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候上机

连载:新书《为你而来》【第十五章】

泽农‧多尔奈基
【字号】    
   标签: tags:

后来,那些高级警官闯进来,是去机场的时候了。当我们全部起身,排成一队时,我转身对所有这些和我们整宿坐在一起的十八、九岁的女警察们高声说话。一名警官提高嗓门儿试图盖过我的声音,但是他发现我只不过是在说:“谢谢你们,我的小妹妹们。”小姑娘们发出了连串铜铃般的笑声。然后我们就被带往机场。

在大巴士行驶途中和排队进入大楼的过程中,为了不引起太多的注意,我一直用低声不断重复着我要陈述的几个要点,比如我们并不是反对政府,法轮大法好等等。在通过机场安全门时,我走向负责检查的女士,慢慢系上我的腰包,顺势低声向她说着我的要点,我甚至没有看她的脸。离开时,我回头望她,正好与她的目光相碰,我知道,她听到了每一个字。

我转回身,正好面对一幅美丽的绘画。这是画在玻璃上的“八仙图”。我看到画的右上方是张果老骑着他的毛驴。我寻思,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开始时,我把他和另外一位仙人搞混了,我的朋友彼德纠正了我。然后,我就快乐得像孩子一样,带着兴奋的微笑,不断走到警察跟前问:“你们知道谁是张果老吗?你们知道他为什么倒骑驴吗?”由于我的中文表达不太好,所以我就做出倒骑驴的姿势;我还真是乐在其中呢。中文比较好的那名学员帮我做了一些解释。当我走近一名警察时,他生气地挥着手,摇着头,大声说着什么,并咕哝着张果老的名字。

年轻警察很可能不知道张果老是谁。他们也许很奇怪,为什么这个加拿大人对张果老这么看重。这在当时对他们来说或者是无所谓,但也许在日后与家人共进晚餐时成为了一个话题。他们会问他们的父母,谁是张果老,他为什么倒骑驴?而他们的父母也未必知道,然后他们的祖父母会开始解释他是中国历史上的一名修行者,是著名的八仙之一。一个得道之人倒骑驴,是形式上地告诉世人,尽管你是在向前走,但实际上是往后退。也就是说,尽管人们认为社会是在进步,在发展,技术越来越发达,人们越来越富有,生活越来越舒适,人们越追逐名利、地位与更舒适的生活,事实上他们却远离了他们固有的本性,牺牲道德与美德去追求物质利益。因此,这实际上是在倒退。

我们被扣押在北京郊外机场的一座小楼里面,大约有五十名警察看守我们。开始登机时,学员们被分批带了出去。两小时之后,只剩我们四人尚未登机。此时许多警察已经离开。我们大约等了四个小时后才离开。

这或许是两年半以来,这些警察首次有机会看到法轮功平和优美的功法。我认为这是向他们展示的好机会,于是开始炼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亦即打坐。炼功时,我的眼帘感到一阵闪光灯的亮光闪过,相机的拍照声传了过来,但是我始终一动不动。打坐完毕,我坐下来吃东西。摄影师举起他的相机,我以一种半开玩笑的方式向他摇动手指,让他不要照,他知道我不愿意吃东西的时候被人拍照,所以他也微笑了一下,把相机拿开了。我打坐时可以拍照,但是想拍我吃东西的镜头,然后向公众展示我们是如何被优待,办不到。

吃完之后,我起身炼四套动功。开始时,我只是想摆摆样子,给他们演示一下,脑子里还在想:“他们在看吗?我应该说点什么吗?”接着,我意识到我应该入静,真正地炼功,而不是演示。演示和真正入静炼功的区别是,前者我是在让自己显示出宁静,而后者我是真的很宁静。

作此决定之后,我感到体内和周围充满了强大的能量场。很快,我整个身体都感到轻快而透明,当我静止不动时,我的身体感觉就像巨人一样高大无比,然而轻得如同什么都不存在了。做慢动作时,我的双臂好像在轻轻飘起,慈悲而温暖的强大能量不仅包围了我,而且弥漫在整个房间。我的思想感到像一座山,高大、坚实、静止、安宁。这是何等美妙的感觉啊,我的脸上显现出令人不易察觉的微笑。

散漫的年轻警察开始发出滑稽的声音,试图分散我的精神。他们甚至开始在我脸附近打响指。但是他们的行为都是一种小孩子的把戏,根本影响不了我。一名警察用中文冲口而出:“走火入魔”,意思是指我因炼法轮大法而精神不正常了。此时,我差点儿停下来更正他,因为他不应该这样出口伤人,但是我没有冲动,而是坚持炼完那套功法。然后,我转身面向他们说:“法轮大法不是走火入魔,他是最高层次的修炼法门。”他又重复说了一遍“走火入魔”。我厉声说:“不许说这些话,法轮大法是好的;不要笑,这是严肃的问题。你们不明白修炼的事情,就不要谈论你们不知道的事情。”我转身继续炼功。最后五分钟里,整个房间都是静静的,静得可以听到一根针落地的声音。炼完整套功法之后,我睁开眼睛,看到友好的男女警察们都在观看,而那些不好的警察们则睡着了。于是我坐下学法。

