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校長隨感】船長的喜宴

吳雁門 (台灣雲林縣口湖國中校長)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莊會長從事近海牡蠣養殖業,自己擁有一艘海釣船,終年忙碌的海上生涯曬出了他一身古銅油亮的肌膚。他特別選在學期末席開八桌宴請學校的師長們,滿斟台灣啤酒,船長他舉杯感謝老師們辛苦後,回過身來,流露著質樸的神采謝謝我在關鍵時刻幫了他孩子的忙。聞此一說,我笑指今天的謝師宴,自然也是船長家的喜宴: 「佑麟今年畢業了,而基測成績也出奇的好!」

佑麟,是船長的孩子,兩年前曾經被身心症所苦,但是幸運的,卻能在一週內快速地改變,實令人寬慰不已;也因為孩子的改變,促成了船長接下學校家長會會長職務的因緣。只是,我想了又想,在佑麟身上我做的事情實在不多,僅僅和他分享了兩回故事,以及到教室裡拍了他三次的肩膀而已……。

近兩年半前,有日上午,我正扶著欄杆眺望運動場上的碧綠草坪時,看見有位一臉肅霜的家長領著孩子遠遠走來,我猜想應該是孩子遇著了麻煩事吧?因此,我著意的轉下樓去招呼了一下。孩子叫佑麟,一年級的學生,爸爸心情沉重地告訴我,一學期不到,孩子所請的病假已經逾月,今天又頭痛了,他正準備帶孩子至醫院回診,而這段期間裡也做過了多次的檢查,就是找不出病因來。略一聽,我即刻理解是在適應上遭遇了困難,衍生出有懼學傾向的孩子。

上了樓來,佑麟垂著頭不發一語的端坐在沙發倚上,船長則略有期待的望著我。為了安頓父子倆的消極情緒,我微一起手,聲與詞大如空山鳥語,輕鬆自在的似全不把孩子的問題當一回事:「可以相信醫生的檢查,確實沒事!」

我接著作了設限:「最多談個兩次吧!佑麟就不需要再請假了;離開辦公室後,頭痛現象也會一併消失的。」我對困擾孩子多時的頭痛問題下了最後通牒,這不純然是暗示語言,而是《保證與再保證》的技巧。

船長顯然有些困惑,我自也知曉船長困惑眼神裡潛藏的意涵。鬆鬆領帶,不待船長詢問,我準備剪開孩子對病人角色認同的繭:「佑麟的狀況,連沾個身心症的邊邊都不夠格的,頭痛和不想上學,充其量是處理焦慮事件無效的反應模式而已!」我雖然手劃指說的,只見父子倆聽的目瞪口呆,但我相信,不夠格的病人這話,聽來 應該是清楚且起作用的。

進入主題及此,我不擬讓十三歲的小男主角一直閒著沒事。為客人添了茶水後,我凝視著孩子刻意的問:「頭痛與身體不適的原因是交往的女朋友不喜歡佑麟了!」 父子倆噗哧地笑出聲來,隨後佑麟赤著臉直搖頭說不對,但氣氛卻一下子緩和了許多。我接著又猜:「因為有個嚴苛的爸爸、和一嘮叨、不理性的媽媽,所以佑麟不喜歡上學……。」此時,猛搖著頭的佑麟不想讓我批評他的父母親,索性發了話:「校長亂講,是功課問題!」我與船長相視一笑,看來氛圍與議題全然聚焦了。

我沒選擇聆聽佑麟學習上失敗的章節,我倒準備接著於感同身受的《同盟關係》上著力,因此,沒經船長父子倆同意我便說起故事來:某數問題的學習,是我小四時的噩夢,而算數老師又是出了名的嚴師,記得被叫上臺演算時,我常感覺頭暈目眩,身體也每每緊張的直發顫;不瞞佑麟,有段時間只要當天有算數課程,我就會肚子痛,相似的,我會藉因肚子痛而中途離校回家,回到家後,我媽媽的標準反應首先是噓寒問暖,隨後下廚房煎兩顆蛋……。

「那年我十一歲!」聽了個段落,佑麟轉頭瞧瞧不只會煎蛋,還會做其他事的慈祥老爸,又轉過頭來看著我。「我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走過來的,但就是過來了!」半個鐘頭左右的協談中我沒提出任何建言,而孩子較多的時間都是安靜的聽著;但是孩子可能也忘了回診那碼事了;另方面,也許佑麟看似平靜卻翻騰的思緒裡,應該有道問題一直隱忍著沒提出:「肚子痛落跑回家,竟也能當校長!」

結束談話,我起身和船長握手道別,同時誠摯的告訴佑麟明天我會到班上去拜訪他。往後的時間裡,我經常逛進一年五班的教室和學生們聊天,有時也和明姿老師拹同教學,極少例外的,離開教室時,我會走到佑麟的身旁輕拍或捶捶他的肩膀。饒是奇妙,孩子所有的身心問題居然魔術般的都消失了,於班上還被評為是個與人為善、體貼、喜歡搞笑的學生呢!

