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原来这样 秦汉篇

秦时明月汉时关(七)

作者﹕刘翰青

唐太宗李世民画像。(维基百科)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 ,

罢建露台

朝这种富庶程度,用“富的流油”来形容也并不过分。可是在GDP这么高、国库又这么充足的国家作元首,刘恒自己却始终过着节俭的日子。历史上知名度很高的“惜百金之费,辍露台之役”(《贞观政要‧卷六》),就是一例。

所谓“露台”,就是一座露天的高台,多半用来乘凉观景。刘恒原打算在骊山修建一座,于是召来工匠计算相关费用,结论是需要耗费百金,因为修这个露台可以算国家工程,所以,这笔钱是从国库里出,不需要刘恒自己掏腰包。但是,文帝连连摆手:“百金相当于十户中等人家的家产啊,我住着老爸宫殿的这些房子,还常常担心给他丢了脸,哪里还能再造什么露台!”这项工程就此作罢。当地民众听说了这件事,感念文帝对百姓的体恤,在露台地基附近,建了一座纪念他的祠堂——“民感之,为立祠,其地有露台故址。”(《临潼县志》)

当然,依礼制,天子和各级官员一样,生活标准都有相关的规格,如果超越了就是“逾制”,会作为过错被史官记录在案,也会遭到谏官的一顿挖苦。但是,这座露台的花费是完全合乎礼制的,依然被刘恒否决,却因此得到了百姓自发为他修建的祠堂,不能不让我辈后人感慨良多。

“辍露台之役”节省的不仅仅是“百金”之费,更重要的是,刘恒为后世留下了一个参照。《旧唐书‧太宗本纪》记载,唐贞观二年夏,众大臣知道唐太宗有风湿症,建议他说,按照《礼记》记载的制度,夏末的时候可以居住在台榭上,现在宫里这么潮湿,您修个阁楼住吧。唐太宗听了摇摇头说,我的身体不适合住在潮湿的地方,我自己怎么会不知道,但是,修这个阁楼要花很多钱,当年汉文帝“惜十家之产”而没建露台,我没有汉文帝贤德,花费却比他多,这哪里是爱护百姓的人该做的呢?

却千里马

人们的物质需要无非“衣、食、住、行”,豪宅广厦、宝马香车,成了很多现代人的终极追求,可是汉文帝不仅忽视自己的住房条件,对于衣、食、行也是如此。

有一次,有人献给刘恒一匹宝马,据说可以日行千里,夜走八百。在那个汽车还没出生的年代,千里马的价值和作用,远在今天的“宝马”、“法拉利”之上,对很多人而言,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刘恒却说,天子出门,前边有打旗开道的,后边有卫兵的车子。出门打猎,一天最多跑五十里,随军出征,一天最多跑三十里。我骑着千里马,您让我老哥一个跑到哪去呢?“于是还其马,与道里费”(《资治通鉴‧卷十三》)——他把路费给了献马人,让他把马牵回去了。而且,文帝还因此下发一道诏书:“朕不受献也。其令四方毋求来献。”——我不接受进献的礼物,请大家不要再来给我送东西了。

古语云:“上好是物,下必有甚者矣。”(《礼记.缁衣》),好的政府是社会的导师,反之,坏的政府也会带动社会走向败坏。刘恒应该深明此理,他如果过上安逸奢侈的生活,很快就会形成一股上行下效之风,于国于民有害无利。正如《尚书》所言——“不作无益害有益,功乃成;不贵异物贱用物,民乃足。”

《史记‧孝文本纪》记载,孝文帝“即位二十三年,宫室苑囿狗马服御无所增益,有不便,辄弛以利民。”——刘恒做了二十三年国家元首,没有为自己栽花修园子,没为自己盖新房子,当然更不可能修什么大剧院了,没给自己买豪华汽车、专机,甚至连条宠物狗都没增加,用的都是前任元首留下的。发现有给百姓造成不方便的政策,就立即放弃。

慧眼识人

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刘恒虽然是天命所归,但是单凭他一人之力,是打造不出盛世的,要成就“文景之治”,自然要有得力助手,大将周亚夫便是其中一位。

周亚夫是汉初重臣绛侯周勃的二儿子。文帝后元六年,匈奴在边境大规模入侵,朝廷派周亚夫和刘礼、徐厉各带一支部队,分别到前线驻防。刘恒自己跟着去慰劳军队,到了霸上和棘门两处军营时,守卫听说天子来劳军,马上放“皇帝慰问团”长驱直入营内,刘、徐二将还带着属下骑马迎送。

