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艺家江有庭 回到天目窑烧的故乡

黄采文撰文、摄影
  人气: 49
【字号】    
   标签: tags: ,

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29期【人物特写】栏目

有生以来首次听到“油滴天目”时,全身开始发麻,一直麻到头顶,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二十几年前,学美术的江有庭初出茅庐,他认为,自己的作品在身后不可能被世界级博物馆收藏,于是放弃了画画。从此他的生命,好似被勾勒了另一条线,牵往一个无边无际、深层未知的“天目窑烧”世界中。

眼前这位蓄着小平头、态度谦虚的男士,看似山中修道之人,他是曾受邀到日本教授“天目窑烧”并突破黑、褐色限开发出缤纷色彩的江有庭。是何因缘,让他如此钟情于钻研“天目窑烧”而开创了华夏陶艺新风貌?

相信轮回的江有庭,透着温和且坚定的眼神,淡然的说:“来到这个世界上,大概就是要做这个天目烧,没有想做的事情、想要的东西。使命感,倒不敢这样认为,至少这个时间用在天目烧,是必须走这么一遭的!”


陶艺家江有庭。

从描绘一位美丽女孩开始

江有庭成长于一个务农家庭,在十个小孩中,排行老幺。从小就是一个不爱读书的孩子,江有庭形容自己“曾经差点被吊起来打”,功课一定要等到最后一天最后一刻才写。他说:“不是爱玩,就是不动。那个不是我想做的事情,我就不做,非到最后一刻不做,这是基本个性。”

不爱读书的江有庭,让当时已为人师表的兄长伤透脑筋。直到国中毕业前夕的一个机缘下,江有庭的天分展露了出来。他在毕业纪念册中发现一位美丽女孩,于是拿起笔来“照着画”,江有庭回忆着说:“很多人都说画得一样,大哥认为我有画画的天分。所以我在高中的时候,功课也不做,一天到晚画画。”

成天画画的江有庭,依旧不爱念书,后来考上第一志愿——国立艺专美术科时,家人都喜出望外,江有庭也因此走上了艺术创作之路。然而,“自艺专毕业,画画也从我的生命中毕业了。”他打趣地说。

艺专毕业后,江有庭当过两个星期的摄影助理,也当过一年的美术代课老师,可是他不觉得“那个是我的工作”。不想画画了,江有庭去应征“陶艺助理”,完全不懂陶艺的他居然被录用了,于是赴高雄一家陶艺教室上班。江有庭说:“其实就是打杂!”

转入宋朝窑烧的陶艺世界


陶艺家江有庭的工作情形。

陶艺教室工作繁多、上班时间长、薪资微薄。但江有庭认为,画画是靠创作发挥,寻找题材去表现,是“伤神”的,不适合自己,因此放弃了原本成为画家的志向。而当接触陶艺后,他觉得可以专心工作,不必一直动脑筋变化,是一项让自己“做得下去的工作”。

令人惊讶的是,一个各种杂事都得做的“打杂助理”,三个月后便升格当陶艺老师,不得不让人对江有庭的天赋刮目相看。但江有庭却平静而谦虚的说:“这不是天赋。某些事情就是一个人的敏感度以及观察力,不是属于个人才华的表现,只是知道事情怎样做。”

后来江有庭到台北继续从事陶艺教学,另一方面,也回到艺专进修釉药课程、向拉坏师傅学拉坏,展开更广、更深度的学习。


陶艺家江有庭作品展示室的一隅。

在釉药课程中,江有庭有生以来首次听到“油滴天目”时,“全身开始发麻,一直麻到头顶,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经验让他永生难忘,他说:“我也没看过油滴天目。”

后来依照吴毓棠教授给的配方,他顺利烧出一点、一点的油滴纹路,这便是源自宋朝的“油滴天目”窑烧技法。


江有庭作品展示室的一隅,最前者为藏色天目茶碗。

当时,江有庭并不知道自己烧出的“天目茶碗”在中国陶瓷的特殊地位,更不知道天目茶碗在日本被视为珍宝。直到有一天,一位日本高中校长到台湾旅游,发现了江有庭委托艺品店代售的作品,实属惊艳,马上聘请江有庭到日本教授“天目窑烧”。

江有庭表示,此行的目的,他个人希望能对日本的“窑烧”有全盘的认识与了解,他笑了笑说:“这和校长要我去的目的是不一样的。”在日本,他利用课余时间,到各地窑场探访、学习,并参访陶艺家。

外国人在日本取得教师资格非常困难,因此江有庭备受日本人尊敬,两年多走访各地窑烧,总是受到礼遇,窑场主人无不倾囊相授。江有庭说:“所有的行程就是很顺利!”

