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钟剑华批建制派甘做北京打手

加速港制度败坏 指“激怒阿爷”为中共打压借口

【大纪元2018年10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早前遭全国政协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入禀控告的理大助理教授钟剑华,29日在一网台节目上,指香港制度破坏加速,源于建制派团体不介意帮北京做打手。并认为港人不存在“激怒阿爷”,是中共打压港人的借口。

理大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钟剑华29日出席一网台节目时,谈到目前香港政治形势。他指自雨伞运动后,香港各方面都在收紧,以政改为例,原本以为2012年有双普选,之后由五步曲变成三步曲,人大更提出8.31方案。到2018年又有一地两检等,违返《基本法》的条令,大家以为九七后一国两制下可以受保障的东西,逐步被伤害。

他认为很多问题在于“北京的意志”,形容香港建制派很有“可塑性”,一些工商界、专业界、左派工会等团体不介意帮北京做打手,对利益很现实,“他们的投降主义在香港,或是完全放软手脚,北京说什么就是什么的这种态度,加快香港制度的破坏。”

他形容这些建制派不介意“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例如当年谴责中共六四屠城今日就淡化或者涂脂抹粉,因为他们乐于接受中共的钱和资源,以立法会选举为例,建制派可以随意养一个社区干事十年八年,所谓“养兵千日用在一朝”,需要时推出来憾民主派候选人。

对于社会上论调怪香港青年的占领行动,以致“激怒阿爷”出手。钟剑华认为这是中共及建制派的借口,他强调港人一直是被动的反抗,“从八九六四到今日仍然都是借口,说证明港人是不爱国、反中乱港。甚至现在范太(范徐丽泰)都说李卓人下次参选都可以DQ他,因为他说过要推翻一党专政……这些借口就好像比较冠冕堂皇,可以动员一些人抓住一套论述,为这些做法鸣锣开道。也可以欺骗一些基层的民众,我觉得这是它们20多年来一贯的策略。”

理大连侬墙风波 吁校方给学生空间

正因如此,他虽不赞同“港独”,但认为“港独”言论的出现正是香港青年满腔怒火无处发泄的写照。他以今年9月28日伞运4周年为例,理大学生将校内的一半民主墙变为“连侬墙”,但校方的处理很可笑,半夜用红纸将“连侬墙”遮盖,结果令学生绝食抗议,更引来啰喽(爱字头组织)踩进校园演了两场戏。其后钟剑华警告校方若再不处理好,搞到要救护车到校园“很好看吗?”,校方才收手摆平事件。他直言若校方愿意给学生空间,可以解决很多青年的怒火。

最近有传浸大自普通话豁免试风波后,浸大学生事务处组成工作小组,检视纪律委员会的功能和条文,当中包括修订对“能导致他人有实质或潜在痛苦或伤害行为”的定义,修订内容提及,有关行为涵盖“对大学声誉造成伤害”或“伤害大学与社会关系”。最严重者可永久开除,被质疑变相引入“辱校罪”。钟剑华表示,自己刚在大学教书时,若学生犯校规都尽量宽松处理,并考虑学生的处境、利益及需要。但现在变了,“去到很尽!我从来没有想像过大学校委会主席会上法庭指证学生。现在浸大若传闻是真的话,妄议中央都是有罪的,要开除学籍这么严重。我觉得有些过分。”

他指,近年校园内发生冲突事件,因雨伞运动后一段时间内,社会气氛变差,“整个社会对立很严重”,但应采取较容忍态度处理,认为这些矛盾源于社会越来越不宽容,“越多现在所讲的政治红线,政治禁区,不是说法治是说红线,红线是任你讲的,这样自然很不宽容”,呼吁掌权者不要依仗制度“去到尽”。他又回应特首林郑月娥称自己被“网络欺凌”,他认为尤其是特首应有胸襟接受批评。

浸大引“辱校罪” 学生会促校方清晰交代

另外,对传出浸大将“对大学声誉造成伤害”或“伤害大学与社会关系”纳入违反纪律行为之内。校方日前回应指,会上向成员提供的文件只作参考之用,强调不存在预定立场。学生会署理会长雷乐希29日在一电台节目指,月初有庄员参与小组首次会议,仍在意见交流阶段,庄员也在会上提出修订建议,形容讨论过程有商有量,但期望校方能清晰交代含糊条文细则,例如叫人不要报读浸大,是否“对大学声誉造成伤害”?

他又认为,校方必须就修订展开公开咨询,让所有教职员及学生参与,并设至少2至3场咨询会。雷乐希又对浸大校长钱大康的表现感失望,认为与最初愿意聆听学生意见的形象有好大落差。◇

责任编辑:李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