多的故事,反映出生命的层面。人跟妖精、鬼魅是一个层面的,就像我曾经多次举的那个例子:米开朗基罗画《最后的审判》都这么画。所以大家要小心!后面出现很多人死。

第九十七回〈摘星楼纣王自焚〉。

诗曰:
纣王暴虐害黔黎,国事纷纷日夜迷。
浪饮不知民血尽,荒淫那顾鬼神凄。
虿盆宫女真残贼,焚炙忠良类虎鲵。
报应昭昭须不爽,旗悬太白古今题。

这里就把纣王整个的暴虐从上到下给理了一遍。他的做法、他的暴虐、他对国事的态度;做为一个暴君,他想出的招数,都在其中。所以这种“因果报应”是永远的。

女娲捉三妖予姜子牙正法

话说杨戬正赶雉鸡精,见前面黄旛隐隐,宝盖飘扬,有数对女童分于左右,当中一位娘娘,跨青鸾而来,乃是女娲娘娘驾至。怎见得?有诗为证。

诗曰:
一天瑞彩紫霞浮,香霭氤氲拥凤軥。
展翅鸾凰皆雅驯,飘飖童女自优游。
旛幢缭绕迎华盖,璎珞飞扬罩冕旒。
止为昌期逢泰运,故教仙圣至中州。

这里讲述女娲娘娘降临,帮助人间清理妖怪,把她派去的妖怪收回来。因为万事皆休,将给人间予太平、和平。

话说女娲娘娘跨青鸾而来,阻住三个妖怪之路。三妖不敢前进,按落妖光,俯伏在地,口称:“娘娘圣驾降临,小畜有失回避,望娘娘恕罪。小畜今被杨戬等追赶甚迫,求娘娘救命。”

女娲娘娘听罢,吩咐碧云童儿:“将缚妖索把这三个业障锁了,交与杨戬,解往周营,与子牙发落。”

童儿领命,将三妖缚定。

三妖泣而告曰:“启娘娘得知:昔日是娘娘用招妖旛招小妖去朝歌,潜入宫禁,迷惑纣王,使他不行正道,断送他的天下。小畜奉命,百事逢迎,去其左右,令彼将天下断送,今已垂亡,正欲覆娘娘钧旨,不期被杨戬等追袭,路遇娘娘圣驾,尚望娘娘救护,娘娘反将小畜缚去见姜子牙发落,不是娘娘出乎反乎了?望娘娘上裁!”

女娲娘娘曰:“吾使你断送殷受天下,原是合上天气数,岂意你无端造业,残贼生灵,屠毒忠烈,惨恶异常,大拂上天好生之仁。今日你罪恶贯盈,理宜正法。”

女娲娘娘反而这么说:“表面上是你断送纣王天下,其实天意如此,你只是在这个层面的表象。”所以这是两头对应的:“你不能贪功说是你做成的。”不是那么回事。

这里讲她们(三妖)的杀虐。当初娘娘让她们去就不许她们杀戮,她们生性却是这样,从而娘娘以此为理由要杀掉她们。这就是命运。申公豹有着类似的故事在其中。

三妖俯伏,不敢声言。只见杨戬同雷震子、韦护正望前追赶三妖,杨戬望见祥光,忙对雷震子、韦护曰:“此位是女娲娘娘大驾降临,快上前参谒。”

雷震子听罢,三人向前,倒身下拜。

杨戬等曰:“弟子不知圣驾降临,有失迎迓,望娘娘恕罪。”

女娲娘娘曰:“杨戬,我与你将此三妖拿在此间,你可带往行营,与姜子牙正法施行。今日周室重兴,又是太平天下也!你三人去罢。”

她(三妖)就是还你天下,也还是女娲娘娘的天下。女娲娘娘放出妖精而天下大乱,女娲收了妖精天下就太平。人间的乱,也是有神的旨意在背后。其实一切都是如此,讲述了这么个故事。人只是在其中从善如流,从而使自己有境界升华的可能。

杨戬等感谢娘娘,叩首而退,将妖解往周营。后人有诗叹之。

诗曰:
三妖造恶万民殃,断送殷商至丧亡。
今日难逃天鉴报,轩辕巢穴枉思量。

话说杨戬等将三妖摔下云端,三人随收土遁,来至辕门。那众军士见半空中吊下三个女人,后随着杨戬等三人,军士忙报人中军:“启元帅:杨戬等令。”

子牙传令:“令来。”

杨戬上帐见子牙,子牙曰:“你拿的妖怪如何?”

