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句中的人生】

萬物靜觀皆自得 四時佳興與人同

畫與文/楊紀代
【字號】    
   標籤: tags:



偶成  宋 程顥

閑來無事不從容,睡覺東窗日已紅;萬物靜觀皆自得,四時佳興與人同。
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風雲變態中;富貴不淫貧賤樂,男兒到此是豪雄。

清閒的時候做什麼事都從容不迫。一覺睡醒,東窗上已是紅豔豔的日頭。靜靜的品觀萬物,都能有得於心。至於說一年四季裡,其它萬物也有和人一樣的好興致與感受,只是表現形式不同罷了。廣大無邊的「道」,貫通天地有形物之外。思想的變幻莫測,就像那風雲一樣不可預知。身處富貴不可胡作非為,面臨貧賤也應樂天知命。男兒如能有這樣的修為,才算是個英雄豪傑。<--ads-->

在大地懷抱裡嬉遊的童年 驚喜連連

清晨,上房頂通通排水孔,順便修剪些枯枝敗葉,特別是那些雜草,幾場梅雨下來,就恣意的攻城掠地……快手快腳的趕在炙陽燒烤前完工,邊收拾邊下樓,一低頭才赫然發現,滿褲管黏著密密的「鬼針草」,一下子,兒時的記憶全都蜂擁到眼前來……

當時,沒有所謂的學前教育(幼稚園、托兒所)設施,所有的孩子,沒上小學前,都在家圍著母親轉,邊玩邊分攤些輕鬆的家務活兒,因此,理所當然,大自然就是我們的幼兒遊樂園!祂很大方,還供應零嘴與點心呢!那田間野地多的是植物的果實:地莓、桑葚、西番蓮……等等,還有些至今仍叫不出名字的呢!記得我最常吃、也吃得最多的是「烏甜菜」:那低垂的小白花,開得像星星似的眨巴著眼逗你樂;那半公分直徑大小的紫黑色成熟漿果,像極了小不點樣的葡萄;酸中帶甜的滋味兒誘人又解渴。又叫「黑甜仔」。

當大夥兒在路旁、河溝邊的植物叢中,尋尋覓覓、穿穿梭梭時,那「鬼針草」最愛瞎起哄,硬扎得你衣袖、裙角、褲管到處是,要你順便幫它傳播種子嘛!更好玩的是,那開著紅褐色花兒的「昭和草」和黃色舌狀花的「西洋蒲公英」,那細如一線的黑瘦種子上,帶著灰白色「冠毛」,只要被你碰上或微風掃過,立刻四散飄飛,揚起叢叢棉絮似地,跟著你的腳步所帶起的氣流而窮追不捨。有的還沾上你的頭髮、肌膚,很捨不得跟你分離。有時一陣大風拂過,那滿天的團團白球,引得你浮想連翩……。

那一段,我稱之為「狂野」的日子,無形中給了我深刻的啟迪。那一段,徜徉大自然的寶貴時光,帶給我許多生動的體認。我相信比上幼稚園更精采,比上托兒所更有益。那一段,在大地懷抱的嬉遊裡,發現了許許多多自然的奧秘,學到方方面面課本上學不到的知識,讓我驚喜連連。

萬事萬物活出各自的豐盈與神采

每一個生命不管天年長短,都有其特點,都有與眾不同的地方。想那朝生暮死的蜉蝣人生,只三天的短暫時光。可它不食不飲,用不著費心覓食,老天給它安排這僅有的三日,能夠輕鬆自在的享受著有限的生之辰光。倘有幸身陷於松、柏樹脂之中,凝成黃褐色透明的化石,於千萬年之後,依然風姿綽約的展現在琥珀寶石中而閃爍著懾人的光澤,讓人驚豔。以這麼短的一生換來無數萬年後長遠的眾人矚目,不也是一得嗎?

那每個人兒時都熟知常見的蟬兒,只喧鬧幾分之一都不到的夏季就結束生命。來到世間只存活一週至兩週。可它得蟄伏在地底下過著三年到十七年不等的黑暗生活,才得以破土而出。因此它在樹上飲而不食,抓住這短暫的片刻沒命的唱響「初生之美」,用燃燒生命的聲音,傾訴著「生」之美好。它的生命軌跡皆依循著冥冥中無所不在的造物者的設定進行。在機緣成熟時躍出羽化、高歌、求偶、交配、產卵和死亡。當這美麗的使命完成之後,又回歸塵土……

那草本植物短暫的一季,不也活得光彩奪目?按著四季的變化,依序上台,演繹著各自的輝煌:春花、夏果、秋實、冬梅,各擅勝場。毫不起眼的就有特殊引人注意的本事:那鬼針草,那蒲公英,讓你不得不替它傳播種子以達到它延續生命的目的;白天各種花兒爭奇鬥豔,我趕在太陽升起之前先露臉,因此我的日本名兒叫「朝顏」——牽牛花;而我選擇夜間悄悄開放,用撲鼻的香氣引人注目——夜來香……

這一切的一切,在與大自然的接觸中,很自然的就獲得,並不用刻意去求,無意中就受益良多。心胸自然開闊豁達,天性自然喜靜避鬧,更能自得其樂。覺得沒伴兒並不可怕,自然界有那麼多隨處可挖掘的心靈寶藏,那不同生命展現給你的「美」與「妙」,足夠妳玩味與欣賞一輩子的。同時知曉有個萬能的造物主,運用祂無量的智慧,精心安排、巧妙佈局,造就出這麼神奇的萬事萬物。而且絕不偏袒、更不徇私。所有的生命在祂的庇護和施予中,一律平等。每一樣都活得有滋有味,每一種都能活出各自的豐盈與神采。

