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字之三(下)

神传汉字看人生运道(十四)韦氏兄弟求道故事

作者:陈彦玲

仓颉像。(素惠/大纪元)

    人气: 360
【字号】    
   标签: tags: , ,

唐朝距今才千余年,其文功武略与政经商业给后人留下无数的瑰宝。其中唐诗即是经典之作。细数这些诗作不论是出自皇家或从士人而出,皆透显著修道的内涵。唐太宗在《谒并州大兴国寺诗》中就提到:“梵钟交二响,法日转双轮。宝刹遥承露,天花近足春。……对此留余想,超然离俗尘。”之后的玄宗时代的韦应物留下了两首《学仙》的七言诗,也为中华儿女留下神传文化的见证,其中一首就有兄弟求道的故事。

韦应物少年时任三卫郎,为玄宗近侍,却将皇帝对他的恩宠用来横行霸道,为害乡里而有之。怎料安史之乱和玄宗的离世让皇朝对他的庇荫渐渐烟消云散,这也让韦应物看尽了权势的消长、荣华的盛衰,因此启迪了他的道心。

他的《学仙》二首都是精彩的故事。“昔有道士求神仙,灵真下试心确然。千钧巨石一发悬,卧之石下十三年。存道忘身一试过,名奏玉皇乃升天。云气冉冉渐不见,留语弟子但精坚。”说的是一个坚定求道的心,一颗大巨石被神仙用一根头发悬著,看看求道之人是否惧怕退转。诗中的求道人却能通过为期十三年的考验,最后能名列仙界,得道升天,留下典范给后人。

另一首的《学仙》也是考验修道人不为迷幻所动的坚心:“石上凿井欲到水,惰心一起中路止。岂不见古来三人俱弟兄,结茅深山读仙经。上有青冥倚天之绝壁,下有飕秭万壑之松声。仙人变化为白鹿,二弟玩之兄诵读。读多七过可乞言,为子心精得神仙。可怜二弟仰天泣,一失毫厘千万年。”石头凿井要得水,可比凡人欲上天的难。兄弟三人俱得仙经,结伴在深山豁谷中修道,乃人间美事,古往今来多少兄弟忙忙碌碌地为着肉身的安稳或功名而奋斗,有的为权为钱而反目成仇,有的友爱终老却也难保来世相伴。

所以能像这样兄弟三人在深山结庐潜心求道,还真得不知多少年的善缘才可得!但是,根基各有不同,精进程度也各异,所以能否过关也非兄弟情谊的深厚可以预测的。

诗中说:“仙人变化为白鹿”来做啥呢?也是为了考考道心是否坚定而来,说穿了就是一个“忍”字的功夫。没想到两个弟弟不若哥哥的定力,玩心一起通不过考验,当哥哥得道成仙时,二弟同哭也唤不回失去的机缘。

真是世人都道神仙好,就是修炼的难关不一定过得了,看来历史流传着的品行道理正是培养人能接触道缘、坚定修道的基础呢!末以诗一首为记:“兄弟同根父母生,天性异禀皆不同,人生若有求道志,品行自高敬洁身。”@#

点阅【神传汉字看人生运道】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上篇说到北宋邵雍的高德奇才,程颢赞许邵雍不但是:“内圣外王之学也。”还能“其心虚明”。人的心静到极高层次时,身体的感知能力则超乎想像,甚至会出现修炼界称谓的宿命通功能。邵雍就是其中之高人,他将其所预知的未来写进了《梅花诗》。
  • 邵雍何许人也?先不说他的学富五车和交游广阔,单是他对自己的要求就已经值得现代父母列为家训,学校列为校训了;“平生不作皱眉事,天下应无切齿人。断送落花安用雨,装添旧物岂须春?幸逢尧舜为真主,且放巢由作外臣。六十病夫宜揣分,监司何(无)用苦开陈?”这是他不愿为官时所写的七言诗句。
  • 前篇说到元朝汉儒翁森先生在文风圮坏的情况下仍然在家乡办学的坚持。他的《四时读书乐》七言诗不但用以明志也指引了学子们一个超凡的读书之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