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36计(五十八)

王维洛博士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22 抛砖引玉:意下毛毛雨,实成落汤鸡

“抛砖引玉”,为兵法三十六计之第十七计。原文:“类以诱之,击蒙也。”

媒体宣传

一九九○年三月二十四日,李伯甯等政协委员向政协七届三次会议,提交了“建议将长江三峡工程列入‘八五’计划”的提案,同时也将提案直接交给政协副主席王任重。王任重则再将此提案交给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希望中央常委能抽出几个半天的时间,听取有关三峡工程的汇报。此提案促成“国务院三峡工程论证汇报会”,并审查通过了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报告(注:参见卢跃刚《长江三峡:中国的史诗》)。

一九九一年政协七届四次会议期间,李伯甯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年规划和第八个五年计划纲要”、以及“政府工作报告”中,未强调三峡工程,表示不满,因而给王任重写了封措词激烈的长信,王任重再将此信转给江泽民、李鹏和邹家华。江泽民在信上批示:“看来对三峡工程是可以下‘毛毛雨’,进行点正面宣传了。”但事实上,在中共中宣部的组织下,对三峡工程的片面宣传,实是一场狂风暴雨。

中共中央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徐惟诚,根据江泽民和李鹏的指示,在首都新闻单位三峡宣传工作通气会上,对“毛毛雨”作出如下阐述:“三峡工程的提出和论证时间已经很长了,有关专家和有关部门进行了大量的工作,现在国家还没有作最后决策。过去新闻界有个习惯,工程没有决策的,不进行宣传。另外,对工程也有一些不赞成的意见,内部进行了讨论;也有的不讲纪律、出书,发表文章。前几年就是这样,给人的印象是:搞三峡是错误的,不科学的。现在我们说三峡工程要宣传,首先要使大家了解。……三峡工程决策之前,人民需要足够的材料,了解足够的情况。不管今后哪一级决策,要进行这项工程,按一九九○年价格计算需要五百七十亿元,牵动都非常大,必然要有全国人民集中人力、物力、财力的支持才能干成。三峡工程要建设十八年,二十年,是跨世纪的工程,必须进行宣传。”

受中宣部委托,水利部组织了阵容庞大的首都新闻界三峡考察团,分两批开赴长江三峡及中游防洪重点地区:第一批是各新闻单位的负责人;第二批是文字和摄影记者。人民日报和其他报纸杂志连篇发表三峡工程支援派的文章,中央电视台也邀请三峡工程的支援派,到电视台接受采访,论述三峡工程的伟大意义。

通过暴风雨般的正面宣传,中国人对三峡工程的“伟大意义”是了若指掌,什么“长江滚滚流,流的都是煤和油”,三峡工程能“照亮半个中国”,“万吨巨轮可从上海直达重庆”,“可以避免长江中下游的灭顶之(洪)灾”,“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等等。

万吨巨轮达重庆?

由于中国新闻媒介对三峡工程暴雨般表面式的宣传,使中国百姓,包括许多基层干部,对三峡工程无法正确认识,乃至对三峡水库蓄水之后未达工程目标,表示不理解。最典型的事例便是:重庆市副市长和南京副市长,为了保证“万吨巨轮从上海直达重庆”,是否要炸毁南京长江大桥而争吵。

二○○六年一月,重庆市副市长黄奇帆,在上海举办的“长江黄金水道开发与洋山保税港区功能”会议上,批评南京长江大桥阻碍重庆发展,使万吨轮船不能从上海直达重庆,应该考虑将其拆除;参加会议的南京市副市长蒋裕德则予以反驳,他指出:把长江上的几座老桥拆掉,实际上恐怕很难做到。现在南京长江大桥净空为二十四米,万吨轮船没法通过大桥开往中上游,使得南京港吞吐量大增。他还说,南京长江大桥再用五十年也无问题。

这件事在网上公布后,线民讨论热烈,有支持炸桥的,也有反对炸桥的。参与讨论的人都以为,建造了三峡大坝之后,万吨巨轮可从上海直达重庆;但问题在于南京长江大桥和其他几座长江大桥净空太低,阻碍万吨巨轮顺利通过。争论的一方主张:拆除南京长江大桥和其他几座长江大桥,再建新桥,以保证万吨巨轮通航;另一方则认为,拆除南京长江大桥和其他几座长江大桥的代价太大,不如等到将来再新建桥时,注意保证万吨巨轮通过的净空,把万吨巨轮从上海直达重庆的目标,再推迟几年实现。

可是没有人注意到的事实是,把南京长江大桥和其他碍航的大桥全部炸毁,万吨巨轮也无法从上海直达重庆。理由极简单:第一,三峡大坝下游武汉至宜昌的航道水深不够。一九五八年通过的三峡工程蓄水位是海拔二百米,水库的库容量比现在批准的大许多,水库调节水流的能力也大。要保证上海至重庆的长江航道终年通行万吨轮船,三峡水库枯水季节的下泄水量必须超过一万一千立方米/秒,以增加大坝下游,尤其是荆江河段的枯水水深,但是规划的三峡水库枯水季节的下泄水量只有五千立方米/秒,根本不能保证荆江河段的航道水深。

