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維特的煩惱

文/尤克強
font print 人氣: 40
【字號】    
   標籤: tags: ,

記得高中的時候很喜歡鄭愁予的一首新詩〈賦別〉,中間有這麼幾句:「紅與白揉藍於晚天,錯得多美麗, 而我不錯入金果的園林,卻誤入維特的墓地。」當年為了弄清楚「維特的墓地」是什麼意思,還特地去買了一本《少年維特的煩惱》來拜讀。那是一個「存在主義」盛行的年代,在令人窒息的戒嚴氣氛下,叛逆的心靈紛紛尋求宣洩的管道——野鴿子的黃昏固然不乏「同是天涯淪落人」,拒絕聯考的小子也有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總之,那段青澀的成長期如今回想起來,似乎充滿了「少年不識愁滋味」的愚騃和青春的歡樂。閉上眼睛,許多景象雖仍歷歷在目,但在真實的世界中,卻早已人事全非、不堪回首了。

《少年維特的煩惱》(The Sorrows of Young Werther)是德國「狂飆運動」(Sturm und Drang)詩人歌德(Johann Wolfgang Goethe﹐1749~1831)於1774年發表的前浪漫主義時期代表作。此書在當時引起了歐洲文壇的震撼,反映出18世紀後期德國青年多愁善感的悲觀心態:由於對時局的腐敗充滿了焦灼和無力,而企圖從純真原始的情感中尋求慰藉。當時連書中主角維特所穿的青色禮服和黃色背心,都成為德國青年的時尚,甚至有人穿著這樣的服飾去自殺。歌德成功地借此書響應了狂飆時期「非理性主義」的浪潮,對傳統封建社會所築的冰冷圍堤造成了巨大的衝擊。

書中前半部的維特其實就是作者本人的化身,難怪歌德只花了四星期就完成了這部世界名著。他說:「我寫的都是自己的懺悔和告白。」——當然,世俗的經驗已經被詩人昇華為藝術的美感了。事實上,就連莎士比亞的名劇《哈姆雷特》(Hamlet)中「憂鬱王子」的典型,也是因為歌德的詮釋而在文學史上被「定了調」,影響德國及後世甚巨。各代崇尚悲情的年輕人莫不爭相模仿丹麥王子的猶豫,整天在「是或不是」(To be or not to be?)中故作憂傷——即使根本無仇可報。歌德的曠世代表巨作《浮士德》(Faust, 1790出版第一部,1831出版第二部,中間隔了41年)是一部「老學者為換取青春,出賣靈魂找尋人生意義」的哲學詩劇,由於詩才卓越、意境博大而奠定了歌德在世界文學史上的崇高地位。

詩人的父親是個很有社會地位的律師,對獨子管教甚嚴。除了德文外,歌德從小學習希臘文、拉丁文、法文、英文和義大利文,有很深厚的語言造詣。1765 年,16歲的歌德進入萊比錫大學(Leipzig University)研習法律。該城當時有「小巴黎」之稱,流行法國洛可可式(rococo)的社交風俗,年輕詩人在此享受風流自在的生活,艷遇不斷也激發了詩人許多的創作靈感。1770年歌德在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和一位附近村莊牧師的16歲女兒布麗昂(Friederiche Brion)陷入熱戀,〈迎接與離別〉(Welcome and Farewell, 1771)即詩人為抒發當時的情懷而作。可惜歌德翌年即離去,留下傷心的女孩終身未嫁。◇

轉載自愛詩社《你的眼波和我對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但願我能記住那第一天
    那一刻 和你初相見的一瞬間
    那個季節 是晴朗還是陰暗
    我甚至說不出是夏季還是冬天
    沒有刻意記住就這樣地遺忘
    我既沒有留心也沒有多想
    怎麼曉得自己心花的蓓蕾
    再綻放又要等待好幾個春天
    但願我能回想得起來! 那個
    一生中的一天!就這樣過去了
    如殘雪消融得無蹤無影
    似乎些微的小事 竟然這麼重要!
    但願我能把那份感覺找回來
    那初次牽手的感覺——當時我怎麼知道!
  • 企業家很少變成社會名流,這個風氣反映出捷克人重視人文素養甚於金錢財富的價值觀,頗值得我們學習效法。生命的意義就在溫飽之餘,尋求更多心靈的滿足,而不是財富的累積。
  • 英國詩人豪斯曼(Alfred Edward Housman, 1859~1936)寫過一首俏皮的短詩〈那時我年二十一〉(When I Was One-and-Twenty),所說的恰是于丹教授關心的「情感問題」:
  • 宋詞中有「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的句子,把“deja vu”譯作「似曾相識」,實在是再貼切不過了…
  • 遠方未必就是前方,如果已經大幅偏離預計航向,那就繼續渡下去,通往某處亦未可知。操場逆時針繞向前,最後一公里,繞進地心。遠方如果是原地縱向,如果是,內向的前進。
  • 我曾經詢問意識不太清醒的母親。「妳這輩子幸福嗎?」母親微笑點頭了。我認為這樣的母親很厲害。儘管遭遇了許多艱辛,仍然可以說出自己的人生很幸福。
  • 一個冬日的下雪天,待在溫暖屋內的愛麗絲與小黑貓玩「假裝」遊戲,玩著玩著,卻爬上了壁爐檯,穿過如薄霧般的鏡子,來到了一切都與現實世界顛倒的鏡中世界。鏡中世界是個大棋盤,愛麗絲成了當中的一顆棋,想成為西洋棋后的她開始下起了這盤棋……
  • 父親告訴我,人要往高處走,看遠一點,不能只在低處看生活裡的刺,要看 開來。他說:「生活遭遇磨難,不丟人。誰沒有磨難?誰的成長是容易的呢?心要大、要明亮,這樣的人能抓住快樂。」
  • 孩提時期,我和爸媽住在南昌路一幢老房子裡,房子年代久了,有點舊,但是古典氣派,公用的客堂方方正正,大得很,在小孩的眼裡是那麼寬闊,像一座雄偉的大殿,院內外面有兩個被高牆圍起來的一大一小的天井,小天井裡有一口井。
  • 生病不是罪,死亡不是罪,藉由生病,才會知道人類的渺小,藉由生病才會珍惜每一天平安的日子是多麼需要眾人的幫忙,需要風調雨順。死亡只是考驗結束的過程之一,不是及格、不及格,也不是獎勵與懲罰。死亡只是樂章的結束,是另一段旅程的開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