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

不压民而亲民 人民把他当神敬!

陆文;图:志清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宋仁宗至和元年秋,四川地区谣传:敌寇侬智高,将要率军进犯四川。一时间益州地方官,调兵筑城,日夜不息,百姓互相惊扰,民不聊生,局势混乱。朝廷闻信,即调陕西兵马入川,急令滑州知州张方平,改任益州。张方平在赴任途中,即将援兵遣归,上任后又撤除兵备,做了大量工作,终于平定了局势。现将张方平的安抚之道及爱民之心,具体叙述如下:

宗仁宗至和元年秋天,四川一带传说,敌寇将要侵犯边界,驻边军士夜里惊呼,四野百姓全都逃光。谣言流布,京城上下大为震惊。正准备命令选派将帅,出兵打击。天子说:“不要酿成祸乱,不要助成事变。虽然众人传说纷起。但我的主意已定,外患不一定会酿成,事变却往往会从内部兴起。

这事既不可一味用文教感化,又不可以单纯用武力解决。只需要我的一两个大臣去妥善处理。谁能够处理好这既需文治、又需武功的事情,我就派他去安抚和处理此事。”于是众人推荐说;“张方平就是这样的人。”天子说:“对!”但张公(即张方平,下同)以侍奉双亲为由推辞,未获批准,于是就动身出发。冬季十一月到达蜀地,就是四川。

到任的那一天,张公就命令驻军回去,撤除守备。并派人对郡县长官说:“敌寇来了由我负责,不必劳苦你们。”张公日夜操劳,谨慎处事,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

到明年正月初一早上,蜀地百姓像往年一样庆贺新春,于是一直相安无事。再到了明年的正月里,百姓相互商量,要把张公的像,安放在净众寺里,张公出面禁止,但没能禁止得住。

眉阳人苏洵(唐宋八大家之一,苏东坡的父亲)向众人说道:“祸乱没有发生,这是容易治理的;祸乱已成,这也容易治理;有祸乱的苗子,没有祸乱的表现,这叫做将要发生祸乱,祸乱将发未发之际最难治理。既不能因为有祸乱苗子而操之过急,又不能因为还没有形成祸乱而放松警惕。这是至和元年秋季的局势,就像器物虽已倾斜,但还没有倒地。只有你们的张公,却能在它旁边安坐,面色不改,慢慢地起身扶正。扶正之后,从容退坐,没有一点骄矜自得之色。替天子管理黎民百姓,孜孜不倦,这就是你们的张公。你们是因为有了这张公而得生,他就是你们的再生父母。”百姓们听了这些话,都讲:“正是这样!”都非常感谢张公的劳供!

苏洵又对四川的百姓讲:“我听张公曾经说过:老百姓没有不变的性情,只看上司如何对待他们。人们都说,蜀地人经常发生变乱。所以上司就用对待盗贼的态度,去对待他们;用管束盗贼的刑法,去管束他们。对于本来已经战战兢兢、连大气也不敢出的百姓,却用残酷的刑法去箍制他们,这样百姓才忍心不顾自己这父母妻儿所依靠的身躯,而沦为与盗贼为伍,所以常常发生大乱。倘若以礼义来约束他们,用法律来规范他们,那么蜀人和天下的百姓一样,都是最容易管理的。至于逼急了他们,而发生变乱,那么即使是齐鲁的百姓也会如此的。我用对待齐鲁百姓的方法对待蜀人,那么蜀人也会把自己当成齐鲁之人。假如任意胡来,不按法律,用淫威胁迫平民,我是不愿干的。啊,爱惜蜀人如此深切,对待蜀人如此厚道,在张公之前,人们还未曾见过。”蜀人听了,立即点头称是,并且当即下拜,再次感谢张公!

蜀地的百姓,还要给张方平画像,供奉。苏洵又说:“张公的恩情,记在你们心中;你们死了,记在你们子孙心里。他的功劳业绩,载在史官的史册上,不用画像了。而且张公自己又不愿意,如何是好?”众人都说:“张公没有理由阻止我们做这件事!不画像供奉,我们心里总觉不安。如今平时听得有人做件好事,一定要问那人的姓名及他的住处,一直问到那人的身材长短、年龄大小、面容美丑等情况;更有甚者,还有人讯问他平生的爱好,以便推测他的为人。而史官也把这些写入他的传记里,目的是要使天下人不仅铭记在心里,而且要显现在眼前。音容显现在人们目中,所以心里的铭记也就更加真切久远。由此看来,画像也不是没有意义。”

苏洵听了,无法答对。后来,四川百姓还是为张方平画了像,并请苏洵写了这篇画像记。

张公是南京人,为人意气昂扬,有高尚节操,雅量高致,闻名天下.国家有重大事情,张公是可以托付的。苏洵在画像记的末尾,附诗一首作结。
现将原诗今译如下:

