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 爱国主义的背后是剥夺人权

曹长青

人气 20

【大纪元1月30日讯】--中国知识份子的百年误区(4之2)

清王朝被推翻后,中国知识份子纷纷把眼光投向外国,寻求新的思想。这期间最重要的一个启蒙者是严复。他从英国学习归来,致力于介绍西方思想,翻译了赫胥黎的《天演论》、穆勒的《论自由》、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和史密斯的《国富论》等8种主要的西方著作。严复介绍西方思想的目的是为了促使中国迅速强大。

西方思想家强调自由思想,是把人作为目的,把人的自由作为终极目标,把国家强大作为独立、自由、强大的个人基础上的副产品。奠定美国民主基础的《独立宣言》,没有一个字谈到要把美国建成强大的国家,全篇主要是谈个人的权利和自由。但美国却成了当今世界唯一最强大的国家。道理很简单,只有独立的个人,才会有独立的国家;只有自由而强大的个人,才可能结出繁荣而强大的国家这个”果”。

但在严复们那里,却是因果倒置:自由思想变成了手段,成了建立强大国家的权宜之计。因此他把《论自由》书名改成了《群己权界论》。

严复的强国论颇引起共鸣。当时一批著名知识份子都认为强国比民主更是当务之急。如钱瑞升、丁中江、蒋廷黻等,都主张在中国实行德国式的独裁统治,认为只有高度集权,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中国建成强国。当时小学考试有道选择题,“最好的制度是君主、民主、还是独裁?”正确的答案竟是“独裁”。

今天被海峡两岸政府都推崇的孙中山,当年倡导的“三民主义”,其核心内容“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民族主义),建立民国(民权主义),平均地权(民生主义)”,重点仍是国家强大,而不是个人权利和自由至上。

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冒出一批像陈独秀这样既年轻又才华横溢的知识份子。他们对传统文化深刻批判、毫不留情。五四运动虽然喊出了“民主”和“科学”,但民主仍是作为强国的手段而被强调的。当他们发现民主效率低,不能迅速强国时,民主就被独裁的口号所代替了。所以,高举“爱国主义”旗帜的轰轰烈烈的五四运动,既没有救了国,更没有救成人。

而建立在集体主义基础之上的共产主义,和国家大于个人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结合,就把强国和国家至上的理论发展到了顶峰,彻底消灭了个人价值,使人完全成了专制政权下的奴隶。

这种为了国家强大而先牺牲个人自由的思路,至今仍然像春药一样使许多中国知识人兴奋。当今的“新权威主义”、某美学家提出的“先经济发展,后个人自由”等,都只不过是炒已经失败的前人的冷饭而已。而这种“强国第一”、“稳定至上”,连“军政”、“训政”的阶段都不设定的理论,到底还要让罪恶累累的共产党统治多久呢?中国到底要强大到什么程度,中国人的素质到底要提高到什么水平才配享受民主呢?

1989年的天安门运动,主旋律仍是“爱国主义”。这个诋毁个人主义的口号泯灭了无数次民主的萌芽。所以,无论是以前,还是今后,任何高举“爱国主义”大旗,而不以人为出发点和终极目标的运动都注定会失败。

--原载:《民主论坛》,2000-01-06
http://www.asiademo.org/gb/2000/01/20000106a.htm(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刘宗正:爱国主义(小小说)
曹长青:“认同台湾”和“认识中国”
刘晓波新书提醒警惕民族主义和独裁主义的结合
伍新:谜语数则(七十一)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最强防空导弹 在以色列空袭中沉默
【思想领袖】罗杰斯谈黑暗政权及其帮凶
【拍案惊奇】拜登政策惹反弹 习近平软硬兼施
【珍言真语】何良懋:社交媒体与现代科技垄断危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