最后由于沟通出了问题,江有庭为了能参与一次难得的烧窑过程,提前与学校解约。他打趣的形容,当要离开最后一站参观地时,满天的乌鸦群飞,这时他知道:“该回台湾了!”

回台后,江有庭将所有心力投注到“天目窑烧”,在不断尝试、坚持与无数失败经验之下,一九九五年在一次突来的“窑变”中,开启了天目窑烧彩色的世界。

释放隐藏千年的彩色缤纷


藏色天目茶碗“宇宸”,鲜艳的色泽,在强光下纹路更显跳动、细腻。

藏色天目茶碗“彩宸”,颜色层次多样而分明,静观下仿佛如宇宙之眼。

藏色天目茶碗“苍穹”,色彩鲜艳,纹路犹如宇宙苍穹般深邃。

藏色天目茶碗“黄烨”,纹路如同燃烧的火焰般跳动。

坚持、专心、无杂念,这样的创作态度,让江有庭在面对偶然的“窑变”时,让它变为必然。

七、八年前在出窑的作品中,出现一点紫色的踪迹,江有庭潜心投入,找出紫色“窑变”原因,面对极不稳定的釉药,淡然接受一次次的挫败,积极而正面的对待,江有庭说:“烧窑失败是正常的,不会觉得挫败想放弃,知道是正常的事情就不会有问题!”

江有庭回忆说:“后来又出现蓝色,烧蓝色的同时又出现红色的,这样一个一个跑出来,就成了红、橙、黄、绿、蓝、靛、紫、金、银色通通有了,而且这些所有的色彩啊,统统都只有一个铁的发色。”


藏色天目茶碗“琥珀”,琥珀般的颜色,细腻的纹路,犹如宇宙星系般遥远、神秘。


藏色天目茶碗“多彩”,江有庭说,可以在他的作品中找到各种颜色的踪迹,仿佛是一个色谱。

江有庭将原本传统中多半只能烧出黑、褐色系的天目窑烧,摆脱千年的局限,找出缤纷多彩的色泽,纹路更加细腻、深邃,他说:“这就如同躲藏了千年的颜色被我发现,因此命名为‘藏色天目’。”


源自我国唐、宋时期的天目茶碗,经陶艺家江有庭经钻研后,将原本属黑褐、色系的范畴,烧出多彩的色泽,江有庭为此命名为“藏色天目”。

初看江有庭作品的人,很难相信眼前这缤纷的色泽,是一种釉料发色而成,而这“彩色的代价”,江有庭说得如此轻松与自然,但背后付出的心力与劳力却非外人所能想像。江太太说:“他要在这种高温下工作,你说他不知道热吗?我进去五分钟就受不了,可是他能待在里面一整天。”

耐力十足的江有庭,个性沉静稳定,坚实不畏苦的走着自己的路,将他窑下的天目烧,烧出缤纷灿烂的世界。江太太说:“他到现在都还在找,他不会觉得我这样可以了,可以停了,他好还要更好,更好以后,还要再更更好。”我们期待江有庭有更多“窑下惊艳”。

回宋朝天目窑烧遗址的家


陶艺家江有庭的作品“藏色天目茶碗”。

江太太透露了一个难以解释的经验,两年前,江有庭曾到大陆探访宋朝天目窑烧的遗址,当快接近目的地时,江有庭有着与第一次听到天目窑烧时的相同反应,全身起鸡皮疙瘩,但这次更为强烈,莫名的一股想哭的念头。江太太形容说:“一个大男人喔,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真的!我认识他这么久,没看过他掉过一滴眼泪,接近那边的时候,他强忍着自己的泪水。他知道!他相信轮回!好像我们要回家了!回家乡了!”


