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娟谈乐(5)古典的黄金比例

林杏娟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26日讯】代表音乐古典乐派的三巨头-海顿、莫札特、贝多芬在这个高呼理性的时代,以新的音乐理念,为作曲形式奠定了坚不可摧的标准,成为后继者的典范。在他们这些经典作品中,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黄金比例”法则,能让乐曲如此的发光、发亮呢?

黄金比例:运用“3”这个数字

从1750年巴赫去世那一年到1827年贝多芬过世,这75年间是音乐史上的“古典乐派”。“古典”这个词隐含着最佳模范的意思。从古希腊、罗马的历史、神话、哲学的影响,人们联想到古典的文明及美德。1748年意大利庞贝古城的发掘,为当时的欧洲掀起了一股“尚古”的风潮。人们热中于古物的研究,企图从古文化的精萃中,重新发现艺术的根本价值。

根据一些理论家的统计、运算,找出了隐藏在这些古典精神的建筑、雕刻里的设计原理。这个“古典的比例”的说法,意味着拥有自然匀称的适当比例,而这个比例是一个公认的、客观的正确原则。在这样的前提下,致使古典时代的风格呈现一种重理性、逻辑的形式美,而这种美感是力求简单、节制与均衡的。

当时的作曲家都握有一把平衡好这个认可的比例的尺。就像希腊神殿山形墙的对称平衡设计对后世建筑的影响,音乐上也有“奏鸣曲”与“奏鸣曲式”这类由对称、平衡的概念下因应而生的曲式,而这些曲式的发展几乎主导了所有西方音乐的走向。

古典作曲家擅长运用“3”这个数字,完美的切割出作品的黄金比例。在三段式的曲体中,他们利用前后段的对等呼应来衬托、对比中段的不同,进而表现出平衡的关系。例如:奏鸣曲是藉由速度的变化“快”、“慢”、“快”来取得乐章间的平衡。奏鸣曲式则是以“呈示部”、“发展部”、“再现部”三个区块条理分明地规划音乐路线。这样在音乐上三个时间前后出现的效果,就如视觉上希腊神殿山形墙的主体与对应部分三个比例的关系,能自然的调和形式,达到平衡的原则。

奏鸣曲式中的第一部分“呈示部”是音乐主题风格的呈现。第二部分“发展部”则是将这个主题更进一步地发展,发挥出更多层次的深度表现。接着音乐走到第三部分“再现部”,其实这里就是第一部呈示部的再现。借着听觉的记忆,再一次确认主题,更清楚地掌握主题所给与的讯息。与呈示部不同的是,通常会有一个较正式、慎重的“结尾”的安排,提醒听众乐曲就将结束了。

开创主音音乐

古典乐派在音乐上的另一个重大里程碑即是开创了“主音音乐”的创作织体,脱离了长久以来一直居于领导地位的对位法音乐。这也代表了一直高高在上的宗教音乐让位给了一般用途的器乐曲。古典音乐家关心的是:如何让乐曲各段落之间达到平衡,以便听众能清楚地抓到音乐的走向,同时也能正确地受到指引以明白作品的架构。作曲家希望听众能听懂他们的音乐,他们希望能以更简单、更真实的方式带领人感受音乐。

所谓的“主音音乐”就是有一个明显的主旋律,其他声部则像配角一样予以伴奏、衬托。其实这也是我们目前时下最常听见的型态,就如一般的歌曲演唱与伴奏搭配就是属于这一类的。

可能我们会有这样的疑问:怎么在乐曲中会有那么多的“反复”呢?其实这些音乐上的反复,都是为了加深主题在听者心中的印象。毕竟音乐是时间的艺术,瞬间即逝,只能靠反复来增强听觉的记忆。

提到听觉的问题,奏鸣曲在三个乐章的轮替上,采取快-慢-快的作法,实际上也是为了避免产生听觉疲劳。经由速度的变换,使听众能在较长时间的曲目表演中,仍能集中注意力,保持新鲜感。

贝多芬“悲怆”第二乐章

“奏鸣曲”与“奏鸣曲式”这两个名词很容易混淆。“奏鸣曲式”大部分是属于“奏鸣曲”第一乐章中的作曲形式,而“奏鸣曲”则是更大范围的一种多乐章的曲目架构。广义的奏鸣曲,小的可以是乐器的独奏曲,大一点的可以是室内乐重奏曲,再大一点的就成了交响乐的规模了。

奏鸣曲乐章速度是快-慢-快的穿插法则。贝多芬的钢琴奏鸣曲“悲怆”的第二乐章是个“如歌似的慢板”,它是慢板乐章的极致代表,音乐中散发的高贵、典雅气质,可说是古典精神的典范。


http://www.youmaker.com/

这首曲子是由三段体曲式写成的。三段体又称为ABA曲式,也是一种典型前后两段相同、中段不同的对称、平衡形式。贝多芬的创作虽然继承了前两位前辈的优点与原则,但一向自我风格极强的贝多芬,在传统形式中仍企图表现他的与众不同。他在每次主题出现时,都以不同的伴奏方式来表达不同层次的情绪张力。贝多芬试图在一贯的制式主题反复模式下,达成一种近乎“前因后果”的乐念,音乐仿佛不只是听进耳朵里去感受愉悦,而是深入肺腑,要感动人心的。

这个古典的黄金比例是否在您心中也留下了一把尺,好好善用它,您将会更了解作曲家的语言。

──转自《希望之声》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十九世纪的欧洲弥漫着自由思潮的“浪漫主义”,这是一个强调个人价值、急欲摆脱传统束缚、主张自由平等的时代。知识份子、艺术家借着在一些社会显要的家中所举行的定期聚会,尽情自在的交流他们满腔的热血、对时代的抱负及理想。透过这些中产阶级豪邸的会客室,也就是法文的“salon”沙龙
  • 小提琴有漂亮的外形,弧度优美的腰身,乐器本身几乎就是个艺术品。造型简单,但细分之下,居然有七十个组件。其中只要有一部分被更动了位置或受到温、湿度影响,就会使音质改变,真的是既高贵又脆弱
  • “圣母颂”是罗马天主教的一种祈祷文,意思是“向玛莉亚致敬、赞美”。一般在天使报喜节时以诗歌方式演唱。早期西方音乐发展与宗教有极大的关系,许多作曲家都谱写过类似的曲子。这些曲子都透着信仰神的灵性之光,处处显露出奉献给神的谦恭和与世无争的淡泊。
  • 帕海贝尔的“卡农曲”就是利用了2个小节的低音主题,由数字低音乐器从曲子开始到结束,固定不变的反复28次。就像建筑物一样,有了低音稳固的基盘,就可以在上面盖出各种风貌的漂亮外观。弦乐器以三个声部轮唱旋律,一个搭一个,或前或后的出现。就像楼房一层、一层的往上加,错综复杂,最后成了宏伟壮丽的“声音的建筑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