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营销系列】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谢田

【大纪元5月24日讯】燕园求学时,对北大的园中园颇感兴趣,什么燕南园、燕春园、蔚秀园、郎润园、杓园的,让人浮起怀古的幽思。从宿舍去大图书馆,往往抄近道横穿燕南园,里面一栋栋灰砖小楼据说都是给大师级的教授的。一次拜访了其中一位历史教授的家,果然是幽静的很。

相比之下,蔚秀园就差一些了,它是一般教师的住宅,普通的公寓楼,乏善可陈。郎润园好像是哪个系的办公楼,杓园是外国留学生大楼所在,而燕春园饭店是我们打牙祭的地方,小炒不错,就是贵了点儿。

读研究生时北大闹房荒,说要住到校外,我们老大不高兴。后来说要住畅春园,感觉好了些,听起来诗情画意的,还以为跟燕南园差不多呢。到了一看,好家伙,所谓的畅春园55楼没有飞檐瓦当,只是郊外孤零零的一栋楼。住了一年我们就抗议了,通过研究生会跟当时的副校长谢清陈情,终于搬回了燕园。

直到最近,才得知畅春园跟清圣祖康熙皇帝的渊缘。康熙帝在位六十一年,常住畅春园,清溪书屋为其寝所,他也仙逝于此。据说里面自然淡雅,陈设朴素,“茅屋涂茨,略无修饰。”据杨虎考证,畅春园是康熙帝在京郊建造的第一座“避喧听政”的皇家园林。畅春园之后,雍正和乾隆以此为基础营建了圆明园和清漪园(颐和园)。康熙著名的“千叟宴”和雍正“传位于四子”的夺宫轶闻,都发生在这里。

乾隆时,畅春园是皇太后的居所,道光以后畅春园年久失修,就逐渐衰败了下来。再后来,这里还曾是冯玉祥军队的操场和日伪时期的农田。今日畅春园遗址上的古迹,据杨虎考证,仅存畅春园东北界桩和恩佑寺、恩慕寺两座山门。恩佑寺是雍正为供奉康熙遗像而建,恩慕寺供奉的是药师佛。

清圣祖故园和寺庙的无存,与去年日本大阪世界上连续运营最久的公司 – 一家寺庙建筑商的停业,虽然隔海相望,但似乎有着某种微妙的联系。

这家公司叫株式会社金刚组(Kongo Gumi),公元578年成立于大阪。一千多年前,一王子带家族成员从朝鲜到日本,金刚组就此诞生。十几个世纪以来,金刚组参与了许多著名寺庙的建设,包括大阪的城堡。到今天,该家族公司还在建设和维修一些宗教寺庙,这是他们收入的主体来源。

金刚组成功的经验之一,是公司继承人的选取。他们不采用单传长子的做法,而是选有健康心态、责任心、和智慧的儿子继任﹔他们也不限于儿子,第38代传人就是一个女儿。还有一个诀窍是,女婿进门时,他们会要求他改姓,这样即使某一代没有儿子,也不会断了代。金刚组的没落也是很好的教训,八十年代日本经济泡沫时,公司大举借债投资房地产﹔九十年代日本进入经济衰退,其拥有的资产大幅缩水,以致资不抵债。去年金刚组资产被并购,结束了其1,428年的历史。

一家族企业能延续十四个世纪,的确是个奇迹。金刚组选择了一个稳定的行业,应该说,比修建佛寺更稳定的行业可能寥寥无几。但从1998年开始,社会变迁,日本寺院捐款减少,建庙需求大幅下降。希望这只是佛教在东瀛的式微,而不是人们对佛法正信的减退。

从畅春园到金刚组,一个是传统的失落,一个是传统企业的破产,都是挺令人惋惜的。(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市场营销系列】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市场营销系列】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市场营销系列】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市场营销系列】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中共国师出丑被刷屏 王毅举动惹疑
【时事纵横】习亲信赴美遭起底 疫情逼近中南海?
【秦鹏直播】拜登警告中共 粉红出征惹怒日本
【新闻看点】老郑州揭隧道秘密 南京疫情大扩散
【远见快评】中共带动粉红暴民化 美国突下重手
【秦鹏直播】广州再现惊魂一幕 南京甩锅闹4笑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