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行吟:夢醒之後

作者:方靜

夢醒之後的紛擾,得具備堅定的信念才足以過關。(clipart.com)

  人氣: 232
【字號】    
   標籤: tags: ,

微涼的白露清晨,我自睡夢中醒來,夢境中的影像清晰、寓意深刻,令人念念不忘、低迴不已……

夢境開始於兩行縱隊比肩而行在郊野的小徑上。左側那一行隊伍井然有序的、小心翼翼的前進於略為高起、寬度僅約30公分的水泥路面上;我則在右側比較寬敞的柏油鋪設路面的行列中。

走著走著,突然間迷霧大作,煙靄逐漸的籠罩過來,霎時,能見度只限於腳下的一小片。然而,大家都沒有停止腳步,繼續埋首戰戰兢兢、臨深履薄的向前。不一會兒,竟走到了懸崖邊……

右側已無路可走,但是,左側那逼仄的水泥小道卻一逕筆直的延伸到對面的山頭,右側的人員自動自發的跟在左側的隊伍後方。此時,迷霧逐漸退散,眼下的景況一覽無遺──其實,到對岸山頭的路程並不長;然而,腳下是烏煙瘴氣的萬丈深淵;所以,大伙猶豫不決,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冒險前進?

就在這難分難解的關鍵時刻,我從夢中甦醒。人雖說已回到現實,正好端端的躺在床上,若無其事;然而,心思卻還停留在夢境的抉擇中,舉棋不定。我試著問自己:如果真的面臨如此的情景,到底會怎麼做?是就此打住,只求平平穩穩、安於現狀?還是願意冒險犯難、勇往直前,另覓新契機?

我們都明白:兩難的選擇,無論結果如何,端賴自己的價值觀、人生觀去權衡或取捨,沒有標準答案。而最重要的是在選擇過後,能夠坦然的接受事實、承擔一切,不悔恨、也不怨尤。

另外,夢中的風風雨雨、波濤洶湧,固然讓人提心吊膽、手足無措,說到底還能付諸一笑;夢醒之後的紛紛擾擾、驚濤駭浪,是真刀真槍、切切實實的磨鍊與考驗,得具備堅定的信念、強大的毅力和不懈的努力,才足以過關!@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常以為,我的父母有如大自然,賜我生命的基土,並灑下陽光和雨水,讓我得以萌芽成長。姊姊則像是巧手的園丁,不但給我生命的養分,更會不時出手修枝、剪葉,好讓這棵小樹長出豐美的花朵和果實。我何其有幸,能同時擁有給我自由的雙親,與悉心看顧、引領我的姊姊。
  • 小綱在父親鄒品為、乾爸、乾弟弟陪同下,一行四人花了2天時間,跋涉21.8公里,途中克服了惡劣天氣與高山症的考驗,最終兌現了與母親的承諾,在與母親分開的第591天完成這件壯舉。並在攻頂之際拿出母親的照片,「媽咪,我們到了,我揹妳一起來玉山主峰!」
  • 20年的風風雨雨,磨練重塑著這位賢妻良母孝媳。當丈夫被那座臭名昭著的監獄摧殘得奄奄一息,當幾乎所有的人都絕望痛哭時,她用柔弱的肩膀、堅定的信念撐起一片天,使連遭重創的家庭充滿溫情,細心為丈夫療傷,守護著他渡過難關、恢復體力……
  • 仁者樂山,意在胸懷仁愛之心。仁者,就要像山一樣的平靜、沉穩,無所畏懼的傲然屹立,有對真理、信仰的堅不可摧的意志,不為各種世間外在環境所動搖。仁者志存高遠,無論在任何時候,自強不息的盡自己的責任,關愛他人,愛護萬物,向善向上,具有「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德行。
  • 在很久以前,金峰山上有一僧人叫轉乘,他出生於大和國,生性極為粗暴,脾氣無常,易發怒。但他從小就喜歡讀佛經,且愛不釋手,日夜誦讀。他立志要把佛經全背下來。
  • 澳洲墨爾本的百歲老人柯蒂斯(Alfred Curtis)在82歲時開始上大學, 96歲時還在打高爾夫,現在100多歲還在開車。他說他一生的駕駛里程可能超過了50萬英里,相當於開到月球一個來回。
  • 翻開歷史的篇章,歷代的明君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心存百姓,愛民如子。只要發生各種天災人禍、社會亂象,他們都先自省己過,認為罪在皇帝一人,祈求上天勿讓百姓受苦,然後竭盡所能解民所苦。下面介紹的幾位帝王為救百姓無懼生死,犧牲奉獻,天地都為之動容。
  • 以寬容和善良化解累世的宿怨,化解悲劇,才是生命解脫的所在。
  • 猗頓,春秋時期的大鹽商,太史公曾評價道:「長袖善舞,多財善賈,其猗頓之謂乎。」猗頓祠中的古碑文亦有如下的文字:「猗頓不朽有三:為國立功,為民立德,己身立言。」山東民間迄今仍流傳著他扶危濟困的故事。
  • 漫漫長夜,寶釵是否想起,自己當年點的魯智深醉鬧五台山的那出戲,無意中成了寶玉出世思想的啟蒙。對於飛揚絕塵的生命,她像大多數人一樣,只有仰望的份兒,只當是離自己很遠的戲、神話而已,不料竟一戲成讖,如今寶玉也走了和魯智深一樣的人生結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