自然界隨處有可挖掘的心靈寶藏

這種種的觀察與體悟,在我腦海中深印,在我記憶中長存。時至今日,依然鮮明如昨。當然由於當時年幼,無法全面理解,隨著年齡的增長、知識的積累、閱歷的豐富,終於明白了。其實這答案在古人「天人合一」的宇宙觀裡已經呈現;在莊子齊物論:「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為一」中早已證實;更在程顥〈偶成〉詩中「萬物靜觀皆自得,四時佳興與人同」的名句裡作了最貼切的表白。

這位純然的儒家學者,宋代的理學大師,市井小民眼中道貌岸然的冬烘先生,竟然也抗拒不了大自然的魅力,在親近大自然中、欣賞大自然中,寫出了這樣的名詩佳句。真的!一個與世無爭、思想澄澈的人,靜靜的品觀萬物,都能有得於心。更能領略到人間四季裡,其它萬物也有和人一樣的好興致,也有各自不同的最佳展現。是的!這些我老早在接受正規教育前,就已陸陸續續的印證著。並隨著日月的嬗遞慢慢的更為明白。

不執於一世一時 擴大心的容量

懂得生命是條長河,上天給予萬物不同的延續方式。要將眼光放遠、心胸擴大,不執於一世一時,並衷心欣賞萬物不同的美好和優點,因為萬事萬物本為一體,相互依恃、共存共榮啊!這是大自然自小就教給我的寶貴知識,賜給我的珍貴領悟,送給我的快樂心境!

從小因著上天的厚愛以及無私的餽贈,使我這大半生的旅途中,順遂如意時多,而困厄危難時少。心的容量不斷增大,沒什麼值得掛懷的,這點點滴滴的轉變,成為我目前寫作的題材;也因著兒時日日親近的自然,熔入了身心深處,再經過歲月的淬煉、反芻而出的「胸中丘壑」,成了我信手拈來的風景畫創作泉源。這是詮釋「萬物靜觀皆自得,四時佳興與人同」這一名句的最佳寫照。@*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每首邊塞詩都是意境高遠,格調雄渾、豪壯,氣質磅礴,激蕩人心。王昌齡是著名的盛唐邊塞詩人之一,他一生由於性格耿直,經常遭到小人誹謗。其詩風瑰麗、雄健,對當世及後世都有很大的影響。
  • 在眾多的花卉之中,梅花淩寒綻放、獨樹一幟報早春的高尚品格,一直為古往今來的文人墨客所讚頌。 她那疏影橫斜的風韻和清雅宜人的幽香,是其他任何花卉都無法相比的。梅花不畏風霜雨雪的不屈不撓的精神和頑強意志,歷來被人們當作崇高品格和高潔氣質的象徵。
  • 月亮在中國文化中具有很豐富的象徵意義,月光是美麗純潔的象徵,她創造了許多優美的意境,同時月亮也是人們相思情感的載體,她寄託了戀人之間的相思,表達了人們對故鄉和親人朋友的懷念。那高懸於天際的月亮,自古以來也引發了人們的哲理思考,當遊子們遙望夜空,看見朗朗明月之時,心中總是引起無限的遐想。
  • 生命,必須由各種不同的角度去觀照,才能把生命的層次一一顯示出來。如果你立定不動,你的視野也將侷促在一個角落。看山如此,生命亦復如此。
  • 「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這一名句語出王昌齡的〈從軍行〉(其四),意思是說,在大沙漠上身經百戰,穿破了鐵鎧甲,但如果不攻破樓蘭(吐蕃),我們絕不回家!原詩為四句:「青海長雲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 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 老天安排的人生路就像一條長河,有朝一日終究會流入大海一般。剛開始的源頭,只是數條毫不起眼的涓涓細流,慢慢匯聚到一起,河床加深,河面擴張成條大河,波濤洶湧。再穿過峽谷,越過山澗而水量暴增,聲勢浩大而達到頂峰。然後迂迴蜿蜒,流經平原,淌過丘陵,慢慢趨緩,最終向下注入大海。
  • 俗話說:「兒行千里母擔憂」,對於兒女的外出遠行,人世間的每一位母親的內心都是很難過的。為此許多母親都把自己感情寄託在兒女的衣裝上,「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就是唐詩中千年不衰的名句,這兩句詩雖然語言直白,卻非常令人感動,是遊子表達思母之情的常吟之句。
  • 見到久未謀面的同事,內心感觸頗多,形體上歲月雕鑿的刻痕人人都有,這且不提。我發現其中有那麼幾位還兼差做營養食品直銷,到處鼓吹,讓人加入服用,目的何在?打發時間,多存點錢留給孩子,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看到這種情景,除了感嘆之外,讓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這組名句。
  • 一個人如果不懂得節欲,窮其一生也就只能是一個私欲不斷產生和滿足的過程而已。「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是中國傳統儒家思想中的一種境界,也是古人修身養性時的一個道德標準。古人云:「心為形所累」,人的欲望越大,生活的壓力也必定隨之增大,人生中如果能少一點欲望,就會多一份輕鬆與灑脫。
  • 我們的哀愁與痛苦,有時候來自於他人的牽累,但我們的歡樂,有時候也來自於他人的觸發與分享。尤其是身旁的親友們,他們平安、順利的電話留言,或偶爾攜著小小的禮物來敲你緊閉的門扉,或在他鄉街坊乍然相遇,或燈前把臂言歡、席上傾談交杯,或全家圍桌促膝暢敘;都能為你帶來滿懷的歡愉與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