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汉之间不得不说的事儿

历史原来这样之两汉之间(八)

作者﹕刘翰青
    人气: 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牛刀小试

此刻刘秀等人正在郾城、定陵调集援兵呢。其实,这两处的兵力合在一起,也不到一万人,与王莽军相比,无论人数,还是战力,都远不是一个数量级的。但是,现在只能尽人事而听天命了。

天命本身虽然无形,但并不是我们有些当代人所认为的虚幻的东西,他在世间会有具体的表现。就在刘秀带着几千援军返回的时候,围困昆阳的王莽军大营发生了异象,先是夜里有流星坠入王邑大营——“夜有流星坠营中”(《后书‧光武帝纪》),第二天,一大堆云雾像一座崩塌的大山,直压向王莽军大营,莽军士兵都被压的趴在地上不敢站起。这种现象,在占卜学里被称为“营头之星”,卜辞说:“营头之星坠落之处的军队,会全军覆没,流血三千里。”——“昼有云气如坏山,堕军上,军人皆厌,所谓营头之星也。占曰:‘营头之所堕,其下覆军,流血三千里’”(《后汉书‧天文志(上)》)。

这时,各处的几千军援兵赶到了。刘秀带着一千来人儿作为先头部队,在离莽军大营四五里处,列开阵势。王寻、王邑听说汉军援兵到了,有点吃惊,再一问,刘秀只带了一千来人。王寻、王邑对视了一下,差点乐喷了,心说,我当是什么了不起的援军,拿一千来人的小胳膊,拧我百万大军的大腿,是不是吃“地沟油”吃的脑残了。二人根本没把刘秀带来的援兵放在眼里,只派了几千人马前去迎战刘秀。

刘秀一马当先,率兵冲入敌阵,片刻间,砍翻了几十人。莽军当时傻了,看刘秀外表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没想到这小白脸儿打起仗来不要命啊。汉军众将带着本部兵马在后边远远观战,看到刘秀这般勇猛,又惊又喜,互相议论:“小帅哥平时见到小股敌人胆胆突突的,今天面对敌人重兵,却如此勇猛,真是奇怪啊。我们去帮忙吧。”——“诸部喜曰:‘刘将军平生见小敌怯,今见大敌勇,甚可怪也,且复居前。请助将军!’”(《后汉书‧光武帝纪》)。刘秀见有人助威,愈加勇猛,莽军顶不住了,纷纷败退,刘秀与众将带兵趁势掩杀,莽军大败,汉军得胜回营。

牛刀小试之后,众将对刘秀刮目相看了,原来小白脸儿也可以这么彪悍啊。不过,刘秀此时没有享受得胜的喜悦,他在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因为王莽军虽然败了两阵、损兵折将,但是对百万大军而言,不过伤了点皮毛而已。刘秀暗自思量,要破敌兵,只能智取,不可强攻,有什么计策呢?哎,有了。他找来姐夫邓晨,在他耳边吩咐了一番。

王莽军大营里,王邑、王寻二人正在生闷气呢,没想到自己被一个小白脸带着一千来人打得满地找牙,怎么这么窝囊。正在此时,有人来报,汉军有人闯营要冲进昆阳城。二人立刻命令,一定要堵住来人,不能让他进去送信,过了一顿饭的功夫,又有人来报,闯营的汉将被击退了,而且捡到他失落的一个信袋。二王打开书信一看,心情更糟了,原来这是外边的汉军给昆阳城内送的军情,内容大体是:宛城的汉军主力来援救昆阳了。二人刚刚输了一阵,已经被打掉不少傲气,如今见到这消息,更郁闷了。

宛城汉军怎么来的这么快呢?原来,这不过是刘秀放的烟幕弹,此时,刘伯升确实已经攻克宛城了,不过,刘秀的战报更新速度有点奥特,所以他自己还不知道呢,这封信,是他故意让邓晨“送”给莽军的,作为疑兵之计,王邑、王寻还真的信了。但是,即使宛城的汉军主力真的赶到,也不过十万人,莽军还是占绝对军事优势的,更何况这只是一个假消息,不过仅仅给了王邑、王寻一个心理打击而已,解昆阳之围,似乎还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昆阳之战

但是,汉军面对如此强敌竟然打了胜仗,士气高涨。刘秀组织了一个三千人的敢死队,由他本人率领,从城西渡昆水(又名辉河),突袭敌方中军,汉军其他将领在正面擂鼓佯攻。

按常理推断,这样去冲击莽军大营,就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三千士兵冲进百万大军的驻地,就像一把沙子扔进大海,连个浪花都激不起来。无奈王邑、王寻二人,之前太轻视汉军,因而曾告诫军中诸将,没有他们的命令,各部不准擅自离开自己的营帐驻地——“敕诸营皆按部毋得动”(《汉书‧王莽传》),由他们带着本部兵马亲自巡视阵地,于是,这次刘秀在这次冲锋中,直接面对的就只有二王的中军了,莽军空有百万,却“不敢擅相救”(《汉书‧王莽传》)。