第二,三峡水库库尾部分,特别是接近重庆港的航道水深不够。过去批准的蓄水位为海拔二百米,现在批准的蓄水位为海拔一百七十五米,过去方案中的航道能满足万吨巨轮的水深要求,目前的方案就不行,一部分航道没有得到足够的改善,不能满足万吨巨轮的通航要求。

第三,三峡五级船闸和葛洲坝船闸的水深,不能满足万吨巨轮的要求。三峡五级船闸和葛洲坝船闸的最大水深为五米,除去保险水深,只能保证三千五百吨江轮三点五米的水深要求,而万吨轮船要求的水深为九米。

第四,进出三峡船闸和葛洲坝船闸引航道的水深不足。意下毛毛雨 实成落汤鸡中国新闻媒介对三峡工程的片面宣传,其势力之猛,也影响到台湾许多人。一位声望很高又坚决反共的学者认为,共产党只干一些追求个人名利的事,因而对三峡工程表示反对;但想到大陆百姓饱受洪水灾害之苦,听到三峡工程的防洪功效,也颤颤抖抖地举起双手表示赞同。

再说三峡工程能“照亮半个中国”,让人以为三峡工程发电,能满足半个中国之需;其实不然。三峡工程发电输入的电网,的确覆盖半个中国,但三峡工程计划每年发电八百四十亿度的电力,仅仅只能满足北京市二○○七年的需求。

“抛砖引玉”,为三十六计中的第十七计。相传唐朝进士赵嘏,能写一手好诗,唐朝的另一名进士常建十分仰慕赵嘏的诗,常建听说赵嘏要到吴地游览灵岩寺,便想了一个办法,他自己先到灵岩寺前墙上题了半首诗句:“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当赵嘏来到灵岩寺,看见这首未写完的诗,便在后面加了“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俱寂,但余钟磐音。”后半首诗比前半首诗要好,所以当时人们称常建的做法是“抛砖引玉”。其实,常建是唐玄宗开元时的进士,赵嘏于唐武宗会昌二年进士及第,当时常建早已经死了。所以常建“抛砖引玉”让赵嘏补诗是不可能发生的。

江泽民的批示:“看来对三峡工程是可以下‘毛毛雨’,进行点正面宣传了。”看起来是抛砖,只是要求进行“和风细雨”般的宣传;但实际上根本不是“毛毛雨”,而是倾盆大雨,是狂风暴雨,这是引来的玉。在这样的宣传攻势下,中国的老百姓和基层官员都成迷失方向和判断能力的落汤鸡,不知东南西北,不知正确谬误。以致于直到二○○六年,重庆和南京的两位副市长还以为“万吨巨轮可从上海直达重庆”呢!
博大出版社授权(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考虑任何问题,都不能忘记建设三峡工程的目标。建设三峡工程的第一目标是防洪。
  • 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主要结论之一为:“建比不建好,早建比晚建好。”具体来说,三峡工程早建方案的费用总现值最小,比不建、晚建分别少一百一十点一亿元和七十二点七亿元,相当于三峡工程费用总现值的百分之七十点二和百分之四十六点四。
  • 历史上,长江中下游地区“洪水过程不明显,江患甚少”,主要是因为:长江中下游地区有大片连绵不断的湖泊和沼泽。
  • 水库区还开辟许多游泳场,畅游长江,极目楚蜀,白日当空,湖光泛银,游人似潮,笑声四起。水库两旁山上,将建起朱楼画阁,山亭水榭,斗拱飞檐。
  • 如果政治家认为,八十年三峡库区冲淤基本达到平衡,三峡水库的泥沙问题已经解决,那么“重庆”,便是他们为此付出的代价。
  • 千将坪滑坡是一古滑坡体,正是三峡水库的蓄水促使了这个古滑坡体的复活,从而造成特大山体滑坡灾难。
  • 三峡工程涉及移民人数众多,如何安置、以及于何处安置等问题,为三峡工程论证中最为重要的一环。
  • 来个“瞒天过海”,先上报一个低坝方案,保证三峡工程上马,以后再想办法加高大坝。因此,南水北调中线方案也必须被分成两步走,即一期工程和二期工程。
  • 三国时期,王允通过连环计杀董卓;赤壁之战中,庞统假意向曹操献计,将战舰以铁链勾连,再由周瑜、黄盖演出苦肉计,最后以火攻之,使其无法逃脱,使用的也是连环计。
  • 三峡大坝的水库规模,比目前东南亚所有的水库加起来都大,因此排放出的温室气体量将更为惊人,可能引起更严重的温室效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