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36计(七十)

王维洛博士

图/ 博大出版社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31 反客为主:工程品质,好坏难判
“反客为主”,为兵法三十六计之第卅计。
原文:“乘隙插足,扼其主机,渐之进也。”
“反客为主”,出自《唐太宗李卫公问对.卷中》:“臣较量主客之势,则有变客为主,变主为客之术。”意为:比较研究我方与对方形势,就有了变客为主、和变主为客的方法。“主”,在军事上可以理解成主动、有利的形势,“客”,指被动、不利的形势。反客为主指,客方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变被动为主动,变不利为有利,以达己身之目的。

大坝基础 局部架空

二○○四年一月三十日,北京电视台《世纪之约》栏目主持人曾涛,采访中国科学院、工程院两院院士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张光斗。采访过程中,关于三峡工程品质,有如下对话:

曾涛:那您对大坝工程品质问题的这种失败、或者说是这种教训,是不是有很深的印
象?
张光斗:品质问题是这样子,三峡工程品质顶好的,不是顶好的,总体上还是可以
的。倒不了的,没事的,说第一品质也不见得,不是一流工程。
曾涛:为什么不是一流工程?
张光斗:品质不够好。
曾涛:不好的原因是什么?
张光斗:没做好,施工品质不好。可是也不是很坏。所以我们的评价叫总体上良好,
总体上还是良好的,换句话说它也是不好的,听懂吗?我们的施工技术、施
工水平、管理水准不如外国。三峡工程总体上还是可以的。

张光斗在担任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的顾问之后,出任三峡工程初步设计审查组组长,最后为国务院三峡工程品质检查组组长,对三峡工程品质究竟如何,其实是哑巴吃饺子,心中有数。

三峡工程总经理陆佑楣,曾在〈三峡工程八论〉一文中提到,一九九八年至一九九九年期间,大坝浇铸曾出现局部混凝土捣实不够严密、少量架空的现象。对此,张光斗曾在一九九八年六月,提出关于三峡大坝右侧非溢流坝五号坝段,施工品质事故的处理意见。以下为材料附录:

“关于右非五号坝段施工事故低强混凝土层的处理意见:右非五号坝段出现低强混凝土层,是十分严重的品质事故。对于这一层低强混凝土,建议从一侧进行掏挖,向内掏挖品质事故的低强混凝土,要把绝大部分低强混凝土挖出。为了便于工人进入工作,要求有一定的洞高,要用风钻凿掉周围的强混凝土,这是必要的。掏挖验收合格后,用高强混凝土回填,做好固结灌浆。在重力坝断面以外的事故低强混凝土可以不加处理,因为坝的传力不会经过这部分混凝土的。一九九九年,将是大坝混凝土浇筑高峰,要吸取这起品质事故的教训,提高施工品质,加强品质控制。”

从张光斗教授的事故处理意见来看,可得到以下资讯:

第一:三峡大坝使用了不合标准的水泥,浇筑了低强度混凝土层,且数量不少;
第二:低强度混凝土既分布在重力坝的非溢流坝段,也分布在重力坝断面以外部分;
第三:由于发生于一九九八年,当时三峡大坝正开始建设,因而低强度混凝土应该在
大坝的基础部分;
第四:低强混凝土的厚度大,可能略小于一个人的身高;
第五:发现低强度混凝土层时,上面已经继续浇筑了其他混凝土,所以只有通过掏挖
才能将低强度混凝土去除。
第六:通过补救措施,也只能将绝大部分低强混凝土挖出,还有一小部分留在大坝里
面。
第七:回填高强混凝土时,如果固结灌浆处理不好,将留下结构性后患。

给永久船闸出红牌?

三峡大坝除了大坝基础部分混凝土捣实不够严密,出现局部架空现象,以致使用低强混凝土浇铸之外,三峡大坝的钢筋焊接绑扎品质,大部分不合要求。

一九九八年,长江洪水,九江江堤发生溃堤,造成重大事故。其溃堤的主要原因是江堤的施工品质差,钢筋混凝土中的钢筋数量不足,然而,施工单位竟用竹竿代替钢筋;洪水之后,朱镕基决定请国外监理参与工程品质,监督三峡工程,三峡开发总公司这才雇用几位外国人参与工程监理,其中一位来自奥地利,参与大坝钢筋焊接品质检查。三峡大坝是钢筋混凝土重力大坝,钢筋焊接、混凝土浇铸品质,是大坝工程品质中极为重要的部分。

这位奥地利专家发现三峡工程中,钢筋焊接品质普遍不行,要求返工,但工人却说,过去也都是这么干的,中国监理都认为品质好,指责此奥地利专家是吹毛求疵,故意找茬子。工人们不听洋人的意见,照老样子干,洋监理根本起不到工程监理的作用。这位奥地利专家只好到三峡总公司总经理陆佑楣那儿告状,为此,“中国三峡工程报”甚至还专门报导陆佑楣如何重视三峡工程品质,如何支持奥地利专家的严格检查,并要求工人服从洋监理等等;然而一旦到了陆佑楣下令之际,三峡大坝已有一半多钢筋混凝土浇铸完毕,里面的钢筋焊接品质,几乎都达不到奥地利专家的要求。

二○○二年,钱正英于一次会议上说:“(三峡大坝)混凝土浇筑,出现过事故和不少缺陷,去年十二月我们专家组在这里,对永久船闸发了黄牌警告。当时看到混凝土特别是过流面的表面缺陷较多,我们确实担心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不能按时处理好这些缺陷。在这次到工地以前,我和张先生看到有关方面的报告后,非常担心,我给同志们说老实话,我在口袋里是带红牌来的,准备如果看了不行,就给永久船闸出红牌。”

