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假和尚真色魔 释学诚倒台丑闻

2018年8月1日,一条丑闻在互联网上炸开,轰动海内外。中共最高级别的大和尚——中国佛教协会会长释学诚,竟然性侵多名出家女弟子。(《百年真相》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844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2018年8月1日,一条丑闻在互联网上炸开,轰动海内外。中共最高级别的大和尚——中国佛教协会会长释学诚,竟然是个大色魔,性侵多名出家女弟子。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百年真相》节目。今天,我跟大家聊聊释学诚的淫乱之事。

释学诚的背景

被举报时,他的“官衔”不少,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福建省佛教协会会长、福建佛学院院长、陕西省佛教协会名誉会长、陕西法门寺佛学院院长、福建广化寺方丈、陕西法门寺方丈、北京龙泉寺方丈等。

2008年,释学诚“当选”中共全国政协常委;2018年,又任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

释学诚好色

2018年8月1日,曾任北京龙泉寺都监的释贤佳、释贤启,实名发布一份长达95页的《重大情况汇报》,举报释学诚性侵等问题。

释贤佳和释贤启,是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工程学博士。他们发布的《重大情况汇报》,很像一本博士论文,有目录、有附件、有事实陈述、有重要证据,逻辑缜密,条理清晰。因为内容有根有据,被海内外读者广泛传阅。这份“汇报”披露,释学诚给一些出家女弟子发送了大量内容极其下流、肮脏、无耻的性骚扰短信。

为了弄清楚这些短信是否真实,释贤佳和释贤启通过律师,咨询了公安部等有关方面的专家,得到的回复是:“目前不存在盗号和伪机站入侵的可能,入侵服务器并更改记录更是天方夜谭,司法系统以服务器记录的信息为有效法律证据。”然后,释贤佳和释贤启通过法律程序,从中国电信后台打印出释学诚手机的短信记录。打印出来后,他们惊得目瞪口呆:仅在2018年的1月和2月,释学诚就同时对6名女弟子进行了密集的淫秽短信骚扰,甚至让一位女弟子发800字的做爱经过。

通过分析这些短信,释贤佳和释贤启确认,“4位女弟子或顺从、或经历犹疑挣扎,终究答应了释学诚的性需求;另外2位女弟子的警惕和防御相对强一些,但面对不息不饶的短信,她们的立场也开始产生动摇。”其中一名女弟子释贤丙(化名)在短信中说,释学诚利用她把女弟子释贤乙(化名)带到自己的床上,之后就不再让她回极乐寺,“一时没有利用价值了就放到一边去,甚至还想杀人灭口”。

释贤丙向释贤佳等五名北京龙泉寺执事法师举报了自己遭性侵的事,并揭发释学诚同时性侵另一名女弟子的过程。之后,释贤丙在四名法师的陪同下,到北京海淀区案发地派出所报案。

还有一位女弟子释贤甲(化名),在释学诚性骚扰短信的狂轰烂炸下,心理承受能力达到极限。她写道:

“戒律是出家人的生命,而师父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拿违戒之事突破我的底线,以此考验我是否依师。此时我感到痛苦之至,觉得自己好像离死不远了,乃至于产生了这样的念头:师父是不是想把我整死……这时,我的信仰体系几近崩溃。”2018年2月5日,释贤甲立下遗嘱,其中写道:“我担心自己会有性命危险”,“若我命有难,请帮助安抚、照顾我父母。”

释学诚大肆敛财

《重大情况汇报》中提到,2015年4月,释学诚当选中国佛教协会会长。7月,北京龙泉寺某法师受释学诚之命,向信众紧急募款1,200万元,说是龙泉寺三慧堂塑佛像所需。不久,有四名信众各捐了200万,还有一名捐了400万。

2015年11月,1,200万元资金到位后,却没被用于三慧堂塑佛像,所有捐款人都不清楚,这1,200万被转到哪里去了。

2018年3月,北京龙泉寺的分院——福建泉州市永春普济寺财务组发现:2015年11月至2016年1月,有总计1,000万元,由北京龙泉寺分四次汇入永春普济寺,又马上被转到个人账户上。对于此事,北京龙泉寺的负责人释贤启毫不知情,账本上也没有记录。《重大情况汇报》附录了1,000万元被转入个人账户的银行记录。

2016年,北京龙泉寺比丘贤某带一批沙弥集体外出受戒,所得的钱有二十多万元,被存入一个私人账户。而这个私人账户,是一位去极乐寺出家的女信众“供养”给释学诚的存折账户。

释学诚被指控违建

《重大情况汇报》里说:“2005年4月11日,北京龙泉寺作为合法的宗教活动场所重新开放,释学诚任住持,然后开始引导僧俗二众弟子夜以继日地为他搭建舞台。”

“从这时开始直到现在,龙泉寺建造的所有建筑(包括德尘居、居士楼、见行堂、北配楼、东配楼、新教学楼、新北楼、三慧堂等),全部属于违章建筑。”

“所有建筑未经设计院正式审核;现场施工未聘请足够资质的监理。”“仅龙泉寺的约数万平米建筑,估计使用人民币数亿元。”

从这份“汇报”看来,释学诚哪是什么出家人,根本是个妄为的淫乱之人。那么,释学诚如何沦为“大色魔”的呢?