陶艺家江有庭全家福。

或许每个人的一生都有一个特殊的任务,在人生的学习中、苦难中、欢笑中去完成使命,来来去去、一朝一代中,交织着我们的血泪与欢笑。江有庭接受上天的安排,积极、坚定的面对人生中的苦与乐、得与失。

江有庭这位坚持自我内心那份价值的陶艺家,淡然的面对失败,积极、踏实的寻找“彩色”的答案,诚如江太太所言:“老天就是这样安排、这样走,他是顺着自然在走,自然定律在走。”他不仅突破个人在陶艺上的成就,更开展华夏陶艺文化崭新的一页。

天目窑烧

“天目窑烧”起源于唐、宋时期,是中国三大名釉之一。唐宋时期,日本禅师至中国浙江安徽边界天目山取经,发现此种以天目窑烧制的茶碗,将之带回日本,命名为“天目茶碗”。

在日本被视为国宝级珍品的天目茶碗,因烧制困难及茶道在中国日渐式微,中国历代流传下来作品稀少。而历代作品均以黑、褐、咖啡色系为主,江有庭烧出多彩的色泽是陶艺史上一大发现与创举。@*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8月8日,新西兰奥克兰举办了宝马艺术汽车真品展(BMW Art Car)。
  • 8月8日,Myer春夏时装展在澳洲悉尼隆重登场。超级模特、前环球小姐珍妮弗(Jenniffer Hawkins)也亮相服装展。本次参展的品牌有Sretsis, TL Wood, Nevenka, Maticevski等。下面是参展的部分作品,精选出来,供读者欣赏。
  • 伦敦,女星苏珊(Susan McFadden)和男星丹尼(Danny Bayne)乘坐凯迪拉克名车,参加《Grease is the Word》首演的庆功会。
  • 【大纪元8月10日讯】西好莱坞,女星帕丽斯(Paris Hilton)装扮清秀高雅出席了Ocean夏季发布派对。
  • (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本报9日报导了《组图1:特警戒严 杭州出动千人强拆民宅》,杭州市转塘镇大诸桥村村民叶金娣,9日下午5点30分从医院看病回来,不知情的她看到被当局夷为平地的房屋,顿时失声大哭,随后休克送医抢救,周围前来关心的乡亲们,看到此情此景,无不伤心难过,纷纷痛斥当局的非法野蛮强拆行为。
  • 8月7日,在澳洲悉尼福斯影城(Fox Studios)举办了07年夏季时装秀。David Jones是澳洲知名的品牌。它的名字之所以耳熟能详,是因为David Jones是澳洲最早的百货公司,而且从1838年以来它就一直沿用这个名字从未变更,它的宗旨是要销售最好的商品。(Photo by Lisa Maree Williams/Getty Images)
  • 印度今年6月以来发生30年来最严重的洪灾,20多个邦和中央直辖区成为灾区。印度政府已投入129亿卢比用于救灾,印度军方也出动了摩托艇和直升机等进行救援。组图是当地救灾及洪水淹没房舍的情况。(AFP PHOTO/ Deshakalyan CHOWDHURY)
  • 智利中部山谷的葡萄酒种植区一向来气候温暖,受极地寒流影响,周三(8日)降下半个世纪来的首场雪,葡萄酒园被白雪覆盖。
  • 走进上加拿大村(Upper Canada Village),看见陈旧甚至有些腐朽的木板围起的牧场里,壮实的牛马在悠闲地吃草;田里的庄稼和路边的青草散发出清新的气味;马车驶过的土路上扬着尘土;推开农家小院的木门,小菜园里种着大葱、胡萝卜、土豆、玉米,小狗、小鸡在院中窜来窜去,身穿束腰、带有裙撑的长裙,头戴打褶布帽的女主人在做针线活……宛若置身于一个地道的19世纪英国村庄,让我这个过惯都市生活的人感到心中一片宁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