杨戬曰:“奉元帅将令,赶三妖于中途,幸逢女娲娘娘大发仁慈,赐缚妖绳,将三妖捉至辕门,请令施行。”

子牙传令:“解进来。”

帐下左右诸侯俱来观看怎样个妖精。

因为大家都知道是妖精把纣王给毁了,所以就想要看看。三个妖精,其实对应的同样是天、地、人。就是三个妖精对应了纣王的三魂,是这么来的,不是七魄。

七魄是对应时间。所以在商朝第二十八代,剩二十八年(国运),这都是与时间的对应关系。

少时,杨戬解九头雉鸡精,雷震子解九尾狐狸精,韦护解玉石琵琶精同至帐下。三妖跪于帐前。

子牙曰:“你这三个业障,无端造恶,残害生灵,食人无厌,将成汤天下送得干干净净。虽然是天数,你岂可纵欲杀人,唆纣王造炮烙,惨杀忠谏,治虿盆荼毒宫人,造鹿台聚天下之财为酒池、肉林,内宫丧命,甚至敲骨看髓,剖腹验胎。此等惨恶,罪不容诛,天地人神共怒,虽食肉寝皮,不足以尽厥辜!”

妲己俯伏哀泣,告曰:“妾身系冀州侯苏护之女,幼长深闺,鲜知世务,谬蒙天子宣诏,选择为妃。不意国母薨逝,天子强立为后。凡一应主持,皆操之于天子,政事俱掌握于大臣。妾不过一女流,唯知洒扫应对,整饰宫闱,侍奉巾栉而已,其他妾安能以自专也!

这厉害,这才叫厉害!这是真真正正的厉害!这是真真正正的妖精。

人说:“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得说得真真切切,一点含糊词都没有,而且讲的都是“道理”——我没给你说吗:“讲道理的很多都是邪恶的。”

他讲的完全都是道理,没有什么“撒谎不撒谎”!人说他撒谎,无所谓!对不对!今天我要死了,我要想尽办法不死,我得把这“道理”说清楚。

所以我说“共产党是妖精”,其实是一样的。你看妲己这么说,你再看看中共外交部的人,一样的,他说的掷地有声,他没有任何怀疑自己。朋友说:“你得良心发现。”他没什么“良心”发现,这个说法是错的!他就是这么个东西(妖精)。

纣王失政,虽文武百官不啻千百,皆不能厘正,又何况区区一女子能动其听也?今元帅德播天下,仁溢四方,纣王不日授首,纵杀妾一女流,亦无补于元帅。

这就是厉害,这真是厉害!对不对?“我就是个女人,你杀我?他纣王会听我的?你这不瞎掰!元帅你得明白啰,纣王怎么可能听我?(朝廷)还有百官、文武大臣,什么都有,我就是人家看上,到宫里伺候,仅此而已,你别跟女流过不去。”

况古语云:‘罪人不孥。’恳祈元帅大开慈隐,怜妾身之无辜,赦归故国,得全残年,真元帅天地之仁,再生之德也!望元帅裁之!”

