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离意仁德治狱 感人至深

作者:郑念行

钟离意为官清正,克勤克俭,善用仁爱,感化他人。(shutterstock)

  人气: 4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钟离意(约公元10~74)字子阿,东汉时代的会稽山阴人。年轻时做过郡督邮。当时部县亭长有受人酒礼的,府下登记在案考察。钟离意封还记载时,进去对太守说:“《春秋》主张:先内后外。《诗经》说:‘刑于寡妻,以御于家邦。’就是说:应该明白政治教化的根本,由近及远。现今,宜先清理府内,暂且把考察远县细微的过失,放松一些。”太守认为他很能干,就委任他管县里的事。

建武十四年(公元39年),会稽大瘟疫,死者数以万计,钟离意亲自供给医药,所属地区多受了他的救济。 钟离意被举荐为孝廉,又再次升迁,征召到大司徒侯霸府。

仁德治狱

有一天,朝廷下诏要送囚徒到河内,时值冬寒,囚徒患病,冻得不能行走。路过弘农县时,钟离意就让县里为囚徒们制做棉服,县里不得已做了棉衣交给了他,但上书朝廷,报告了此事。钟离意本人,也将全部情况上报了。光武帝得到奏章,给侯霸看,并说:“你所派的这个吏员,良心多好呀,的确是好!”钟离意在路上解除囚徒的枷锁,让他们回家去一次,但规定了回到目的地的日期。囚徒们回家后,过了几天,就返回指定地点,每个犯人都按期到达,没有一个违背的。囚犯回来后,钟离意以有病为由,免予监禁,放走了他们。他们在家乡,都能改恶从善。

后来钟离意被授职为瑕丘县令。官吏中有个叫檀建的,偷窃县里的东西,钟离意屏退左右,单独问供,檀建叩头服罪。钟离意不忍心刑罚,遣送他回家,令他长期休息。檀建的父亲听到了,替檀建安排了酒席,对他说:“我听说无道之君,用刀杀人;有道之君用义,代替杀人。你有罪,命该如此。”于是令檀建服药而死。

建武二十五年(公元50年)钟离意升为堂邑县令。县民防广为父报仇,杀害了仇家。仇家作恶多端,百姓暗自称快。防广被捕入狱,他的母亲病亡,防广哭泣不食。钟离意哀怜他,让防广归家,使他能为母亲办丧事。县衙里的吏员们都说:“不能放他,这样做,上官会怪罪我们的!”钟离意说:“罪人由我放回,我不会连累你们。”于是就放遣他走了。防广安葬母亲后,果然回来坐牢。钟离意秘密地上报了这件事,替防广求情减刑。终于免除了防广的死罪。百姓们感激涕零。

不贪臧秽之宝

显宗即位,钟离意被征拜为尚书。这时,有个太守名叫张恢,因贪赃千金,押回京师伏法,钱物等用簿本记载,没收交大司农。朝廷下诏将赃物赐给群臣。群臣得到财宝,都高兴地收起来了。

钟离意得到一些珍珠,全部放到地上,而不拜赐。显宗感到奇怪,问钟离意是何原因,钟离意回答说:“我听说:孔子忍渴,而不饮盗泉之水;曾参听到‘胜母’的地名而回车,讨厌其名字呢!这些肮赃的宝物,的确不敢拜受。”显宗感叹道:“尚书的话,真清正啊!”于是改以库钱三十万,赐给钟离意。并升任他为尚书仆射。

(事据《后汉书‧钟离意传》)

──转自正见网 #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清代乾隆十六年八月初三日,内务府官员在阅读“邸抄”(内部情况交流性质的文件)时,发现景山某部门丢失了几件古玩。官员怀疑是挑土的工人偷去了,于是召集了所有干活的数十人来,准备审问一番,看能不能找到点眉目。
  • 谈绰,字公绰,性情刚烈正直,是明太祖洪武年间人士。因其才学被朝廷征召,奉命到苏州督察,郡守李某送给他一百两黄金。谈绰一见便说:“太守不了解我”,而拒收黄金。李某退而钦佩慨叹谈绰正直的节操。
  • 第二届“中国舞舞蹈大赛”比赛中﹐选手们表演的舞蹈有很大一部分取材于人们熟悉的历史故事﹐也有一部分表现对人生意义的思索和对生命真谛的探求。整体上舞蹈立意高远﹐意境纯净。
  • 清朝咸丰年间,龙汝霖出任山西高平县知县,清政爱民。后来山西发生饥荒,汝霖先出仓粮贷民,然后向上陈请后离任。
  • 清代名臣纪晓岚,曾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有个讨饭行乞的妇女,她对婆婆特别孝顺。有一次,她自己饿的跌倒在路旁,但她手里讨来的一碗饭却捧的紧紧不肯撒手。她嘴里还不停的叨念说:“婆婆还没吃饭呢!”
  • 清朝巡抚田兴恕年轻未发达时,以割草为生,乡里有一个姓朱的富人,兴恕割了草就挑到他家去卖。一天去晚了,朱富人已经买了草,兴恕很懊丧,想到一日饭食没有着落,倚门感叹。
  • 叶广彬,字大宜,号月窗,明代人。年轻时很聪明,每天能背诵上万句诗文,原先对科举诗文十分精通。但后来看到父亲那么大年纪,依然是生员,就辍学不参加科举,管理一些农田杂事。但是读背诗文,依然如故。众家经学、史学以及阴阳算术,没有不通晓的,人们都说他博学多识,堪称一代奇才。
    叶广彬相貌有些呆板,外表看上去,仿佛是一个没有什么能耐的人,他见人时说话很拘谨、脸色紧张;面对别人时,格外恭顺。
  • 曾石在一次战事中打了败仗,在他将要被朝廷行刑处决的时候,哭着对他的部下们说: “皇上非常愤怒,我死也是罪有应得,但我的老婆孩子们,又怎能让他们流落到边疆,成为沟中的死尸呢?”王环哭着说:“您不要担心,我一定能够想办法让他们回家。”
  • 萧统长相英俊,说话办事得体。读书时一目数行,且能过目不忘。有时梁武帝让他作剧韵诗,他总是稍加思考便能作出,不需多加修饰就很通畅。
  • 侍郎很欣赏他的勤劳,对他大加夸奖。主簿请示说:“大人除夕夜到此,现已三更了,天寒地冻的,我这儿有除夕酒肴,献上一杯,不知如何?”侍郎笑着接受了,喝了数杯,回到陶庄公馆。感到疲倦,于是解衣而卧,梦中依旧骑马巡河,但觉得所到之处,并非刚才看到的景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