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维特的烦恼

文/尤克强
font print 人气: 36
【字号】    
   标签: tags: ,

记得高中的时候很喜欢郑愁予的一首新诗〈赋别〉,中间有这么几句:“红与白揉蓝于晚天,错得多美丽, 而我不错入金果的园林,却误入维特的墓地。”当年为了弄清楚“维特的墓地”是什么意思,还特地去买了一本《少年维特的烦恼》来拜读。那是一个“存在主义”盛行的年代,在令人窒息的戒严气氛下,叛逆的心灵纷纷寻求宣泄的管道——野鸽子的黄昏固然不乏“同是天涯沦落人”,拒绝联考的小子也有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总之,那段青涩的成长期如今回想起来,似乎充满了“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愚𫘤和青春的欢乐。闭上眼睛,许多景象虽仍历历在目,但在真实的世界中,却早已人事全非、不堪回首了。

《少年维特的烦恼》(The Sorrows of Young Werther)是德国“狂飙运动”(Sturm und Drang)诗人歌德(Johann Wolfgang Goethe﹐1749~1831)于1774年发表的前浪漫主义时期代表作。此书在当时引起了欧洲文坛的震撼,反映出18世纪后期德国青年多愁善感的悲观心态:由于对时局的腐败充满了焦灼和无力,而企图从纯真原始的情感中寻求慰藉。当时连书中主角维特所穿的青色礼服和黄色背心,都成为德国青年的时尚,甚至有人穿着这样的服饰去自杀。歌德成功地借此书响应了狂飙时期“非理性主义”的浪潮,对传统封建社会所筑的冰冷围堤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书中前半部的维特其实就是作者本人的化身,难怪歌德只花了四星期就完成了这部世界名著。他说:“我写的都是自己的忏悔和告白。”——当然,世俗的经验已经被诗人升华为艺术的美感了。事实上,就连莎士比亚的名剧《哈姆雷特》(Hamlet)中“忧郁王子”的典型,也是因为歌德的诠释而在文学史上被“定了调”,影响德国及后世甚巨。各代崇尚悲情的年轻人莫不争相模仿丹麦王子的犹豫,整天在“是或不是”(To be or not to be?)中故作忧伤——即使根本无仇可报。歌德的旷世代表巨作《浮士德》(Faust, 1790出版第一部,1831出版第二部,中间隔了41年)是一部“老学者为换取青春,出卖灵魂找寻人生意义”的哲学诗剧,由于诗才卓越、意境博大而奠定了歌德在世界文学史上的崇高地位。

诗人的父亲是个很有社会地位的律师,对独子管教甚严。除了德文外,歌德从小学习希腊文、拉丁文、法文、英文和意大利文,有很深厚的语言造诣。1765 年,16岁的歌德进入莱比锡大学(Leipzig University)研习法律。该城当时有“小巴黎”之称,流行法国洛可可式(rococo)的社交风俗,年轻诗人在此享受风流自在的生活,艳遇不断也激发了诗人许多的创作灵感。1770年歌德在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和一位附近村庄牧师的16岁女儿布丽昂(Friederiche Brion)陷入热恋,〈迎接与离别〉(Welcome and Farewell, 1771)即诗人为抒发当时的情怀而作。可惜歌德翌年即离去,留下伤心的女孩终身未嫁。◇

转载自爱诗社《你的眼波和我对饮》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但愿我能记住那第一天
    那一刻 和你初相见的一瞬间
    那个季节 是晴朗还是阴暗
    我甚至说不出是夏季还是冬天
    没有刻意记住就这样地遗忘
    我既没有留心也没有多想
    怎么晓得自己心花的蓓蕾
    再绽放又要等待好几个春天
    但愿我能回想得起来! 那个
    一生中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如残雪消融得无踪无影
    似乎些微的小事 竟然这么重要!
    但愿我能把那份感觉找回来
    那初次牵手的感觉——当时我怎么知道!
  • 企业家很少变成社会名流,这个风气反映出捷克人重视人文素养甚于金钱财富的价值观,颇值得我们学习效法。生命的意义就在温饱之余,寻求更多心灵的满足,而不是财富的累积。
  • 英国诗人豪斯曼(Alfred Edward Housman, 1859~1936)写过一首俏皮的短诗〈那时我年二十一〉(When I Was One-and-Twenty),所说的恰是于丹教授关心的“情感问题”:
  • 宋词中有“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的句子,把“deja vu”译作“似曾相识”,实在是再贴切不过了…
  • 远方未必就是前方,如果已经大幅偏离预计航向,那就继续渡下去,通往某处亦未可知。操场逆时针绕向前,最后一公里,绕进地心。远方如果是原地纵向,如果是,内向的前进。
  • 我曾经询问意识不太清醒的母亲。“你这辈子幸福吗?”母亲微笑点头了。我认为这样的母亲很厉害。尽管遭遇了许多艰辛,仍然可以说出自己的人生很幸福。
  • 一个冬日的下雪天,待在温暖屋内的爱丽丝与小黑猫玩“假装”游戏,玩着玩着,却爬上了壁炉台,穿过如薄雾般的镜子,来到了一切都与现实世界颠倒的镜中世界。镜中世界是个大棋盘,爱丽丝成了当中的一颗棋,想成为西洋棋后的她开始下起了这盘棋……
  • 父亲告诉我,人要往高处走,看远一点,不能只在低处看生活里的刺,要看 开来。他说:“生活遭遇磨难,不丢人。谁没有磨难?谁的成长是容易的呢?心要大、要明亮,这样的人能抓住快乐。”
  • 孩提时期,我和爸妈住在南昌路一幢老房子里,房子年代久了,有点旧,但是古典气派,公用的客堂方方正正,大得很,在小孩的眼里是那么宽阔,像一座雄伟的大殿,院内外面有两个被高墙围起来的一大一小的天井,小天井里有一口井。
  • 生病不是罪,死亡不是罪,藉由生病,才会知道人类的渺小,藉由生病才会珍惜每一天平安的日子是多么需要众人的帮忙,需要风调雨顺。死亡只是考验结束的过程之一,不是及格、不及格,也不是奖励与惩罚。死亡只是乐章的结束,是另一段旅程的开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