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三六)

扬帆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27日讯】天气一天比一天热了。我几乎每天都打电话回家问候一下爸爸,也问问他是否收到了妈妈的劳教通知书或者探视通知。转眼一个多星期过去,妈妈仍然音信全无。我甚至不能确切地知道她到底被关押在北京的哪一个劳教所。

我听说大部分法轮功学员都关押在团河,但是后来又听说因为最近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太多了,团河劳教所已经无法容纳,因此还有一批人送到了天堂河劳教所,甚至是更靠近河北的新安劳教所了。

周末的时候,我和姐姐都回到家里。璐璐和姐姐忙忙活活地做饭煮汤,陪着爸爸聊聊天。爸爸妈妈曾经一起厮守了将近三十年,已经习惯了朝夕相处的日子,我很难想像如今爸爸每次下班回来,是怎么面对这个空荡荡的家的。我也更担心,在明慧网上所登载的那些劳教所中有关苦役、洗脑和酷刑折磨的报导会发生在我妈妈身上。

6月17日中午,我刚刚吃过午饭,正准备稍事休息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喂,你好。”我说。

“你好,杨帆。我是小麦。”

“嗨!你好。你还好吗?”我说。

“我没事儿。”她似乎气喘吁吁地说,“你知道吗?师父今天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特别长。”

“是吗?!”我兴奋地问,“什么内容?”

“我也不知道,也是别人打电话告诉我的,”小麦说,“我现在正在往公司走。你上网方便吗?”

“可以。”我说,“我把笔记本儿电脑带回来了。你要我给你念一下吗?”

“不用了,我马上就到办公室了。”

“谢谢你。”我一边说一边把电脑从包里拿出来,打开了电源,“我马上就去看看,先挂了啊。”

挂了电话,我有些手忙脚乱地把电脑和电话线连上,然后招呼爸爸、姐姐和璐璐说,“快过来,师父发表新文章了。”

文章很长,气势十分宏大。李洪志先生把这场镇压发生的深层原因揭示了出来,并对未来的形势发展做出了预言“邪恶即将被除尽;人世间的败类也将得到应有的报应;不能使罪恶再延续了。”

虽然我并不知道李洪志先生所说的“即将”会何时到来,但是我却感到了一种巨大的鼓舞。这篇文章,我们反复看了将近十遍。

“可惜妈没法看见这篇文章,”我最后说。

“嗯,希望我们很快就能见到她了,”璐璐说。
【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师父讲的东西,虽然你看不到,但是可以实践。通过实践就会发现师父讲的是真的。”我想了想说,“你们知道法轮功是怎么传开的吗?我们没有任何属于自己的媒体,那我们怎么能让别人知道并了解我们呢?
  • 第十八章
    我没有看到春天降临在北京大地,三月中旬我离开北京去了孟加拉,随后又从那里直接去了尼泊尔。等我回到北京的时候,已经是四月中旬的那个周末下午了。当时联合国正在召开一年一度的人权会议。
  • 】“妈,”一直在静静听我们讲话的璐璐说,“杨帆的意思不是不让您去天安门,他是说还有别的办法。”
  • 】“现在警察还看着你们吗?”我问妈妈。
    “不像春节那几天那么严了,要不我和你爸怎么出得来。”妈妈说。
  • 几天以后,我到月坛附近听一个技术讲座,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我打开手机,看到有一条留言,就站在楼道里打电话到业务中心查询,留言是爸爸的声音“我和你妈妈一会儿就去天安门,你们不用惦记我们,自己多保重,”留言时间是上午10:00左右。
  • 宿舍楼下传来小孩子的笑声,同事们互相打招呼的声音,和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下班的时间到了。虽然我知道父母此去凶多吉少,但还是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希望能够有一个意外的惊喜,然而电话振铃了许久,一直无人接听。
  •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射进来。我和璐璐结束打坐睁开了眼睛,相视一笑。“璐璐,”我说,“我刚才打坐的时候忽然间明白个事儿。”

  • 丹顶鹤又叫“仙鹤”,它的身影翩翩、姿容华丽,给予人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印象,尤其在日本积雪盈尺的北海道里,更觉出尘脱俗。
  • 当天晚上,爸爸妈妈仍然没有消息。我打电话到岳各庄的派出所找管片民警陈光,他敷衍我一阵子之后,让我到丰台的拘留所去查一查。
  • 我们报了父母的名字后,这个小伙子说“好像有点印象。”他随手拿过桌子上的一个本,查了一会儿说,“一个关在了24仓,一个是14仓,都是十五天拘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