众诸侯听妲己一派言语,大是有理,皆有怜惜之心。

人战胜不了妖怪。人战胜不了妖精。为什么?因为人是有色欲、有淫荡、有贪欲,这个妖怪借助阴邪之气讲出“道理”,必然降服肉身的这些人。一点招都没有,今天是一模一样的。

没跟你说今天有人去逞英雄,那是傻蛋,一定被妖精玩。但是,你要明说,人就不爱听。“要做英雄的不能听别人的”,对不对?人要做英雄,所以你就这么看着。说句不好听的话,真的就这么看着,一点招都没有。

所以这年代不是英雄的年代,但这年代又英雄辈出,这就是相生相克的道理。那“英雄辈出”一定有生命的背后因素,懂得什么是什么。而在一个不是英雄的年代,一个肉身的人“突出自我”,一定被妖精玩。

这就是说,妲己这一番言语,凡是肉胎的,没一个扛得住。那些八百诸侯一听说三个妖精到了中军了,全来看,哪是看妖精?都来看女人的。就是以借口非得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多厉害!?一看见,就怂了。其实是这个。就完了。

大家知道,在讲述妖精的时候,叫“妖氛”,它的氛围,也就是说,当一个妖精它的妖气强悍的时候,它周围的空气、一切都是它的能量。它的能量会把那些肉眼凡胎的一码子人就给毁啰!

子牙笑曰:“你说你是苏候之女,将此一番巧言,迷惑众听,众诸侯岂知你是九尾狐狸在恩州驿迷死苏妲己,借窍成形,惑乱天子!?其无端毒恶,皆是你造业。今已被擒,死且不足以尽其罪,尚假此巧语花言,希图漏网!”命左右:“推出辕门,斩首号令!”

姜子牙是不同的,他是元始天尊的徒弟,他当然知道妲己的来处,诸侯不知道她的来处,所以有怜悯之心,都想把她给弄回他那儿去,对不对。这就是真真正正的人在现实环境中的表现。

不能责怪人,他就是这样的,我觉得大家要明白人就是这样,没有什么对、错。如果人不是这样的话,妖精怎么会得势?对吧!相生相克。

妲己等三妖低头无语。左右旗牌官簇拥出辕门来,后有雷震子、杨戬、韦护监斩。只见三妖推至法场,雉鸡精垂头丧气,琵琶精默默无言,唯有这狐狸精乃是妲己,他就有许多娇痴,又连累了几个军士。

那两个妖精就完了,牵头的(妲己)它吸收纣王的精华太多。那纣王是一代之王,君王嘛,他身体带有好的东西,也就被它们拿走了。也就变成了她(妲己)虽然是妖,而在人间,它是女人身嘛,它就可以借助人的身体展现它“妖氛”的能力,展现出极端的诱惑。

话说那妲己绑缚在辕门外,跪在尘埃,恍然似一块美玉无瑕,娇花欲语,脸衬朝霞,唇含碎玉,绿蓬松云鬓,娇滴滴朱颜,转秋波无限钟情,顿歌喉百般妩媚,乃对那持刀军士曰:“妾身系无辜受屈,望将军少缓须臾,胜造浮屠七级!”

这就没招了。为什么这样?大家要明白:“它已经成了东西(妖)。”它不用做什么,只要往那一待,一张嘴……

那军士见妲己美貌,已自有十分怜惜,再加他娇滴滴的叫了几声将军长、将军短,便把这几个军士叫得骨软筋酥,口呆目瞪,软痴痴瘫作一堆,麻酥酥痒成一块,莫能动履。

这完全就是妖怪的能力,其实就是它的氛围。同时反衬过来:人的这种色欲、阴邪之心是致命的。完全是致命的。完全是不堪一击的。你拿着刀,人家没拿刀,只要舔你两声,稍微嗲一嗲,就给你嗲死了。

唉!可怜!有时候想想,人是满可怜的喔!

只见行刑令下:“杨戬监斩九头雉鸡精;韦护监斩玉石琵琶精;雷震子监斩狐狸精。”

三人见行刑令下,喝令:“军士动手!”

