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5)

晨风清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4

没过一段时间,小诗就近上了小学,就在大院出门大街对面。院里的孩子,除了黑蛋二狗,都不在一个班。第一天上课时,校园里还有同学在吹肥皂泡泡呢。刚进班门,同学都站起来了。他右手一松,书包后藏的铁环掉下来了。几个女生捂嘴笑,一看,自己上衣的两个扣子都扣错了,赶快解扣,书包又掉下来了。同学们哈哈大笑。老师也奇怪,从来没见过这么丢三落四的学生。因为是新到校,也就没批评。问班上有几个新生,举起了两只手,应该有三个啊,老师赶快查记名册,小诗正在翻小人书呢。

“吕小诗!”老师念花名册,“啊哈!”小诗赶紧把小人书往桌肚里一塞,就要站起来,老师用手制止,“你上几年级了?”

“四……”

“哈哈……”同学中有想笑不敢笑,就小声笑起来。老师也想笑,赶快一脸严肃:“你几岁上的学?”

“5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满课堂哄堂大笑。

小诗感到不对劲,左看看,右瞅瞅,墙上班级墙报,门上贴的‘五一班’名,再看看报到证,嗯,没走错门,刚想说话,“那你今年几岁了?”老师又问。

“10岁。”

“哟,他才10岁哎?”几个女生发出小声的赞叹。

“我幼儿园就跳了一级。”说完自己也吓了一跳。“我3岁就跳,我妈妈不想让我跳,爸爸让我跳……”课桌上笑声一片,小诗自己也笑起来。

“好了,自我介绍完毕,我们鼓掌欢迎新同学!”老师带头,全班响起了热烈掌声。小诗觉得这个老师真是和蔼可亲。

“下面,我们简单复习一下上学期的功课。”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下八个大字,全班就一齐大声念:“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老师又问:“这位抗日小英雄的名字叫……”

“刘胡兰!”全班又一齐大声回答。

“好!下面我们就请同学们上台来写下她的名字。请哪几位同学呢?”老师又看花名册,课堂里一下举起了十几只手。“好!我们就请三位新同学上前来写。”小诗就站起来,和另外两个同学上黑板写字。小诗写得匀称有力,端庄大方,台下传来“啧啧”赞赏声。

“大家说,谁写得最好啊?”

“吕小诗!”,小诗回头看,几个女生正投来羡慕的目光。

小诗放下粉笔,正走下讲台,突然仰头问:“老师,日本为什么要打中国?”全班一下子鸦雀无声。

下课了。纪老师和其它几个班主任在办公室小声议论:“你们见过这样的学生没有?……这哪像小学5年级学生的问题……还跳了一级哎……”小诗和几个小朋友早就把‘伟大光荣’忘掉了,到操场翻跟斗去喽!同学们感到新鲜,高兴得不得了,把他当成小李广花荣,接下来的两堂课,有人课桌下同他‘铜锤、剪刀、布’;小女孩给他递纸条;看着几个孩眼热,还叫不出名,课桌前后递小人书。小诗悄悄接过藏在腿上,三国演义、岳飞、杨家将、水浒传……全了,有个同学递上一张纸,小诗接过来,看上面写着顺口溜:

“1962年城市儿童——你在阶前拍纸片,我在巷口滚铁环。政府养猪满街跑,农民收粪机关转。大街小巷烤红薯,蛋糕卖到一百元。放学路上玩弹子,小人书儿回家看。儿童心地真纯洁,贫寒母亲拾破烂。谁也不知外面世界,百里之外饿死千万。谁也不知那个世道,民风淳淳知礼恭谦……”