昨天上午,船長帶著孩子回校繳交升學選校的表件後,父子倆來我的辦公室小坐,我們一面喝著咖啡也暢談著諸多往事。當船長父子預備離去下樓時,我搭著孩子的肩膀小心翼翼地問:「頭還痛嗎?」

孩子眨眨眼,爽朗地笑說:「新地平線計畫、地層下陷的社區以及容易積水的校園,還真是傷人腦筋!」這話的內容太過莊嚴,而我的故事也早就講完了,一下子,我愣著不知道該回些什麼!@*(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次周三的朝會時間,學務處李主任鄭重的向全校師生宣佈:「我們可能締造了一項金氏世界紀錄……。」沒想到才遷調短短幾天的時間就能給學校帶來福份,我與有榮焉的和學生們期待著下文。「昨天下午,我們一口氣遺失了五部腳踏車!」此話一出,台前師生已一片譁然,我也震得差點腳抽筋。
  • 曾有觀察指出:在美國,如果家中有小孩唸哈佛大學,孩子的父母親於五分鐘內會找相關的話題,想盡辦法在親朋好友面前分享孩子的成就;在台灣,孩子如就讀台灣大學,父母親則在七分鐘內,也會做同樣的事。
  • 「禪師」的父親是位治家如治軍的少校,家規森嚴。他規定三個孩子晚上睡覺時,基於安全上的考量,頭要朝內不能朝外、鞋子除了必須擺置整齊,前沿更不准超出基準線、孩子置於漱口杯內的牙刷毛要求朝上還須轉同一個方向,少校早晚在浴室中檢閱牙刷有如閱兵一般,他看重這些瑣碎的事情,所以搞得全家氣氛緊張。
  • 每個人一生中都會有幾個綽號,我不能免俗,也擁有數個。教育職場的第一個綽號是「鴨毛」,是學生從我名字創意翻編出來的。我比同事朱高章老師幸運,學生私下叫他「豬高」,相較之下,顯然學生還是禮遇了我,因此,偶爾聞見學生胡鬧的叫著,我尚能難忍能忍的一笑置之;而「豬高」的綽號,倒是惹毛了朱老師,他怒氣難消的既想調校也想改個名字。
  • 敏睿一進入國中就讀,才十二歲的年紀即立志要做個職業軍人,似不擬讓鄉賢專美於前。多數國中階段的學生不是沉迷於網路遊戲,就是匯入升學的洪流中,整天鑽到書堆裡,連安排個休閒活動都會感到奢侈。敏睿卻與眾不同,他期待有一天能赴美國西點軍校就讀,因此,特別喜歡運動及英語課程。
  • 順賢,他曾經是個中輟學生,後來復學了,而他的改變卻相當令人難忘......
  • 勝輝是個輕度智能障礙的學生,有天朝會結束,他衝著我直叫乾爹,身旁的學生和我當下都愣住了。昨天勝輝才頂撞過一位師長,這件事全校皆知,因而,學生們好奇的瞧著我和我那莫名其妙的乾兒子。我誠懇的拜託他千萬不要叫我乾爹,還是叫我校長就好;但我也提醒勝輝,如果寶月導師不反對,倒是可以叫她乾媽的。

  • 學校辦理冬令救濟活動,蒓蒓捐了兩百元而獲頒生平第一張獎狀,我從相框裡抽取出自己擔任法院志工的證書,而空框更換上蒓蒓滿載愛心、代表著德育成績優良的獎狀,並鄭重其事的將它掛在孩子的房間裡。一年後,孩子又欣喜的帶回來第二張獎狀......上個月蒓蒓休假回來,她遞了張「櫃長」的名片給我時動容的說:「爸爸您真的非常偉大……。」

  • 臺上、台下我聽過無數次的掌聲,但是,從沒有像這一次令人如此難忘。那掌聲聽似孤單,卻劇力萬鈞的感動著人心。
  • 我們必須從日常生活裡去強化孩子對身體安全的態度,只要孩子覺得不喜歡、不願意,就有權利表達抗議。
評論