杨戬镇压住雉鸡精,韦谨镇压住琵琶精,一声呐喊,军士动手,将两个妖精斩了首级。有一首诗单道琵琶精终不免一刀之厄。

琵琶精跟姜子牙有交手过。当时姜子牙用砚台把琵琶精打死了,(现在)又死一回。

诗曰:
忆昔当年遇子牙,砚台击顶炼琵琶。
谁知三九重逢日,万死无生空自嗟。

话说三军动手,已将雉鸡精、琵琶精斩了首级,杨戬与韦护上帐报功。只有雷震子监斩狐狸精,众军士被妲己迷惑,皆目瞪口呆,手软不能举刃。雷震子发怒,喝令军士,只见个个如此,雷震子急得没奈何,只得来中军帐报知,请令定夺。

子牙见杨戬、韦护报功,令:“拿出辕门号令。”唯有雷震子赤手来见。

子牙问曰:“你监斩妲己,如何空身来见我?莫非这狐狸走了?”

雷震子曰:“弟子奉令监斩妲己,孰意众军士被这妖狐迷惑,皆目瞪口呆,莫能动履。”

子牙怒曰:“监斩无能,要你何用!”一声喝退。

雷震子羞惭满面,站立一旁。

这里满奇怪的:一定要用人(军士)去杀它们,雷震子自己不动手。所以是有分别的。

军士斩不了,你雷震子下手呗!他雷震子不下手,我以为可能是跟修行有关。就是说,这三个(雷震子、杨戬、韦护)最后都是肉身修成正神(他们有七个修成了),所以他们不会动手杀妖怪。

后来,(妖怪)被姜子牙杀了,因为姜子牙是修不成的——由人来斩妖,妖精被人除——与神同行的人(修行的人)是“镇住”妖怪。里面是这么写:镇住妖精,由人动手。人要动不了手,那神不能动。

子牙命:“将行刑军士拿下,斩首示众。”复命杨戬、韦护监斩。

二人领命,另换了军士,再至辕门。只见那妖妇依旧如前,一样软款,又把这些军士弄得东倒西歪,如痴如醉。

杨戬与韦护看见这样光景,二人商议,曰:“这毕竟是个多年狐狸,极善迷惑人,所以纣王被他缠缚得迷而忘返,又何况这些愚人哉!我与你快去禀明元帅,无令这些无辜军士死于非命也!”

所以管充满欲望的普通人叫“愚人”。

你杀了那些军士没用,换谁谁都这样!所以,是姜子牙的问题。

杨戬道罢,二人齐至中军帐来,对子牙如此如彼说了一遍。众诸侯俱各惊异。

子牙对众人曰:“此妖乃千年老狐,受日精月华,偷采天地灵气,故此善能迷惑人,待吾自出营去,斩此恶怪。”

子牙道罢先行,众诸侯随后。子牙同众诸侯门弟子出得辕门,见妲己绑缚在法场,果然千娇百媚,似玉如花,众军士如木雕泥塑。子牙喝退众士卒,命左右排香案,焚香炉内取出陆压所赐葫芦,放于案上,揭去顶盖,只见一道白光上升,现出一物,有眉,有眼,有翅,有足,在白光上旋转。

子牙打一躬:“请宝贝转身!”

那宝贝连转两三转,只见妲己头落在尘埃,血溅满地。诸侯中尚有怜惜之者。有诗为证。

你看!这诸侯就是诸侯——肉身就是肉身!

我刚才解释了:陆压留给姜子牙的葫芦,斩了三道人,斩了真正修行的人,可是他修了邪法(余元);斩了妖,它会七十二变,在三界内已经无物能降它(白猿);斩了一个能够诱惑人的(狐狸)。它们都在它们的境界中达到了至高位置,没招了!士兵已经杀不了她(妲己)了。在人的肉身层面,她就是个女人,但杀不了她。白猿是个貌似修行的,获得日精月华的,谁也都杀不了它。余元同样如此。但是“一物降一物”。

陆压,他在西昆仑——大家去品味其中的味道。万物都有规矩,也可以理解成“太极图”中的鱼眼:黑中有白,白中有黑——相生相克,对应出来的。但是,又相互拥有,相互克制。

诗曰:
妲己妖娆起众怜,临刑军士也情牵。
桃花难写温柔态,芍药堪方窈窕妍。
忆昔恩州能借窍,应知内关善周旋。
从来娇媚归何处?化作南柯带血眠!