一个工程若到了要出示红牌的地步,其工程品质便可想而知。三峡工程永久船闸底板等部位出现了架空、混凝土浇铸有缺陷、出现裂缝等现象。按照常规,必须对已浇铸的船闸底板,进行全面钻孔调查,找出所有架空、混凝土浇铸有缺陷的部位,补偿灌浆、加固。但三峡工程并未如此执行,仅仅只在船闸底板上部增加一层防水化学涂料,以防水进入架空部位。这个办法在短期内也许能起到作用,但五年、十年之后,这个问题仍旧会暴露出来,到那时再处理,将更加困难。

模糊界线 反客为主

三峡大坝工程品质存在如此严重的问题,张光斗面对电视台节目主持人,面对电视机前众多观众,本来是处于十分被动的地位。但张光斗一会儿说三峡工程品质顶好,一会儿又说不是顶好,然后来个反客为主,给三峡工程品质下个结论:三峡工程品质顶好的,不是顶好的;总体上是良好的,三峡大坝倒不了。

张光斗反客为主的计谋的运用技巧之一,便是利用己身衡量工程品质的主观标准、与电视观众客观标准的不同。张光斗的主观标准是,三峡大坝不倒就是好,在他有生之年不出大事就是好。而电视观众的客观标准是,三峡大坝应该是铜墙铁壁、有千年的使用期,因为在宣传三峡工程的材料中,都说三峡工程是利在千秋的工程。

张光斗反客为主计谋运用技巧之二,则是模糊总体和个别结构的界线。

三峡大坝工程品质总体上是良好的,这是用于宣传的言语,是政治语言,对于工程品质检查没有意义,不是工程的语言。工程品质检查在于精准、确实,而不在于含糊其辞“总体上的良好”。一座三峡大坝的施工,承包给葛洲坝集体公司、青云水利水电联营公司、三七八联营总公司、武警水电总队等几个企业,而每个公司把自己所得的工程部分再层层分割给施工队承包,也就是说,一座三峡大坝被分割成一个个互相对立的承包单元。在承包单元的结合部,特别是两个公司承包部分的结合部,都是品质最糟的部位。即使总体良好,但是结合部品质低劣,最终还是要出大问题。

张光斗反客为主计谋运用技巧之三,就是利用中国衡量工程品质的标准和外国不同。

张光斗采用的是有社会主义特色的中国标准,从而得出三峡大坝工程品质总体上是良好的结论。如果采用外国标准,三峡大坝工程品质是不合格的。就如钢筋焊接一样,中国监理认为符合品质要求,而奥地利专家则认为不合格。

张光斗认为,之所以采用中国标准,是因为中国的施工技术、施工水准、管理水准不如外国。这是真正的本末倒置。中国的施工技术、施工水准、管理水准的低下,正是由于中国标准要求过低。没有与国际一致的品质标准,岂可能有国际的施工技术、施工水准和管理水准?

博大出版社授权(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二○○三年初,太原重工集团与河海大学,才提出三峡升船机方案,在三峡工程批准后的第十一年,中国三峡总公司才完成升船机的方案。但是最后却决定,由德国公司设计和建造升船机。直到二○○六年五月,三峡大坝封顶,升船机还是不见踪影。
  • 从河流长度计算,长江是世界第三大河流;从水运条件衡量,长江是世界同类河流中顶尖的佼佼者,故而长江素有“世界黄金水道”之称。到欧洲考察过的中国经济学家、交通专家都注意到莱茵河的水陆运输对欧洲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但他们却忽视了莱茵河的航运条件和发展潜力远远不如长江的事实。
  • 一九九二年,中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国务院兴建三峡工程方案,包括:三峡电站装机容量一千八百二十万千瓦,平均年发电量八百四十亿千瓦时,三峡水库正常蓄水位海拔一百七十五米,工程移民一百一十三万等许多重要指标。
  • 暗度陈仓的前半句是明修栈道。根据司马迁《史记之卷八高祖本记》记载,汉王刘邦回国去,项羽派三万兵跟随在后,刘邦命令士兵用火烧毁栈道,一来防备其他诸候袭击,二来也同项羽表示,自己再无向东进犯的意图。
  • 空城计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三十二计。罗贯中《三国演义》第九十五回《马谡拒谏失街亭,武侯弹琴退仲达》一章,详细描绘诸葛亮设空城计的经过。
  • 在中国,自从一九八四年国务院原则批准三峡工程之后,国人对三峡工程、特别是中央政府草率的决策,多有意见。
  • 一九九○年三月二十四日,李伯甯等政协委员向政协七届三次会议,提交了“建议将长江三峡工程列入‘八五’计划”的提案,同时也将提案直接交给政协副主席王任重。
  • 考虑任何问题,都不能忘记建设三峡工程的目标。建设三峡工程的第一目标是防洪。
  • 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主要结论之一为:“建比不建好,早建比晚建好。”具体来说,三峡工程早建方案的费用总现值最小,比不建、晚建分别少一百一十点一亿元和七十二点七亿元,相当于三峡工程费用总现值的百分之七十点二和百分之四十六点四。
  • 历史上,长江中下游地区“洪水过程不明显,江患甚少”,主要是因为:长江中下游地区有大片连绵不断的湖泊和沼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