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孤岛寓言:未消失古国的新局势

长风拂泪
font print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29日讯】渐渐的,人们忘记了广阔的大海、浩瀚的天空,忘记了自由自在的漂流,自由自在的飞翔:人们在麻木中求生,在愚钝中过活……

烟波茫茫的海面上有一座孤岛。

很多年前,有一个古老国度,它曾经拥有过灿烂的文明。然而一次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在了这里。之后,人们以为那个古老的国度已经在这个蓝色的星球上消失了。它流落在外的子民只好把它封存在记忆的深处。

但它并没有消失,只是与世隔绝了。这座孤岛便是古老国度的遗址。

暴王筑墙锁国

一个残暴的人做了这儿的国王,他凭借恐怖二字来统治这岛屿,人们暗地里叫他暴王。

当年,灾难来临时,老君王觉得国之不幸是君之过错,于是把责任承担下来,灾难过去了,古国损失惨重,但没有灭绝。老君王却因为劳累、忧郁而终。一些贤明的大臣也很伤心,不愿再管理这个让人伤心的国度,隐居进了深山老林。古国也只剩下了一个孤岛。

暴王便趁机占取了王位,并宣称:“由于老君王对自然畏惧,结果灾难来了,人们没有战胜它,古老国度之所以差点灭亡,老君王是罪魁祸首。”而他要从此带领人们战天斗地。

当初,暴王占取王位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心悦诚服。他二话不说,就把不服从的人都杀掉了,而且告诉人们:“那些人是罪魁祸首老国君安排下的旧部,他们也会给这座城带来灾难,所以必须把他们杀了。”有的人半信半疑,有的人知道怎么回事却也不敢吱声了。

而暴王命令把这套理论写入了教科书中,结果多少年后,人们再也不清楚到底那是一段怎样的历史了。新长大的人对暴王的说法倒深信不疑。但是人们仍然不喜欢他,因为他实在不是什么好人。其实,在他的统治下,人们已经忘记什么是好人了,只是在心灵深处觉得他肯定不算是。

每隔一段日子,都会有一股强烈的海风从这孤岛上刮过,刮得人心惊胆战。

从那凛冽的呼啸中,暴王常听到前国君严厉的斥责,他很害怕,令人在岛的四周筑起了厚厚高高的墙,并在上面涂上了他杀的那些人的血。

他喜欢血的颜色。看到那种颜色,他就觉得只要谁不听他的命令,他就能够把他的血也涂在上面,他觉得没有人敢不服从他。


图 ◎ 古瑞珍

围墙竣工了,暴王手下人宣布:国王为国民立了丰功伟绩,让国民免受海风之苦!

但人们再也不能出海了。因为墙上没有门,墙根还栓着食人兽,它们整天望着闻着墙上的血却吃不着,于是常常逮住在墙脚下观望外面世界的人,吃掉。

国王重新制定法律:严禁去墙边,否则就是找死。

于是再也没有人敢靠近墙半步。

智者殒逝如流星


图 ◎ 古瑞珍

以前,有个经常在海上漂流的老人,知识很渊博,人也很和善,时常来这岛上歇歇脚,他有永远也讲不完的故事,见过他的人都很喜欢他。但后来他来的次数少了。据说,是有人见到暴王找了他,说不让他常到这岛上来。而他是个十分和善的人,从来不与人争。

后来,墙筑了起来,他再也没有来。

这样人们在这孤岛围城里度过了好多年。一代人渐渐的老去,而新一代从岛上长大的人,思想里全是暴王的那些理论。

渐渐的人们讨厌并嘲讽理论,当然没有敢去嘲讽暴王。因为已经习惯了谎言做成的恭维与赞歌,已经忘记了天赋的人权,忘记了广阔的大海,忘记了浩瀚的天空,忘记了自由自在的漂流,忘记了自由自在的飞翔:人们在麻木中生活着,在愚钝中生活着。
 

这一片土地也变得污秽与腥臭,多病,令人窒息。空气污染了,水污染了,食品里也有了很多毒素,人心也变得肮脏,很多人无缘无故的死去。

“古老国度可能没救了……”一位智者望着夜空忧心忡忡的说。刚说完,一颗流星从天边滑落。

第二天,有人发现老智者的尸体,他和一条食人兽同归于尽了。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待续)◇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31期【历史新观】栏目 (2009/07/23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133/6673.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用刑后的秦嵩仍旧不招出其卖国的罪行,于是包公使出一招,让秦嵩乖乖地道出密谋
  • 拥有全天下的忽必烈,晚年却因病痛及丧妻丧子之痛而终日郁郁寡欢,唯有马可波罗带着游历各地的奇闻和他分享时,才能使大汗暂时摆脱老病的折磨。关于杭州的点点滴滴,就在马可波罗娓娓道来中展开……
  • 尽管身为蒙古帝国的大汗,拥有广阔的领土,但忽必烈却只能靠着马可波罗的描述,拼凑出天下的全貌。一天,忽必烈忽然对杭州有了兴趣,随着马可波罗的娓娓道来,一个杭州的想像就此开始……
  • 马可波罗娓娓道来他对杭州的认识,岳飞的忠义精神,秦桧等奸臣塑像长跪岳飞墓,杭州旖旎风光,在在引起了忽必烈无限的想像…………
  • “商业活动兴盛的杭州城日夜没有一刻安静……”马可波罗边向忽必烈讲述他在杭州的所见所闻,边赞叹杭州的繁荣兴盛。人声鼎沸的杭州市集,仿佛就呈现在他们眼前……
  • 谈完宋人的生活与瓦子后,马可波罗将话题带到了杭州不可不游的西湖,“各式秀美的画舫在湖面上如织来往,与湖上岸边的名胜古迹相互辉映……”一个想像中的旖旎南方风情,正在忽必烈的脑中勾勒…
  • 在说完杭州的游历后,马可波罗终于提出一个放在心中二十年的疑问,这问题,让忽必烈既觉得有点哑然失笑,又颇为自豪
  • 忽必烈讲述完元朝开平与大都的故事后,不禁开始感伤物是人非的情景,元朝的强盛与富裕,对他来说,宛若一场梦……
  • 徐霞客,中国知名的探险家,其足迹遍布神州大陆,记载中国大江南北的地理与人文。在其旅行的途中,出现一段段的神奇故事
  • 在清代康乾盛世之年,江苏吴县出了一位“多学能诗”、“工画兰,善拳勇”的名医,他就是薛雪。薛雪,字生白,生于康熙二十年(1681年),卒于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他博学多通,为人洒脱、性情豁达,连所居住的山庄也“有花竹林泉之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