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校長隨感】嬉哈二天使

吳雁門 (台灣/ 國中校長)

Getty Images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無效的方法就不要再使用了!」這是短期諮商學派的重要主張。它的另一層意思是:輔導必須別出心裁、遞出新招來!

在一場親子教育的演講會後一位媽媽問我,她有個大一的兒子鄭重地預告家人要有心理準備,下週他準備染一頭大黃髮回來。家人說不過也阻止不了一個十九歲孩子的決定,問我該怎麼辦?我提醒她夫妻倆試著做些不同的事:週五接孩子回家時,可以先給他一點顏色瞧瞧,兩位就頂著一頭或黃或綠色彩繽紛的新造型髮式,並且,從平時等候的校門口轉至孩子的教室門口恭候他下課。夫妻倆聽得瞠目結舌地直追問這是哪門子的輔導方法?我瀟灑地回說:「道高一丈法!」

另位於國中服務自稱是苦命的學務主任也分享說,他校內有位成天滋事桀傲不馴的國三學生,自己一上班就經常忙於處理這小子的事;上星期那小子因為騎摩托車摔傷住院而未到學校來,大家都感覺到整個校園似乎寧靜不少。苦命主任對孩子這小子、那小子的稱呼,逗得大家呵呵一樂。「這將是個轉捩點!」我鼓勵他不妨乘虛而入,那小子平素責備的話聽多了,少的是感性的體驗,可以出奇不預深情地帶一手白蘭氏雞精去探視他。苦命的主任悟性極高的搶著道:這必然就是「雞精輔導法」了!

全場的婆婆媽媽們覺的有些意思,有人發聲要我再留一下子,此刻我吹噓的正起勁,便索性又交流了一段不按牌理出牌,輔導一對「嬉哈小天使」的故事。

金喜與永河是特殊教育班的孩子,兩個人都喜歡「塗鴉」,平時也有些「饒舌」,因此,莊老師管叫兩人為嬉哈二天使。在班級裏,最讓老師消受不了的是,金喜她會突然冒出高頻率的嘻嘻笑聲,因為笑聲是超乎尋常的密集,聽多了還真是會心浮氣躁;而永河則喜歡於教室內外走動、大聲說話及敲打桌子,莊老師戲稱自己的特教專業早瀕臨破功邊緣了。一年來,她與搭檔老師曾經使用了多種方法幫忙兩個孩子提升自我控制的能力,但顯然的是失敗了,因此,她特別情商我示範下一招半式所謂的輔導秘技。

有日,巡堂來到了二年五班的教室前,適瞧見莊老師正在努力制止金喜持續發出的怪異笑聲。既然撞到了吉日,於是,我踱進了教室。「嘻嘻、嘻嘻、嘻嘻……」金喜用一長串的嘻笑聲,永河則以大力道的敲擊桌面來迎接我,其他五位仍是安靜地為畫紙上的花園圖案著色。

先擱下永河,我瞪大眼睛,擺出合音的架勢笑嘻嘻地說:「金喜,聽見了您的笑聲,校長也忍不住要笑了起來!嘻嘻、嘻嘻、嘻嘻……」我的嘻聲雄渾而高亢,金喜初次遇到合音大天使,她當下愣住了。我是唱過合唱團的,不只不禁止金喜嘻笑,我於拉高分貝之際,還鼓舞金喜將聲音放大、再放大些;另方面,也有意無意的將身體迫近金喜的面前。此刻,小天使再也受不了了,她坐在椅子上的身子直朝後閃仰,淚眼汪汪地哭出聲來。

「校長,您嚇壞孩子了!」台前的張太太語露同情的提醒著。「這倒是,我做了點老師沒做過的事,矯正行為自然會有些壓力的;但也不全然是,小天使指著我正學她嘻嘻哈哈的誇張嘴巴,直嚷著臭、臭!」孩子難得地經驗到了「超量」的嘻嘻笑聲是令人不舒服的。還有,我中午不經意嚼了蒜頭的口腔味道,對於特殊教育的孩子居然也起了催化改變的作用。

稍稍安撫了金喜,我告訴她明天的課程我還會再來的,小天使卻急著回說:「臭臭,不要來!不要來!」氣氛一緩和下來,她即靜靜地忙著她的著色作業了。此後,每回於校園中遇到金喜,師生兩人常會聊上幾句,但只要我雙手一攤準備開唱,她都會馬上掩著鼻子,頭也不回快速地逃開了。據觀察,小天使嘻嘻笑聲的次數確有大幅度的減少,但是我們知道合宜社交行為的教導,才是教與學的重點呢!