这首诗写得……“很怜悯”的味道在其中。

话说子牙斩了妲己将首级号令辕门。众诸侯等无不叹赏。

当妲己这么死去之后,周朝八百年,最后还是落在女人的问题上——应该是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周朝也是这么完的。

且说纣王在显庆殿恹恹独坐,有宫人左右纷纷如蚁慌慌乱窜。

纣王问曰:“尔等为何这样急遽?想是皇城破了么?”

旁一内臣跪下,泣而奏曰:“三位娘娘,夜来二更时分不知何往,因此六宫无主,故此着忙。”

纣王听罢,忙叫内臣快快查:“往那里去了!速速来报!”

有常侍打听,少时来报:“启陛下:三位娘娘首级已号令于周营辕门。”

纣王大惊,忙随左右宦官,急上五凤楼观看,果是三后之首。纣王看罢,不觉心酸,泪如雨下,乃作诗一首以吊之。

纣王到死都不知道那是妖精,这是人中的愚蠢,这也是人中的迷。

明明擒的是妖精,姜子牙也跟人说是妖精。那妖精展现出来的一切却是女人的妩媚与诱惑。她的存在就是诱惑,她不用做什么,但是肉眼凡胎的人看到的就是女人,被砍下来的脑袋也是女人的脑袋,但是她真实的面孔是妖精,是一只鸡、一支琵琶、一只狐狸。

所以这就是今天的难处——咱们说外头有妖精,朋友说:“你真逗,真能讲故事。”对人,就只能讲故事了。所以纣王到死都不知道(三后)是妖精。

诗曰:
玉碎香消实可怜,娇容云鬓尽高悬。
奇歌妙舞今何在?覆雨翻云竟枉然。
凤枕已无藏玉日,鸳衾难再拂花眠。
悠悠此恨情无极,日落沧桑又万年。

到死都想……这就没招了,人一沾上这个就完了。也难怪后来孔老夫子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其实这里面就讲述了这种诱惑。

我个人满感触的:你超脱不了肉身的诱惑,又如何去讲“战胜自我”呢?其实没什么可讲的。身在肉身的人,战胜不了自我,因为你就是自我的本身。自己战胜不了自己,“不在其中”才对。

话说纣王吟罢诗,自嗟自叹,不胜伤感。只见周营中一声炮响,三军呐喊,齐欲攻城。纣王看见,不觉大惊,知大势已去,非人力可挽,点头数点,长吁一声,竟下五凤楼,过九间殿,至显庆殿,过分宫楼,将至摘星楼来,忽然一阵旋窝风,就地滚来,将纣王罩住。

纣王从来没想过:“他的三个女人怎么会出去被周营给抓了?”他也没想过:“姜子牙怎么会杀三个女人呢?这不应该啊!”他已经想不了了。不可能杀掉那三个女人,还把脑袋挂在那儿,不是这么干的!但是干了。纣王也没能力知道。

就像今天那个想当王的、想作梦的死了,他都不知道(原因)。而肉眼凡胎的、不能从中有体悟的,他也没能力知道。

怎见得怪风一阵透胆生寒!有诗为证。

诗曰:
萧萧飒飒摄离魂,透骨侵肌气若吞。
撮起沉冤悲往事,追随枉死泣新猿。
催花须借吹嘘力,助雨敲残次第来。
止为纣王惨毒甚,故教屈鬼诉辜息。

被纣王杀的变厉鬼,找他来了。

话说纣王方行至摘星楼,只见一阵怪风,就地裹将上来,那虿盆内咽咽哽哽,悲悲泣泣,无限蓬头披发、赤身裸体之鬼,血腥臭恶,秽不可闻,齐上前来,扯住纣王大呼曰:“还吾命来!”