可是,到了周亚夫驻守的细柳军营,待遇完全不同了。刘恒的现行卫队到军营前通告:“天子且至”——皇上要来了,轮值的军官不放他们进营门,而且告诉他们:“将军有令:军营里只听将军的命令,不听天子的命令。”没多久,刘恒到了,守卫还是不放行。刘恒只好派使者拿着证明去告诉周亚夫:“我要进营慰劳军队。”周亚夫这才传令开门。守卫对刘恒的随从武官说:“将军规定,军营里不准纵马奔驰。”刘恒也只能缓辔而行。到了大营,周亚夫手持兵器,长揖到地:“末将盔甲在身,不能跪拜,给您行个军礼吧。”刘恒为之动容,神情严肃的靠在车前横木上,犒军完毕离去。

出了细柳军营,众大臣都对周亚夫的行为感到惊讶。刘恒却称赞道:“此真将军矣!”(《史记‧绛侯周勃世家》),他说,霸上、棘门两处军营,简直像儿戏一样,很容易被敌人偷袭,而周亚夫,“可得而犯邪!”——敌人能侵犯的了吗?一个月后,周亚夫被任命为中尉(公安部长)。

有赖于刘恒的知人善任,为汉景帝刘启留下了不少贤才,除周亚夫外,还有窦婴、晁错等,都是安邦定国的能臣。

薄葬霸陵

人生之戏总有谢幕的时候,公元前157年,刘恒在未央宫去世。一生不曾奢侈的刘恒,要在死后也保持节俭的风格。

他在遗诏中说:“我听说,天下万物只要有生就有死。这是天地间的理,不值得过分伤心。现在,很多人好生恶死,用很多东西陪葬,弄得倾家荡产,家人要长期服丧,以致于伤害身体,我非常不赞成这种做法。我很不贤德,对百姓也没什么帮助。现在人要死了,又要让天下百姓长期服丧,打乱他们的生活。让我变得更不贤德,怎么对得起天下人啊!我有幸当了二十多年皇帝了。依赖天地的保佑,社稷的福气,国内很安定,没有战争。我脑袋不太聪明,经常怕自己做错事,给先人丢脸。现在能有幸得享天年,又可以被供奉到高庙里,我能有这个结果已经很好了,没什么可值得悲伤的。”

以生荣死哀为梦想的人,并非少数。但是刘恒既不要生前享受,也不要死后哀荣。按旧制,天子驾崩,全国百姓都要服丧,其长短以年计。但是,刘恒要大家服丧三天后,就一切恢复正常。关于自己的阴宅——霸陵,刘恒嘱咐,保持霸陵附近山河的原样,不要大兴土木。而霸陵内部,“皆以瓦器,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不治坟,欲为省,毋烦民”(《史记‧孝文本纪》)——霸陵里边的陪葬品,最多只能用瓦器,不准用金银铜锡等贵重金属装饰,就是为了节省一些,不增加百姓的负担。

也许有人觉的,皇帝做到这个份上,未免太亏了吧。生前没吃好穿好,死后葬的也这么简单。可是,一百多年后,赤眉军攻入长安,据说,所有皇帝的陵墓都被挖了,唯独霸陵寸草未动。

天子驾崩,依惯例要由群臣讨论拟定一个谥号,作为对已故“国家元首”一生的总结,谥有“美谥”、“平谥”和“恶谥”之分。为人宽厚仁慈的,称为“仁”,比如宋仁宗;荒淫无礼的,叫做“炀”,比如隋炀帝;杀戮无辜的,叫做“厉”,比如周厉王……而刘恒被众人认为“道德博厚”、“勤学好问”,所以被谥为“文”,因汉代强调以孝治天下,所以刘恒被称为“汉孝文帝”。

汉孝文帝刘恒去世后,汉孝景帝刘启延续了文帝的治国方式,成就了几十年安定、富庶的太平景象。成为中国结束封建社会后的第一个盛世,被后世誉为“文景之治”。

翰青叹曰:

地为氍毹天作幕,
浩瀚青史戏一出。
汉时关山留胜迹,
昔年新邑成旧都。
休咎福祸朝夕变,
兴衰成败有定数。
富贵荣华若浮云,
顺天应人莫自误。

 

刘翰青 壬辰年十月 于翰青草堂
(全文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需要言论自由的不仅是民众,废除了“诽谤罪”,开放言论自由,孝文帝和汉朝廷因此得到的好处更多。刘恒纠正了被错判的将军魏尚一案,就是一个明证。
  • 刘“恒”很有“恒”心的,坚持要废掉这条恶法:我听说,法律如果公正,民众就诚实,刑罚得当,民众才会服从。官员是干啥的?就是管理民众,引导民众向善的。
  • 自幼受道家思想影响的刘恒,深知强制是改变不了人心的,他要做的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 只要一个如果成为现实,历史上就只有代王刘恒,而不会有汉孝文帝。可是,历史大戏的剧本早已写好,最后的结局早在神相许负的预料之中,此前种种不过是精彩章节的前戏而已。
  • 刘邦本人没有通天彻地的本事,但是许负是未卜先知的高人,吕雉的命数自然尽在掌握。
  • 许望吓了一身冷汗,“这孩子啥话都敢说啊!!这话要传出去,就不单是请你‘喝茶’了,全家都得被‘和谐’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