離開教室前,我走到永河身旁欣賞他的著色作品,孩子被剛剛我和金喜的對手戲震懾住了,因而,他用不安的眼神瞧著我。「太漂亮了!能不能送給我?我會把它張貼在辦公室的佈告欄上。」讚美、請求與尊榮的使用,我一氣呵成的表達到位,孩子愉悅的神采即刻地回來了。送我之前,孩子用力的在畫紙中央簽下他碩大無比的名字。

翌日開始,永河常於下課時間站在窗外遠遠地觀賞他的作品,更一直詢問我還要不要他的畫?真是盛情難卻,直到辦公室的佈告欄及半面牆壁都客滿了,師徒間彼此才鬆了口氣。「您徒弟的三項行為改變了嗎?」苦命的主任關心且不改風趣地問。「那是後話!有幾位媽媽頻頻看錶,準備晚餐的時間到了,倒是……」我也預備結束下午的座談。

一面收拾資料,我一並交代了兩位天使的去處:畢業後,兩位嬉哈小天使就讀斗南特殊教育學校。高二時,我特別前往參加斗特的校慶運動會。坐在觀禮臺上,我看見洋溢著青春少女氣息的金喜與同學負責開場舞蹈的表演。音樂聲一起,金喜合著快板節奏興奮的跳著、叫著更是燦爛的笑著。

陷入沉思的當下,擔任大會服務員的永河遞過來一瓶罐泉水,他也告訴我金喜的近況。猛喝一口水,我清楚地知道今天,以及今天以後,不必再為金喜現什麼輔導秘技了……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孩子叫佑麟,一年級的學生,爸爸心情沉重地告訴我,一學期不到,孩子所請的病假已經逾月,今天又頭痛了,他正準備帶孩子至醫院回診,而這段期間裡也做過了多次的檢查,就是找不出病因來。略一聽,我即刻理解是在適應上遭遇了困難,衍生出有懼學傾向的孩子......
  • 惜春,是一個怯生生的漁村少女。她在同儕中屬於比較低自尊的孩子,於同學的注視下,走路會緊張的絆倒;焦慮時,雙手與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現象,三年來一直困擾著她......我對惜春自我解嘲一番:國中時,我對自己的長相一樣搖頭嘆息,當年就很氣我父母親把我生得一臉矬像,但打籃球,改變了我的體魄與人際關係;讀詩,改變了我的氣質。
  • 又是畢業季,親愛的瑋婷,一個令人難忘的孩子!......一次不期而有心的關懷,竟然讓瑋婷對我投了肯定票,她真誠的告訴我和她的同學:「原來,校長中還是有好人的!」雖然至始至終,我早就知道自己本來就是個好人,也爲同僚抱屈,但自己還是陶醉不已。
  • 佩蓮當了兩個月快樂的的國中新鮮人,導師卻慢慢發現她的心思較少用在課業上,倒是出現了說髒話、情緒衝動和同學爭吵等違常行為......我於是和幾位同事合著提出了「搶救名模計畫」。 許多人的努力加上孩子的穎悟,佩蓮像是脫胎換骨了一般,她的生活趨於正常、情緒穩定,整個人煥發著青春少女的氣息。
  • 「彈琴的孩子不會變壞」這論調我們似乎都可接受;那喜歡閱讀和創作武俠小說的孩子呢?我喜歡以輕鬆、捉狹的筆觸和學生們交流,以經營此溫馨自在、雲影仙蹤般的師生文字因緣;不數年間,布嶼堡的才子、才女們遂將閱讀與文藝寫作發展成為學校的優勢文化,此對學生們的學習績效影響深遠。
  • 方處長幫我介紹她是公司的公關時,她微後拉左手的袖子,我一眼就瞧見她手腕內側那枚小小的圓形胎記。「您是小青!」當下,所有的記憶全都被拽回來了……

  • 一輩子我們能用情的牽過幾個人的手?另一半、孩子和父母親之外,您我倒是別妄想能牽起一個十五歲青春期少男的手。而有三回,我心忽有所動的握著家男濕涼的手,他竟然沒有掙紮的給足了我面子,於是,一老一少並肩的漫步過教室走廊、花圃及合作社……
  • 近半年前,首次接到王太太無助而哽咽的電話,她告訴我監護權歸她的婷婷「拒學」在家已經有兩個月的時間了。孩子彷彿是自囚般,整日守著電視、電腦就是極少出房門來;平時脾氣卻忒大,回話的內容常常充滿了敵意而難以溝通......
  • 之前的小秘書佩玲天天糾正我桌面不乾淨、花盆缺水、書架凌亂、領帶太花、上班不能遲到早退等等,我足足被管收了三年,直熬到她畢業了,我方得脫此苦海。而這次,當聽到美圓說每節下課都可以來校長室,我感覺有些暈眩......
  • 孩子堅定的說,馬尾巴明天就修剪掉了,入學和畢業之前都遇著同樣的問題,真不好意思!「太好了,為了表示謝意,也許我該擁抱和親您一下!」我說罷正準備離開座位,孩子見狀笑呵呵地急著起身,並且匆忙後退的連聲道再見,一個轉身,便消失在視野之外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