小诗一看挺有趣,谁写的?老师的课一点都没听。

只听得放学前,班主任说了一声:“明天少先队集会,大家戴……”铃一响,校门口就飞出几路铁环……门口围着一圈人,原来是卖糖稀的,见两支棍调弄,眨眼变成小猴子、孙悟空,吹口气还可以变成小公鸡、小老鼠。真得味!口袋里没有钱,干瞪眼。旁边还有爆米花,爆山芋干的,碳火上摇着转炉,一手还用扇子扇,“崩”的一声,像炸大炮,打开炉盖,喷出一脸盆玉米花……卖麦芽糖的,连棉花糖都有啦,有几个同学吹得满天都是棉花……原来,这一段经济调整整顿,国家不包,一些农村人都涌到城里来。

忽然,看到一个走街艺的,怀里哽叽哽叽拉着个琴,头发长长的,身后芦席卷子上挂着个破碗,走中唱唱中念念有词:

“花也山,果也山,转眼仙山都不见……今也乐,明也欢,今明两年是大限……”

小诗看了犯傻,就跟着后面。跟到一个巷子里,一大片都是破烂房塌瓦顶,住的都是拉板车蹬三轮的城市贫民,大院挤满了人,正在听一个人说大鼓书。只见那个人鼓着大腮帮子,脸涨得通红,“得了得了得了得了……”学了一阵马蹄声,一阵鼓响,大袖一甩,唾沫星崩得三尺远,扯起嗓子就喊出了:

“霸王生身本不凡,龙生虎乳雕打扇,长大成人学击剑,一心要学万人战。及至学成离江东,只因不听范增劝,八千子弟走江东,可惜枉费千场战……啊啊啊啊……”

又是一阵“嗯嗯啊啊”的扯嗓子与捶鼓帮……小诗听得动神,又看到有人躺在破三轮上兵呤邦啷打梆子喑喑哑哑哼戏文:

“衣衫破时宾客少,识人多时是非多
到夏日穿冬衣,糊涂春秋;从南来往北去,混账东西
一派青山景色幽,前人田地后人收。后人收得休欢喜,还有收人在后头
人生红尘休争先,好汉后有好汉奸。常想我到无人到,哪知天外还有天。”

小诗看到猫孩也在人网中钻,身上挎了一个书包,原来他也上学了——不时从地上拣起一些纸片翻看,破桌上放着几本小人书,一个破茶壶,猫孩就在那翻阅,又从人家的筐子里拈个小红头萝卜来吃。小诗看他时,圆头虎脑,水明的眼睛,就觉得亲近,上前瞅他,又摸了他肩膀。猫孩眼珠子轱溜了一下,也不张望,只顾自翻书,已有了感觉。隔着一道墙,传来喊“猫娃”声,猫孩抓过小人书往书包里一塞,瞥了他一眼,哧溜就爬上一棵树,从房顶上走过去,步如轻风,跳下去了。小诗看得目瞪口呆,这边大鼓词还在响:

“十事九不全,三山六水一分田
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
君子无时且耐时啊,
韩信曾为胯下夫……”

小诗从破房子里出来,原来这里还有条小路通到古流巷,猫娃就在破墙头里大声念唱:

“不怕南来一群虎,就怕北来一只鸡
一天二地恨,三江四海仇
人善人欺天不欺,人恶人怕天不怕
吃盐酱的嘴,说鬼就有鬼
公鸡头母鸡头,不在这头在那头。”

小诗听了挺有趣,早知有这些东西,我就不上学了,就扒在破豁口朝里望,猫娃也在往外瞅,隔着一堵墙,两双眼睛相望时,就觉通了电。小诗心里高兴,边跑边哼唱起来:“不怕南来一群虎啊,就怕北来一只鸡喔。”

没走几步岔进了古流巷,一路上破房子里都是拣破烂的,破铜烂铁废纸片堆了满院落。大柳树下靠墙一面摆了一排小人书摊,很多放学的孩子还在翻阅。一个家长妈妈找来了,揪着一个小毛头的耳朵,“我到处找你,还在这里看小人书,还不赶快回家,看我把你耳朵揪下来……”那孩子委屈地撅着嘴,想哭又不敢哭,终于“哇!”的一声,哭起来。同学爱宝正从井边挑了一小担水,看小诗跑这来了就感到惊讶,放下担,喊他到自己家吃饭。小诗这才想起是中午了,道了声谢,往家跑。

