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二五)

扬帆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17日讯】当天晚上,爸爸妈妈仍然没有消息。我打电话到岳各庄的派出所找管片民警陈光,他敷衍我一阵子之后,让我到丰台的拘留所去查一查。

富康车慢慢停在了拘留所前的马路边,我、璐璐和姐姐下了车,站在丰台拘留所的大门前。我们都穿着我们最好的衣服,姐姐手里拿着两包给我父母的换洗衣服。我的手里拿着头一天晚上连夜写的长达7000多字的一封信。在那封信中,我把所有能想得起来的有关法轮功的谣言逐一澄清,并和姐姐、璐璐签上了我们的名字。

拘留所的大门前一群一伙地站着很多人。其中一些人愁容满面,显然是来打听家人的消息,或者想托人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大门正对着一幢三层的灰色小楼,那是警察办公的地方,在办公楼的后面就是拘留所了。

我们走近大门左侧的传达室,一个老头儿问我们来干什么。

“我想给我爸妈送几件衣服。”姐姐说。

“衣服呢?”旁边一个三十多岁的男警察问。

“这儿呢,”姐姐一边说一边把衣服递上去,并报了我父母的名字。

那个男警察看了一眼衣服,从抽屉里拿出一把老虎钳子,把所有衣服上的金属挂勾儿和钮扣都揪下来,扔在旁边的一个塑料小盒儿里。

“干嘛把扣子都撕下来?”我看到一件衣服都被撕坏了就问警察。

“少废话啊,这是规定。”警察说。

“我们想给他们送点儿牙膏香皂之类的东西行吗?”璐璐问。
“可以,”老头儿一边说一边指了一下身后的货架子,“但是必须从这儿买。”

我们用几乎高于外面市面上一倍的价钱买了洗漱的用品、卫生纸和几包方便面,与换洗衣服搁在了一起。

警察拿了两个大塑料口袋,把东西装好了后说,“行了,你们走吧。”

“我能不能问您一下我父母要关多少天?”我问道。

“我们这儿不管查,你得问预审科的人,”老头儿说,“他们哪天进来的呀?”

“前天,”我说,“因为法轮功的事儿。”

“知道,”老头说,“除了法轮功哪有老两口儿一块儿进来的?这两天因为这个抓进来的人多了。”

“谢谢您,”我们出了收发室,站在大门口儿商量怎么办。

“还是进楼里问问吧,既然都来了。”我说。

我们仨走进了办公楼,里面光线十分昏暗。因为不知道预审科在哪里,进了楼门后,我们直接向右拐,一直走到走廊的尽头。

“你们干什么来了?”办公室里的一个女警察问我。她的背后是一个用玻璃窗打的隔断,透过玻璃窗窗帘的空隙,我看到里面放着几台电脑,看起来这里是他们的机房了。

“我想麻烦谁帮我们查一查我父母是不是关在这儿,还要关几天。”姐姐说。

“我们这儿不管查啊。”警察说,“回家等着通知吧。”

(待续)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几天以后,我从那个气候宜人的国家回到寒冷萧杀的北京。飞机一落地,我就打开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希望能够听到妈妈的声音,但是电话铃了许久,无人应答。
  • “按你这么说,宇宙的大爆炸也是象进化论一样的假说了?”曹宁问道,“我看现在科学好像证实了宇宙的大爆炸理论。”
  • 我想了一下,接着说,“刘颖的问题很好,在我们师父讲的法中提到过生命的来源,大概有两种。怎么说呢,这个问题比较大。”我沉吟了一会儿,“嗯,我说说我的理解啊,也不一定对了
  • 桑塔纳出租车停在了公司的宿舍楼下,我和同事们下了车,然后从后备箱中拿出了我出差用的箱子
  • 周末回家的时候,我听妈妈讲到了许多牢房中的感人故事。和妈妈关在一起的有一位老奶奶,已经70多岁了,原来多种疾病缠身,五年之内曾做过三次大手术,胃切除了五分之四,甲状腺也几乎全切除。
  • 法律本来的目的是为人服务的,必须体现人道和人性。不能惩恶扬善的恶法只会滋生更多的罪恶和暴行,最后导致整个社会动荡不安。所以那些法西斯战犯一个也没有逃脱惩罚。俗话说,邪不压正,等到法轮功的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那个下令可以打死人不偿命的人自己都难逃公道,他还怎么保证这些警察不被追究责任呢?”
  • 我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下班时间已经过了。陈薇、曹宁、张剑和刘颖正围在一起说着什么。看见我回来,陈薇问我:“刚才是总裁找你是吗?”“对,”我说,“怎么啦?”
  • “谢谢您,赵总。”我说,“我很感谢公司的器重。其实您刚才问我谁能接替张斌的时候,我也是觉得我最合适。但是我的前途不确定因素太多了,不完全是因为留学的事情,还有一些我私人的问题,牵扯到社会的大环境,那已经超出我的控制范围了。”
  • 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在北京召开。天安门前红旗招展,戒备森严,两会代表在从宾馆到人民大会堂的路上都有警察全程戒严护送。我在广场上看到那些置于重重保安下的人民代表时,实在想不明白既然他们来自于人民,为什么对于人民如此惧怕。我甚至感觉他们不过是一些被那个政党劫持和软禁了的人质而已。
  • 如果我们现在生活在南宋的话,金人打过来了,大家就忍着做亡国奴得了,何必还起来抵抗呢?干嘛还要把起兵抗金的岳飞当作民族英雄呢?面对邪恶吓得赶紧躲起来,那叫懦弱、叫苟且偷生,能叫忍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