首先要指出,他其实是中共培养出来的“党官”,他曾经就读的福建佛学院和中国佛学院都姓“党”,培养“人才”的第一条标准,是听党的话。作为党官啊,释学诚是个好色之徒就不难理解了。为什么这么说呢?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在主政期间掀起淫乱之风。江自己好色不说,提拔重用的党政军高官,如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等,个个都是淫乱之徒。

由此,这股风气像野火一样,从最高层蔓延到最底层,包括宗教界。1989年,也就是释学诚成为广化寺住持这一年,江泽民踏着“六四”学生的鲜血,登上中共权力最高位。释学诚步步高升时,正值江泽民当政和当“太上皇”时期。释学诚虽身入“佛门”,却心系“红尘”,耳濡目染中共高官大搞权色交易,也心旌摇动,以致随波逐流。

自古以来,凡正统宗教都是信神的,都是戒色的。佛教中有五戒,其中之一是“戒淫邪”。佛经中讲,犯色戒者,罪大恶极,“堕落三恶道,亦云断头”。虔诚的佛教徒都相信,人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神都看得一清二楚。谁要动了淫邪之念,行了淫邪之事,一旦恶报临身,可能堕入十八层地狱。

作为中共级别最高的大和尚,释学诚不懂这些吗?从行为来看,他一点都不信。中共宣扬无神论,让人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前生来世,不相信因果报应,不相信天堂地狱,天不怕,地不怕,什么丧天害理的事都敢干。

中共还宣扬唯物主义,只有看得见、摸得着的现实利益,才是实实在在的。唯物主义在当今中国的突出表现是:物欲横流,人欲横流;反正没有前生来世,这辈子尽情享乐,足矣。一对照,不难看出,释学诚其实是个唯物主义者,他遵循中共的教旨,看到手下有漂亮的女弟子,岂能放过?

其实,中共对待宗教的做法,是抽去宗教最本质的内涵,把其变成“信中共”的团体。而接受这种改变的宗教团体,就成了中共统治信众的工具。作为中国佛教协会会长,释学诚对此自然是心领神会。

中共十九大后,释学诚推动佛教协会学习所谓的“十九大报告精神”。他的副手、中共佛教协会副会长印顺在一个培训班上公开讲:“十九大报告就是当代的佛经,我已经手抄了三遍,而且还准备再抄十遍。”这些话,真是令人一声叹息。

释学诚仅被免职

释学诚性侵问题被公开前,受害人曾向几十家中共部门寄过举报信,都没有得到回应。直到释贤佳、释贤启的举报材料在网上公开,在海内外引发强烈反响,中共国家宗教事务管理局才不得不表示,已收到举报材料,开始调查核实。

至今3年多过去了,公安机关对释学诚性侵案的调查没有任何结果,释学诚没有因此受到任何法律制裁。他受到的唯一惩戒,是被免去担任的所有职务。

好了,我们今天就先说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订阅Telegram群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李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2014年3月15日,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被查。徐才厚是百年中共历史上被查办的最高级别的军官和将领之一。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百年真相》节目。我是贾岛,今天,跟大家谈一谈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到底有多么腐败这个话题。
  • 中央军委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为升官发财,不惜把亲生女儿“献给”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玩弄的荒唐事。
  • 江泽民当中央军委主席时,好色淫乱丑闻不断。在他影响下,军中将领纷纷效仿。原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
  • 近年来,中共落马的贪官无数。这些搜刮民脂民膏的“硕鼠”啊,一只比一只贪得无厌,所贪金额之巨大,令人咋舌。比如,山西省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贪腐11.7亿元,华融集团原董事长赖小民贪17.88亿元;而赖小民创造的“纪录”,很快又被内蒙古局级官员李建平的30亿元打破。
  • 林彪,中共十大元帅之一、毛泽东亲自选定的接班人。林彪有个儿子叫林立果。这位红二代,是个时代的逆行者。十年文革结束前,很少有人敢痛批毛泽东,林立果不但敢批,甚至想策划武装起义,推翻毛统治。
  • 2006年秋,江泽民侄子吴志明担任上海市政法委书记期间,上海发生了一起连环杀人案。被杀的四人是上海市的法官警官和拍卖公司的总经理。其中的3人都是万邦中心被非法拍卖案的关键证人。他们接连被杀,案件至今没被侦破,杀人犯逍遥法外。是什么力量阻止事件水落石出?欢迎收看《百年真相》。
  • 1931年11月7日,中国共产党在江西瑞金建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这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正式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前身,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反华政权。为什么说它反华呢?今天,我就跟大家谈一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欢迎来到《百年真相》。
  • 1997年,中共十五大将“依法治国”作为治国理政的“基本方略”写进十五大报告,至今已经二十多年了。但是,有从中共体制高层走出来的人说,中共仍然是全世界最无法无天的党。今天,我就跟大家聊聊,中共的法律法规到底是干什么用的;这名出走中共的人士,为什么得出这个结论。欢迎收看《百年真相》。
  • 1999年4月25日,中国上万民众为了同一件事,来到了中南海旁的国家信访局。西方媒体报导说,这是“六四”事件后中国人民最大的上访活动,国际社会也称赞,中共政府首次和民众和平对话、解决分歧。但不久,中共启动喉舌宣传,把这件事构陷成“万人围攻中南海”。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件好事要被无端抹黑?又是谁下令撒下弥天大谎?欢迎收看《百年真相》节目。
  • 原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亲信,也是“上海帮”的重要成员。依靠江泽民这个最严重腐败分子后台的黄菊,他能干净吗?请看本期《百年真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