跑回家,家里来了个补搪瓷盆的,妈妈正找出几个破盆碗的,那补锅匠正粘胶水贴铅皮呢。小诗放下铁环书包,就在旁边看,跟妈妈讲今天上学在校的事,自己在黑板上写了字,妈妈听了就高兴。小诗看到妈妈在洗自己的衣服,就接过来洗,刚搓了两下,又问:“妈妈,为什么人要想问题呢?”妈妈一听,锅盖都气翻了,“孩子,你这都是什么话啊!”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灯光突然熄了,剧场一片漆黑,台下一起哄笑。有小孩尖叫,又是打屁股的声音。灯光再亮的时候,邻居家的二蛋滚着铁环从台上跑过去了。小诗和三猫、四狗、瓜片站在幕里角落,不知要发生什么。突然灯光大亮,舞台正中天幕上出现了一尊巨大的佛像,眼前顿时灿烂辉煌。
  • 小诗全家搬来时,正是仲夏季节。爸爸要同妈妈带小诗和妹妹去看望自己先前的一位老师,现在是某研究院的许教授。那时节,暴雨初晴,寒流尚远,社会上还弥散着一种松动活泼的空气。走在路上,小诗看满街都跑的是大猪小猪,耍猴耍把戏的,卖红薯糖稀的,还有摆小人书摊的,心中喜不自胜。
  • 爸爸一到机关,就参加了由宣传部牵头的内部会议,听取各方面自调整时期以来的意见。部长在台上讲话:“……自中央放宽农村政策后,返县还社,返社还队,(‘一县一社,县、社合一’。一县一社,即一县一个公社,全县统收统支,统一核算,共负盈亏,原来各社队的收入统一交县,支出统一由县核拨,供给标准,工资水平全县基本上—致。)
  • 小诗大院里才露面,一伙屁精、鼻涕虫、眼屎鬼、眼泪熊、口水大王就盯上了他。小诗家在靠院墙的一座平房,周围全是平房。这天,爸爸上机关联系孩子上学的事,妈妈在屋后带着孩子们挖荠菜,小诗回家拿小篮子。这时,一个鼻涕呼噜了一脸、几乎还穿着幼儿园围兜的烂孩子就趋上来,手里攥了一把杨树叶梗,要和小诗斗。
  • Heaven
    以后世人才知道,杀人放火抢劫活埋船工的,原来是经过改头换面伪装成土匪游击队的共产党武工队。
  • Heaven
    这次开办的江南集训班目的是派更多的共产党人潜入江南发动群众,为推翻国民党政权作准备,所以只学习二个月便结束,立即把他们派到江南,坑害江南众生。
  • 现在形势不同了,阶级斗争办法不能用了,所以改用民族仇恨办法,发展武装扩大地盘,现在我们的口号是,日本不侵略,我党怎发展,日寇不扫荡,我军无兵源。中央的抗日政策很明确,就是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宣传,十分准备夺取政权。
  • 西北角黑鸦鸦的乌云预示暴风雨要来临,赶回南岸可避暴风雨的袭击,船在湖中遇上暴风雨太危险了,十有九死...
  • 春夏秋冬四季的花应有尽有,阵阵花香美不胜收,使人陶醉。花开过不久,宅前宅后的桃李梅杏枣柿等树就结出各种鲜美可口的果子,远处看去好像挂在门前后院里满天的大小灯笼。
  • 共产党在江西和其他根据地的肃反运动中,被杀害的人不计其数,他们都是被诬陷的好人,都是上当受骗,积极跟着共产党叛乱造反,为建立共产主义天堂而来的革命者,但却被共产党扣上莫须有罪名而杀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