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校長隨感】 角落上的名片

吳雁門 (台灣雲林縣口湖國中校長)

Getty Images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我辦公室的黑板上寫滿了學生的名字,這是孩子們跟我「交換名片」時自己寫上去的。有工筆正楷、中規中矩頗具小書法家風采的簽名;有些是字跡歪斜的潦草書;也偶會遇著注音、漫畫塗鴉及英文名字非常個性化的簽名穿插其間,真的是琳瑯滿目。

尤其是一年級新生們初來乍到,對新的環境充滿著好奇,一下課就嘰嘰喳喳地到處串門子,因此,孩子們也經常三五成群的串到我的辦公室來。一日多回,我必須笑呵呵地起立、鞠躬歡歡喜喜的接待一批批的小客人:「我姓吳,是校長,歡迎大家也請各位多指教,我們互相交換一下名片好嗎?您貴姓?」我一一的問候每個孩子。

「姓吳……?」孩子應該是覺的我很寶、很可親,所以當會意過來後也興奮的做自我介紹,並在黑板上留下了他們的「名片」。

開學後的第二個禮拜,一個小女生孤零零地出現在窗外的洗手檯前,她稍感不安地向我的坐處張望,四目相接,我滿臉堆歡的笑意似乎即刻解除了她的疑慮,拿著學習單小女生輕快地走了進來。認識師長的學習單元是輔導老師指定的作業,她是為完成作業來找我做訪問的。我方擬以標準化的迎接規格招呼她,我姓吳……。才張口,她居然截斷了我的台詞:「我知道你姓吳,是校長,歡迎大家也請各位多指教,我們互相交換一下名片好嗎?」我呆呆地望著她,看來歡迎詞是須要更新了。

我瞄了下她學習單上的記錄文字,經驗直覺告訴我孩子認得的字有限;但孩子倒是大方,訪問完畢後,她天真的告訴我家人情形、國小往事及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這時我始留意到了她的白色襪子真是髒的可以,頭髮膩膩的,料有幾天沒洗頭了吧!回教室前,我也請她在黑板中央的欄位上留下名字,但是,她卻選擇在右下角的一個小空隙裡擠上小一號字,還加了邊框的名字:王美圓。

隔天開始,幾乎是每節一下課她都會來報到,談話的主題也都雷同,兩週下來,我疲態畢露的有些招架不住了,因此,我拿捏著問她喜不喜歡班上同學?美圓直率地回說:「不喜歡,從國小就討厭跟同學玩,我只喜歡到校長室來!」我雖然至感榮幸,但自也了解美圓應是有人際關係適應上的問題。她又告訴我爸爸媽媽於她八歲的時候分手了,媽媽人在高雄工作,每隔一兩個月都會私下來看她和大她一歲的哥哥,但近兩年來見面的機會變少了。原來又是一位單親家庭的孩子。

聆聽至此,我的壓力感隱隱約約地冒了上來。美圓讓我想起了先前敦聘的一位管家型的小秘書佩玲,佩玲因為有學習與情緒上的障礙,非常愛哭,一發脾氣就離開教室到處遊蕩,為了協助她,我邀請佩玲擔任校長室的秘書,用意是方便她接近我以了解什麼叫教養和氣質,期收潛移默化之功。但這決定卻讓自己吃足苦頭,禮聘的秘書卻天天糾正我桌面不乾淨、花盆缺水、書架凌亂、領帶太花、上班不能遲到早退諸如此類的事兒。差異不大的,我好似足足被管收了三年,直熬到她畢業了,我方得脫此苦海。

美圓見我沉默不語又接著關心的說:「校長,你每天工作忙碌,我想幫校長的忙,每節下課的時間我都可以來的!」還真個是心想事至,當聽到每節下課都可以來的這話,我感覺有些暈眩,正想一口回絕之際,她為表示服務的誠意竟又加了碼:「還有,早自習和午休時間也可以!」天!在驚駭之餘,我突然想起了一位覺者的話:「偶然是不存在的。」

也許孩子確實跟我有緣,於是,我試著以「難忍能忍」之心接納了她的善意。但不是祕書,是校長的輔導員,工作的內容是送公文之外,只要發現校長的情緒低落或失控時要馬上介入輔導。「校長的輔導員」這頭銜孩子聞所未聞,了解意涵之後,她極為喜歡這個職稱。

有一天起風了,我刻意戴頂帽子遮一頭稀疏的頭髮。輔導員似乎看到了我的自卑感,隨即走到身旁開導我起來。難以想像的,她居然真的懂得輔導技巧。「校長,你戴帽子是不是要遮掩禿禿的頭?」一出手使用的是探測、詢問技巧。我略帶憂傷的回道:「是啊!就是頭髮少!」她臉上流露出同情的神色又問:「校長你會不會有自卑感?」這是高層次共鳴、再探測的工夫。「會,有點。」聽此詢問,我還真是有些黯然。