又见赵启、梅伯赤身大叫:“昏君!你一般也有今日败亡之时!”

纣王忽的把二目一睁,阳气冲出,将阴魂扑散。那些屈魂怨鬼隐然而退。纣王把袍袖一抖,上了头一层楼,又见姜娘娘一把扯住纣王,大骂曰:“无道昏君,诛妻杀子,绝灭彝伦,今日你将社稷断送,将何面目见先王于泉壤也!”

姜娘娘正扯住纣王不放,又见黄娘娘一身血污,腥气逼人,也上前扯住,大呼曰:“昏君摔我下楼,跌吾粉骨碎身,此心何忍!真残忍刻薄之徒!今日罪盈恶满,天地必诛!”

纣王被两个冤魂缠得如痴似醉一般,又见贾夫人也上前大骂曰:“昏君受辛!你君欺臣妻,吾为守贞立节,坠楼而死,沉冤莫白。今日方能泄我恨也!”照纣王一掌劈面打来。纣王忽然一点真灵惊醒,把二目一睁,冲出阳神,那阴魂如何敢近?隐隐散了。

眼睛是人的魂魄之处,通人的元神,人身就带着阳气。冤魂、厉鬼都找将死之人,纣王只能逼出阳气才能逼走这些冤魂。

纣王上了摘星楼,行至九曲栏边,默默无语,神思不宁,扶栏而问:“封宫官何在?”

封宫官朱昇闻纣王呼唤,慌忙上摘星楼来,俯伏栏边,口称:“陛下,奴婢听旨。”

纣王曰:“朕悔不听群臣之言,误被谗奸所惑,今兵连祸结,莫可解救,噬脐何及!朕思身为天子之尊,万一城破,为群小所获,辱莫甚焉。欲寻自尽,此身倘遗人间,犹为他人作念,不若自焚,反为干净,毋得令儿女子借口也!你可取柴薪堆积楼下,朕当与此楼同焚。你当如朕命。”

朱昇听罢,披泪满面,泣而奏曰:“奴婢侍陛下多年,蒙豢养之恩,粉骨难报。不幸皇天不造我商,祸亡旦夕,奴婢恨不能以死报国,何敢举火焚君也!”言罢,呜咽不能成声。

纣王曰:“此天亡我也!非干你罪。你不听朕命,反有忤逆之罪。昔日朕曾命费、尤向姬昌演数,言朕有自焚之厄,今日正是天定,人岂能逃?当听朕言!”

后人有诗单叹纣王临焚念文王易数之验,有诗为证。

诗曰:
摘星楼下火初红,烟卷乌云四面风。
今日成场倾社稷,朱昇原自尽孤忠。

话说朱昇再三哭奏,劝纣王且自宽慰,另寻别策,以解比围。

纣王怒曰:“事已急矣!朕筹之已审。若诸侯攻破午门,杀入内庭,朕一被擒,汝之罪不啻泰山之重也!”

朱昇大哭下楼,去寻柴薪,堆积楼下,不表。

且说纣王见朱昇下楼,自服衮冕,手执碧圭,珮满身珠玉,端坐楼中。朱昇将柴堆满,挥泪下拜毕,方敢举火,放声大哭。后人有诗为证。

诗曰:
摘星楼下火初红,烟卷乌云四面风。
今日成场倾社稷,朱昇原自尽孤忠。

话说朱昇举火,烧着楼下干柴,只见烟卷冲天,风狂火猛,六宫中宫人喊叫,霎时间乾坤昏暗,宙宇翻崩,鬼哭神号,帝王失位。

朱昇见摘星楼一派火着,甚是凶恶。朱昇撩衣,痛哭数声,大叫:“陛下!奴辈以死报陛下也!”言罢,将身蹿入火中。可怜朱昇忠烈,身为宦竖,犹知死节。

话说纣王在三层楼上,看楼下火起,烈焰冲天,不觉抚膺长叹曰:“悔不听忠谏之言,今日自焚,死故不足惜,有何面目见先王于泉壤也!”

