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中共大跃进 饿死百姓四千万

大跃进是一场人类历史上空前的悲剧。在气候正常的年景,没有战争,没有瘟疫,却造成几千万人非正常死亡。(《百年真相》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21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这是一场人类历史上空前的悲剧。在气候正常的年景,没有战争,没有瘟疫,却有几千万人死于饥饿,却有大范围的‘人相食’,这是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异数。”

这段话,是原新华社记者杨继绳,对中共发动大跃进运动的控诉。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百年真相》节目。今天,我们跟大家说说中共当政后,以极左政策杀人最多的这场人间惨剧。

高产卫星”满天飞

1958年,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党人突发奇想,要“赶英超美”(赶上英国,超过美国),“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于是自上而下发动了一场极左的“大跃进运动”。

当时,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公开宣传“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而且经常登出粮食高产的虚假报导。

比如,1958年6月8日,该报发表“河南省遂平县卫星农业社5亩小麦平均亩产达到2,105斤”的浮夸报道,放出大跃进运动的第一颗“高产卫星”。1958年8月13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的标题是:《麻城建国一社出现天下第一田 早稻亩产三万六千九百多斤》。随后,中共各大媒体竞相放“高产卫星”,加入这场说假话的历史闹剧。

小麦的最高纪录,是青海省柴达木盆地赛什克农场第一生产队的亩产8586斤;稻谷的最高纪录,是广西环江县红旗人民公社的13多万斤;甚至有人放出红薯亩产56.8万斤的“特大卫星”。

饿死百姓四千多万

同时,全国掀起了全民大炼钢铁运动。据中共党史记载,1958年8月17日至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戴河召开扩大会议,决定1958年的钢产量要达到1070万吨,比1957年翻一番。这时,全国钢的生产实际上只完成380多万吨。

怎么在剩下4个月里完成任务?中国各行各业全民投入了土法炼钢运动,几乎每个单位、每个公社、每个大队都搞土高炉炼钢铁。

炼钢需要铁矿、焦炭、燃料等材料。铁矿不足怎么办?大家不下地耕作,全都上山采矿。燃料不足怎么办?上山伐林,把一座又一座青山砍得光光。甚至文物建筑都被拆了,砖块被拿去建炉,美其名曰“文物也要为炼钢服务”。全民大炼钢铁运动造成了人力、物力、财力的极大浪费,严重削弱了农业。

另外,到1958年底,中国农村建立起“吃饭不要钱”的人民公社公共食堂340多万个,政府告诉老百姓,“放开肚皮吃饭”。没过几个月,百姓家里的粮食被食堂收走了,食堂的粮食也很快吃光了。

就这样,共产风、浮夸风、瞎指挥风、强迫命令风、干部特殊化风“五风”劲吹。一边是放粮食的“高产卫星”,一边农业受重创。很快,严重的后果浮现了。

我们举个例子。1959年,河南省信阳地区粮食产量比1958年减产50%,只有20多亿斤,却向上级虚报为72亿斤。结果,上级征购粮比上一年增加18%。许多征购粮和所谓“余粮”是各级官员和民兵打、逼、搜出来的,1万多人因此被逮捕,700多人死于监管场所。

随后,信阳出现大面积饿死人现象。据《探寻1959年河南商城“死绝村”》一文记录,信阳全区死绝5万多户,村庄毁灭1万多个;仅息县就有639个村子死绝,固始县全县无人烟的村庄有400多个,而商城县,死绝村庄453个。

1960年11月12日,中共副总理李先念和中共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到信阳调查。5个月后,陶铸说:“我看死亡数字就不要再统计下去了,已经100多万了。”

原新华社高级记者杨继绳,耗时近20年,写出记录大跃进的《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据杨继绳考证,全国饿死3,600万人。

他写道:“这个数字相当于1945年8月9日(美国)投向(日本)长崎的原子弹杀死人数的450倍。即大饥荒相当于向中国农村投下了 450 枚原子弹……相当于1976年7月28日唐山大地震死亡人数的150倍……超过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死亡数字……惨烈程度远远超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四五千万)。这四五千万人是在欧洲、亚洲、非洲广袤的土地上、七八年间发生的,中国这3,600万人是在三四年间死亡的。”

1996年,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的智囊、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陈一咨表示,该所根据中共党内文件写成的秘密报告认定,当时死亡人数为4,300万至4,600万。

毛泽东的奢华生活

饿死这么多老百姓,毛泽东有跟着过苦日子吗?

中共党史专家何方披露:党媒宣传毛泽东在“三年困难时期”几个月不吃肉,事实是,医生鉴于猪肉胆固醇含量高,建议他改吃牛羊肉。

《毛泽东遗物事典》记载,60年代初,工作人员制订西餐菜谱时,仅仅鸡类就列出了很多中国人闻所未闻的西菜名称,像是黄油鸡卷、软煎鸡排、鸡肉饼、鸡肉元、鸡肉丝、罐焖鸡、红焖鸡、纸包鸡、椰子鸡、奶油鸡等。

1959年,毛的妻子江青在上海宴请。出席的女演员黄宗英回忆说:“这些美味珍肴令我们既开眼界,又感惊异……许多农村此时已经出现严重的非正常死亡,而他们的家宴却奢华依旧。”

大饥荒年代,各地还为毛大造别墅,数量之多,规模之大,古今中外少有。如占地1,160亩的上海西郊宾馆,1960年前后建造;韶山滴水洞宾馆,1960年下半年开工,1962年底建成,毛仅在1966年入住12天,长期空置,一连士兵长期守卫。

