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曾国藩阅人有方

海滨、一斗
  人气: 20
【字号】    
   标签: tags: ,

清朝人曾国藩在翰林院学习时,一天去海王村书肆阅书,书肆里有两个人在买书,一人在地上掉了一文钱,后面那人急用脚踏住,等前面人走了,忙弯腰拣钱,脚步轻快的走了。曾国藩询问肆中人,知道了那人的姓名。

二十多年后曾国藩出任两江总督,那人新任知县,前来投递名帖,曾国藩说:“这人爱钱如命,一旦让他当了百姓的父母官,怎么可能不削剥民脂民膏呢?”马上罢免了那人。

一文钱虽小,心迹可畏。宋朝一个小吏从府库中偷了一文钱,被发现后不肯认罪,县令判道:“一日一钱,千日千钱,绳锯木断,水滴石穿。”被当场杀了头。中共破坏了人的道德观念,用邪说歪理统治大陆几十年,发展至今,腐败成了制度性的,无官不贪,中共将人类的带入了可悲的地步。

(《眉庐丛话》)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古人有感而发,遇事而作,一封书信便是一篇文章,像《东坡文集》、《曾国藩文集》中有很多书信。今天人们不写信,说有电话,能上网,但互相之间除寒暄之外总觉无话,因为人与人之间缺少了真意。
  • 以前,宁陵城小而且墙低,到了明朝万历二十六年,宁陵人吕坤卸任还乡,和县里商量将县城改大。县人不想改,因为改城许多人还生了怨言。吕坤说:“三十年后你们会知道我的意图。”
    过了三十年,到了崇祯年间,流寇为乱,所过之处鸡犬不留,过宁陵时,境内百姓携家入宁陵城避难的有几万人。县人感谢吕坤,给他立了祠堂。
  • 东晋时期归宗寺东边有一座道观,观里住着一位道士名叫陆修静,因为久仰王羲之,很希望能得到王的亲笔字。
  • 谁最有能力制造这个灾难?就是那批“只做不说”、“王顾左右”的中共内部的分裂国家高手。中国果然一日亡国,肯定没亡在别人身上,亡在中共!中共果然一日亡党,肯定没亡在别人身上,亡在高手!
    反过来看:高手们术也精当,其略却愚不可及!在经济学的衡量下,这些人不是疯子就是傻子,因为他们正在干着一件“损人不利己”的缺德事。或许,我的计算太理性,因为野心、权欲之类的人类精神疾病从来就不在经济学的分析范畴。如果有,只有一个概念最贴切——效用最大化。
    “效用最大化”用文学语言诠释就是“过把瘾就死”;用历史故事来说,就是法国大阳王路易十四的千古名言:我死后,哪怕洪水滔滔!
  • 明朝人况钟任苏州知府时,一次府衙大火,文卷全成了灰烬,遗火的是一个小官吏。火熄灭后,况钟坐在瓦砾场上,将小吏呼来痛打一百杖,让他回家。自己急忙草拟奏章,一力归罪自己,也不提那个小吏的名字。开始小吏觉得自己要被处死了,况钟叹气说:“这本来就是知府的事,你一个小吏如何能担当得起?”奏上,况钟被朝廷停了俸禄。
  • 北宋时官员刘庭式,为人忠厚质朴,讲究信用。他出身农家,年轻时和邻里很贫穷的老翁之女订了婚约。后来他离乡读书考中进士,被朝廷授予官职。这样,多年后他返回家乡,邻里老翁已去逝,女儿也双目失明,家中已贫困到极点。刘庭式却并无一点嫌弃反悔之意,他派人请求履行婚约。女方家人以有病推托,又因是雇农的身份,不敢和朝廷士大夫连姻。
  • 明朝人伍文定守嘉兴时,一次外出巡视,路上看见一匹马。回头再看,问马主,原来是海盐县令派人从杭州买来给仆人骑的。
  • 赵孝子是明朝太原县人,名叫威晋。孝子的父亲好道,孝子五岁那年,父亲外出访道不归。孝子日夜哀伤,盼望父亲归来,但是时间慢慢逝去,希望越来越渺茫。
  • 明朝人施聚在辽东时,一次,下了几天雨,施聚派人呼王、马、陈、鲁、许等五六千户来,说:“连日下雨,我心在边上日日几回。你们可各往四处治水口,多要仔细!朝廷疆界,施某地方,累及你们了。”
  • 甘凤池,江苏江宁人,清代著名武术家。他精通内外家拳法,善长导引之术,一生行侠仗义,人称“江南大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