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感动的家访

文、 摄影/小芬

四湖乡一片绿油油的花生田,空旷的景色,连着蓝天白云,真的很迷人。

【字号】    
   标签: tags:

利用暑假到学生家拜访,了解她们的居住环境。开了一小时的路程,到东势乡找小琪,因为她把住址写错了,我向一群年轻人问路,他们嘲笑我脑筋有问题,随便指著路,等我找到小琪家都已过上午10点了。

小琪早在四天前就“通知”妈妈,导师要来拜访,“请”妈妈赶紧打扫。我想小琪有些状况还得花心思处理,例如礼貌、做家事、体谅等。为了让妈妈有信心,希望妈妈在小琪假日返家时,多一些鼓励,至于态度的改变就交给我,家人难得的相处能更融洽。我想学校教育,尤其是国中阶段,还是有很多可以努力的空间,这个阶段的孩子最不喜欢父母像纠察队一样,只会挑毛病,气氛也不好。

接着来到邻近海边的四湖乡,看着一根一根矗立的风车,我赶紧拿着相机猛拍,这里连花生田都让人因为美丽的景致而震撼,空旷的景色,连着蓝天白云,真的很迷人。

到阿桦家见到比我年纪小的父母亲,看着可爱的奶奶,笑着嫌弃自己宝贝孙女的不是,我清楚奶奶嘴里嫌,心里疼得很。

阿桦是奶奶第一个孙子,听爸爸说:“阿桦是我们关圣路的美女,这里的村民是这样称呼她的。”爸爸脸上好慈祥好骄傲,阿桦是田径队的,学校提供免费吃住,加上最棒的教练,所以远从云林县四湖乡送到西螺镇就读,为了宝贝女儿,经常星期三会客时,大老远带着全家到西螺来。

听妈妈说:他爸送阿桦回学校时,会帮她提行李进宿舍,还会亲她一下,依依不舍的离开。到现在会在四个孩子上床睡觉时,一个一个亲脸颊道晚安。哇!好感人的画面。刚踏进阿桦家时,第一个看到长的很像大哥级的男生,黝黑的脸、高大的身驱、严肃的脸,原本还有点怕心,经过二个小时的谈话,发现爸爸会让妈妈谈阿桦,他呢就和小女儿玩着象棋,二人很开心的笑着,互动的气氛很动人。

妈妈私下说:“我公公二岁就没了父母,一人撑起这个家,大伯非常会读书,先生曾表示愿意赚钱让大伯到国外读博士。觉得先生很了不起,四兄弟全住在一起,相处非常和乐。”这段话让我非常感动,因我从小也是在大家庭成长,随着人口不断的增加,外出的也多了,虽然交通方便目前要看到亲人反而不容易。还能保持大家庭和乐的状况着实不易,更希望阿桦珍惜。

回西螺的路上,看着两旁的花生田、甘蔗园,景色真的很棒,想着阿桦妈妈说今天是七夕,要帮阿桦做成年礼。回想去年今天妈妈车祸往生了,也是这个正午时分,从阿桦妈妈身上感受到为人母的冀望,我一定要好好带小孩及这一群可爱的学生,这是妈妈最想看到的。◇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刚接315见到小岚,觉得这小孩气质不错,不过偶而会有“怨恨”的表情,“鄙视”的表情,才十五岁的年纪怎么会如此早熟呢?对小岚充满好奇,唉,有点职业病,在辅导室待了八年,见到人就很有兴趣,想了解想帮忙。
  • 教书十七年第一次当导师,居然还没二周就放特别假,基于人道立场,想为这第一次的导师经验做个好的典范,所以就这样展开了十天的家访工作......
  • 不管是教育工作者或是家长,不要把两性的教育看得过于敏感与严肃,师长应该以自然、正向的态度和观念灌输两性关系与教导身体保健的观念,让孩子从认识自己的身体开始,学会让自己身体健康着手,让小朋友学习照顾自己的身体,了解自己的身体并且尊重他人。
  • 感谢100多个日子里有这些孩子们的陪伴,孩子们真挚的笑语是世界的“珍宝”。看着这些孩子的成长、懂事,我不禁红了眼框。这样的小故事在我们班层出不穷......
  • 许多家长常把孩子的问题一股脑的丢给学校,这就跟学校老师只将孩子在校的问题一味的反应给家长,同样对孩子没有正向的帮助。因为立场观念的不同,再加上一些外部因素,亲师间常会产生一些误会或意见的分歧,这本来就很难避免,关键是要在问题出现的初期,及早察觉并进行善意的良性沟通。
  • “夜光天使”这个词改变了我身为流浪教师之一的人生方向!在这巨大社会的生物环里,我遇到了正在学飞的小天使,只是小天使们需要爱和关怀,一个从“心”开始的地方。
  • 我记得杨老师跟我分享过一句话:“愿意把伤痛说出来是一件很勇敢的事。”有许多人都把伤害埋藏起来,让痛苦啃噬自己的心灵,不愿面对,当然也无法解决问题。他之所以一直不愿面对父亲失踪的事实,其实跟母亲的逃避心理有很大的关系......
  • 老师及家长需敏感的观察到孩子的变化,像是孩子常会说不舒服不想上学、作恶梦、咬指甲、退化行为出现,如:尿床、食欲不佳、情绪化、零用钱个人物品常不见(被同学抢走偷走)等,都有可能是孩子长期处于被霸凌的特征。
  • 通常在小学的孩子之间,霸凌事件大致上有三类:肢体性:踢、推、打人等,也有严重的打架、虐待等暴力行为。语言性:嘲笑、取绰号、骂人、恐吓威胁等。关系性:被排挤、被传谣言等。不光是学校老师困扰这些霸凌事情,有些家长也都面临孩子因为被排挤、被捉弄,而不喜欢、甚至不敢上学的压力。
  • “我就是要让这位阿姨教!”上课业辅导的小文这样任性的吵著。我对他发过脾气,甚至于骂过他,但是,在有人请假须作人员调整的时候,他依然坚持要来课辅,要来我的小组。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他浮躁的情形常常干扰课辅的进行,我特别将他转为一对一的个别辅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