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自由港”乐队:为香港为自由而歌

一群心系香港的音乐爱好者缘聚温哥华,组建了“自由港”乐队,他们想要写出反映香港抗争的歌曲。(宇生/大纪元)
人气: 45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2年09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杨欣文加拿大温哥华采访报导)在2019年之前,有多少香港人会想到,“自由”这个词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失去“自由”又是什么滋味?然而,“自由”真的在瞬间消失了。离散海外,一群心系香港的音乐爱好者缘聚温哥华,组建了“自由港”乐队。他们选择用熟悉的音乐去传播香港的故事,去继续为香港、为自由而歌。

缘分来自于共同的理念

茫茫人海,这些香港背景的乐队成员又是怎么样聚在一起的呢?用他们的话来说,无论注定也好、巧合也好,大家能聚在一起,其实都是缘分。

采访的这天,键琴手Ed、吉他手Hairy、鼓手Anakin、主唱兼主持人Tab和Adriana约好了一起合练,贝斯手Aarron因故没能到场。

Ed和Hairy是乐队的发起人,Ed从香港移民加拿大已经很久了。

Ed表示,他从2014年的时候就开始留意香港的情况,可以说他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参与抗争的。到了2019年,他就和Hairy开始以音乐表演抒发情绪。

Hairy介绍,自己是2019年开始,和Ed一起以音乐参与温哥华支联会主办的一些活动,搞过街头抗争音乐会。

Anakin、Adriana和Tab都是2021年加入乐队的。

Anakin是打鼓的,参与过几次街头示威表演。

鼓手Anakin。(宇生/大纪元)

Adriana是新移民,负责唱歌和主持。以前只是在圣诞节的时候去唱粤语流行曲(Cantopop)。

Tab也是担任唱歌和主持。Tab在加拿大出生并成长,大学毕业后到香港工作多年。2019年香港发生很多事情,他只好回来。他表示自己喜欢唱歌,想用音乐去支持香港人,所以就加入了乐队。

Tab和Adriana负责唱歌兼主持。(宇生/大纪元)

乐队成立将近一年,大家没有分开,都想继续走下去。这个把大家粘在一起的“胶水”是从哪里来的?这到底是怎样一种缘分?用Hairy的话说,这个缘分来自于共同的理念,就是大家都想用音乐继续为香港发声、继续做抗争。

Hairy认为,从2019年到现在,都有好几年了。可能很多人都会觉得抗争这么长时间,很累。为什么我们可以继续做下去?是因为我们都在坚持一个信念,我们能够在加拿大,可以不受伤害地自由发声,为什么我们不去做呢?最低限度,我们应该把2019年香港发生的这件事,继续告诉世人,包括外国人。所以,乐队的主唱也会在演唱中间,用中英文穿插着介绍关于香港抗争的信息。

虽然不知道听众到底能够理解多少,但Hairy觉得,可能有人只是到街上买杯咖啡或者遛狗经过,听到他们在唱歌,即使不知道在唱什么,但是引起他的注意;到下次,如果他还有机会经过的话,他可能会觉得:哎,怎么又是你们?就可能会来看看你在做什么:喔,原来是在说香港,可能就走开了;第三次,怎么还是你们?他可能就会想,你们怎么那么坚持?其实就是因为有那么多人坚持,才会使那么多香港人在2019年被唤醒了。

Hairy以自己的觉醒过程为例:“我刚开始的时候也是不知道,你们在搞什么呀?又去冲击立法会。我也是不知道什么回事,就一直不停地观察。到后来,喔,原来是这样!最后连自己都醒了。其实这是一个过程,但是这个过程不能停止,如果你停下来,这件事情就没了,就消失了。”

乐队的名字寓意着黎明到来

乐队的英文名字叫做“Dawn of Freedom”,中文名叫“自由港”。

开始的时候他们想了好多个名字,当“Dawn of Freedom”这个名字冒出来时,大家都觉得就用这个名字吧。

Tab做了简单的解释:“Dawn就是黎明,就是有希望。‘Dawn of Freedom’就是黎明到来,中文就是自由港。”

Adriana补充道:这个“港”是香港的“港”,温哥华也是一个港口。乐队在温哥华这个安全之港去为香港发声,想说什么都可以说。

自由港乐队的Instagram页面上,写有“From Hong Kong, For Hong Kong, For Freedom”(来自香港,为了香港,为了自由)。Tab表示,这是乐队的宗旨。

2019,香港人为自由而走上街头

在2019年在反送中之前,“自由”也就是一个普通的词汇,没有多少香港人觉得会与自己有什么关系。Ed和Hairy都在加拿大,Anakin还在美国念书,Tab和Adriana身在香港。只有Ed和Hairy是互相认识的。

