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法自然——细胞

以现代人体生物学为例论“天道”
刘仁逸

满天的繁星,都按照各自的规律和轨道在井然有序地运动循环著。(Fotolia)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二、细胞

学过生物的人知道,人体是极其玄妙庞杂的,凭现在的科学水平,几乎永远无法完全了解它,只能知其一二。人体的结构相当精细、奇妙,这个奇妙的人体主要是由细胞组成的,每个细胞又是一个单独的生命,所以说细胞是人体之“灵”。

这个微渺得不能再微渺的细胞,其结构也是极复杂、奇妙的。现在生物学已知道它包含了许多的机制,如:细胞液、细胞核、线粒体、内质网、中心体、高尔基体、 RNA、DNA,等等等等,每个机制都有它特有的使命和职责,进行新陈代谢,各行其事,这样才构成了井然有序的正常人体。如果哪里出了问题,没有按照这个规律来行事,那人体就会出问题,会出现病变或死亡。

那将这结构对应到宇宙是什么状况?如果对应到自然宇宙,那人体就对应着天体了,细胞是人体之“灵”,人是自然万物之“灵”,那这个细胞就对应着“人”了。

身体是我们自己的,我们可以任意控制手脚、躯体、大脑等去运动、思考,做我们想做的事,思考所要思考的问题。但细胞的分裂、新陈代谢等等,却是人的意志所不能控制,不能左右的。生物学认为这是由遗传基因所控制的,就是由生物的客观规律在控制调解著。这其实就是人体之“道”,它是客观存在着,不受人的意识左右。

而放眼我们这个自然和宇宙,一切亦都在有条不紊地运动、发展着。水入地下,或由溪入江、入河,然后归入大海,然后又生成云雨落入大地,这是自然界的水循环。自然界的各种生物亦有各自的生存环境,一物降一物,这又是自然的生物链循环。而宇宙亦是如此,满天的繁星,都按照各自的规律和轨道在井然有序地运动循环著。

这一切的一切,都按照特定的自然规律在有条不紊地循环著,丝毫不乱。如果哪里乱了一点,那就会引起极大的灾难,导致天灾人祸,甚至世界末日。

那这又是受谁左右的?这个客观规律又是什么?这个客观的规律就是“道”,亦称“天道”,这一切都是受天道的左右,井然而有序。

所以人体之道,是天道生成的,是天道的世间小道部分。(待续)

--摘编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天人合一”,中国人几乎都知道这句话,但没多少人真正明白。
  • 我问母亲:您做中医这么多年,中药里有没有一个方子,可以让人几年不生病,或者一个任何病都管用的药方......
  • 庄子说,“老子,古之博大真人哉!”有谁能解其中意?魏晋时期的向秀、王弼、郭向用儒道解老子,王弼说老子是个“有有者”,现代的马克思主义者更不用说了,他们用唯物辩证法解老子,说老子是个朴素的唯物辩证主义者,他们何能看到老子“博大真人哉”?人人都想做有智慧的人,而不想做蠢人。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孟子不是说过“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吗?如何做到“不可知之”呢?不就是无知吗?
  • 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给我极大的启发。我弄清了后来的德国哲学家费希特、黑格尔、叔本华、尼采及胡塞尔他们的哲学路线。可以说他们都走不出康德设下的哲学框架。康德“物自体”不可知的哲学命题,实在令人叹为观止。正在我用思不得要领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读到了《老子》。这本几千年前传下来的《道德经》,使我茅塞顿开,一股清流缓缓流过,心如止境,吾终于大彻大悟。老子曰:“至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老子。十六章》),老子的道无,不正是打开康德“物自体”不可知的紧闭大门吗?
  • 中国有句俗语说“哀莫大于心死”,我这个客家人的“硬颈仔”(不服输的人)终于彻底认命了。几十年下来,你不是没有奋斗过,不是没有那个能力,但都一一流失,与你擦身而过:你想逃离农村,到大千世界去见识见识,命运给你了,但只给你一个中等学历;叫你大事做不成;命运叫你进官场走走,但既不给你官当,连个屁股的股长都不是。
  • 二年的中专,除中共的法律课程,又读到马克思的唯物辩证法。可以说,此时期我已弄懂了马克思主义这个哲学。中共用这个唯物辩证法,来制定其辩证的法律,彻底地征服了中国人民。也是这二年,我了解到中共庞大的统治机器——政法机关,在它的面前,我感到自己太渺小与无力了,人生,我能做什么呢?多年藏在心头的虚无思想又冒出来了:这个世界是多么使人厌倦,多么无聊与乏味呀。面对这个庞大的专政机关,作为一个小民是无能为力的。
  • 记得最深的是批判英国哲学家巴克莱的“存在就是被感知”,说巴克莱非常荒谬,当他碰到一块石头哎哟一声时,一个人问他,假如你没有碰到这块石头,这石头存在吗?巴克莱回答说不存在。我当时竟认为巴克莱是对的。小小年纪,为什么会想出与众不同的答案,我也不知道。也许是想显示自己的聪明吧?
  • 这是一本天才的大作。天才,非我所为也,乃天之造作也。“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与于此?”(《易经 . 系辞传上》)自苏格拉底以降,西方辩证哲学高矣,深矣,庄矣,至矣。如此延绵几千年,谁孰能以正之?老庄将那道无不可说而说之也久远了,谁解其中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