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老百姓:共產黨沒有一句真話

真相深入民心 世人覺醒大潮系列回顧

【大紀元1月15日訊】引子:謊言和欺騙,在共產黨奪權和保權過程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天安門自焚」就是中共策劃嫁禍法輪功的重大陰謀,欺騙了無數的人。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民眾在真相面前辨清中共的險惡。下面是幾位朋友的見證。

見證一:我是吉林白山市露水河人,2001年農曆新年的前一天我來到了北京天安門,天安門廣場戒備森嚴,我看到許多大法弟子打橫幅被綁架,有的沒等橫幅打開就被武警和警察抓上車。第二天早上4點多鐘,我到了天安門,看到和頭一天的場面不一樣。廣場東面的所有進出口被依維柯車豎著堵住。只留一個一米寬的出口還有武警把守。等我進了廣場,看到西面是用轎車橫著堵住了所有的進出口,也是只留一個出口,同樣有武警把守。這天早上看升旗的就那麼20~30人。其餘的全都是警察便衣。

見證二:吉林白山市露水河一老闆的兒子,2001年利用農曆新年假期到北京玩,在天安門城樓上突然看見有人身上著火,在廣場內四處跑動,有警察跟著跑,他看見有一個女的被一個警察用一棒狀的物體狠命的砸在頭上,那個女的隨即倒在地上,又過去一個警察用一條白毛巾蓋在那個女的頭上。倒在地上的那個女的一動也沒動過。過了好一會來了幾個警察把那個女的抬到了車上。等天安門自焚事件播出的時候,老闆的兒子就知道是假的,說:「那個女的是警察打死的,不是燒死的,當時著火的好幾個人,為什麼沒都燒死只燒死了一個?純粹是騙人。」

見證三:我是吉林白山市露水河大法弟子,2001年農曆新年的上午7點鐘左右,我在天安門廣場內走,大約不到8點鐘廣場內所有的人都被警察和武警趕到了廣場外邊。在警察清場後,廣場所有的地下通道都被警察把守不讓任何人走動。我來到金水橋邊,打開橫幅喊「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喊完後就被警察綁架到車上。在車上我看到一排排警察排成隊來回走動,氣氛異常緊張。

轉自《明慧網》

傾聽民眾心聲:幸運的是我聽到了真相

我是一名人民教師,入過團、入過隊,受黨委書記的欺騙,還差點有入黨的念頭,而幸運的是,我的同事給我講了共產黨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同時有幸得到一本《轉法輪》,從書中才知道全是教人如何做好人的,和邪惡的共產黨宣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我要向我所有我的骨肉同胞們大呼:我們全讓這個十惡不赦的中共惡黨給騙了,我要在這裡嚴正聲明:堅決退出共產黨的任何組織,和邪惡共黨徹底劃清界線,抹獸記,為自己選擇光明的未來!

東東
中國大陸

說煉法輪功的自焚,我根本就不相信

我已有很長的黨齡,共產黨得歷次運動我都看得很清楚,共產黨是個什麼東西?「六四」我正在北京,那就是對手無寸鐵的學生鎮壓,說煉法輪功的自焚,我根本就不相信它,共產黨沒有一句真話。我早就想退黨。在此鄭重聲明退出惡黨及附屬組織。並感謝大紀元網站幫我退黨。

王平安
中國大陸

天下事絕非偶然

國內外正在流傳一本奇書《九評共產黨》,用真實而詳實的歷史資料揭開了由殺人起家的共產黨內幕,真實再現了中共惡黨的血腥歷史。人們看了後觸目驚心,如夢初醒,天下事絕非偶然,法輪功到底是什麼?真的像共產黨所宣傳的那樣嗎?法輪功所倡導和遵守的「真、善、忍」,其實就是老師們教的學生應該具備的良好品質,是歷朝歷代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希望所有人及時退出,永保平安!

高飛飛、高欠欠、耿清清、王正等、張美麗
中國大陸

我中華大好河山被它踐踏的一塌糊塗

看了《九評共產黨》,覺得裡面說得件件符合事實。多年來,共產黨就是這麼幹的,現在惡黨已腐敗透頂,早已無回天餘地了,如今敗像盡顯,末日已到。只是我中華大好河山被它踐踏得一塌糊塗,每當看到肥沃良田被佔用閒置、茂密的山林被砍伐一空、黃沙飛舞、大片農田被吞沒,便痛心不已,這都是共產黨長期以來與地斗、破壞自然所釀的禍。可悲的是在共產黨統治下,這樣的悲劇還在上演,因此,也只有解體共產黨,我中華才有希望。感謝大紀元提供這樣的機會。

我嚴正聲明:退出共產黨及附屬組織——少先隊、共青團,所有宣誓、申請之儀式全部作廢。

小翠、馬風亞、大欣、曉明、劉剛
中國大陸

謊言再精緻也擋不住瘟疫(精彩評論)

十二月十七日,北京市衛生局局長方來英在一次大會發言中稱:「北京市已經抑制住流感高峰的到來,成功建立起人群的免疫屏障。」他說,目前北京市已有兩百三十萬人接種疫苗,接近北京人口的10%。此外,14%的人已得過或感染過甲流,身上已存在甲流抗體。此前確診的甲流病例中40%是學生,但隨著60%的學生接種了疫苗,甲流感染主體已從學生轉為機關幹部、工人和家政人員。