彭德怀讲真话被打倒

1959 年7月14日,庐山会议期间,中共元帅彭德怀给毛泽东写了一封讲真话的信,谈到大跃进中的一些问题。

毛不仅听不进彭的真话,反而雷霆大怒,发动对彭的大批判。

1959年8月16日,中共八届八中全会通过“关于以彭德怀为首的反党集团的错误的决议”、“为保卫党的总路线、反对右倾机会主义而斗争”等文件,认定彭犯了“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性质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错误”。

会后,“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反右倾斗争在全国展开,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党员干部达380多万。

大饥荒中的“大援外”“大出口”

与此同时,大家肯定想像不到,国内饿殍遍野,中共却搞大量对外援助。

中共副总理李先念在《关于1961年和1962年国家决算的报告》中称,1958年到1962年,中共对外援助23.62亿元,对象有阿尔巴尼亚、朝鲜、越南、古巴、蒙古及一些非洲国家。

北大教授钱理群在《毛泽东时代与后毛泽东时代》中写道:“正是大饥荒最严重的1960年,中共成立了专门机构从事援外。在这一年之内,中共就援助了几内亚1万吨大米,刚果5,000吨至1万吨小麦和大米,阿尔巴尼亚5万吨粮食。”

根据《中国统计年鉴》的数据,1959年出口粮食415.75万吨,1960年出口粮食265.41万吨,总计680万吨,也就是136亿斤。按1960年中共确定的农村口粮每人每年最高不超过400斤计算,136亿斤粮食,相当于3,400万人一年的口粮。

《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1949—1965)》第八章写道:“最令人惊讶的是,甚至在死亡率上升的1959年,中国粮食的输出竟然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死多少人都无所谓”

中国传统文化讲“人命关天”,但曾担任毛泽东秘书的李锐说:“在毛的性格中,死多少人都无所谓。”

1961年,毛会见法国社会党领袖密特朗时,针对西方世界有关中国发生大饥荒的传言说:“我再重复说一遍,中国没有饥荒。”

1962年,刘少奇对毛说:“饿死这么多人,历史要写上你我的,人相食,要上书的!”毛却说:“我周游了全国,从中南到西南,找各大区的同志谈话,每个省都说去年比前年好,今年比去年好。”

时至今日,中共对这段历史完全采取虚无主义态度。在新编《中国共产党简史》中对“大饥荒”只字不提。

荷兰历史专家冯客(Frank Dikotter)认为,中共大跃进造成的大饥荒,可与苏联的古拉格群岛、纳粹德国的大屠杀,并列为20世纪三大人类灾难。

杨继绳先生在《墓碑》中写道:“极权制度下的当权者隐恶扬善,文过饰非,强制地抹去人们对人祸、对黑暗、对罪恶的记忆。因此,中国人常犯历史健忘症,这是权力强制造成的健忘症。我立的这块墓碑恰恰是让人们记住人祸、黑暗和罪恶,是为了今后远离人祸、黑暗和罪恶。”

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谢谢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订阅telegram群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李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上世纪30-40年代,延安曾是中共大本营。中共“理想主义”的宣传,吸引众多青年男女投奔延安。但是,据后来担任过毛泽东秘书的李锐讲,在毛发动的延安整风运动中,有多达15,000人被打成特务。而其中,一个真的特务都没有。
  • 1998年3月,担任中共国务院总理后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朱镕基与媒体频繁互动,侃侃而谈。这时,一位美国记者问起他当“右派”的经历,朱镕基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他语调低沉地说:“我不想再提这件事情。”
  • 百年中共史上,所谓妄图“攫取党和国家权力”的“野心家、阴谋家”可能有一串。今天,我们就来说说原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孙政才,原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这三个人,都是后期被中共点名的“野心家、阴谋家”。
  • 不少人都听说过林伯渠的名字,他和董必武、徐特立、谢觉哉、吴玉章并称“中共五老”。他一生娶了四个妻子,第四任妻子朱明跟他共同生活15年,最后却因为一封匿名恐吓信,不得不以自杀告终。今天,我就跟大家说说这桩陈年旧案。
  • 2018年8月1日,一条丑闻在互联网上炸开,轰动海内外。中共最高级别的大和尚——中国佛教协会会长释学诚,竟然是个大色魔,性侵多名出家女弟子。
  • 1999年4月25日,中国上万民众为了同一件事,来到了中南海旁的国家信访局。西方媒体报导说,这是“六四”事件后中国人民最大的上访活动,国际社会也称赞,中共政府首次和民众和平对话、解决分歧。但不久,中共启动喉舌宣传,把这件事构陷成“万人围攻中南海”。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件好事要被无端抹黑?又是谁下令撒下弥天大谎?欢迎收看《百年真相》节目。
  • 原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亲信,也是“上海帮”的重要成员。依靠江泽民这个最严重腐败分子后台的黄菊,他能干净吗?请看本期《百年真相》。
  • 中共和朝鲜的关系,经常被外界戏称为“大哥和小弟”;双方也经常宣称:中朝之间存在“鲜血凝成的友谊”。但是,这种友谊真的存在吗,还是互相利用时的一种说词?今天的《百年真相》节目就带大家回顾历史,检验这个说法的真实性。
  • 中共,是苏共一手扶植起来的,从“共产国际”的远东小支部。中共篡权后,一度对苏共采取“一边倒”的外交政策,但是到1969年,双方彻底翻脸,在珍宝岛打了一仗;苏共甚至两次准备对中共实施核打击。本期《百年真相》就跟大家聊一聊当年的这两个危机时刻。
  • 上世纪60年代,中共和阿尔巴尼亚的关系全面升温。中共在国内几千万人饿死的情况下,竟然取代苏共,成为阿国最大的金主。但是到上世纪70年代末,这个“无私的金主”,却被阿国说成是“最危险的敌人”。阿尔巴尼亚为什么翻脸不认人?中共又为什么要做冤大头?今天,我就跟大家谈一谈这出闹剧背后的故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