只见火趁风威,风乘火势,须臾间,四面通红,烟雾障天。怎见得?有赋为证。

赋曰:
烟迷雾卷,金光灼灼掣天飞。
焰吐云从,烈风呼呼如雨骤。
排炕烈炬似煽如焰,须臾万物尽成灰。
说什么栋连霄汉,顷刻千里化红尘。
那管他雨聚云屯,五行之内最无情,二气之中为独盛。
雕梁画栋,不知费几许工夫,遭着他,尽成虀粉。
珠栏玉砌,不知用多少金钱,逢着你,皆为瓦解。
摘星楼下势如焚,六宫三殿延烧得柱倒墙崩。
天子命丧在须臾,八妃九嫔牵连得头焦额烂。
无辜宫女尽遭殃,作恶内臣皆在劫。
这纣天子呵!抛却尘寰,讲不起贡山航海,锦衣玉食,金瓯社稷,锦绣乾坤,都化作滔滔洪水向东流。脱离欲海,休夸那粉黛蛾眉,温香暖玉,翠袖殷勤,清讴皓齿,尽赴于栩栩羽化随梦绕。
这正是:
从前余焰逞雄威,作过灾殃还自受。
成汤事业化飞灰,周室江山方赤炽。

一代英豪皆化为乌有,什么都不存在了。

话说子牙在中军方与众诸候议攻皇城,忽左右报进中军:“启元帅:摘星楼火起。”

子牙忙领众将,同武王、东伯侯、北伯侯,共天下诸侯,齐上马出了辕门看火。

武王在马上观看,见烟迷一人,身穿赭黄衮服,头戴冕旒,手拱碧玉圭,端坐于烟雾之中,朦胧不甚明白。

武王问左右曰:“那烟雾中乃是纣天子么?”

众诸侯答曰:“此正是无道昏君。今日如此,正所谓:自作自受耳!”

武王闻言,掩面不忍看视,兜马回营。

子牙忙上前,启曰:“大王为何掩面而回?”

武王曰:“纣王虽则无道,得罪于天地鬼神,今日自焚,适为业报,但你我皆为臣下,曾北面事之,何忍目睹其死而蒙逼君之罪哉?不若回营为便。”

这里讲述的是武王的仁德。

子牙曰:“纣王作恶,残贼生民,天怒民怨,纵太白悬旗,亦不为过。今日自焚,正当其罪。但大王不忍,是大王之仁,明忠爱之至意也!然犹有一说,昔成汤以至仁放桀于南巢,救民于水火,天下未尝少之。今大王会天下诸侯,奉天征讨,吊民伐罪,实于汤有光,大王幸毋介意。”

众诸侯同武王回营。子牙督领众将门人看火,以便取城。只见那火越盛,看看卷上楼顶,那楼下的柱脚烧倒,只听得一声响,摘星楼塌倒,如天崩地裂之状,将纣王埋在火中,一霎时化为灰烬。一灵已入封神台去了。后人有诗叹之。

纣王也被封神了。

诗曰:
放桀南巢忆昔时,深仁厚泽立根基。
谁知殷受多残虐,烈焰焚身悔已迟。

又有史官观史,有诗单道纣王失政云。

诗曰:
女娲宫里祈甘霖,忽动携云握雨心。
岂为有情联好句,应知无道起商参。
妇言是用残黄耇,忠谏难听纵浪淫。
炮烙冤魂多屈死,古来惨恶独君深。

翻云覆雨之意起在阴邪之心,等到死的时候,纣王他都不知道那三个女人是妖精——天下最可怜的人,因为他的王位在那儿。如果是个老百姓还行,但是他到死他还是个王,整个商朝亡在他手里。

纣王到死都不知道(三后)是三个妖精,还以为是三个女人。他起了邪淫之心,死在妖怪之上,结果应对他自己:上不知道贼淫之心,下不知道妖怪。他连女娲真人都没见到,只见一张画像,然后,二十八年之后亡国,既见不到神,也不知道妖,你说是不是块破肉!?