Adriana觉得:“最基本的自由,就是言论自由、宗教自由、集会自由,这是人权所包含的,还有集结自由、新闻自由、资讯自由,这些都是很重要的,这些是你不会觉得有一天会失去的东西。但是原来它竟然可以突然之间就没有了,人完全生活在恐惧之下。原来有一天你会担心或者自己去审视一下,自己以前说的话、分享过的一些新闻会不会触犯(现在的‘法律’)。其实真是很讽刺,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你不会想像到会有这一天的。”

Tab补充道:“甚至乎沉默的权利都没有了,你一定要表态,其实是很恐怖的。”他觉得好多人以前都是没有留意到这方面,也不是那麽了解自由民主的概念,但是到失去的时候,就完全明白、看通透了。为什么人们经常说要参与?自由民主是要去参与的。不过他觉得,因为这件事唤醒了很多人,是值得欣慰的。

Hairy表示,以前觉得不可能没有自由民主的权利,中共对香港民主运动的镇压,使他猛然发现:“咦,以前阿爸讲共产党的那些事情原来是真的。比如对中国来说是没有八九六四的。就开始感觉到原来真是这样的。”

Hairy原来想,中国那边我不管,但是香港讲明了“一国两制”是五十年不变的,有什么问题可能都是五十年之后的啦。谁知一半时间都没到就没有了自由!他用了一个比喻来表述:“以前是不知道自由是什么意思,就好似一个没饿过肚子的Baby,突然间没有东西吃了,怎么会肚子饿呢?就这种感觉。原来肚子饿的感觉是很惨的,然后才知道食物的可贵。”他表示,其实以前香港人一直在享受着自由,从来没有试过没有自由的感觉。直至到那一刻,突然间失去了,才知道发生了什么,才开始觉得不行,这件事情一定要参与了。反送中发生的时候,在香港的人当然就是参与其中,而在海外的人就是关注着那边的情况并给予声援。Tab和Adriana都参与了当年的香港街头抗争。

Adriana谈到,开始参与的感觉是,去做自己相信是对的事情。其实她一直参与的都是以静坐这类形式为主的和平示威,但是到了后面才发现,原来就算是用静坐、举一下牌这样和平的抗争方式去表达自己的诉求,在香港也已经不可能再发生、再出现了。所以她觉得很伤心。因此来到这里之后,她觉得在温哥华这么和平的环境里,应该尽量去做可以做的事情。

用音乐去继续抗争

2022年7月9日下午,“自由港”乐队在温哥华艺术馆前举办“和你唱 自由之声”音乐会,倾诉香港人的故事,呼吁加拿大人的正义和良知。(大宇/大纪元)

每个人都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去表达诉求,而自由港乐队成立的目的很明确,就是用音乐去继续讲香港的事情,用音乐去进行抗争。

他们知道音乐讲究的是一种感觉,而好的音乐力量很大。就像《荣光》(《愿荣光归香港》,下同)那样,可以牵动很多人的情绪,鼓舞大家继续向前。

从2019年反送中运动以来,乐队的成员就开始以音乐表达抗争的诉求。成立乐队以后,他们更希望有一天能用原创的音乐、用自己的歌去讲香港的故事。

虽然乐队的演出不多,但因为歌手的声音很好,乐器演奏的音效也很好,所以往往会引来不少路人驻足聆听。期间,这些音乐人也经历过一些令人难忘的事情。

Hairy记得,乐队第一次演出的时候是在冬天,准备了两个月,在会展中心外面的海港边表演。那天虽然很冷,但天气很好,还有海鸥飞过,那一次来的人最齐了。他表示,他们的听众都比较斯文,每首歌唱完之后,都会报以热烈的掌声。不管那是热情、真心的尊重,还是给面子,总之,他觉得反应是不错的,有一种力量让乐队继续走下去。他坦承,乐队现在是“攒”观众,希望将来可以在不同的地方表演。

Anakin还记得,他参加的第二次表演是在温哥华艺术馆门口。当主持人Tab说下一首是《海阔天空》的时候,有个观众的眼神刹那间好像被点亮了那样,他立刻拿出手机来拍下这个画面。那一幕令他十分感动,他也用更大的力气去打鼓作为回应。

据Ed回忆,2019年自由港乐队还没有成形的时候,他和Hairy曾在温哥华市中心的伊丽莎白女王剧院外的广场上表演,声援香港抗争运动。那天是十一国殇日,他们就用音乐来反抗中共。当天最高峰的时候,大概有2,000人一起合唱《荣光》。