尽管如此,王邑、王寻的中军“司令部”也有一万人马,在数量上依然是占优势的,但是他们没料到“刘帅哥敢死队”来的如此迅速,一下乱了阵脚,王寻被杀——“光武乃与敢死者三千人,从城西水上冲其中坚,寻、邑阵乱,乘锐崩之,遂杀王寻 ”(《后汉书‧光武帝纪》)。主帅一死,莽军军心大乱。

昆阳城内的汉军连日来被围的透不过气,突然见莽军阵营乱了,又听到一片喊杀声,知道是援兵在攻打敌军大营,个个都想:这下终于可以出口气了,立即打开城门,杀声震天的就冲了出来,里应外合。莽军全线崩溃,争先恐后的渡滍水河逃命。如果仅仅如此,莽军也许只是大败一阵,退几十里后收拢人马转身再战,结果如何尚未可知。未曾想,天公发威了,雷声大作,雨水如注,滍水河暴涨,莽军“野兽特种部队”里的虎豹们都被吓傻了,一下炸了群,乱顶乱咬,大个子巨无霸也被挤进河里冲走了,莽军被咬死、淹死的,不计其数,把河道都堵了。——“会大雷风,屋瓦皆飞,雨下如注,滍川盛溢,虎豹皆股战,士卒争赴,溺死者以万数,水为不流 ”(《后汉书‧光武帝纪》),和“营头之星”的预兆半点不差,真是“流血三千里”。

莽军剩下的三个领军人物——王邑、严尤和陈茂踩着莽军士兵的尸体渡河逃命去了,丢下粮草、兵器、金银珠宝、战车、盔甲无数,汉军清点了一个多月也没数完。——“王邑、严尤、陈茂轻骑乘死人度水逃去。尽获其军实辎重、车甲珍宝,不可胜算,举之连月不尽”(《后汉书‧光武帝纪》)。

王邑率百万大军出征,却只剩几千残兵退回雒阳(今洛阳)。严尤、陈茂干脆直接脱离王莽,逃到沛郡谯县(今安徽省亳州市),他们自称是汉军将领,召集当地官员和百姓聚会,二人配合默契的给大家讲解世势,严尤作主讲,介绍王莽如何篡夺皇位,以及天灭王莽、汉室复兴等状况,陈茂负责烘托气氛——趴在地上痛哭流涕。之后,他们到汝南投奔原汉钟武侯刘圣去了。

民间有句老话——“阎王叫他三更死,谁敢留他到五更”,无论一个人还是一个政权,都是如此,上天要他(它)灭亡的时候,无论其外表多强大,都会在人们的难以置信中,一夜间土崩瓦解。

天意,很多时候是要借助人的手去实现的,昆阳之战便是个典型的例子。王莽气数已尽,因而,刘秀用一万多人的“杂牌军”,使包括四十二万铁甲精锐在内的王莽百万雄兵全军覆没,此非天意而何?经此一战,王莽精锐尽失,再也无法有效的抵挡山东(函谷关以东)各路“反政府军”西进长安。

“娶妻当得阴丽华”

刘秀经昆阳一战名扬天下,但他并没有居功自傲,依旧像以前一样温文儒雅。此刻,他不知道宛城已经被刘伯升攻克,心里还惦记着在宛城的汉军。

打扫战场之后,刘秀和王凤等人商量,攻打宛城的兄弟们可能还在勒著腰带硬挺呢,王莽这次“留”给咱们这么多东西,是不是给宛城那边送点。王凤眼睛都没眨,立刻同意由他自己带着李轶等人去增援宛城,因为昆阳是王凤的“伤心地”,向王莽军乞降的事儿才过去几天而已,继续留在这里实在太丢人。

刘秀则领兵继续攻略颖川郡(今河南省一部分),在这里,他结识了一位日后辅佐自己的得力干将,后来被列入云台二十八将之一的——冯异(字公孙)。冯异是位熟读兵书的良将,二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也让刘秀受益不少。

此刻,刘秀还憧憬著再立战功、封侯加官,然后,风风光光的去迎娶他的心上人——阴丽华。

阴家是新野大户,阴丽华在故乡又以貌美闻名,是一位典型的“白富美”,更重要的是,阴小姐自身条件这么优越,却没有鼻孔朝天,而是性格温婉,善解人意,绝对是大多数未婚男士心目中的理想伴侣。