大家要明白这个道理:起色欲之心的人既见不到神,也不识妖,见到的只是肉。

又诗叹纣王才兼文武。

诗曰:
打虎雄威气更骁,千斤膂力冠群僚。
托梁换柱超今古,赤手擒飞过鸷雕。
拒谏空称才绝代,饰非枉道巧多饶。
只因三怪迷真性,蠃得楼前血肉焦。

三妖迷住了纣王的真性——“只因三怪迷真性”——我个人觉得这对所有人都是个借鉴。

话说摘星楼焚了纣王,众诸侯俱在午门外住札。少时,午门开处,众宫人同侍卫将军、御林士卒酌水献花,焚香拜迎武王车驾,并诸侯入在九间殿。

姜子牙忙传令:“且救息宫中火。”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涛哥侃封神】 第九十七回   摘星楼纣王自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人连一股风都不如!每个人有不同的思考,一个人走一世,有着他的使命,他不是停留在这儿,而那股风却可以停留在这儿,就说这个意思……这是想跟大家声明的。完全可以把《封神杂谈》当故事听,但是故事本身有着生命背后的东西。
  • 那么在《封神演义》里你怎么看天、地、人?周朝的确立,是(象征)“人”;三百六十五个神确立,是(象征)“地”;广成子,包括元始天尊他们那一次净化,是(象征)“天”。所以在“以人为中心”所知道的层面:天,是到老子这一层——人们知道的三界之外最高的神;地,就是三界之内人们知道的这些天神——作为对应的话,“希腊神话”就类似三界里面的这些天神。
  • 第九十九回〈姜子牙归国封神〉,也就是,当周武王继了王位之后,反过来又要敬天地(是有对应天地的成分)。那这件事情姜子牙来做,也就把天地间的一切都重新归正。
  • “人与妖是互为因果存在的”,所以,要想在人中达到真正至善的境界,只能“与神同行”。这是女娲露面(给杨戬“山河社稷图”)暗含的台词。
  • 纣王跟诸侯们开了一仗,他把南伯侯给杀了,伤了二十六人。他依然表现出一个王者背后具有天意的那种跟别人不同的一点。但是,灭亡就是灭亡,那“时辰到了”之后,无论他多么的强悍,身边没有正经人了——最后剩两个人(飞廉这些)。
  • 当女娲把山河社稷图给了杨戬之后,就证明天下早已经定下来了。女娲在过程中一直没有出现,一直到最后清理妖精,恢复到人本来的环境的时候,祂就出现了。对应了当初纣王——作为人间的王——来到了女娲庙,侮辱了女娲,人间开始出现败落。然后,妖精就来了——讲了一个循环。
  • 当时女娲给了杨戬“山河社稷图”,而“山河社稷图”跟“太极图”有点类似,当时跟大家解释了。但是,山河社稷图收的是妖。因为山河社稷图是对人而言。皇帝才讲社稷,王朝才讲社稷,山河是指国土,所以谁拿了山河社稷图,谁就得天下。这个图可以收妖精,其实,里面还有一个暗语:当女娲给杨戬山河社稷图之后,杨戬把白猿收了,白猿坠入到山河社稷图之后,就“返本归元”,成为猴了。
  • 《西游记》就我个人来讲,其实就是唐僧一个个体者修行的过程。他遇到的妖精都跟他个人修行有关,“九九八十一难”就是他个人的修行。他在取经的路上遇到了各种妖怪,是在一个外部和平的环境下。《封神演义》不太一样。作者简述了至高的境界(被人知道的神的境界),(如)元始天尊、鸿钧道人都出现了,从那个境界一直到鬼和妖。
  • 所有妖怪都说姜子牙他们“妖言惑众”,其实他们自己“是妖怪”。所以,到这关键的时候,凡事都是“反”的!反过来,一切出现“反”的时候,那天下就得变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