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绢之战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古罗马时期,东罗马帝王查士丁尼为了摆脱位居东西方之间的波斯人高价垄断经营中国丝绸的局面,曾打算与埃塞俄比亚人联合,绕过波斯,从海上去印度购买丝绢,然后东运罗马。然而波斯人知道这个计划后,安息王国以武力向埃塞俄比亚威胁,阻止他们充当罗马人的丝绸居中掮客。查士丁尼无奈,又请安息近邻的突厥可汗帮助从中调解与波斯人的关系,不料波斯王不但不听调解,还毒杀了突厥可汗的使臣,使双方矛盾激化。东罗马联合突厥可汗与公元571年攻伐波斯,战争长达20年之久,未分胜负。这就是西方历史上著名的“丝绢之战”。
──转自《世华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哈萨克族主要游牧于气候寒冷的新疆北部,所以服装、特别是男子服装的面料以皮毛为主。但因与其他民族交往和贸易,所以哈萨克族服饰的面料也有布和丝绸,服装种类如下: 民俗民风
  • 传说远在黄帝时期,元妃始祖就开始驯养野蚕为家蚕,取蚕丝织成做衣服的锦帛。在古老的耕织图上,已详尽地记录了古代蚕农育蚕、养蚕、绕丝、织绸的整个过程。
  • 素有“织物皇后”美称的真丝织物,如今越来受消费者的喜爱,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丝绸制品对人体具有独特的护肤保健功能。
  • 南京云锦因其绚丽华美,美如天上云霞而得名,其代表木机妆花是中国4700多年丝绸织造史中,唯一流传至今不可被机器取代的传统手工织造工艺。目前,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候选项目,并向中国知识产权局正式申请六项相关专利。
  • 由于北韩领导人金正日有“恐机症”,所以,经常乘坐火车出访中国大陆,而前来汉城参加“亚欧会议(ASEM)钢铁丝绸之路研讨会”的北韩铁路省代表团,对南韩的“子弹列车”感兴趣,而在汉城试乘体验,成了两韩新的话题。
  • 著名佛教旅行家玄奘法师(《西游记》中唐僧的原型)在所着《大唐西域记》中,记录了一段在瞿萨旦那国(古于阗国—今新疆和田附近)听到的传说:古代的西域各国丝绸与黄金等价,瞿国原无蚕桑,听说东邻小国已有蚕桑丝织,便遣使东国求获蚕桑种子,但被东国君主回绝,并严令关守,禁止蚕桑种出关。瞿国无计可施,便谦恭备礼与东国求亲。东国君主为了睦邻友好,就答应了这门亲事。瞿国国王派使迎亲时,嘱咐迎亲者密告东国公主,瞿国没有蚕桑丝绸生产,请公主自带蚕桑种子来完婚,今后方能自制丝绸服饰。公主离开东国时,将蚕桑种子密藏于头上的帽子内,出境时,守将搜遍了所带物品,只是不敢检查公主的帽子,从而使桑树和蚕种带入了瞿国。这个故事在公元三世纪时曾被雕刻成木刻绘画作品,该文物于本世纪初被英国探险家斯坦因在新疆和田地区发现并盗走。
  • (大纪元记者吴玉林、魏德编译报导) 汉字“拆”﹐在毛笔字看起来就像是由八个横七竖八互相砍杀的笔划组成﹐这或许很符合字的原意﹐因为它的意思就是“破坏”。有人曾戏称“中国”的英文发音“China”听起来好像“拆啦”。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膨胀延伸到西北边陲﹐当前席卷全中国的强制拆迁之风﹐也刮到了新疆偏远地区﹐连喀什(全称喀什噶尔﹐Kashgar)这样古老的边城﹐亦不能幸免。

    新疆的喀什面积约16.2万平方公里﹐2003年末总人口为350.12万。当地居民共有17个民族,其中维吾尔族占90%。喀什曾经是丝绸之路上的一叶绿洲﹐现正在进行一场改造工程。位于中国西北边陲的新疆则是中国地域最大的省份﹐面积166万平方公里,人口1934万。

    据多伦多星报(The Toronto Star)5月30日从新疆喀什发出的特别报导﹐近来大大的“拆”字被不吉祥的涂刷在这一古老而又多尘城市中心地带的许多维吾尔旧式砖土结构的民居和商铺墙壁上﹐就像黑帮告示“死”字一样﹐警告他们将要采取的破坏行动。

  • 大纪元记者徐竹思编译报导】每年的游客量媲美长城的北京秀水东街,被老外昵称为北京的“丝绸胡同”,这个傍倚外国使馆区、因贩售便宜“名牌”而名声在外的购物“天堂”,因老旧狭窄面临拆除。其旁正新建的“秀水街市场”,日前先行拍卖摊位,创下三百九十五万元人民币天价,为了“值回票价”,可想而知将来这里的东西会有多贵。“怀旧”的老外在秀水街黄昏将近之时,不禁开始抒发“夕阳无限好”的情怀。
  • 塔吉克族主要居住在气候寒冷的帕米尔高原,经济生活以畜牧业为主,兼营农业,所以服装多用皮毛、毡褐为面料,清代以后,用自织土布和外来的丝绸渐多。
  •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正与中国政府探讨,是否与中亚等国家及地区合作,将丝绸之路提名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如果确定,丝绸之路将成为中国首个与他国联合申报世界遗产的项目。新华网报导,正在苏州出席第二十八届世界遗产委员会议的中国国家文物局官员表示,中国政府正透过世界遗产中心与日本以及中亚各国磋商此事,丝绸之路最快可望于二00七年提交世界遗产委员会讨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