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营养角色应重新定位

Henry G.Bieler,M.D./着 梁惠明/译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他们视我为采用药物治疗的正统医学的叛徒,他们预料,我如果想治愈病人,就要再次加入他们的行列。其实,没有一种特效药是可以专门医治慢性疾病的,就算是过分渲染的神药也不能造出奇迹。

事实上80~85%的人体疾病是能够自我控制的,度过某个阶段以后,个体便会痊愈。病人所服用的药有无帮助,常为医学专家所争论。我相信大部分的药是不必要,甚至是有害的;我同时相信医学专家过分治疗病人是不当的热诚。我们的医学杂志正在诚恳地讨论某种病到底是“治疗病”(iatrogenic)还是“医师引发病”(physician-generated)。

谈到营养在疾病中扮演的角色,我先要指出将营养视为独立的科学来研究,才只有短短的四十年光景。回想我在医学院的日子,我对膳食的价值知道得很少,就像大部分刚自医学院毕业的医生一样。

在本世纪初期,膳食很少被认为是医科课程的一部分,现在也没有多大改变。希波克拉提斯的信念则认为医生如果不能用食物医治病人,就应该将药留在化学师的瓶子里。因此如果你敢对正统医师提及营养学可以治病的话,你可以了解他将会以何种怀疑的态度来听你的话。如果你说膳食对关节炎有效,他会吃惊地猛挥双手。

我的档案中,有95%因关节炎而跛脚并有恒痛的病人,得到完全痊愈或只剩少许余痛或僵硬。一般而言,我治疗关节炎需时较长,但有少许病例在开始治疗两周后疼痛便消失了。

这里是我档案中的一个病例:一位五十五岁的妇人企图自杀,因为她十分沮丧。她首次到来时即诉说她的心脏跳动急速,而且不能睡觉;血压是160/100,尿液酸性很强;膝盖、踝及脚肿胀、发热而疼痛得很厉害,使她难以下床或上街。她又抱怨她的手、左臂和肩膀僵硬及疼痛,她自认正迈向要坐轮椅的途中。

她习惯每天喝12杯左右的咖啡,抽很多烟,吃很多肉、淀粉、罐头水果及糖果,同时以阿斯匹灵(aspirin)来减轻疼痛。结果这种方式的饮食使她超重。

她戏谑地说:“我愿意给你一年的时间,看你能否把我治好。”

我警告她:“我也许需要更长的时间,你的关节并不是一天便僵硬起来的,你体内的毒素也累积了多年。同时你用药来减轻你的病征,再加上不适当的饮食,才造成你现在这种身体上及精神上的状态。”

Photos.com


虽然我有时也允许我的病人吃肉及喝淡茶或咖啡,但对她这个特例,我劝她放弃所有药物、香烟、咖啡和肉类。她唯一的药是钙片,然后便是下列的食物:起床时一片酵母饼溶在温水中,早餐是豆荚和绿皮南瓜煮成的菜汤,稍后喝110CC生牛乳。午餐是熟芹菜、菜汤、一片面包和没有酱料的莴苣沙拉,下午稍后吃些水果或喝以水稀释的果汁。晚餐是冷冻或新鲜青豆280公克和一棵莴苣稍微烹煮后即连汤一齐吃,临睡觉前再吃一片酵母饼和水。

三年后她的体重回复正常,血压120/100,她的沮丧消失得无影无踪,睡得好且可以勤劳工作。她说:“能够从关节炎中解脱好像是一件奇迹,我再没有丝毫疼痛及肿胀的烦恼。我从来没有如此高兴过!虽然起初我很难习惯我的饮食,但现在我不再厌倦它了。有一个短时期我因为思念糖果及肉类而不节制我的饮食,奇怪的是它们没有我想像中的好吃。当我发现没有它们时身体好多了,我就欣然地回复我的食谱,因为我决心要远离轮椅。我现在感到全身舒畅,皮肤变好;每个人都说我好看多了。”

食物是最好的医药》远流出版社提供◇(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