對於北京甲流死亡人數居全國之首,(截至十二月十七日,北京累計甲流危重症病例五百四十一人,死亡五十七例),方來英解釋說,這是因為「北京的公共衛生力量比較強,可以準確地判斷出重症呼吸道感染者的死因。」他還說,人們擔心流感病毒在人、禽、豬三者身上整合變異為「超流感」,那將是災難性的。「因此,面對每個重症患者我們都會考慮『是不是有別的事』。H1N1給我們提供了實戰演練的機會。」

北京衛生局的謊言

從方局長這番發言中,有分析能力的人不難解讀出跟官方公開說辭的不同之處。兩百三十萬佔了北京人口的10%,就算北京人口兩千萬,14%的人已經感染過甲流,那感染人數應該是兩百八十萬,但官方公佈的北京甲流確診人數為一萬人,這裡面相差了兩百八十倍。此前方來英解釋說是人們沒去醫院檢查,而網民則說是醫院不讓檢查。不管怎樣,北京當局總算是變相承認了官方數據只是壓縮了兩百八十倍實際疫情之後的不實統計。對於北京死亡率最高,方來英說是因為北京檢測能力最強,能「準確地判斷出重症呼吸道感染者的死因」。言外之意,其他地方人死了,醫院還搞不懂是因為甲流致死的,所以其他省市的甲流死亡案例都存在嚴重漏報現象。

對於未來疫情發展,方局長好像很為病人負責,每個重症都會考慮是否感染了其他更嚴重的病毒,他還把H1N1當成了未來處理「超級流感」的「實戰演練」。大陸不知情的民眾可能還很難讀懂這位衛生局長的弦外之音,其實他是在為大陸爆發的另一場瘟疫提前透透風。

大陸甲流病毒的變異

據海外記者調查,瀋陽陸軍總院有醫生透露說,目前大陸甲流已經發生變異,目前沒有任何藥物可治療這些變種病毒,醫生普遍的態度就是:聽天由命。這類患者一旦確診即直接隔離,除了隔離之外,尚無有效的醫療作為。那些康復的人都是靠自身的免疫力康復的,而不是靠藥物。該醫生還透露,這個已經變異的甲流,二十歲到三十歲的年齡層最容易感染,感染後的致死率又最高。因為是呼吸道疾病,肺活量大的人群越容易得這個病,年輕體壯的最容易得。它的症狀就是發燒,咳痰,咳血,發燒一直發到死為止。

據內部人士透露,衛生系統各種關於甲流感的文件、內部通電發了已經二三十份了,氣氛之緊張已經超過當年的薩斯。薩斯的死亡率是10%,但目前疫情還在繼續惡化中。

回顧當年的薩斯,直到蔣彥永站出來說話,人們才發現自己被中共精緻的謊言欺騙了。這次也一樣,目前大陸流行的說法是,「甲流不可怕,可防、可控、可治療」,許多人對甲流都失去了警惕。然而實際情況是,重症甲流若不及時治療,很容易死亡。如今大陸很可能已經有數萬人、甚至上百萬人死亡了,只不過中國太大,只要中共把持住媒體,死亡的信息就無法公佈於眾,在眾人的眼裡就等同於沒有發生。過去六十年裡,中共利用各種政治運動害死了八千萬人,但在普通大陸人的感受上卻很難察覺,人們麻木而且健忘。

認清真相才能安度瘟疫

為何中共總是在疫情上撒謊呢?因為在它眼裡,百姓的性命並不重要,它要的是表面政權的「穩定」。
中共總是自欺欺人,採取「鴕鳥式」的聽不見、看不見,不願直接面對現實。當疫情發生時,報喜不報憂的思想決定了它要隱瞞疫情,這也不是哪個人想這麼做,而是這個中共官僚系統已經養成了這樣的習慣。遇到疫情災害,它想的就是少報病例、不報病例、後來乾脆少診斷也就少病例了。

今年九月,當第一波甲流病毒在中國傳播時,人們很緊張,中共也很害怕。但為了它的所謂六十誕辰,它不顧勸阻,依然搞了十一大遊行。從那以後,第二波甲流在大陸更大規模爆發,當時遊行的軍隊中不少人就得了甲流而無人理會。接下來的事實是,中共軍隊疫情非常嚴重,官方承認至少發生了五十一起聚集性傳染群,每天上百的士兵病倒,估計死了數千人。

中共對疫情的爆發,一是掩蓋,媒體不報導就等於沒發生,二是大事化小,化整為零,把病人隔離出來一保密,外人就不知道了。再有就是拖,拖到季節性病毒消失後,中共又站出來搞所謂科學加政治的宣傳。上次薩斯神秘的來,神秘的去,而中共卻趁機把災情變成其威脅百姓、為自己歌功頌德的所謂好事,聲稱中共如何率領人民戰勝了疾病,殊不知正因為中共當道,人們才遭受了這樣多的不幸。

如今H1N1甲流病毒已經在全球形成了一場世紀大瘟疫的雛形。面對這樣一個不顧百姓死活的政權,民眾突破封鎖、尋找疫情真相,也就成了自救的前提。疫情面前,真相就是健康、真相就是性命。但願大陸百姓都能識別中共精緻的謊言,找到真相、找到安康。

轉自《大紀元》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幾位古稀老人經歷滄桑 今三退如釋重負
七月的偶然 使我心清氣爽
貴州人:我驚異於她的大膽 佩服她的勇氣
希望中國人活得有尊嚴 真正和諧
最熱視頻
車評:美式豪華轎跑 2020 Cadillac CT5-V
【重播】川普新罕布什爾州演講:空軍一號故事
【大陸新聞解毒 】時事小品:放狗式
嚴真點評&外交部大實話:川普衝刺 習總動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