「校長,你禿得很剛好,同學不會笑你的!」支持、接納技巧是輔導的基本功,她運用的相當成熟;這也是第一回有人說我禿得剛剛好,縱使剛剛好也是禿,但畢竟禿得恰到好處,又知道了學生們不會嘲笑我。「可是以前崙背的學生都說我的頭像飛盤,更過份的,也有人直接叫我飛碟校長!」我滿臉委屈的訴說著。「他們是開玩笑的,校長不要難過;還有我的姨婆頭髮也很少,但是她人很好。」 美圓一口氣使用了解釋、同理心、揭露、撫慰等四種技巧。

我突地寬心起來,倒不因為我早衰的頭髮得到善解,而是發現美圓她擁有與人為善的特質,一個輔導員的特質。師生兩人無話不談的周旋了一學年,後來她慢慢的跟我疏遠了,我知道美圓的人際能力已有提升,另方面,她更忙到別處室去了。

算算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碰面了,有日,她特別撥空回辦公室來對我的受輔成效作了評估:「很少看到校長發脾氣,也不常戴帽子,這一年來校長進步太多了!」接著,美圓略帶歉意並感任重道遠的說:「輔導處的黃主任工作壓力很大,情緒有時候不太穩定,需要幫忙,所以我就不能再當校長的輔導員了!」我強忍住心頭的感動和笑意,順勢結束了她和我,非我和她的諮商關係。稍後,我依依不捨的恭送輔導員到辦公室門口,並向她鞠躬道別。

去年,美圓畢業了。一般如須要追蹤關懷的孩子,他的名片會被多留在黑板上一些時日,而我的輔導員即名列其中。畢業後,美圓就讀鄰縣弘德工商的職業類科,每天早上七時左右,我上班時車子一經過瑞穗橋,在下個紅綠燈的轉彎處,便會瞧見愉快地聊著、笑著一起等候校車的美圓兄妹倆;多數的時候我沒有搖下車窗,而我心中自是懷著無限的祝福,並且,今天也作了決定,進辦公室之後,我要將角落上王美圓的名片輕輕地取下……@*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孩子叫佑麟,一年級的學生,爸爸心情沉重地告訴我,一學期不到,孩子所請的病假已經逾月,今天又頭痛了,他正準備帶孩子至醫院回診,而這段期間裡也做過了多次的檢查,就是找不出病因來。略一聽,我即刻理解是在適應上遭遇了困難,衍生出有懼學傾向的孩子......
  • 惜春,是一個怯生生的漁村少女。她在同儕中屬於比較低自尊的孩子,於同學的注視下,走路會緊張的絆倒;焦慮時,雙手與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現象,三年來一直困擾著她......我對惜春自我解嘲一番:國中時,我對自己的長相一樣搖頭嘆息,當年就很氣我父母親把我生得一臉矬像,但打籃球,改變了我的體魄與人際關係;讀詩,改變了我的氣質。
  • 又是畢業季,親愛的瑋婷,一個令人難忘的孩子!......一次不期而有心的關懷,竟然讓瑋婷對我投了肯定票,她真誠的告訴我和她的同學:「原來,校長中還是有好人的!」雖然至始至終,我早就知道自己本來就是個好人,也爲同僚抱屈,但自己還是陶醉不已。
  • 佩蓮當了兩個月快樂的的國中新鮮人,導師卻慢慢發現她的心思較少用在課業上,倒是出現了說髒話、情緒衝動和同學爭吵等違常行為......我於是和幾位同事合著提出了「搶救名模計畫」。 許多人的努力加上孩子的穎悟,佩蓮像是脫胎換骨了一般,她的生活趨於正常、情緒穩定,整個人煥發著青春少女的氣息。
  • 「彈琴的孩子不會變壞」這論調我們似乎都可接受;那喜歡閱讀和創作武俠小說的孩子呢?我喜歡以輕鬆、捉狹的筆觸和學生們交流,以經營此溫馨自在、雲影仙蹤般的師生文字因緣;不數年間,布嶼堡的才子、才女們遂將閱讀與文藝寫作發展成為學校的優勢文化,此對學生們的學習績效影響深遠。
  • 方處長幫我介紹她是公司的公關時,她微後拉左手的袖子,我一眼就瞧見她手腕內側那枚小小的圓形胎記。「您是小青!」當下,所有的記憶全都被拽回來了……

  • 一輩子我們能用情的牽過幾個人的手?另一半、孩子和父母親之外,您我倒是別妄想能牽起一個十五歲青春期少男的手。而有三回,我心忽有所動的握著家男濕涼的手,他竟然沒有掙紮的給足了我面子,於是,一老一少並肩的漫步過教室走廊、花圃及合作社……
  • 近半年前,首次接到王太太無助而哽咽的電話,她告訴我監護權歸她的婷婷「拒學」在家已經有兩個月的時間了。孩子彷彿是自囚般,整日守著電視、電腦就是極少出房門來;平時脾氣卻忒大,回話的內容常常充滿了敵意而難以溝通......
  • 我們必須從日常生活裡去強化孩子對身體安全的態度,只要孩子覺得不喜歡、不願意,就有權利表達抗議。
  • 「我的身體我作主!」涵蓋的層面很廣,必須從日常生活強化孩子對身體安全的態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