不久,那名曾经审问过我的警察走到我们四人面前,问我们是否想上厕所,因为我们可能得等很长时间才会再有上厕所的机会了。我们问是否很快就会登机,他答道:“不知你在讲什么。”就走开了。我感到一种无法按捺的恐惧。他什么意思?我们不上飞机了吗?他们要把我们带到其他地方吗?我的胃开始紧缩起来。我竭力镇静自己,但是非常困难。我简直不可相信经历了所有这一切之后,我的恐惧仍然存在。脑中一个声音不断响起:“他们要把你带走,你不会登上任何飞机了!”

接着,我明白了,这是因为我的欢喜心起来了。我一舒服起来之后,就回到自私的老路上来,只关心自己。如果我不是那么只考虑自己,为什么我那么担心自己的安全?为什么我不乐于用此机会和更多的中国人说话呢?这是因为我起了满足感,忘记了我来中国的真正目的。这时,我真正明白了修炼是多么的精妙和严肃,一不小心就会走偏。是啊,时时在心中保持真善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坐在地上,看清了自己更多的缺点,因此下决心更加坚定地修炼,成为一名更好的法轮功学员。这并不是说我必须做表面的工夫,相反我必须真正地继续改变我生命的最本质的东西,成为更加纯净、更加高尚的人。不仅为自己,也是为了他人。让我们面对这个事实吧,如果我只是考虑我自己,我怎么能按照法轮大法的教导“凡事首先考虑别人”呢?而且,如果我不修炼我自己,又怎么能帮助他人呢?

随后,我们被带往候机室。警察围着我们,把我们送进登机门。到达时,我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我知道这一定是加拿大驻华领事。我走过去与她握手,她表示非常高兴看到我没事。那些话让我感动,因为我知道她是真心地关心我的安全。

在飞机上找到我的座位后,我立即就进入了梦乡。@(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天安门广场很安静,游客们漫步说笑着。孩子们在放风筝,还有人在踢球,或欢快地四周跑着。他们看来很快乐,但我也禁不住为他们感到难过,因为他们的笑声转瞬即逝。由于他们国家当权者的邪恶,使得法轮大法的神奇对他们来说还都是一个谜。他们浑然不知他们心爱的国家正在经历着一场劫难。
  • 短短几个小时后,我就被掌上电脑里的定时钟吵醒,今天可不是睡懒觉的日子,我强压睡意,挣扎着下了床,开始做出门的准备。
  • 我望着峡谷底下的一些村庄,心想,那里是否有法轮功学员呢?
  • 乔尔和我都非常小心,不时配合着查看是否有人跟踪。当我们确信没人跟踪时,便决定搭我来时租的计程车返回北京城,然后去乔尔下榻的酒店。
  • 我想去拍摄一些北京街头的录影,那里车水马龙,人们奔波忙碌着。此次旅程中我除了拍摄长城之外,还需要很多的关于中国的镜头。我刚巧错过了每晚在天安门广场上的降旗仪式,于是拍了些广场上人头攒动的镜头。
  • 我们经过一家商店,女孩乙跑了进去。我和女孩甲继续交谈。
  • 二○○一年十一月二十日清晨,闹钟响起时,我其实已经醒了,在黎明前的黑暗中竭力捕捉着梦中的情景,然而越使劲想,它从记忆里溜走得越快,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 最后一次看表时正好是差五分钟两点,我毫不犹豫地向公园出口处走去。没有焦虑,没有兴奋,有的只是进一步向中国人民证实和澄清法轮大法的冷静思考。刚一跨出中山公园的前门,我就停止了清理自己的思想,开始发正念,铲除一切攻击大法和阻碍宇宙圆容的邪恶因素。我感到一阵强劲的风迎面袭来。这股风没有吹乱我的头发,也没有刺激我的皮肤。它是一股强大而无形的抵抗力量在冲向我,然而瞬间便被融化分解掉了。
  • 我们被带入一个大房间,所有桌子都集中在房间的中央,组成一个大大的方形。我抽出一张椅子坐下。那个打我的便衣警察的样子总是在我的脑中出现。我的心中开始充满悲哀,不得不咽下泪水,鼻内流出的鲜血进入了我的咽喉。我不想让任何人难过,所以只有静静地坐着。
  • 我们是最后一批上车的。当我走上台阶,看到大巴士里坐满了人时,感到有点惊讶了。原来每一个靠窗座位上都坐了一名女警,她们每人的身边坐一名学员。我看到车内最后一排有两个空座位,便向那里走去。我边走边纳闷儿,这些警察想要干什么?为什么要在每人身边安排一名警校女生(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他们是要拍摄我们受到了很好的接待吗?我百思不得其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