大宋天子坐龙庭,
甲午之年日月新。
忽然蜀人谣言起,
边关敌寇将兴兵。
朝廷良将纷如雨,
文臣谋士多如云。
天子赞叹说声嘻,
命我张公远出征。
张公方平来此方,
西风猎猎大旗扬。
蜀人围观睹风采,
人山人海满街巷。
齐道张公真坚毅,
神色镇静又安详。
张公开口谕蜀人。
各自还家且安顿,
谣言莫传自安宁。
谣言不祥且勿听,
回去照常作营生。
春日动手修桑枝,
秋天谷场要扫清。”
蜀人磕头拜张公,
称他就像父与兄。
公在蜀国园林居,
草木繁茂郁葱葱。
宴请文官与武将,
击鼓作乐咚咚响。
蜀人庆贺来观望,
共祝公寿万年长。
姑娘佳丽美婵娟,
幽娴贞静闺房间。
幼儿哇哇向人啼,
牙牙学语已能言。
当初张公不来蜀,
你辈早已填沟湖。
如今庄稼多茂盛,
粮仓高耸堆满谷。
可感我们妇与子,
欢欢喜喜庆丰足。
张公本是朝中臣,
天子左右得力人。
天子下诏命返驾,
张公岂敢不允承。
修起殿堂好庄严,
又有廊房又有庭。
公像挂在正当中,
朝服冠带宛如真。
蜀人纷纷来禀告,
不敢放荡作懒人。
张公放心回京城,
像挂殿堂传美名。

(资料来源:苏洵《张益州画像记》等)

转载 正见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9/1/26/57433.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柳宗元,字子厚(以下均称子厚),少年时就很精明能干,没有不明白通晓的事。他很年轻时,便已经成才,并考取进士科第,显露出卓越的才华。后来又通过博学宏词科的考试,被授为集贤殿正字。他才智突出,清廉刚毅,发表议论时,能引证今古事例为依据,精通经史典籍和诸子百家。言谈纵横上下,意气风发,常常使满座的人为之叹服。因此名声哄动,一时之间,人们都敬慕而希望与他交往。那些公卿贵人,争着要收他做自己的门生,众口一辞地推荐称赞他。
  • 张巡(709--757),邓州南阳(今河南省南阳市)人。唐玄宗开元末年进士,由太子通事舍人出任清河县令,再调真源县令。安史之乱突起,张巡在雍丘一带起兵抗击,后与许远同守睢阳(今河南省商丘市)。肃宗至德二年(757)城破被俘,与部将三十六人同时殉难。乱平以后,朝廷小人竭力散布张巡和许远降贼有罪的流言,为当时明里暗里支持过安禄山等邪恶势力张目。
  • 鲁公又走了几里路,看见许多读书人聚集在一起商议:“好官走了可惜,等鲁公来,何不去向他申诉?”有人就摇手说:“咄!田总督早有命令,即使有十个鲁公,又有什么办法?何况鲁公正是取代李县令职位而来的,怎么肯自己不做官,而把县令的官位,让给别人呢?”鲁公听了,心里非常尊敬李县令,但没有做声。
  • 东汉有个谅辅,字汉儒,是广汉郡新都县人。他年轻时担任佐吏,为官清廉,浆水不受。后来任从事,大小事情都治办得很妥当,郡县的人,都钦佩敬重他。
  • 沈晴峰小时候常常生病,有一次突然严重了,梦见一位妇女把他带走,说:“你是我的儿子。”后来有一位长着胡须的老头儿,从那个妇女的手中把他夺过耒,送他回到家中。他这才从梦显醒了过来。
  • 傅作雨,为人正直宽厚。是江陵人,担任吏部主事官时,朝臣在讨论张居正夺情之事(张居正父亲去世,张本人不按常规辞官回家服丧)时,有人认为应该按法典予以论处,傅作雨坚决反对,主张宽厚待之。他与王篆,争论得十分激烈,并因此事请求补外官之缺,离开了京城,以避开王篆。张居正死后,他的同乡受到株连的人,不计其数,唯有傅作雨因早已离开了京城,而安然无事。
  • 秦国自从推行远交近攻的策略以后,大举进攻三晋。在这期间,秦、赵两国曾发生过三次空前残酷的大战。
  • 南朝宋文帝刘义隆即位那年,他才十八岁。父亲刘裕新丧,哥哥刘义符平庸,贪玩,不会治国,即位两年就被大臣杀了。面对父亲留给他的一片旧河山,要完成先帝没有完成的大业,要对得起天下黎民百姓,万钧重担,落在了他的身上。
  • 后汉时代的虞延,字子大,陈留郡东昏县人。虞延初生时,身上有物,像一匹白绢,慢慢升天而去。占卜的人,认为是吉兆。等到长大,身高八尺六寸,腰阔十围,力大能举鼎。年轻时为户牖亭长。当时王莽的贵人魏氏家族中的宾客,放纵不法,虞延率官吏兵士,突入其家中捕拿,以此受魏氏怨恨,不能升官。
  • 宋仁宗皇帝二十三年,下诏命令各州县设立学馆。那时的州县长官,有的贤明,有的愚昧。奉行诏令时,有的尽心竭力,恭敬地仰承皇帝旨意。有的装装门面,胡乱写一道奉诏文书了事。以致有些地方一连几座城邑,听不到琅琅的读书声。上面倡导,而地方不响应,使得教学受阻,不能推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