阴丽华的母亲邓氏,与刘秀的姐夫兼知己邓晨是亲戚。刘秀还在老家种地卖粮那会,经常去新野找这位姐夫谈心,就这样因缘际会的认识了阴丽华。阴丽华比刘秀小十岁,那时的阴小姐还是个天真的小女孩儿,远未到出嫁的年龄。刘秀本是帅哥一位,又颇具经营头脑,即便算不上“高富帅”,对一般姑娘而言,也是很抢手的。但是,刘秀偏偏对阴丽华这个小姑娘一见钟情,就这样从二十刚出头等到快三十岁,而且立下一个知名度很高的心愿:“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

如果事情按照一般的想法发展,刘秀应该因昆阳大捷以及攻略颖川的战功而“升职”,作个执金吾(京城警备司令)、封个侯爵,都是理所当然的,之后,再迎娶阴丽华为妻,圆了他早年的梦,最终,以开国元勋的身份被载入史册。如果这样,《后汉书》上就不会有“光武帝纪”,而只会有“刘秀列传”了。

长兄遇害

可是,就像王莽的败亡是天定的一样,刘秀的命运,也不是他自己能决定的。正当刘秀率更始军进攻父城(今宝丰县李庄乡古城村)时,他的大哥刘縯(刘伯升)出事了。

刘縯刘伯升作战勇猛,接连立下战功,声誉日隆。及至刘伯升攻下宛城,刘秀在昆阳一战成名,引发了更始军中几个大臣的忌惮,他们担心刘秀兄弟日后会取刘玄而代之,便鼓动更始帝刘玄找机会杀了刘伯升,其中最卖力的两个人,一个是大司马朱鲔,另一个竟然是宛城李通的堂弟——刘秀兄弟的老战友李轶。刘玄本来就是个没什么主意的人,属于别人一带就往沟里走的。不过,他也知道刘伯升是一员猛将,预谋了一次,没敢真动手。

当初,绿林军为了继续以前放纵的日子,极力推举平庸的刘玄为更始帝,而刘伯升却只被封为司徒,这引发了很多义军豪杰的不满。其中有一位“勇冠三军”(《后汉书‧齐武王刘縯列传》)的汉室宗亲,名叫刘稷,他当时正率军攻打鲁阳,听说刘玄当了皇帝,当时就炸了:“起兵图大事的,本来是刘伯升兄弟,那个什么更始帝算哪根葱啊?”——“本起兵图大事者,伯升兄弟也,今更始何为者邪?”(《后汉书‧齐武王刘縯列传》)。刘玄君臣听说这事儿,火冒三丈,派人把刘稷抓来,要推出去砍了。刘伯升一见,你们这不是“自废武功”嘛,紧拦慢拦的不让杀。结果,朱鲔、李轶等人趁机力劝刘玄,把大司徒刘伯升和刘稷一起杀了。

天下未定,却因妒忌之心斩杀功臣,日后更始之败,此刻已见端倪。而且,刘玄没想到,这番举动不仅害了自己的猛将,而且把刘秀向谶语中所说“为天子”的方向推了一把。

(未完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此时王邑无论是接受了王凤的投降,还是听严尤之计取得昆阳,汉军一定军心涣散,“刘秀当为天子”的谶语,多半会变成绝对唯物主义者的笑柄。然而,冥冥之中的安排,正是要通过人的手来实现的,王邑的决定也就成了一种必然。
  • “刘秀当为天子”、“刘秀发兵捕不道”这类预言是在王莽篡汉之后才流传天下的。“巧”的是,刘歆改名为刘秀这一年,恰恰也是“正版”刘秀出生的时候。
  • 历史就像一部大戏,每个人既是戏外的观众,也是戏中的演员,而那个剧本,在冥冥中却早已写好。有智慧者,也不过只能提前预知下几幕的剧情,却不敢,也无力做任何改变。
  • 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桃坡村浪马寨,有块大石头,以前石旁有一条大蟒盘踞,无人敢靠近。2002年,那条大蟒突然“不告而别”,一个叫王国富的人清扫此地时,发现巨石有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
  • 和王莽不同路的,都被以各种名义,或者罢免,或者调动到远方去。剩下的,有王舜、王邑、孙建等人,都成了“王莽工作室”的成员。
  • 在中国传统社会中,天子与百官各有其许可权范围,也各有其责,自然的形成了一种相互制约的关系。这是我们很多现代人,因为教科书和影视作品的影响,常常模糊的地方。
  • 天定的事,无论人觉的如何难以实现,最终都会戏剧性的呈现在历史舞台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