愿荣光归于香港

自由港乐队最经常唱的,就是一些跟抗争有关系的粤语歌,特别是2019年人们在街头抗争时唱得最多的歌。比如他们会唱《海阔天空》、《试问谁人未发声》的中英文版。《愿荣光归香港》是一定会唱的,因为那已经是一个Icon(标志)。

Ed表示,《荣光》是一定会保留的歌,那些歌词会让人想起很多东西。这在2019年的时候是一首很重要的歌,因为有像征意义,是根。

Adriana回忆:“当初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是觉得很感动的。因为觉得歌本身那个旋律,是从很静开始,慢慢去推高那个情绪,就好像真的在抗争、在打仗那样。一开始可能还是黑夜前夕,慢慢到了后来会看到光明,黎明终于可以来到!其实跟抗争一样,就是现在这一刻我们可能暂时没有看到希望,但是只要我们坚持,最后一定会胜利。”

Hairy的分享是,这首歌基本上是用一种进行曲的方法去写的,是激昂的,对于他来说就像“国歌”那样,很强地凝聚了香港人的力量。“在那一刻听到的时候,会真心流眼泪。”“那种眼泪不是来自悲哀,而是来自一种励志,是一种激昂。”所以每当唱起这首歌,人们就会想起反送中运动、想起很多东西。那种感觉是想继续往前走,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做到,但觉得大家一定要做到的。他觉得歌曲所唤起的那一种情感,让人有一种力量继续向前。

他们表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当时在香港很多的公众地方,比如商场,这首歌一旦响起,就会令在场的每个参与者团结在一起,大家一起唱,会觉得这群陌生人就像是自己人一样没有距离,因为知道彼此有着同一个目标、同一个信念,要继续向前为香港抗争。

《愿荣光归香港》那个交响乐伴奏的合唱视频片段,在最近上映的反送中纪录片中都有采用。大家都觉得,这首歌无疑就是那个年代最代表性的作品,而且已经成为了一个永恒。如果你是那一刻的香港人,这首就是“香港人的国歌”。

爱党与爱国不可混为一谈

网上有人质疑他们入了加拿大籍就难以指望他们会爱国、爱港。

Adriana表示,有些人就是爱国不爱(共产)党的。爱国或爱党,两个定义是很不同的,不可以混为一谈。

Hairy表示认同。他指,其实自己并不是不爱中国人,只不过是真心不爱共产党。中国五年的文化是非常好的,就是被中共毁灭了,仁义道德、礼义廉耻全部都没有了。

Ed表示,他也有做过一些音乐的视频。2019年的时候,在网上遭到很多小粉红或五毛的攻击。只要是关于香港的、是黄丝(支持民主、抗争)那边的,就马上被禁。他估计中共大外宣可能了很多人去封杀不同的言论。

Tab提到,有一次跟一个大陆人“理论”,结果发现大家的经历、所看的新闻、得到的资讯是完全不一样的,大家都无法改变对方,所以都明白没有必要争辩。

不过,他们都希望能令那些党、国不分的小粉红或五毛反思,唤醒沉睡中的人,特别是那些装睡的人。

下一步,用自己的歌去记录这个时代

谈到香港的未来,Hairy表示并不乐观,因为香港已经完全不是以前的香港了,你不可以随便讲话了,你不敢再在街上唱《荣光》。最恐怖的是对维持秩序的警察的不信任,使整个城市没有了安全感;还有《港版国安法》,任何一条都可以定你的罪。

他谈到:“你看到香港有那么多人走,我身边的朋友都有一定年纪,属于中层、甚至高层,都离开了……他们为什么要带着孩子走呢?因为他们觉得香港已经不可能有将来。”

Hairy认为,海外香港人应该把香港这件事情告诉接触到的人,同时要让香港的文化继续流传下去。

对于乐队来说,下一步就是创作。

因为一直以来,无论是六四、反送中,或者是其它的香港抗争运动,像《海阔天空》、《试问谁人未发声》、《狮子山下》等很多歌曲,都被作为抗争歌曲广泛传唱,但其实这些歌曲并不是反映香港抗争的,只不过因为歌曲里有励志的成分,有反抗专制和追求自由的内容,所以就被借用了。

当然在抗争的场合演唱的感觉与以前在卡拉OK或在家里唱感觉是很不同的,也能起到凝聚民众的作用,但是总觉得不能完全传情达意。所以,要写出反映香港抗争的歌曲已经成为乐队成员们的共识。他们表示,这一切很快就会开始了。◇

责任编辑:林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