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他们的世界系列报导(三)

我真心相信(3):尊重为基石的美丽家园

专访台南市德兰启智中心
萧轩台南采访

在德兰服务21年的王淑英老师表示,虽然他们不能完整表达自己,还是有观点的。社工都会制作餐点的图卡,让他们选择每天的菜色。(摄影:陈霆 / 大纪元)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3年07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萧轩台湾台南采访报导)在台南市的玉井偏乡,德兰启智中心默默地走过26年,从学龄前的早疗,到成人的职业媒合、社区家园,支持他们的就是那坚定的信念,相信这些有特殊需要的大小朋友,应该也享有同样的尊严。

台南天主教德兰启智中心为服务偏远地区的身心障碍者,玉井坚持了26年的岁月,从一开始荒芜拮据,只有教会神父与修女的奉献,到越来越多善心的老师与社工加入,从创始只有2名学生,到后来的早疗服务、作业所接案、建立社区家园。经过风风雨雨,因为“主动看见需求、满足需求”,德兰更加丰硕。

来到德兰超过20年的主任杨美华,回忆学生时代,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的使命是要帮助世界上需要被帮助的人,一毕业,她就来到德兰服务。杨美华深信,生命是珍贵的,每一个人都有同样的尊严。

德兰是早疗机构的先驱之一,随着社会变迁孩子也长大了,为满足不同的需求,德兰发展出独特的社区家园照护服务。

“人长大了,都希望拥有更多自主的空间。”杨美华说,这些大朋友虽有特殊的地方,他们也是成人,应该要和一般人有同样的生活权利。

从德兰走路3分钟,会抵达一个小型的透天厝社区,其中一栋是德兰的“社区家园”,住有5位大朋友。这里是他们的第二个家,虽然这些大朋友都是极重度的心智障碍者,德兰相信他们跟一般人同样有喜爱好恶,只是需要更多引导与尊重。在家园老师和社工的协助下,他们都能从事生活中的琐事、讨论休闲活动。

“我们制作餐点的图卡,让他们自己选择每天的菜色。”在德兰服务21年的王淑英老师说,“自主”是非常被鼓励的价值,虽然他们不能完整表达自己,还是有观点的。“比方他们的房间,我们会引导他们选择喜欢的摆设,都很有个人风格。”

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权利,因为这里是他们第二个家。(摄影:陈霆 / 大纪元)
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权利,因为这里是他们第二个家。(摄影:陈霆 / 大纪元)

晚餐时间大朋友也喜欢帮忙,老师们四处搜集容易使用的厨房工具,如剥蒜软筒、手动旋转的沥水篮,或利用电动奶泡机来打蛋。烹饪流程中,大朋友参与可以帮忙的步骤,例如洗米洗菜、按下电锅的开关,王老师说,“这让他们很有成就感,周末他们回到家中,也会主动说要帮忙。”

每周有几天晚上,老师和社工会带着他们进行团体活动,例如逛夜市、逛大卖场、唱卡拉OK,或一起去台南市棒球场看棒球。

“这里的服务使用者,几乎都是不需要付费的。”成人日托组督导张玉珍表示,尽管这里需要的人力物力很多,德兰一直坚持,别让使用者的经济条件,成为无法接受服务的原因。

德兰能够走到这里,不仅有着来自信仰的坚实力量,也凝聚了社会各方的关心与支持,才能一同完成这份爱与梦想。

走近他们的世界系列影音报导(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记者萧轩台湾台南采访报导)在台南市的玉井偏乡,德兰启智中心默默地走过26年,从学龄前的早疗,到成人的职业媒合、社区家园,支持他们的就是那坚定的信念,相信这些有特殊需要的大小朋友,应该也享有同样的尊严。
  • 大纪元记者萧轩台湾台南采访报导)在台南市的玉井偏乡,德兰启智中心默默地走过26年,从学龄前的早疗,到成人的职业媒合、社区家园,支持他们的就是那坚定的信念,相信这些有特殊需要的大小朋友,应该也享有同样的尊严。
  • 在台南市的玉井偏乡,德兰启智中心默默地走过26年,从学龄前的早疗,到成人的职业媒合、社区家园,支持他们的就是那坚定的信念,相信这些有特殊需要的大小朋友,应该也享有同样的尊严。
  • 在台南市的玉井偏乡,德兰启智中心默默地走过26年,从学龄前的早疗,到成人的职业媒合、社区家园,支持他们的就是那坚定的信念,相信这些有特殊需要的大小朋友,应该也享有同样的尊严。
  • 翻开人类历史,我们不难发现,人们对癫痫症状是有很多误解和谣传,除了早期被认为是中邪外,英国也迟至1970年代才解除癫痫患者不得结婚的禁令。
  • 翻开人类历史,我们不难发现,人们对癫痫症状是有很多误解和谣传,除了早期被认为是中邪外,英国也迟至1970年代才解除癫痫患者不得结婚的禁令。
  • 翻开人类历史,我们不难发现,人们对癫痫症状是有很多误解和谣传,除了早期被认为是中邪外,英国也迟至1970年代才解除癫痫患者不得结婚的禁令。
  • (大纪元记者萧轩台湾台南采访报导)“失智症”虽不是一个新颖的名词,但许多人却觉得这个病症离自己非常遥远。其实,一位失智症患者就会影响周围22个人,在日渐高龄化的社会中不能不重视。在台湾的台南,一群由医师、家属所组成的团队,他们看到了这个日益严重问题,成立了台南市热兰遮失智症协会,希望带给更多失智症病患和家属帮助和温暖。
  • (大纪元记者萧轩台湾台南采访报导)“失智症”虽不是一个新颖的名词,但许多人却觉得这个病症离自己非常遥远。其实,一位失智症患者就会影响周围22个人,在日渐高龄化的社会中不能不重视。在台湾的台南,一群由医师、家属所组成的团队,他们看到了这个日益严重问题,成立了台南市热兰遮失智症协会,希望带给更多失智症病患和家属帮助和温暖。
  • (大纪元记者萧轩台湾台南采访报导)“失智症”虽不是一个新颖的名词,但许多人却觉得这个病症离自己非常遥远。其实,一位失智症患者就会影响周围22个人,在日渐高龄化的社会中不能不重视。在台湾的台南,一群由医师、家属所组成的团队,他们看到了这个日益严重问题,成立了台南市热兰遮失智症协会,希望带给更多失智症病患和家属帮助和温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